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語,開端

 

1023年,五月底,一謝五歲

 

  

 

  「這個任務沒問題嗎…?」

 

  母親的聲音從亮著的客廳傳了出來,被原本應該要在床上睡覺的一謝聽到了,一謝手裡拉著棕色的熊布偶邊看著因為人影經過而產生的黑色影子。

 

  「你在擔心什麼?」

 

  接著出現的是父親的聲音,低沉而圓厚。

 

  「我們的組別編製。」母親的聲音伴隨著陶瓷物品相撞的清脆聲回應著父親。「不覺得有些薄弱嗎?」接著是茶倒入杯子中的聲音。

 

  「……」

 

  「末罹琊,你要不要再上報一次問題?還有…」母親的聲音轉小變低沉,好像在思考著什麼事情。

 

  「嗯?」

 

  「我們兩個要一起出門,一謝該怎麼辦?」

 

  一謝抬起頭,看著沒有門的門框,淺藍色的瞳孔在大眼白裡面顫抖著。

 

  「這次出去應該會很久吧?他才五歲,而且…有辦法在他生日前回來嗎?」

 

  看起來是母親的影子,往另一個方向靠了過去,然後消失在牆壁裡。

 

  「說說話啊,該怎麼辦?」

 

  「…讓夜空照顧他吧。」一直保持沉默的父親終於開口了。

 

  「夜空…」

 

  「沒錯,交給他處理是最合適的了,不是嗎?」

 

  「可是…」

 

  「樊達諾姆死的時候他也處理的不錯,也認識神殿裡的人,如果有萬一也只能讓他處理了。」

 

  父親的聲音聽起來很平靜,一點也感受不出情緒的起伏。

 

  「等等!」母親拉開嗓子大吼著。「不反應一下人員安排的問題嗎?這樣出去會全軍覆沒的!」

 

  從聲音聽起來,母親已經開始激動,甚至有些發怒。

 

  「…怎麼安排也解決不了問題,現在缺少人才。」

 

  「為什麼你能這麼平靜的看待這種問題,還接受了?」

 

  桌子被用力的敲打了,擺在桌上的杯子和茶壺因為震動而發出細微的聲響。

 

  「你稍微想一下你的兒子啊…!」

 

  「…奇菈。」

 

  父親每次開口,都有種讓人無法呼吸的崇高感,讓原本一直發話的母親也瞬間閉上了嘴巴。

 

  「你擔心的話,就退出這次的任務吧。」

 

  在父親聲音之後出現的是椅子在地板上拖動的聲音。

 

  「這樣你就能在家裡照顧他。」

 

  「末罹琊,你…!」

 

  「這次的任務一定得參加,難道要讓有潛力的年輕人當替死鬼嗎?」

 

  即使聲音沒有起伏,但能稍微聽出父親的情緒。

 

  「我沒有這種意思…」

 

  「人員的問題我會再往上提一次,這段時間裡你安靜的考慮一下。」

 

  父母的對話似乎到這裡結束了,一謝聽到有人走動的聲音,為了不被發現自己偷跑下床,所以慌張的轉身,打算跑回自己的房間假裝什麼事都沒發生。就在轉身的同時不小心踩到了布偶的腿而滑倒跌在地板上。咚的一聲,怎麼樣也無法掩飾這個聲響的由來。

 

  「一謝?」

 

  他跪在地板上,把頭往後轉,父親高高地站在自己身後並且看著自己。

 

  「父親…」

 

  「這麼晚了,怎麼還沒睡?」

 

  父親蹲了下來,用笑容對著一謝說話。

 

  「我…」用上半身拉著下半身挪動跪著的雙腳的方向,然後繼續說:「我睡不著…」

 

  「…過來。」

 

  自己非常熟悉的大手擺在面前,父親正在邀請自己到他的懷裡去。一謝左手抓著布偶,一邊用雙腳站起來一邊小跑步偎到父親的胸口去。

 

  「為什麼睡不著?平常不是都睡了嗎?」

 

