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來的戰俘

 

1036年,五月二十九日,一謝十九歲

 

  

  

  某件事情很快的在國內傳了開來,普通的人民都已經知道了,兩個神殿當然也非常清楚,甚至已經開始為這件事著手準備。從王收到另一個國家送來的通知到今天也有五天以上的時間了,重整整個制度和安排新進人員等工作已經忙的不可開交,這個通知更是火上加油。即使有反對的聲浪,王似乎也沒有打算取消迎接戰俘的行動,所以武裝祭司們聚集了起來,商議著該如何應對以及接回戰俘後該著手的各項工作。

 

  會議結束後,一謝面有難色的回到了辦公室,他坐在椅子上,盯著剛剛會議上自己紀錄下來的東西。

 

  「我想想…」

 

  一張看完又接著看下一張,雖然說是筆記,但沒有統整起來也只是大量的文字寫在紙上而已。

 

  「…我果然還是不太能處理這種事呢?」

 

  想起以前自己面對著都是文字的魔法書時,不是太煩悶而中途就闔上書就是看到打瞌睡,而現在處理的事情則多加了頭痛這個狀態。把頭歪向了一邊,肩膀鬆垮了下去,他思考著有關於戰俘的問題。

 

  成為祭司之前他根本不在乎戰爭,因為光是要維持自己的生活就已經耗盡力氣了,戰俘對他來說並沒有什麼特別的意義,所以接到通知時他並沒有什麼情緒起伏。現在成為了祭司,這件事就跟自己有著密切的關係,讓他不得不多思考著各種問題,問題大致上和對方的用意有關。

 

  「無條件釋放戰俘…」

 

  會抓走戰俘應該就是要以這些人來交換什麼東西或達成什麼政治層面上的協議。

 

  「應該是善意的吧?」放下了手中的文件,然後把頭往後整個攤在椅背上。「但是…會不會隱藏了什麼東西呢…」

 

  一謝並不擅長去懷疑對方,只是因為職業的關係所以考慮到這個層面。

 

  「嗯--」

 

  閉上了眼睛,他全身放鬆地讓椅子撐起他的身體,自己的腦袋就像以超高速運轉的馬達產生了溫熱和火花讓他有些難受。

 

  「一謝,你在幹麻?」

 

  這時候從後方看著他臉並出聲的是自己的同事,他一臉疑惑的看著一謝,而一謝張開眼睛時還無法回應他的問題。

 

  「你在偷懶嗎?」

 

  「咦,才沒有…」

 

  他慌張的把上半身縮了回來,然後指著剛剛開會的內容所寫下的文件。

 

  「想事情想的有點煩而已。」

 

  「你喔…」同事用食指彈了一下一謝的額頭,然後繼續說:「既然不擅長想這種事情,那就做可以做的事啊,幹麻把自己搞的這麼累?」

 

  聽到這句話的時候,一謝睜大了眼睛,好像突然從黑暗中拿到了一個手電筒而看到了可以逃出去的路把他給打醒了。那名同事笑著又說了幾句話,但是一謝沒有聽進去,被對方拍了肩膀的時候才又回過神來。

 

  「你說的也有道理…」

 

  「啊?哪句話?」

 

  「嗯…不,沒什麼。」輕輕地對著同事笑了一下。

 

  「喔,那我先走囉。」

 

  看著對方離開辦公室,他把剛剛的笑容收回來沉下了臉,轉回去看著桌上面的紙張。閉上雙眼,讓眼球在黑暗之中轉了兩圈,再打開長著細長睫毛的眼皮。右手按住剛剛的文件,雙腳一出力站了起來,小腿肚把椅子往後推了出去,把身體轉向左手邊。

 

  --就做現在可以做的事情吧!

 

 

 

* * *

 

 

  相關文章:軍國-初夏的恩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