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伯利亞大干涉│北方戰線其之三】【交流-湯石 堇&月居結咲】



 

 

自北方軍隊紮營處收到了南方戰場順利突入內陸的消息後軍心大振。

不管是厄除還是義勇軍皆士氣奮然,營區內瀰漫著想要於戰場上大展身手的氛圍。

但由於接下來預計要與南方軍的會合處,在地域上已漸漸深入敵營且十分危險。

為了在不以寡擊眾的狀況下應付可能會面臨的大批敵軍,勢必得從長計議才行。

總指揮部決定先於這個臨時休息的地方稍作休息,靜待下一波支援到來。

 

「還要等啊 ...... 要是南邊的先到卻沒人在那支援可怎麼辦?」

聽到了如此消息的結咲,深覺這些厄除軍們辦事實在是太拖時間了。

 

要是在這期間女孩有個萬一該怎麼辦?

就算有值得信任的長官在好了,也難保對方在顧及自己前還能注意到旁人安危。

在自己經過了兩次戰役後,她已經充分體會到了這絕對不是份簡單的工作。

想到可能會發生的戰況就靜不下來的結咲,在得知情報部傳達的下個定點後便做了決定。

 

「不管了,你們就在這慢慢等吧。」

基於對自己十分自信的速度以及應變能力,一邊伸展身子喃喃自語著。

結咲決定在軍隊等到後方援軍之前先行前往獵車的目的地。

 

備弓、收箭,領取了份內的軍糧後總算是準備完畢。

深吸一口氣,感受著激戰前的平靜,她感嘆著。

「要不是來這邊打仗的話,這裡的景色挺不錯的。」

晃晃狼族雙耳,環顧周圍一片雪白的景色。

 

在確認沒有其他營中的成員發現自己的行蹤後,將物品備上。

她目別了紮營處,沿著鐵軌一路往前飛速躍進。

 

 

*    *    *

 

 

 

捷報。

南方戰線軍隊順利進入內陸。

堇接到的下個指令,是與南方我軍會合。

但首先先得和遠方同是北方戰線卻不同一批的友軍匯集。

 

整隊後再出發。

 

行進的列車匡噹匡噹,所經過的路段白雪靄靄。

景象幾乎一成不變。

 

自己搭乘的列車,屬於補給車輛。

耳邊火車與鐵軌交雜敲打出的獨特聲響,表示他們正在往目的地移動。

前方友軍駐紮處。

 

車廂內的溫度因自己稍微開了一小縫車門透風而稍有涼意。

大尉盤坐在門旁,手持長棍,灰眸像是發呆似地望著門縫外單調的唯一色彩好長一段時間。

而後轉了回來,輕闔起。

閉目養神。

聆聽外頭風雪聲交雜,聆聽車內充斥的寧靜,將精神維持在一定的良好狀態。

 

前些日子經過了幾次與敵方的交戰,身處的戰場除了血光,還是血光。

以及無止盡帶上的疲憊。

 

車內的厄除及義勇軍一片安靜,同樣地珍惜這短暫時光。

獲得片刻休息。

直到刺耳的剎車聲,鋪上軌道的另一側。

車廂搖晃後,接著緩緩停下,抵達會合處。

睜開了眼,支起了身。

下一刻,原本開了縫的車門在車輛完全停止後被人拉開。

 

眼前出現的是跟自己同樣身穿軍服的厄除軍人。

先是愣了一下,看到是見過的長官,立即對自己行標準的軍禮。

 

「大尉好!!」

士兵宏亮的打了聲招呼。

對於這點,堇只是禮貌點了一下頭回應。

 

「盡快聯結車廂,所有人上車。」

 

發出指令,臉上帶有三條疤痕的大尉面無表情地跳下廂內,任憑其他士兵去做應該完成的事。

片片雪花落在黑髮頂端,堇佇立雪地間,觀察四周紮營地的狀況。

接到長官命令的軍人們一聲令下有所動作,將傷兵及剩餘物資經由擔架和其他人協助,一起往停駛的火車上送去。

 

暫時停留處是不需要留下任何的東西。

 

─......這一批似乎比開戰之前自己所見的人數再少一些。

 

目前自己這兒的狀況也有些傷患,差不了多少。

有戰爭,就會有死傷。

 

想到此處,黑灰眸底除了少許疲態,也帶有微些黯淡。

但沒幾秒隨即隱去情緒。

 

─......無可避免。

 