  「嗯…」抬頭看著父親的金色眼睛。

 

  「我想聽故事。」

 

  「啊?」好像有點不明白一謝在講什麼,所以父親發出奇怪的聲音。

 

  「故事書,今天沒有說故事。」

 

  每天睡覺前母親都會坐在自己床頭,拿著故事書,用很多奇怪的聲音來說著書裡的內容,總是逗的一謝很開心,笑累了就自然而然進入夢鄉,而今天反常的,母親沒有到自己房裡來說故事,即使已經躺在床上一個小時之久也睡不著。

 

  「故事啊…」父親皺著眉頭,因為剛剛才和母親有點口角。

 

  「嗯。」

 

  一謝用力的點了一下頭。堅定的聲音加上可愛的動作,讓父親有點想笑。

 

  「媽媽他現在不能說給你聽,怎麼辦?」

 

  「嗯--」一謝把頭往左邊擺,靠在父親的肩膀上。「那父親來說呢?」對ˇ著自己父親眨了眼睛。

 

  「我?」說這句話的父親好像很驚訝,連聲音都變高了。

 

  「爸爸我從小到大沒說過故事,你打算取笑我嗎?」

 

  才剛說完,父親雙手的手指就開始往一謝的腰部搔癢,從以前就對搔癢沒有抵抗力的一謝,馬上開始紐動身體,而且還大聲的笑著。

 

  「啊--!父親快住手!好養啊,哈哈!」

 

  「那你要不要投降?不說故事,改別的!」

 

  「說故事比較好啊!啊,好養啦!」

 

  「我是不會放水的,快!投不投降?」父親持續搔癢著。

 

  「啊--救我啦!不要啦!」

 

  兩個人在沒什麼燈光的走廊上打鬧著,這是父親每次回到家就會出現的場面,有時候聲音還大到隔壁鄰居隔天都拉著父母兩人詢問發生了什麼事。一謝把背朝向父親,卻被抱了起來,掛在父親的肩膀上,看起來就像是挑水的農夫正挑著擔子,而一謝就是那個彎曲的擔子。

 

  「啊--」一謝在父親肩膀上不停地踢著雙腳。

 

  「怎麼樣?投降了沒有?」

 

  如果現在有第三人看到父親的臉,應該都會想一拳打下去。

 

  「投降!投降!」舉起了左手的布偶。

 

  「哼,終於投降了?」

 

  「父親都欺負人。」嘟起了嘴巴。

 

  「我哪有?」

 

  「我又打不過你,欺負人。」四肢放鬆垂著。

 

  「…等你長大,而我變老的時候就不一定了。」

 

  話鋒一轉,原本精神有力的父親,話裡多了一份憂傷。

 

  「不過也得等你長大…!」

 

  「啊…」

 

  父親稍微蹲低了些,然後把一謝放到地板上站著,摸著個子很小的他。

 

  「走吧,該睡覺了。」

 

  父親開始移動腳步,率先走到一謝的房間門前,他把本來微開的門全部打開,然後看著還在原地的一謝。

 

  「…好。」

 

  拖著小熊布偶,以輕快的腳步走到父親身邊,然後抬高頭對著父親說:「晚安。」閉上眼睛笑著的一謝,就像是個女孩子一樣可愛,而這五年來他的父親就是為此事而著迷。

 

  右腳踏進了房間後又止住,一謝往客廳的方向又看了一眼,母親露出一半的身體正看著自己。發現一謝正朝自己方向看著的母親,立刻又縮回了客廳。不清楚發生什麼事,但從剛剛聽到的對話裡能夠感受到有東西正在變化的一謝,沉下了眼皮,安靜地進入自己的房間。

 

  「…晚安了,兒子。」

 

  父親用平常的笑臉說著這句話之後,就把門給關上了。

 

  「……」看著已經沒有動靜的門,一謝慢慢開口:「晚安…」

 

 

 



Created: 27/05/2013
Changed: 27/05/2013
Visits: 171
Onlin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