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的房間II

 

1036年,四月二十四日

 

 

 

  在自己屋子裡聽到了一謝的聲音,那是個已經好幾年沒有出現過的淒厲聲,大嬸急忙地放下手邊的工作,碰的一聲打開了大門,像是母親要保護孩子不被欺負一樣的衝了過去。他推開了聚集在門口的鄰居,用拳頭敲打著一謝家的大門,不料幾分鐘過後還是沒有回應。身旁的人建議他找人來撬開門,但是被婉拒了。
他很清楚這個孩子的一切,今天會出現這種聲音,肯定是出了什麼大事,如果讓外人撞見,可能不會這麼好解決。周圍鄰居都離開了之後,他獨自扭轉著把手,也嘗試著用身體去撞擊大門,可是完全沒有動靜。他在一謝家門口徘徊著,希望能找出辦法進入這個家。

 

  門板傳來了木頭被刮的聲音,大嬸推測這是一謝養的小貓造成的。他所認識的孩子不曾拒絕打開門,所以現在的狀況讓他十分慌張。

 

  剛結束巡查的緹夏經過了原本應該是安靜的平民區街上,現在卻聽到了一些嘈雜的騷動。跟隨聲音的源頭走了過去,看到一位大嬸對著某一家大門敲喊著,表情非常焦急的樣子。

 

  緹夏看到後心想--那棟房子好像有點眼熟,好像是...一謝的家?心一驚,想說到底發生什麼事情,快速的跑了過去。

 

  「發生什麼事了,這位夫人?沒記錯這邊是一謝先生的家,你找他嗎?」不知道大嬸是誰,緹夏禮貌性的先問候一句。到了這更感覺到事情的怪異,門板對面傳來木板搔刮的聲音,從窗外看進去是一片黑暗,還有焦急的敲著門的大嬸,這真的有點不尋常。

 

  大嬸轉過身體,對著緹夏搖了搖手。

 

  「嗯?怎了嗎?」原本過來要找一謝的艾娃看到大嬸和緹夏,驚訝的靠了過去。

 

  出現在面前的兩個女孩,大嬸一看到那身制服就馬上知道他們的職業,內心認為他們與一謝有一定的關係後,於是走上前去,跟他們說明剛剛發生的與現在持續著的狀況,並向他們尋求協助。

 

  「嗯...這樣啊,我了解狀況了,我試試看窗戶能不能進去。」緹夏繞到房子唯一有窗戶的地方,想把窗戶打開卻發現這裡也鎖住了。無奈之下又走回門前,對著艾娃說:「看來只有把門撞開了?」

 

  艾娃聽到要把門撞開,只是點了點頭,但似乎沒打算讓緹夏動手。「我來就好了... 請讓開點。」她握住了門把,試著使一點推看看門,確認了什麼以後,猛一下的把門撞開。

 

  艾娃把門撞開後,原本在門旁的貓受驚嚇似的往內跑了進去,走廊上的光源只有一盞煤油燈,照亮了黑暗的室內,唯獨走廊的後半部是黑暗的。

 

  「一謝..在嗎?」聲音在安靜的室內裡迴盪,卻沒有得到任何回應,轉頭看看身旁的艾娃有點不知所措。

 

  「看得清楚嗎?」才剛往室內跨出腳步越過緹夏,艾娃又回頭問「我把燈拿過來好了。」

 

  被驚嚇過後的小貓看著兩個人,他在走廊後方一個從裡面透出光芒的房間前叫著,就像是要兩個人跟著他走一樣,然後走到走廊盡頭右方的房間裡去。艾娃看著貓跑進了房間,沒想多少就跟上了上去。而緹夏在說完「謝謝,這樣亮多了」這句後,也跟著艾娃的腳步一起走進那個房間。

 

  走進了房間內,只看到一謝呆愣的跪在那裡,表情看起來不太對勁。

 