撲面而來的冷空氣竄入鼻間,堇順勢輕吸了口。

冷冽將腦內所知道的一定事實凍結,帶開。

─目前所要執行的,只有眼前的命令。



堇強迫自己別再去思考。



她只能等待自己帶來的資源,連接起來,再行向前。



 

*    *    *

 

 

 

啪唦啪唦 --

 

啪唦啪唦 --

 

除了自己按著節奏奔馳的腳步,周圍一片的寂靜。

為了防止像先前冰原狼襲擊的狀況,狼族的雙耳與目一刻也不得閒。

 

周圍的空氣逐漸乾燥稀薄,景色仍是白成一片。

除去身在戰場的緊張感,心情有些愉悅,這還是第一次在除了北海道外的雪地奔跑著。

 

換氣時呼出的白煙不偏倚地朝後方飄去,保持著不變的速度奔馳著。

嗯?方才眼前那遙遠處的山頭是不是晃動了一下?

腳步連續,沒有遲疑,或許只是因這一成不變的景色而有些許的失神罷了。

 

時過片刻,左方的景色似乎有些改變。

陽光映照在湖面所反射之光芒並非風吹漣漪的波光。

露草色如水晶般冰丘遍佈著,披蓋上的雪就像裝飾般點綴著如此景象。

 

「這景色真是 ...... 」

連結咲都驚嘆不已的畫面令雙腳不禁停了下來。

但這也不完全是止步佇立於此的主要原因。

 

真正讓她欲言又止的是傳至腳邊的地面震動。

而那震動的來源與緣由,則是她先前以為是錯覺的移動山頭朝向這裡進逼著。

她望前遠眺,山吹色的雙目集中,瞳孔則因為雪光的反射而變得細長。

 

不,那些不是山,而是如山般高聳巨大的寒冰巨人。

一、二 ...... 按順序確認敵人的數量。

光是應付單體對結咲來說就是場苦戰,更何況眼前襲來的就有五個。

找了棵樹木放置攜帶的物品後,拉開束布袋拿出和弓,扣上箭袋準備應戰。

 

「得想個辦法才行 ...... 」

觀察四周,除了一望無際的雪原和湖泊外,稀疏的樹木與遠方的山毫無用處。

但是寒冰巨人們可不給眼前的獵物有多於的思考空間。

巨垂般的手臂紛紛朝結咲所在的位置擊落,無法有多於的動作,否則必死無疑。

 

躍起,迴避,加速,衝刺。

面對從不間斷的攻擊沒有時堅遲疑,依循本能地閃避著。

但這樣的情況能持續多久?僅是採取手勢仍無法改變處於劣勢的現況。

 

試著將五個寒冰巨人集中之後,抓準時機衝刺遠離。

搭弓,上箭,拉弦。

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分別射出強力的箭矢。

出箭雖然強烈,寒冰巨人們的體型差異卻彌補了一切。

 

事實證明 -- 這樣的攻擊根本無效。

 

然而她明白絕不能被這樣的情況給震懾到。

結咲試圖以不會被打擊到的方式逼近寒冰巨人們的攻擊範圍內。

接著將巨人的身體當作場地般,跳躍。

 

因捕捉不到行動靈敏的獵物而有些措手不及的寒冰巨人們,開始胡亂攻擊。

由於結咲在五名寒冰巨人身上亂竄的緣故,這樣的攻擊方式卻因此而變成巨人間的互毆。

過不了多久便紛紛倒了下來。

 

正當看了眼前成功的戰果而準備進行下個階段的計畫時。

感受到了,那遠凌駕於五名寒冰巨人的殺意。

她的身後出現了比原先五個體型還要巨大,攻擊還要快速的拳頭。

墊步一個跳躍,向左閃避後總算是避開了攻擊。

轉過身往後頭看去,寒冰巨人們的首領聳立在眼前。

 

「難道是她們的頭 ...... 糟!」

欲語未還,巨人首領手上偌大的冰岩棒槌硬生生地往結咲揮來。

 

躲不掉,這樣的情形 ...... 躲不掉,僅管步伐已做好跳開的準備,仍稍嫌不及。

 

就在這個時候,一道身影或然閃現而至,伴隨而來的吼聲傳入敏銳的狼耳中。

 

「快跳開!」

有些熟悉聲音與背影,在一聲長棍與棒槌激烈碰撞的激響將結咲支了開來。

運用對方揮來的勁道借力使力,以與棒槌的接觸面為支點繞起。

接著順著棒身轉了一圈後,兩人就這樣安全地避開攻擊。



 

