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來的戰俘-迎回

 

1036年六月七日,一謝十九歲

 

  

  暴風神殿外的廣大空地,原本應該是完全沒有遮掩物的油綠色的草皮和深遂的黑色洞頂,現在出現了好幾個龐大的物體,由神殿上方往下看,那是多個長而窄像白色巧克力的四邊形,被稱之為帳棚。密道的風吹來,白色的區塊隨之舞動而出現形狀不均的黑灰色,從下方還飄起印有綠色國徽的波浪狀遮條。架起這些白色的是六到八根不等的鐵灰色圓形條柱,條柱插在綠地上,即使風吹來也毫無動靜,儼然是個高而大的堡壘。白區塊下方放了許多小長方形物體,由上看下也是一片的純白。每個區塊裡的左右方都放置了奇怪的鐵箱和擺滿許多文具用品及藥品的四角平桌,那些都是雨軍團內常看到的醫療器材。

 

  被稱為擔架的白長方形上放著被折成豆腐塊的白色被單,被單上方放著一枝針筒和一塊夾有表格的灰色夾板,夾板上頭綁著一條綠色綿線,綿線另一端接著的是一枝透明外殼看的到裡面藍黑色筆芯的鋼珠筆。表格裡有被寫上一些文字,由上看下來,內容像極了醫院裡的健康檢查項目,不同的是,多了幾欄魔法測驗反應的項目。每個帳棚裡朝向神殿的第一排擔架下方都擺放著一個米黃色紙箱,朝外的那一面被貼上一張白紙條,上面寫著各種難懂的名稱,還用不同的顏色畫記並紀錄數量。

 

  擺放在一角的鐵箱則是前幾天才完成測試的儀器,上頭傾斜的鐵製面板有白色的線條圈出手掌形狀,手掌中心刻著一個黑色的魔法陣,而這個面板的對面是另一個面板,上頭有紅色和綠色兩種燈泡,燈泡旁邊還有個方型的開關按鈕。儀器使用魔法驅動,因此在不需要電源的地方也可以正常使用,除非受到干擾或惡意破壞才會故障或毀損。

 

  草地上出現了許多人影,有些穿著正規的雨軍團制服,有些則不同,但同樣在外披著一件白色大袍來表示他們所屬的群體,而那些人都是神殿的實習生。人群就像是受到控制一般有秩序的分批散開進入到帳棚內,一名正規人員身旁跟著二到三名實習生來輔助作業。出現的人員比平常少上幾成,一部份是留在神殿內處理既有公事;另一部份則是隨著其他軍團的人員出征離開。

 

  一名嬌小的實習生從神殿裡匆忙跑出,他頭也不回也沒有停下來喘息的向著空曠草地的方向奔跑著,跨出的腳步雖小,但一分鐘內就移動了不少距離,令人嘆為觀止。白色大袍的帽子因為移動速度而掀開,露出的是一頭俏麗金髮,圓潤的臉龐上掛著翡翠般的雙瞳閃閃發亮。

 

  「一謝哥哥!」

 

  距離草皮還有段距離,他邊跑邊喊著自己熟悉的名子和稱呼,聲音悅耳清脆,即使是現在忙碌而吵雜的帳棚裡也能聽見這響亮的嗓音。

 

  「一謝哥哥!」

 

  才剛踏上草皮,他對著最裡面的帳棚再放聲叫喊一次。帳棚裡,站在最中間擔架上,拿著一本黑色資料夾和身旁的軍團團員商討事情的男子把頭轉了過去,他左耳上掛的金色和紫色搭配起的水滴型耳環晃動著。向身旁的成員點頭示意後,闔上了資料夾,被叫喚的他離開原地,正以傾斜方向的直線往剛剛那位實習生的方向走著。

 

  「一謝哥哥!哈、哈!」

 

  看到自己要找的人走了出來,實習生逐漸停下腳步,最後屈膝站在帳棚與帳棚間的走道,雙手撐在膝蓋上,頭垂掛在空中,朝著草地喘息。

 

  「發生什麼事了嗎?」

 

  一謝往下看著嬌小的對方,有些緊張地詢問著。

 

  「那個…就是…」

 

