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滅中的新生

 

1036年七月十四日,一謝十九歲

  

  

  

  結束了今天的工作,把明天要補充的藥材和包紮物寫在備忘錄上,一謝拿著自己的長袍外套走出辦公室。原本應該是人來人往的走道,現在只剩稀疏的人來回走著。前些日子發生的震動讓國內各處發生災情,尤其是離熱鬧街道較遠的地區,由於規劃凌亂造成了建築崩塌或損毀等大小狀況,兩神殿都派出不少祭司到外幫忙,留下的人也在神殿內忙得焦頭爛耳,情況跟外頭混亂的樣子差不多。

 

  離開正規祭司的專屬範圍後,一謝走到教受實習生課程的教室門前,沒有立刻要開門,反而站在門外安靜地聽著裡面的動態。

 

  現在是教學結束後的自修時間,理應沒有人在的教室裡傳出好幾個不同的人聲,從聲音辨別起來是四到五個約十五歲左右的孩子,他們沒有像一般人一樣嘻鬧或討論要去哪裡惡作劇,反而是認真的在研究剛剛課程的筆記。一謝聽到好幾個熟悉的藥草名子,非常肯定今天他們遇到的難題就是釐清藥草。

 

  靠近門,用右手將門開啟,室內的孩子們聽到開門聲音,還沒看清楚是誰站在門口就馬上拿著桌上的紙張和筆一股腦的往門口衝刺,直到將一謝圍繞在圓圈的正中央。

 

  「一謝哥哥,快看這個!」

 

  用著精神奕奕的語調高聲叫喊的是神殿裡與一謝交好的實習生,一頭金色短外翹的捲髮和鼻子上的可愛雀斑令人印象深刻,他那外向活潑的個性給周遭人帶來朝氣,但對一謝來說,有時候難以溝通,甚至是相處上有些不拿手。

 

  拿起對方手上的紙,本以為能為他解答什麼,想不到上面盡是歪曲的線條,沒有一個可以正常讀出的文字。

 

  「嗯…是什麼呢?」

 

  看著無法解讀的線條,一謝臉上滿是無奈,但又不能直說傷害對方,所以掛著詭異的笑容,假裝自己正在幫他解答。

 

  「怎麼樣?」

 

  男孩斗大的雙眼正期待著一謝給他答案,讓一謝肩上出現不少的壓力。正當猶豫該怎麼回答的時候,旁邊安靜的幾名實習生不約而同地開口說:「一定是看不懂你的字啦!」

 

  男孩的字在實習生裡已經是出了名的醜又無法識別,說是畫圖又比畫圖更糟,也許只有字的主人才能分辨出是哪些文字。

 

  「哪會!」男孩嘟起像章魚的嘴巴,臉也紅的跟煮熟的章魚差不多,氣憤的看著一謝,他說:「一謝哥哥看得懂的,對吧!」

 

  上半身往後仰了一些,一謝思考著該如何回應他。

 

  「嗯…」考慮了許久,抓著自己的下巴,一謝緩緩地開口。「至少要讓上司看的懂呢…如果看不懂就沒意義了呢。」

 

  一聽完,男孩抓回自己的紙張,一邊說著藥草名稱一邊用力指著上面的線條,夯不啷噹有十幾種,有點線條還重複相疊,也難怪一謝無法分辨出來。男孩解釋到一半,身旁的實習生們陸續靠近並搭著他的肩膀,比起嘲笑,鼓勵和激勵的話語更多,更不用說他們正在打的歪主意。一謝隨意拉了一張椅子出來坐著,看著討論正熱烈的孩子,臉上掛著的笑容逐漸燦爛,好像沒有什麼煩心的事情一般輕鬆。

 

  就當這情境維持了幾分鐘,從外頭靠近的腳步聲傳到教室內,第一個聽到的一謝立刻從椅子上站了起來,望著門口出現的身影,心中浮出不好的感覺。

 

  「發生什麼事了?」

 

  出口的一瞬間,剛剛吵鬧的實習生們立即閉上嘴巴,幾對純真的眼睛跟著一謝往門的方向緊盯著,氣氛由剛才的溫馨有趣降到絕對的冰冷。

 

  「呼、呼…」喘著氣的是正規的祭司,他的職責是在神殿裡負責傳達各訊息給特定的祭司,因此一謝看到他時都有些緊張。「王,被偷襲了…!」

 

  就算平時看不到王,在場的人也知道這句話的含意。

 

  有武裝祭司的守衛,在後面王宮中的王不可能輕易地被人偷襲,甚至不應該有閒雜人等踏入那個區域,如今不該發生的事情發生了,這顯示著現在武裝祭司的人力不足到讓防護網出現了漏洞,不管從哪種面向來看都是嚴重的問題。

 

  一謝抓起一旁擱著的長袍,快速的套到身上去後,踏步到傳令者的面前。

 

  「一謝哥哥!要不要幫忙?」

 

  金髮的男孩在一謝要踏出門前趕緊開口詢問,一謝回過頭去,看著站在那裡擔心的實習生們,輕輕的給予微笑,然後將頭轉回,用最大最快的腳程離開教室。

 

 

1ad58b6d750ad2fd6b50a4c7c975bedd.jpg

 

 

  「你們留在這裡,有什麼異狀記得發訊息…!」

 

  這是一謝遠離教室前留下的一句話,他希望實習生們待在人煙稀少的教室裡能夠平安。

 

 

 

* * *

 

 

 

  聽完會議回到辦公室的一謝手裡多了三份新文件,他坐下來重新檢視。最上面一份是剛剛才調查完的刺客資料,行事的是舊王派的人,一謝完全不清楚以前發生過什麼事情,但隱約想起去年年底和艾娃初次相遇時的狀況。

 

  「那時候也是…他被追殺呢…」

 

  對這種事情不了解的他,從旁邊拿出一張白紙,在上頭筆記下自己要另外翻閱的資料大綱。

 

  將第一份資料放置在一旁,看起第二份,這是有關於王要成立的專屬部隊--禁衛軍--的相關資訊,他們的工作內容與轄區,有些和武裝祭司必須搭配合作,有些則是互不相干。因為不是立即要處理的事情,所以只記下有這麼一個部隊後就將文件疊在剛剛看過的資料上。

 

  拿起最後一份,那是最近廣為流傳的死去的軍國女王的謠言,一謝看到文件開頭時還有點納悶。不管是女王的外型或傳聞或是幽靈的樣貌,他沒有一個是知道的,唯一在會議上理解的就是很多人看到了幽魂而精神不振,並在身邊出現了一個黑色淚滴水晶。

 

  「感覺…這不太好查呢…」

 

  王下令要查清女王幽魂的事,但一謝盯著資料,怎麼樣就是想不出要怎麼才能遇到幽靈並且抓起來,最重要的是,他連女王長什麼樣子也不知道,這樣不注意,自己可能就是暈倒的那個人。他抓了抓頭,把女王資料四個大字也寫在紙上,國內可能找不到相關的書籍,所以他決定到處詢問,問已經遇上的人或許就能有些端倪。

 

  把寫了兩條重要事項的紙張跟備忘錄放在一塊,一謝再一次離開座位和辦公室,他往實習生教室的方向走去。

 

 

 



Created: 27/08/2013
Changed: 27/08/2013
Visits: 200
Onlin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