*    *    *

 

 

 

預定的時間內,集合部隊完成所有整備工作,全數搭上火車。

堇則留在車尾端,最後確認臨時駐紮處收拾完畢。

於火車開動前一刻,才踏上最末尾列車廂階梯。

 

車鉤與車鉤確認連接,火車頭帶動由少增多的車廂,在冰雪上重新啟動。

馳騁於狹長穩固的鐵道間,慢到快,逐漸向前。

維持相同的速度。

 

重回列車行進間的搖晃,因抵達之前的稍微休憩,大尉不容許自己暫歇,直接往承載傷兵的車廂走。

車尾走至第一車廂。

多花了些時間去探查受傷士兵們的傷勢,以及現有資源的確切狀態。

 

比自己判斷的數據還要再多一點,物資方面不需要擔憂,因帶來的軍需補給品能夠應付。

反倒是傷兵的狀況,等會兒可能得找其他同僚討論一下後續處理。

 

正打算先從臨時開會進行著手,才正準備朝較後頭的車廂走去。

步行間腳下晃動的列車地板在此時產生一連串異常的震動。

 

─......?

 

停步,扶上左側廂壁,堇還以為是自己的錯覺。

下一刻一名在車節倒數最後幾節待著的厄除軍人神色慌張,不顧那劇烈晃蕩打開自己位於此節的車後門。

 

看見了堇,對眼出聲。

 

「─長官!!請您快過來看下!!」

 

語氣著急,指著後頭那節裝滿物資的運輸車廂。

當下判斷是為要緊之事,跟上那名厄除旋身的腳步,走過車與車的連結走道。

挾帶乾冷空氣,迎風面,未關起的半掩車門被那名軍人打開,似乎是要將軌道前方景象看清楚。

車外景色從無限延伸的雪原轉換為白茫冰原。雪光與冰晶在白天光線下反射過來,顯得刺眼。

但遠處冰原上幾個不尋常的現象,映入大尉眼底。

如同爆炸的巨響,伴隨巨響而潑灑半空紛飛的白霧。

如白霧般的雪煙,雪煙中那巨大白影。

 

─那不是山。

 

拂上自己面容吹進來的強烈冷風並無帶上雪花,可見外頭氣候未下雪。

這距離她無法識別,卻意識到可能的異常。

 

「......請前方停車。」

 

為了顧及車上所有人員安全,立刻下達指令。

 

「全員車上待命。」

 

身旁同僚對自己行了軍禮,迅速往前方列車車廂,跑去通知大尉的命令。

輕蹙眉,堇望向列車未停下而逐漸接近的遠方,

 

─......她得去看看。

 

這班車是自己接到的任務,能保護的盡可能保護。

拿取左側武器組裝,等待列車完全停妥,堇拉開那半開的車門一躍,滑下雪地。

接著往自己所見方向奔。

這期間,遠方揚起粉白的煙霧一陣又一陣,帶著剛才撼動車廂的搖晃程度,同樣震撼堇踩踏著覆蓋白雪的地面。

黑灰清澈眼眸中在步伐愈來愈接近那刻,清晰倒映一抹紫色。

純白中的唯一明顯色澤。

我軍義勇軍制服。

 

而對抗的巨大白影,在距離拉近後成了如山丘聳立的巨人。

巨人身上似乎為冰晶組成,無堅不摧般堅硬的寒氣巨型身軀有力地握拿巨大樹幹做為武器,紛紛砸向那顯眼的色彩。

 

一對多。

 

後者身形及動作迅速且靈巧,在堇還沒趕到的距離輕鬆解決了圍剿的五隻。

似乎卻忽略了第六隻看起來是為首的。

狼狽的閃躲跳開,再來後頭的反應來不及接續。

 

自己趕得上。

 

「─快跳開!」

 

右手轉棍,堇奔跑之餘揚聲提醒那友軍看似熟悉的背影。

俯身加速一個踏步向前,在那巨人揮舞下冰岩重槌之際,以長棍力道及角度偏移將對方支開。

接下的巨人強力攻擊雖然讓自己拉遠了些距離,但自己與友軍暫時離開了攻擊範圍。

安然無恙。

目視眼前敵方的高聳身軀,大尉眸光先轉回身著一身義勇軍服裝的怪異。

 

正面,獸型狼耳,手持箭矢。

自己見過。

 

─她是......