  「一謝..?」再度尋問了一次,口氣中帶有疑問的感覺。

 

  緹夏的聲音似乎沒有傳到他耳裡,他仍然看著被自己抓爛的頁面,而雙手正發抖著。一旁的小貓試著引起他的注意,但也沒有用。

 

  「一謝?」艾娃擔憂的搖搖他的肩膀。

 

  隨著艾娃的施力,他的身體前後擺盪了一次,好像被驚嚇到一般的大力張開了眼睛然後往艾娃和緹夏站著的方向看過去。

 

  「啊…」看到了熟悉的身影,一個是自己交往的對象,一個則是工作上能夠談心的夥伴,那一瞬間他掉下了淚水。

 

  「...一謝?啊..還好嗎?」被艾娃搖醒的一謝終於回過神來,緹夏從來沒看過一謝掉過眼淚,脆弱與受到驚訝的樣子讓人擔心跟心疼。

 

  「緹夏…小姐…」聽到聲音而反應性的叫出人名,他看著緹夏,想說些什麼又說不出來。

 

  「我…」

 

  「怎麼了?」微皺著眉頭,艾娃看著想說些什麼卻停頓了的一謝,似乎也不知道從何問起,她只好望望了四周。

 

  「沒事了...我們都在這喔。」不知道該說些甚麼,只好先安慰一謝。看了一下四周,最後眼神停留在地上的筆記本。

 

  --是..那個嗎?讓一謝露出這種表情的東西。想問怎麼了,卻又不敢多說些甚麼。

 

  艾娃也看到了地上的筆記本,遲疑了一下後,不發一語的撿了起來。而一謝的頭跟著艾娃的手抬了起來,他下意識的抓住了艾娃的手腕並且站起來。他靜靜看著艾娃的臉。

 

  對於一謝抓住她的手,她只是眨眨眼,用另一手抹去一謝臉上的殘留的淚滴:「......還好嗎?」

 

  一謝沒有回話,只是把頭再壓低了下去。

 

  緹夏看著艾娃手上拿著那本封面被塗滿了紅色蠟筆的筆記,還是忍不住開口詢問了「原因..是因為,那個?」小心翼翼的詢問後,又覺得自己好像不該這麼突然,又補上了一句:「如果一謝想講再講出來吧,不管怎樣..我們都在這裡陪你。」

 

  「嗯。」艾娃看著緹夏點點頭,似乎也有相同的想法。

 

  「我…其實…」


  --其實應該沒什麼大不了的,但就是無法控制。

 

  「我的過去…應該就是這些…但我只記得片段。」

 

  他半闔上眼,壓低了音量。

 

  「曾經…沒有救活人,那是我失去父母後唯一的朋友…」他再次想著以前的畫面,自己雙手沾著血液,看著朋友被抬離,充滿了無助與失望,同時也氣著自己的無能。

 

  「...還會痛的話,那就是你有必須活下去面對這些的理由。」艾娃平靜的如此說,但眼神中一抹憂鬱在搖晃的燈光中一閃而過。

 

  「不是你的問題...不必感到如此的悲傷,這麼一來,已逝之人也會相同的感到難過」緹夏神情複雜的在艾娃之後講出了這一句話。

 

  --是阿,人若不自我堅強,該怎麼去安慰身邊需要幫助的人呢?

 

  一謝看著艾娃和禔夏,他從來沒有想過這些問題,自己是否逃避過這些過去也不清楚,但從殘缺的記憶來看,的確是退縮了。

 

  「是…的確…」

 

  放下握著艾娃手腕的手,他看了筆記本,再轉頭看看牆面。

 

  「這些…我…」還沒有辦法完全整理好思緒,能講的話也講不出來。

 

  看著這樣的一謝,艾娃拍了拍一謝的肩膀,用另一手輕輕抱著他。

 

  「不要緊的。」知道剛面對這些問題,會很難一時就馬上接受。

 