  他上氣不接下氣地兩個字兩個字吐出,最後決定拍拍胸膛,讓自己的呼吸穩定下來。中斷說話的同時,他把胸口挺起,對著上空張大自己的大嘴毫無顧慮的把新鮮空氣一口吸進讓胸腔飽滿股漲,嘴巴閉起的同時兩邊臉頰就像是塞滿了食物一樣的凸出。一謝見狀,正想要笑著對他說話的前一秒,他『哈』了一聲,一口氣把剛剛才吸進去的空氣又全吐了出來。

 

  「咦…?」

 

  一謝張大了眼睛,他看著剛吐出氣,面部表情呈現奇怪狀態的實習生。這個狀態有點突然,讓他覺得好玩又好笑。

 

  「啊,哈哈,現在沒問題了嗎?」

 

  閉上了眼睛,一謝輕輕地笑出聲音。

 

  「嗯,沒問題了!」實習生用拳頭敲了敲自己的左胸。「就是啊,我想要幫一謝哥哥處理文件!」

 

  實習生兩隻眼睛張得斗大,不停顫動的白色反光和虹彩透露出他堅定的決心。一謝看著這樣的他,先是把自己身體重心移到左腳上,把資料夾拿在右手,然後雙手拱起架在自己的腰線,在腦裡思索著前一天會議當中和所有成員確認過的分組搭配,一謝把肩膀抬高,下一秒把肩膀放回原來的位置,他揚起嘴角,輕微皺著眉毛。

 

  「要按照之前分配的工作做才行,不能私自更換喔。」

 

  一謝說完便把拿著資料夾的右手往前抬高,然後『啪!』的一聲擊在眼前的那位實習生頭上。

 

  「喔!」頭被夾了一堆文件的厚重資料夾敲擊而發出聲音。「可是--好不容易成為實習生,不能跟著你嗎?其他人都不熟啊。」雙手把資料夾推開,讓一謝縮起了右手,自己則是用手指不停按壓著疼痛的地方。

 

  「沒有人一開始都是認識的,你會慢慢習慣的。」一謝臉上掛著微笑,對著實習生輕輕說道。

 

  「好了,快點去自己負責的帳棚裡。偷懶的話今晚要留在神殿裡幫忙喔。」

 

  聽著一謝說到晚上要留在神殿當作處罰,那名實習生就像是看到猛獸一樣咿咿啞啞的連續發出奇怪和讓人發笑的聲音,搞不懂狀況的一謝先是擔心地嚇著了想去關心對方的狀況,但突然又想起這名實習生的個性和習慣,藍色眼睛往斜上方一移動,他想到了另一個點子。

 

  「再拖下去我就要告訴團長了,讓他在你的成績裡多扣一點分數!」

 

  一謝的聲音雖然很溫和,但說出來的文字拼湊起來,內容對那名實習生卻像是大刀闊斧一般趕盡殺絕。實習生雙手在胸前亂舞動了幾秒後立刻就轉頭用自己最快的速度跑到別的帳棚去躲著。

 

  站在原地看著實習生跑走的背影,那瞬間的一謝覺得心情輕鬆許多。

 

  每個帳棚都有數位正規的團員來做最重要的工作和資料收集與統整,較為輕鬆的工作則是給實習生負責,例如:拿取相同號碼的藥草或藥劑、確實登記表格裡需要的資料,沒有工作的實習生則是在一旁看著正規團員的處理動作或幫忙遞送文件到其他帳棚與神殿辦公室內。每位實習生的工作在一段時間後就會輪替,所以每個人都會做到全部的工作,藉此提升他們的能力與觀察實習生現有的資質與特性。

 

  原本一謝身邊也應該配置著實習生跟隨,但他的職位特殊,負責的項目比其他團員多上一些,因此沒有配置實習生給他。看起來很輕鬆,但實際上不然,為了掌握全場的狀況不讓其失控,也需要許多的精神與集中力。

 

  「…應該就快到了吧。」

 

  昨天傍晚就開始架起帳棚並把設備搬置到這塊草地上,還編製了有條不紊的人員,為的就是要完成今天的工作--迎接戰俘歸還。

 

  上個月還在和自己心境拔河的他與愛爾莎蘭長談過後,現在已經有了明確的方向,並且盡自己的全力奔馳著。即使他不了解戰爭,不知道戰俘回來後迎接他們的家人的心情會是如何,他仍然可以正面的態度去思考與面對問題。翻開手上的資料夾,將上面幾張文件拉開,他看著自己寫的文字。文字一條條地由上而下排列著,那是他在家想著可能會出現的狀況而列出的各種解決方法,以防事發突然自己又反應不及造成任何的損傷。