 

之前,見過面的,是在─

 

憑依腦中印象想找出近期可能遇見對方面容的線索,可是前方巨人不等人地朝自己方向又將冰槌揮了過來。

注意到襲擊動作,身為厄除的即刻反應。

持握長棍右換左。

轉換腳步,旋身,雙手緊握武器壓低身子,俯身略過對方的橫掃。

 

......巨人體型太大,動作不算太慢。

移動步伐變換所在位置,不讓自己有停留在原地挨打的機會。

 

短時間內的反覆思考下,大尉決斷目前狀況。

─擊倒,才可能有一定的勝算。



 

*    *    *

順利地被眼前那位似曾相識的厄除官給搭救了,是誰呢?

回憶晃過,想起了之前在華族宅邸的那場混戰。

 

「原來是妳。」還來不及道謝。

不,應該說完全沒有能夠道謝的時機。

 

寒冰巨人的首領沒有停下攻擊,地板劇烈的晃動以及衝擊揚起的雪幕對自己很不利。

結咲以眼神示過招呼後,隨即退到了自己射程距離內的遠處。

憑對方的身手,稍微拖延點時間理應足夠,她明白得想個辦法才行。

 

為了讓巨人不會只將注意力集中到厄除官身上,結咲抓準時機朝著頭部放箭。

被察覺到而以棒槌或支手捏碎也無妨,只要能製造空檔令隊友做出反應便可。

亦或直接傷及巨人眼部讓厄除官有機可趁也是上策。

 

猛烈的攻擊持續著,結咲觀察著附近的地形,適時放箭。

如果以寒冰巨人的足勁與力道,或許是個不錯的契機。

 

結咲不停箭地移動到了透著露草色光澤的冰丘群集處。

根據紮營處先前聽過的情報,這裡似乎原本是座範圍廣闊且極深的巨大湖泊。

 

「該怎麼引過去呢?最容易讓對方移動的方法是 ......。」

想著、想著,結咲的嘴角漾起了有些狡詐的微笑。

與那位厄除的距離,只能以支援的方式輔助對方,逼近有危險而無法直接當面告知。

 

到底該怎麼做呢?唯一能夠令對方意識到的東西,就只能是協助攻擊的箭矢了。

結咲閉上眼以右手搭起弓身,左手輕彈了下指尖。

就在拇指與中指的手勁敲起清脆的聲響後,周遭的風開始向她聚集了起來。

 

「拜託你了,箋弦。」輕撫過和弓,在自身周圍包覆著並形成球狀的風散了開來。

接著,睜開雙眼,上箭、拉弦,只不過一瞬的動作卻有數支箭矢一擁而出。

 

「吹矢連式。」箋弦像呼應著結咲的言語般迴盪著絃聲。

箭群準確地命中了巨人首領的身子,由大小腿至腹胸而延伸到肩頸去。

無法用肉眼捕捉的狼妖靈氣,如風般纏繞在各支箭矢上。

只要不是刻意去使力破壞,箭身就彷彿固定在牆中的鋼柱般能夠令人憑藉上攀。

 

機巧應變的厄除官似乎發現了結咲的用意,領著長棍以箭矢作支撐點迅步躍上巨人面前。

就在一擊重棍打向巨人首領的顏面後開始難受掙扎了起來。

這下子成功地將巨人的注意力完全成功吸引到那位厄除官身上。

 

就在對方準備立棍著地的瞬間,結咲再次不偏不倚地射出了一箭。

箭矢在不命中對方的情況下從眼前激速馳過,直直地落在了左側的冰丘群上。

 

「接下來就麻煩妳了,厄除長官。」

呢喃了幾句後,便開始準備後續的應對措施,從營區拿到的長繩還真派上了用場。

 



*    *    *



 

巨人追著厄除大尉的腳步,持續揮舞手上巨型結冰武器。

一下又一下揮空,濺起地上積雪帶上塵土。

潑灑在冰冷充斥的空中,與落地的大型鎚子帶動地面搖晃相呼應。

但前者連一下都沒打到正在雪地上竄步移動的黑色制服軍人。

 

厄除後頭的義勇軍退了幾步,穩穩地站在後方,即刻的箭矢輔助宛若兩人搭配了幾百次以上。

而堇手持長棍的擊打順利轉移巨人目光,同時保護後方支援自己的怪異免除被攻擊的危險。

一黑一紫第二次合作,準確說來也算是單獨的第一次。

 

不需要事先溝通。

 

怪異及厄除展現出無聲,極佳的默契。

 

