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三軍人節-信仰

 

1036年九月三日,一謝二十歲

 

 

 

  「噯,一謝哥哥。」

 

  在資料室裡幫忙整理收集好的事件資料的實習生-洛卡從身後叫著一謝的名子。他兩手上抱著三本已經不能再夾入更多紙張的資料夾,厚度像一個放滿牛肉餅的漢堡包,高得嚇人。洛卡扭著手臂,把資料夾挪動到不會掉下的胸口前緊緊抱住。

 

  「什麼事?」

 

  一謝抬高頭正在看書櫃上的分類項目。

 

  「我問你喔…」話說到一半,洛卡左右晃著腦袋,確定資料室門外沒有其他人會進來,他往前走了一步半,接近一謝的右手邊,用極微小的聲音開口說話:「禁衛軍是在做什麼的啊?」

 

  王前禁衛軍已經成立一個多月了,從洛卡的問話上明顯知道他並沒有搞清楚他們的工作性質。一謝動作停頓了一秒,把下巴收回來讓頭在一般正常的位置,然後往右邊轉。他眨了眼睛,嘴巴微開,平靜的外表下腦袋卻是像汽車馬達般不停運轉,他正在思考如何回答這個問題才能讓面前這位思考較簡單的孩子聽懂。

 

  「簡單的說,就是保護王的軍隊。」

 

  一謝把身體也轉到右方,他低頭看著洛卡,繼續說明。

 

  「如果武裝祭司信奉的是女神,那禁衛軍就是信奉著王了。只為王做事,在他身邊保護他。」

 

  「嗯…」洛卡把懷中的資料夾抱著往上頂了一點高度,他睜著大眼睛,露出像小貓為了得到食物而在撒嬌的表情。「既然他們這麼厲害的話…我們會不會被取代?」

 

  這個問題從他口裡說出,馬上震懾了一謝。一謝再度動著眼皮,停下本來要拿取資料夾的右手。

 

  「你怎麼會這麼想?」

 

  「你想想嘛!」把資料夾抱回來,洛卡的上半身往前傾斜幾度,用著大聲量讓一謝聽的清楚。「王現在可以直接下達命令給他們,那原本祭司做的事就會分擔掉了,如果都沒有命令給我們的話,不是很危險嗎?」

 

  孩子清澈的嗓音在室內迴響,這是一謝不會想到的問題,更精密的說,他根本不曾去懷疑過,因為他信任王所下的決定,從心底覺得懷疑這些命令根本是不必要的。他張開嘴,本想叫洛卡別去在意也不要再想這些事情,但當話已經到達喉嚨時又閉上了嘴巴,把那幾個字吞回心裡。

 

  一謝安靜了幾分鐘,讓洛卡維持著剛剛的姿勢而開始全身發抖並緊咬下唇,當一謝的眼皮最後一次眨動,他揚起嘴角,伸出自己的右手抓著對方懷裡其中一本資料夾,單手使力地將其抽出。他把資料夾拿在自己右臉旁邊,輕微歪著頭看著面前的人。

 

  「你很害怕嗎?」

 

  「當…當然!」

 

  洛卡把身體的重心調整回來,再一次托起剩下的資料夾,鼓著兩邊的臉頰開始向一謝抱怨。

 

  「祭司裡不是也很多人被挑選出去了嗎?而且還是能力很強的人耶!」他說著的同時,一謝把身體轉回面向書櫃,然後將手上的資料夾放在高於自己頭頂的那一層空間裡。「原本獨一壯大的武裝祭司,會不會就這樣被冷落了?你都不擔心嗎?」

 

  他的話才剛剛說完,一謝的手背就敲在他圓滑的額頭上,聲響清脆地讓人以為那腦袋是空心的。

 

  「有時間想這個問題,還不如去整理一下你的課程作業。」一謝冷淡地說完後拿起另一本資料夾。「如果成績太差,要成為正規軍就遙遙無期了。」說完,他輕且長地嘆了一口氣,然後繼續做著放置資料的工作。

 

  「唔…」

 

  這之後,兩人沒有任何對話,都沉默的將手邊的工作做完。一謝再一次抬頭看著剛剛放上去的幾本資料夾,確定位置和擺放的角度沒問題後才鬆了一口氣展露笑容。他雙手握成拳頭放在腰部,兩隻手臂變成三角形左右鏡射立在自己的身體旁邊。一謝回頭看著洛卡,那孩子的表情從原本的精神奕奕變成了消氣的皮球,面容陰沉地讓人感到可怕。

 

  「不要再想了,我們的工作已經特別多了,你這種狀態只會添增麻煩。」

 

  自己的手覆上洛卡的頭,輕輕的往兩邊摸撫,直到那附近的髮絲都翹了起來變成一株株金黃色茅草時,一謝才把手放開。他靜靜的越過洛卡,走到資料室的門前。

 

  「如果王讓禁衛軍取代武裝祭司的話…」一謝的手靠在門把上,輕輕將頭轉向著原本站著的地方,用著低沉且具有威脅的聲音開口說話。

 

  聽到與平常不同的一謝的低聲,洛卡張大眼睛,連眼皮都不敢動,筆直地盯著一謝那隻被紅髮覆蓋而變的深遂的眼瞳。

 

 

 

304e256ab734a27c0c34058a92b83e43.jpg

 

 

  

  「說不定會引來一場紛爭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