  不知怎麼地,眼淚又開始流了下來,他很少主動跟人談到這種話題,所以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他看著自己面前的兩個女孩,皺起眉頭。右手拉住了緹夏,左手挽著艾娃的肩膀,頭放在艾娃的左肩上。他哽咽的說:「謝謝…」

 

  跟著也拍了拍一謝的背,緹夏只淺笑了一下安靜的不發一語,默默的讓一謝拉著他,過了一會兒之後才開口說:「如果看到了還會痛,就先把這些回憶暫時藏匿起來吧?」

 

  「牆面能夠重粉刷過一遍,這本..就先讓我們收著吧,等到哪天你能夠承受與面對的時候...」

 

  頭抬離了艾娃的肩膀,他看著緹夏。


  「這本…」慎重的思考許久,他決定了:「嗯…就聽緹夏說的,交給你們吧…」

 

  「好。」聽到一謝的回答,艾娃似乎鬆了一口氣,對緹夏釋出一個感謝的微笑。

 

  「謝謝你願意交給我們..」對著一謝講完後不知怎的,眼眶也有點熱熱的。

 

  而確認一謝現在比較鎮定之後,緹夏認為也到了該離開的時間。艾娃將筆記本收了起來後,握了握自己手掌,最後還是只對一謝說:「有什麼事情,記得我們都在好嗎?」

 

  「那麼..這面牆...現在處理?」緹夏再次看了一眼牆面上的塗鴉,不知是否要先把個牆面處理乾淨再離開。

 

  「啊...我會處理的...不用擔心...」對著緹夏,擠出一絲笑容。

 

  「嗯、嗯..」還是擔心的看了一眼一謝,過一會兒之後轉頭看向艾娃後說:「那..讓一謝一個人靜一靜吧?」

 

  「就這樣吧...」雖然還是有些擔心,不過也只能先這樣了。

 

  「那..我們先走了哦。」對著一謝說完後,便走出了房間。

 

  「晚安。」

 

  艾娃提起了煤油燈掛回原本的位置,之後和緹夏一起離開了一謝的家,離開前也和站在門口擔心著狀況的大嬸說明剛剛發生的事,大嬸抓著兩個女孩的手拼命道謝後才讓他們離開。

 

  「好…晚安…」自己在房間門口看著他們與大嬸的互動,然後獨自目送著。

 

  兩個女孩遠離一謝的家之後,大嬸慌張的從屋外跑了進來,他抓緊了比自己還高的一謝的臂膀,不停詢問著他的狀況以及需不需要協助。一謝右手移過去抓了大嬸的左手,他有點痛苦的笑著。

 

  「我只是想起了難過的回憶…這次,不會再忘記了…」

 

  以前的自己為了不再悲傷而選擇遺忘,讓自己的過去永遠是殘缺的;現在的自己為了找回過去而尋找著,為了讓自己更明白自己。

 

  「接受過去的自己…」即便以前是這麼的不相信女神或其他人,遭受到這麼多的事情而氣憤,但那都是自己,就算不想承認也沒有辦法,那麼就正面的擁抱吧,因為現在--自己有足夠的能力承受一切,也有著一群可靠的朋友們。

 

  大嬸看到了這樣的一謝,放開了自己的手,他笑著對一謝說『這樣就好…』。然後往後看了一下一謝房間,雖然沒辦法看到牆上的塗鴉,但從外面看來好像沒有問題後,他邀請一謝來自己家裡吃晚飯,拍了拍一謝的手掌後,就轉頭離開了,出去時也悄悄地將大門給關上。

 

  他站在走廊上,看著被艾娃掛回的第一盞煤燈,身邊有兩隻自己養的寵物繞著。還不能開心笑著的他,低下頭去,看著小貓,微微的揚起嘴角。

 

  「過幾天…用油漆把牆給弄乾淨吧。」



Created: 27/04/2013
Changed: 27/04/2013
Visits: 118
Onlin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