 

  放下紙張,蓋上資料夾,他順著走道往神殿的方向走了幾步,眼睛盯著那唯一一條可以從外面到這塊草皮的石板路。

 

  「三百人…是個大數字呢…」

 

  現在軍團的人數當然遠遠超過這個數字,但就當時候的情況來設想,被捉走的人就有三百人,那戰死殺場的人可能更多,更不用提一些隱密任務而派出去的成員了。一謝在腦袋裡隨意把數字加總起來,不論多寡都讓他不好受。走到所有帳棚的前方,他把身體轉過去,看到來回不停走動在確認器材藥物的實習生也替他們感到緊張,對他們和一謝來說都是第一次。

 

  一謝抬高下巴,閉上了眼睛,張開一半的嘴巴,跟著剛剛那位實習生一樣吸了口氣讓肺部鼓漲起來,然後細而長地緩緩吐出。當眼睛再次張開的同時,眼神裡流露出的不是緊張,而是自信,相信自己可以把事情做好讓戰俘都能順利回到等待自己的家人身邊,這是他現在想做的事情,也是一定要達成的目標。

 

  當所有帳棚內的人都將藥品及器材確認完畢,所有人都在位置上等待時,負責傳達口信的正規人員走了過來到一謝身旁,用只有兩人才聽的到的音量將訊息說給一謝聽,當那個人閉上嘴巴後,輕點了一下頭,隨後甩著自己身上的大袍轉身照著原路離開.而一謝看著帳棚裡備戰著的所有人。

 

  眼珠子從左到右,由前往後掃過一遍,一謝將聲音放沉,穩重且屹立不搖地放大音量,說:「他們回來了!」

 

  響徹這塊安靜無聲的草地的聲音才剛落下,石板路上就傳來眾多的腳踏聲。當一謝看到人影的同時,立刻移動腳步到自己負責的第二個帳棚去,把手上的資料夾放在桌面上,拿著寫了不少藥材名稱與編碼的手冊,將擔架下的紙箱一把拖出到兩個平行擔架間的小走道放著。一切就緒後再回頭看,自己原本站的地方已經出現一群黑色衣裝的武裝祭司及看起來狼狽的人們。各個帳棚的實習生們開始動作,他們手裡拿著之前就被發配的名單到前方去,帶著各自名單上有列出的人回到自己所屬的帳棚裡再分別指引到擔架上進行接下來的身體檢查項目。

 

  檢查的項目包含基本的健康檢查,確認戰俘的身體狀況是否良好,如果有受傷或身體虛弱,即會當場注射或塗抹藥劑與營養劑,輕微的則只需要給需適當的藥草及使用說明。等這些檢查都完成後才會進行下一階段的魔法測試。這是考量軍國是否會在其中放入間諜或在戰俘體內埋藏不明物所增加的檢查。

 

  中途安靜一陣子的草地瞬時間又熱鬧起來。一謝看著自己所屬的帳棚內進行地很順利,所以轉身回到剛剛放置著資料夾的桌面,拿起另一個封皮是綠色的空資料夾對正好填完表單的實習生說:「內容都填好之後就把單子給我。」實習生點了點頭,把剛剛才填好的第一張表單親手交給一謝,一謝笑著接了下來,然後放在自己手上的資料夾裡緊緊地夾著。

 

  別的帳棚也有一位負責將表單集中的正規團員,而這位團員除了蒐集表單和帶領身邊的實習生工作之外,也會在空閒時刻輔助一謝,畢竟要一個人壓制整個混亂的場面是不可能的,這樣的安排也讓一謝很安心,私底下就是將每個帳棚的狀況都交給那位同事處理了。

 

  獨自看著收集而來的單子上的內容,除了體重有點輕或身體虛弱外,目前一切都很正常。就在一謝把精神放鬆的時候,站在魔法測試儀器旁的實習生發出叫聲,走過去理解狀況才發現面板上的燈亮起了紅色。

 

  儀器的設定上是將手掌放在有魔法陣的面板上之後讓被測試的人發動魔法來啟動機器功能,如果魔法能量正常而穩定就會亮起綠燈,反之則是亮起紅燈。

 

  「…紅燈?」一謝懷疑地問著實習生。

 

  「我沒有問題!是機器壞掉了吧!」被測試的那名戰俘用著淒厲的聲音說著。

 

  「請先不要激動…」

 