......體型壯大的怪異,自己不是沒遇過。

依以前自身厄除經驗,首先得觀察敵人的移動路徑再來判斷如何擊破。

 

巨人攻擊速度較以往對峙的龐大快上許多。

光是這樣,堇就得將一半注意力放在閃躲動作上頭。

腳下的雪地減緩了自己奔跑的速度,這也是必須列入考量的範圍。

擊破大型怪異,最為簡易的方法─

 

讓其失去支撐點。

 

方才持棍躲避閃打,只是讓自己和友軍別被巨人冰鎚波及,如今緩衝時間心中考慮已定。

堇邊跑,邊望著眼前冰晶巨人,長棍轉了半圈。

由下往上,運轉本身擁有的能力。

武器色澤與左眼同時變換色彩。

黑帶紅,黑底綠。

 

不再猶豫。

 

再閃開兩次對方的揮擊,大尉身影快速向前。

身後友軍像是了解自己想要做什麼,似乎使用體內的力量,在同時刻連發好幾十箭。

箭群散佈空中,下幾秒牢牢地,且準確地墜落,釘上巨型冰人壯碩身軀。

 

堇沒有多想。

向前的步伐加快,趁巨人因弓箭攻擊方向順轉注意,一個跳躍攀住卡在牠身上作為立定點的箭矢至最頂部。

上往下,全身力氣揮落。

妖氣及靈力的機關武器,一棍狠狠地正中巨人臉部。

後者掙扎欲將自己從身上甩落,堇再一躍,以長棍撐地為緩衝後,在雪地上滾了幾圈,安全落地。

此舉順利讓冰晶巨人首領的攻擊目標轉移至自己身上。

 

耳邊,風掠過箭矢的疾竄,灰黑順向朝風向帶過去之處落向定點。

冰丘群。

 

冰丘群下方為厚冰層,再下方是冰冷的湖水。

 

─是叫她......

 

─倒下只是倒下,讓對方爬不起來是為更好的辦法。

 

─......理解了。

 

灰黑眸光望了紫色人影站立方向一眼,自己的方位雖未能看清對方的表情,卻了解對方的用意。

旋步側身,往巨人腳部衝去,棍子一下、兩下,三下。

擊打敵人同一個點。

長棍加上力道,削下巨人冰晶大腳的塊狀岩石,一塊、兩塊、三塊。

少許卻多量的晶塊碎屑。

 

身形壯碩的敵人,又是緊接著猛烈的冰鎚揮擊,快速巨大力道撼動地面。

一聲、兩聲、三聲。

少許卻多量的巨型裂痕。

 

在空氣間摩擦,製造回音與刺耳響音。

 

堇繼續移動腳下位置,像是在繞圈,像是不規則閃躲。

向前,迂迴,迂迴,再向前。

純白雪地上印出一道又一道凌亂的大小腳印。

有敵方的,也有自己的。

看似雜亂無章卻有一定的規則。

 

目的只是讓巨人移動得毫無自覺,且揮落的冰鎚擊上同一處雪地上。

 

微喘,厄除嘴邊冒出陣陣呼氣吸氣間的白煙。

並未減緩速度,並未停下腳步。

不讓自己被巨人抓到及打中,也不讓巨人繞開由自己帶領的足跡範圍。

後者絲毫沒有察覺堇的用意,只是追打阻礙著牠的厄除大尉。

 

磅磅砰砰。

 

如同繞圓的連續揮落,腳下冰層在一點為中心,裂開。

龜裂擴散。

 

磅磅砰砰。

 

疾奔震腳翻身,堇的長棍再次打上自己攻擊對方腳部的同一處。

如同滴水穿石,巨人腳部那點,再一次使力揮擊中,開始剝落大量碎塊。

 

磅磅砰砰。

 

挾帶碎屑與雪煙的四周,飛舞煙塵環繞成規則的圓形,噴起。

帶上了些許水氣。

 

就快......

