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滅中的新生-鳶尾花花瓣

 

1036年七月二十三日,一謝十九歲

 

 

 

  休息幾天過後,一謝在神殿內的雨軍團專屬醫療室內自己為自己做著檢查,依照自己的所學將每一項檢查出來的數據紀錄在表單上,接著翻開寫有研究數據的書籍對照著剛剛的數據,比對過後,各項數據都在正常值範圍內才鬆了一口氣。上次遇到女王幽魂已經是上禮拜的事了,但因為是第一次碰到,內心深處還是非常擔心會有後遺症。

 

  「還好沒有對身體造成太大的影響呢…」

 

  將書籍闔上,他把寫有自己身體狀況資料的紙張對折拿在左手,轉過身體讓正面朝向門口,然後走出醫療室。

 

  「啊,一謝!」

 

  走廊盡頭連結樓梯的方向竄出聲音,一謝往那裡轉頭看過去,是自己團上的團員正在叫他。那人高舉著左手揮舞,一邊用小跑步的姿態來到一謝身旁。

 

  「怎麼了…嗎?」

 

  最近事件發生的太過頻繁,讓一謝的神經崩的特別緊,只要聽到有人這麼高聲喊著一定會往壞處想。這狀態已經持續了好一段時日,連他睡覺時都沒辦法沉睡,處於隨時備戰的狀態,身體沒受到影響,但精神上已經過於疲勞了。

 

  「這個。」

 

  只見對方將一片已經乾枯的花瓣放到一謝手中,然後什麼也沒說的閉上嘴巴。一謝首先盯了團員的眼睛,接著低下頭看手掌心中的花瓣,為了能夠看得仔細,他將手中的紙張再一次摺疊,然後塞進褲子口袋裡,用已經淨空的手拿起那片花瓣在自己雙眼前瞧。

 

  「這個…普通的花瓣?」

 

  「對。」

 

  「拿給我又怎麼了…?」一謝撐大眼皮,還沒等對方開口解釋就立刻接了下一句話:「難道幽靈也會讓植物枯萎嗎?」

 

  見一謝緊張的問話,對方先是愣住了幾秒,然後捧著肚子開口大笑,在一旁搞不清楚狀況的一謝被這個舉動搞的更是迷糊,連忙往前踏了一步,抓著那名團員的肩膀搖晃,要他停止大笑並且解釋原因和來由。

 

  「如果幽靈讓植物枯萎了,那後果真的不堪設想…幸好這次沒有發生。」團員眼中夾帶著淚珠,一手立在他和一謝中間像節拍器指針一像地來回擺動。

 

  「那到底是什麼?」重新看著手裡的東西,那是有點偏紫卻又帶著土黃色色澤的花瓣,看起來就是一般乾枯的花葉而已。「你拿著它跑過來,不就是出事情了嗎?」

 

  「你最近是不是太敏感啦?放鬆一點!」他的雙手用力地在一謝肩膀上拍打,讓一謝顫抖著身軀。

 

  「啊…嗯…」

 

  正當一謝處理著自己緊繃的情緒時,對方從外套內袋裡拿出有點米黃色的紙條,他將折成手掌心大小的紙條攤開,兩手一高一低拿著,撐直在一謝的眼前讓他看。

 

  「這個,剛剛收到的命令。」在紙張下面的手放了開來,他有點側身的將頭往前擺放,用食指指著上頭的文字好讓一謝知道自己說到哪一個段落。「王宮那裡找到了應對方法,要大家去蒐集材料。其中一項材料就是你手中的那個花瓣,要由我們武裝祭司負責分發給來領取的人們。」

 

  一謝將身體姿態放低,看著對方手指紙到和說到的那個段落。

 

  「由我們來發嗎…?」

 

  「沒錯。」

 

  「那另外的材料是…」眼睛往下掃視,他看到不遠處的下方寫著其他兩種材料的名稱和取得辦法。「磷火結晶和亡靈鯨油啊…」不管一謝怎麼唸或怎麼翻轉看,他對於這兩個陌生的東西完全沒有概念,在內心深處覺得有些自責。

 

  「那兩種都不太好取得,要碰碰運氣呢。」

 

  說完,那個人就將紙條壓成一束拿在其中一隻手上,他看著還在理解中的一謝,露出笑容幫他打氣。

 

  「等下應該要開會,你是不是要去找亞伯團長談呢?」

 