  「喂!你要懷疑為國家爭戰的人嗎?」他用力抓著一謝的白色外袍,將他扯向自己的面前。「我被關在那裡這麼久了,回來也要受到這種待遇嗎?」

 

  「呃,那個…」

 

  怎麼也沒料想到會碰上這種狀況,一謝把綠色資料夾放在亮燈的那個面板上,然後走到那個人的身邊,面對著他並盡力安撫。

 

  「也許是機器出了問題…有魔法干擾的話就有可能亮起紅燈…」

 

  「說這是什麼話啊!」扯著一謝外袍的那隻手越抓越緊。「既然這樣,就不要搬出這種機器!」

 

  「…如你所見,我們也只能做出這類型的儀器。」一謝右手抓住對方的手腕,稍微用力,強制讓那個人把手放開。「雖然機器會出現問題,但不代表我們懷疑你的。只是要請你到別的軍團去做更詳細的評估和鑑定。」

 

  這種說法當然不被那名戰俘接受,他把一謝的手甩開,然後雙手抓著一謝的領子高聲咆哮。周圍帳棚的人聽見聲音都紛紛轉頭過來,在兩人旁邊的實習生則是嚇的無法說話而發抖著。

 

  看著正在對自己叫囂的人,一謝緊張地咬著牙齒,一片零亂的腦袋還在翻找著自己寫過的應對方式。

 

  「喂,你說話啊!」

 

  被他這麼一喊,一謝終於回過神來。他阻止正要上前阻止那名戰俘的黑衣祭司,用自己的雙手反抓著對方。

 

  「請你不用擔心。」一謝心裡也害怕著,但這時候逃開就無法解決事情,所以他硬著頭皮打開無法自由張合的嘴巴說話。「…如果你是清白的,不管被問到什麼或做出什麼事都一定不會有人懷疑你。這樣極力的反抗反而會被懷疑的…!」

 

  聽著一謝的話,對方的手稍微鬆了開來,趁著這個機會一謝將他推離,然後面容溫和的看著對方的臉。

 

  「在場的我們都很相信你的,但是為了讓所有人都能信任你,麻煩你配合檢查,全部完成後…」一謝把頭轉開,看著拿著登記表單的實習生,實習生的視線對上後將手中的夾板轉過去讓一謝看夾著的單子。「完成後你就可以回家和妻子及小孩團圓了。」最後,一謝半瞇著雙眼,頭擺向左邊點了一下然後靜止住,對著那個人笑著,希望他能相信自己的話,並且也相信接下來的檢查項目的人員。

 

  那名戰俘擠了擠眉頭,把眼睛看向四周,發覺所有人都瞧著他們兩人看。把頭立回來,他說:「…就聽你的吧!」

 

  「啊…好。」頓了幾秒才反應過來的一謝在他的表單上寫上紅燈後,將單子從夾板上拿起,把夾板還給實習生,然後轉身到桌面上拿起壓在黑色資料夾下方的紅色資料夾,再把表單放入裡面。確定放好不會掉出之後,他回頭讓實習生帶著對方到其他祭司團的成員那裡開始下一步的動作。

 

  將對方送離開之後,一謝鬆垮著肩膀,頭稍微抬高地大吐出一口氣。

 

  「嚇死我了…」

 

  旁邊傳來一陣笑聲,聽起來是自己身旁的實習生們,而後連同帳棚的所有人員們都跟著一起噴笑出來,讓一謝在短時間內就漲紅了臉。

 

  「啊…那個…」右手舉高到脖子後方,他抓著後面長長了的頭髮。「不,不要忘了工作…!」

 

  笑聲緩和了原本就已經緊繃起的情緒,成員們和其他戰俘都面帶著笑容繼續進行著半途中的檢查,雖然自己有些不好意思而想盡快躲起來,當目擊剛剛情況的人對上一謝時還是會噗哧的大笑調侃著他,但現在的氣氛讓一謝覺得很溫暖和放鬆,於是他打消想離開躲起來的念頭,繼續留下處理的自己該做的事情。

 

  『你們迎回來的是他們的希望。』這是從上個月就持續留在一謝腦海裡的話語,他抱持著這個想法將手上的表單整理好,即使出現了紅燈,也打從心裡認為只是機器出錯導致,因為,這裡的每個人都是另一個人心中的希望。

 

 

 



Created: 30/07/2013
Changed: 30/07/2013
Visits: 102
Onlin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