 

磅磅─

 

一聲巨響,伴隨連續幾聲回應,堇幾個踏步,披風隨身翻揚。

黑色身影持拿長棍,人到棍到。

奮力一擊。

 

砰。

 

巨人腳部碎塊一整面和棍端揮出方向一起鏟下,大型怪異重心不穩,往旁傾倒。

卻不忘往堇的方向揮上最後一下。

冰鎚落地,乒乓。

 

─成功。

 

砰。

 

龜裂擴散的裂痕散開,腳下冰層震動。

交錯。

在同一時間。

 

先是眼前巨型敵人的立足處冰層散裂,濺上水花。

再來堇感覺站立點一沉─

 

裂縫擴張至自己所站地面,四面八方呈網狀散播,原點朝外。

顯露底下冰冷湖水水面。

 

厄除退了幾步,擺棍轉身即刻想躍上平穩地面。

身側的巨人沒了腳部支撐點,雙手掙扎一陣亂抓,抓上準備跳開的黑髮女子腳踝。

 

糟─

 

才感覺到那力道,下一秒直接將她往水裡拖去。

 

她無法立刻掙脫。

被抓到支撐點,景象上由下,瞬間變換。

冰冷的湖水壟罩四周,湧上。



 

*    *    *

 

 

 

將長繩緊綁在箭身,在左手臂上將其繞成綑圈狀後隨時防範最糟糕的情況。

準備的過程中能夠看到厄除官已順利將巨人引誘到目標處。

 

下一秒,結咲聽到了巨大的聲響,成功了?

那麼接下來只要見到厄除官順利逃脫出來,這場纏鬥就可以告一段落了。

她晃晃耳朵,尋著對方歸來的腳步聲。

沒有,除了冰層碎裂以及落水濺起的水花聲之外。

 

事情果真沒有想像中順利,銳利的狼族雙眸目睹了巨人大臂襲向惡除官的瞬間。

這樣下去可就不只是完成任務而以了。

她,會有危險。

 

結咲朝著湖邊奔馳,接著一個弓箭步踏穩,全力射出繫有長繩的箭矢。

來得及,一定要來得急。

左臂上的長繩沿著箭矢飛過的軌跡漫了出去。

手掌各自輕握,讓長繩保持在自己掌間滑出,以便拉回對方。

所有的精神都集中在雙手感受繩另端傳來的反應。

 

箭矢急速朝厄除官的方位飛去,接著落入水中。

由於靈氣加持而提升的破空力因為水的阻力而將傷及對方的因素降至最小。

 

剎那間,在隱約感受到長繩另端的拉力後。

緊握、反身、衝刺,接著即停。

結咲卯足全力做出了肩摔的動作,將長繩有弧度地順是往前拖曳。

希望能藉此產生如釣魚般上拉的力道幫助對方施力。

 

接著,繩身的緊繃感一鬆,緊張感卻瞬間繃緊。

直到她聽到了遠處傳來的咳嗽聲。

 

「真是有驚無險 ...... 。」

她放開長繩,往厄除官所在的岸邊走去。

 

對方半跪在岸旁,全身因落水而濕透、因嚴寒而發抖。

「沒事吧?」眼神有些欣慰地看著對方並瞬手將對方拉起。




*    *    *

 

 

 

往下拉扯的力道並未放鬆。

喝到一兩口水,整個人被巨人沉重的重量直直地一同帶往水下。

還持續向下。

湖水視線清澈,凍得刺骨的寒冷竄入體內。

在自己掙脫不開的下一刻,堇的反應是舉起手中的棍,戳進抓取自己腳踝的巨型手掌指縫間。

卡上後,雙手握著長棍,反方向使力。

 

─再不掙開,自己會沒命。

 

宛若天助,巨人可能抓不準最後使出的力道。

又或許,體積小的堇太難抓下。

在武器支撐下,大尉勉強扳開一小點的隙縫,讓自己的腳順利脫困。

同時頂上的水面有幅度的波動,從左側墜落至水中。

落入灰黑眸底。

 

箭矢。

綁帶長繩。

 

二話不說,堇一伸手,掌心握實那掉落的救命繩線。

在冰冷水中也只能這麼做。

 

然後,一股力道將自己迅速往上帶。

呼吸到新鮮空氣的那刻,手上長棍插在雪地上撐住水中身體,堇安全攀上了岸。

然後半跪在岸旁,一連串嗆咳將喝到的湖水咳出。

從頭到腳濕漉漉的慘況,因剛才待在極冷的湖水中加劇降溫發抖著。

 

「......謝謝。」

 

被對方拉起後抬眸,平靜有些顫抖的聲音說出道謝。

假如沒有她,自己可能得跟著巨人一起葬身湖裡。

感覺自己在逐漸失溫,但灰黑眸子掃向四周所見範圍,確認視線內已無任何敵人及阻礙。

再轉回眼前。

 

我們,「先回車上。」

 

講出自己決定,堇舉步帶著一身狼狽和對方一起向前走。

 

─一切等回火車上再說。





Created: 25/01/2015
Visits: 234
Online: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