  「呃…?」

 

  看一謝還在恍神,團員毫不考慮的就抓著他的肩膀開始用力前後搖晃,他對著一謝用若大的聲音說:「拿出你的氣勢啊氣勢!」被晃的頭暈腦漲的一謝以稍微結巴的語句回應著他,並且答應等會會回到辦公室處理這些事情後對方才放開手。

 

  「那我先回去啦!記得準備一下。」

 

  對方揮揮手後順著走廊繞去神殿的另一面,留著還在頭暈的一謝在原地難過的扶額呻吟。

 

  「啊…我的頭…」

 

  用有點癲頗的腳緩慢移到右手邊的牆面倚靠,一謝把頭頂在冰涼的牆上,重新整理自己腦袋中的東西。在剛剛的紙條上隱約有看到其他訊息,那是剛剛那名團員略過沒有說到的事,但一謝認為重要所以記了下來。

 

  「蠟燭是用這三種物品做出來的嗎?」

 

  從材料的名稱上來看,很明顯的跟一般家庭用來照明的蠟燭不太相同,尤其是那片乾枯的花瓣。一謝怎麼想也不知道花瓣能成為蠟燭的哪個部位,雖然現在還飄著花香,但如果燒起來,味道應該和現在大不相同。

 

  把玩著手中的唯一一片,當腦袋覺得有些冰冷時,一謝將身體移動離開剛剛倚靠的牆,站回走廊的中央。

 

  「要做蠟燭的話…是要超渡亡靈嗎?」

 

  他想到的是類似海靈節時大家放流的白色蠟燭,具有祝福和祈禱意味的儀式,而現在這個被找到的方法也說不定是這樣。

 

  「但是…要花辦的話,不是隨處就可以取得了?有必要讓祭司們分發嗎?」

 

  雖然國家位於海底,但實際上周圍也有不少的花和樹木,而且大街上也有好幾家花店,基本上是不缺花瓣的,甚至是隨手可得的簡單物品,指定要他們發放就等於有一定的意涵。

 

  一謝再次觀察手中的乾燥花瓣,印象中在圖鑑上看過這種外型,他用手指輕輕捏著,用最快的步伐走上旋轉樓梯,踏上目標樓層後,沿著面前的走道直走,和三個空間擦身而過後在一扇紅棕色門前停了下來。右斜上方掛著的牌子上清楚寫著資料室三個大字。用空著的手轉動門把,趨近於漆黑的空間內隱約看的到幾排書櫃和書櫃上面擺放的各種大小不一的書籍。

 

  為了方便省事,一謝沒有打開一旁燈的開關,用自己最熟悉也最信任的光屬性技能讓整個房間充滿綠色光點,瞬間從黑暗變成有如在洞窟深底的湖裡一般青綠和幽靜。他熟稔的往前走了幾排,停下後立刻轉身往內部延伸的方向走,一邊看著上面的分類字卡,一邊尋找著自己需要的書。

 

  當字卡上出現植物這項分類時,他停在專門放了植物相關書籍的櫃子前,拿了一本最厚重的書出來,一端放在自己手上,另一端靠在書櫃的木板,用捏著花瓣的手去翻著書頁。

 

  「我記得是…鳶尾科…」

 

  手指靈活地翻著大批大批的紙張,當科目分類上出現花朵圖像時他停止動作。正面畫上的是紫色而花瓣有如蝴蝶一般齊放盛開的花朵。

 

  「就是這個。」他細看著上面的說明,開始分析著花朵代表的語意。

 

  鳶尾花,另一個名稱是愛麗絲,有彩虹之意,也有人稱他為光之花,而實際上還分成很多類別,從顏色來分也有四種。一謝看了手上的花瓣又開始翻著書頁,找到對應的花別和顏色後又仔細的開始研究著。

 

  「紫色的…」

 

  書上清楚寫著,紫色鳶尾花的花語是愛和吉祥。

 

  「愛…嗎?還有吉祥…」

 

  開始呈現思考狀態前,一謝在角落掃到一句關鍵話語:『引領亡靈安息的女神』。僅僅九個字就將這個花瓣的出現原由說明清楚了。

 

 

4e6f01af61afc4fcf70fe744e4fecfbc.jpg

 

 

  「引領亡靈…安息。」

 

 

 



Created: 11/09/2013
Changed: 11/09/2013
Visits: 198
Onlin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