莉莉安娜壓低著呼吸,將身子壓低在灌木叢間,透藍的雙眼直視著不遠處的亮光。

 

那是今天早上發現的王都部隊。

 

被他們放出的假消息吸引,前來搜索復國軍的行蹤,雖然是搜索諾林一帶沒錯,但實際上已經偏離了他們真正的駐紮地,爲的就是爭取離開諾林時間。

 

兩個帳棚以營火為中心,營火旁邊放著兩個水壺,她已經確認過這一行人有七人,現在只有看到兩個人在守夜,一人雙眼放空的盯著批啪響著的火光,一人則是偶爾起身做個伸展,活動僵硬的身軀。

 

可惡!我也好想要躲在被窩裡睡覺啊!沒事半夜蹲甚麼點!

 

氣鼓鼓的怨了幾句,揉揉蹲酸的腳再捏捏肩膀,很想要站起來好好動一下,這幾天睡眠不足都肩頸僵硬了。

 

為了怕人認出,她用圍巾繞啊繞,將半張臉遮起後又包的只剩下一雙眼睛露出,但夜裡的溫度驟降,更何況是處在半山腰的地形,她不時將手掌緊握再鬆開,保持手指的靈活性。

 

平常慣用的長戢不適合在這種游擊戰中使用,所以她今天改用刀,為了方便行動所以配在腰間。

 

埋伏的不僅只有他,雖然因為夜色漆黑看不到其他同伴的正確位置,但按照預定,他們應該也已經在附近,跟她一樣等著作戰開始的信號。

 

而在此時,他聽到了一聲很輕微的拉弓聲,混雜在樹葉婆娑做響之下,下一秒,作為信號的弓箭劃破空氣!

 

站著那人只見前方銀光一閃,驚險的閃過迎面而來的弓箭,但第二箭接連而來,準確射中對方左臂!吃痛的大吼一聲!而其他人也衝出森林,毫不留情的鎖定那名中箭男子,而他根本來不及格擋。

 

刀起,刀落,草地被染上一片血紅。

 

一切發生的太快,另一名男子甚至都來不及出手,只能趕緊抽出武器吆喝著棚內同伴,被驚醒的同伴加入戰局支援,在她的方向沒辦法看到全部人的情況,但兵器撞擊的聲音傳入耳中,應該都是以刀劍為主。

 

敵七我五,縱使一開始已經解決一人,但由於她並未加入誘導部隊,他們數量上就少了對方兩人。

 

如此讓對方誤以為佔了優勢,又因同伴的傷亡而憤怒,就會在我方退往森林後繼續追擊,之後再藉著已摸熟的森林做出反擊,盡可能消耗對方的戰力給予致命一擊。

 

如同計劃,兩方人馬陸陸續續進入了森林,等到雙方的追逐離開,才是她出場的時候啦!

 

將腰間的刀抽出,開始貓腰前進,盡可能的在不會發出聲響的情況下接近營區,有一人被留守在原地,她瞇眼觀察對方,這感覺有點像是狩獵,眼前的獵物正因為同伴的死亡而驚慌,不時看向追擊的方向。

 

這傻逼真是天真可愛,功夫不到家還擔心別人。

 

踏出衝刺的第一步時如此吐槽著,在他反應過來前一秒踏入彼此的攻擊範圍。那傻逼雖然傻,但也來得及出手,莉莉安娜格擋開對方攻擊後,立刻反砍回去,幾下攻勢都是狠烈朝著致命點砍下,兵器相撞擊的聲音越來越快,莉莉安娜呼吸不見紊亂,逐漸加快速度,對方擋的越顯狼狽,連著退了幾步。

 

被快攻逼急,男子一個發狠使出全力,舉劍過頂,由上往下的直攻,打算以力氣壓制。

 

誰跟你靠力氣拚啊!

 

避開這一擊,刀刃劃過身旁的瞬間還可感受到一陣寒氣,緊抓住全力攻擊後的漏洞,閃到對方側邊,踢向後膝使之重心不穩,同時刀背朝頸部重擊,肉身怎能撐的過?那人直直倒在地上,掙扎想起身都被莉莉安娜用力的踹下去,呻吟了幾聲便毫無動靜。

 

呼,照理來說應該要殺了他的,但總要留個活口給軍隊通風報信,繼續誘導他們以為復國軍在這。

 

莉莉安娜又補了幾腳又戳了幾下,確認是真的昏死了才鬆口氣。

 

利用水壺中的水和沙土的覆蓋,迅速將營火撲滅,這舉動主要是爭取對方失去標記後,找回紮營處所需的時間。

 

接著鑽入帳棚翻起他們的行李,這隊伍如他所想的一樣,應該只是先來確認復國軍的消息是否是真,所以並沒有攜帶太多的武器。

 

雖然這樣他們在進行游擊戰時不會造成太大的損傷,但如果能夠搶到幾個兵器的話,對現狀應該是最有利的……對了,把外面那一死一昏的武器拿走好了。

 

以前當的是防山賊的護衛,現在反過來變成了搶官兵的盜賊,而且還偷的挺順手的,還真是有點佩服自己強大的適應力啊!

 

莉莉安娜一邊想著一邊將擱置在帳棚內的背包全數背在身上,如果能更仔細搜索的話,應該可以選到更好的物資,但沒有光源的幫助很難去仔細檢查,而且無法確認敵人何時回來,她不想冒多餘的風險。

 

多虧了森林的幫助,她可以快速的躲進樹林之間隱庇身形,搶來的東西不打算直接帶回營地,他們這組已經說好,她只負責將物資藏在約好的地點,等隔天他們再來拿取。如此一來她可以更快速的離開此地。

 

撐著眼皮努力的回到營地時,天空已經透出微微的光亮,跟守衛的人打了聲招呼後通過。雖然他現在只想要鑽進被窩裡大睡特睡,但那參謀艾德拉冷淡嚴峻的個性跟副會長一樣惹不得,他還是乖乖的去看看要不要回報好了……

 

 



Created: 27/01/2015
Views: 115
Onlin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