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的日記

 

1036年,四月十九日。

 

 

  先前和盧曼聊天時說好要再仔細的翻找家裡的每個角落,要找到那本寫有以前生活的日記。雖然自己已經不記得是否有寫過日記,但抱持著它應該存在著的心態,用毅力找尋著。家裡的燈還是只有客廳一盞,即使光源不足,還是繼續摸索著每個角落。

 

  由客廳的茶櫃先開始,即便這裡已經翻過數十次了,裡頭的東西也很少,但他還是用自己的手,滴水不漏的檢查著。

 

  「嗯…看來是不會有夾層的…」

 

  如果是以前的日記,也許自己會藏在找不到的地方。

 

  「…十三年前我到底做了什麼?」

 

  父母過世的那年,他只記得自己心碎了,不想和人接觸,每天自暴自棄地生活著。

 

  「這時候想什麼也沒用了…」

 

  自己無奈的笑著,拍了拍茶櫃的木板後,關上了木頭製的雙開小門。

 

  他打直了身體,環視著客廳,一張圓桌和三張椅子,那是一家三口曾經一起用餐談笑的地方,應該是很快樂的,而如今他卻只剩下送走父母遺體那天和大嬸的打鬧記憶而已。眉頭靠近,左右擺了擺頭,將身體轉了一百八十度,看著客廳門框外的房間--那是放了兩個頂天大書櫃的儲藏室。

 

  儲藏室裡面放著無數本的魔法書,這些書伴隨著他度過好幾個年頭,再說的嚴格,十幾年來他在家裡可以談天的就只有這些難懂又幾乎沒有圖片的書了。應該在學校和其他孩子一起歡樂閱讀的他,要讀那些書真的是件困難的事,現在問他是怎麼讀懂裡面的內容,他也無從答起。

 

  在原地眨了眨眼睛後,他決定去儲藏室找找看。走出客廳,橫向穿越過走廊,他站在儲藏室的大門前,正要用右手扭轉把手時,自己養的繁星魚不知道從哪游了過來,在自己的手邊不停繞著。牠身上的光芒可以充當一盞燈,算是一個小幫手。

 

  「我以為你睡了呢。」

 

  現在除了繁星魚之外,家裡還有一隻幼貓,貓已經在自己房間的床上睡的很沉了。

 

  「紅繁,要跟我一起去裡面找找嗎?」那是他幫這隻魚取的名子,靈感來源就是很簡單的紅色的繁星魚。

 

  就像是聽懂了他說的話而回應著,紅繁離開他的手和門把,優雅的往上游直到在他腦袋的兩側翻滾了幾圈後停下,用那綠色的魚眼睛看著自己的主人。他笑了笑,然後向右扭轉門把,將門向自己身體的另一個方向推開來。

 

  進去後是個伸手不見五指的空間,因為客廳的光源還能看到一點書籍的顏色和小小的走道。光是兩個大書櫃就把房間內的空間給佔滿了,每個走道只能容納一個人,而且還必須像螃蟹一樣側著行走才行。繁星跟在他的左手邊,他走到第二個書櫃前,開始將一本本的厚重書籍拿出並且放在手臂上,直到手臂已經不能再承受任何一本書籍時,他才蹲下去,將疊起來有他小腿這麼高的的書放置在地板上。放好之後,他又將腰桿打直,繼續著同樣的動作。

 

  儲藏室裡的書,都是父母還在時就放在這裡頭的,似乎是母親以前就會看的書,所以不管什麼時候都保存的很好。自己記得父親沒有魔法能力,也不喜歡看盡是文字而且也不有趣的書,所以這些書除了母親碰過外,另一個人就是自己了。

 

  「如果可以一起看的話…就好了呢。」

 

  不知道自己指的是誰,但如果能有這樣的人出現,自己一定會很感動。

 

  地板上的書已經疊成了一座小堡塔,而這個書架也幾乎淨空了,只剩下最裡邊從下面數來第二層的幾本書了。他拿起那個角落全部的書,看了看書架裡面。

 

  「看來…這裡是不會有的。」

 

  在進儲藏室前其實就已經知道這個結果了,但他還是覺得這裡值得一試,說不定會有意外什麼發現。

 

  「把書放回去吧,換另一個書櫃。」對著紅繁這麼說著。

 

  先將懷中抱著的書放回下層,確定直立了之後,他滑動左腳轉過身體,打算去拿堆疊在門口附近的書。而就在移動的同時,眼角的餘光看到書櫃最底層的不協調處。他最先以為是因為老舊而產生的顏色落差,所以只看了一眼,而後又將頭轉開,就在走了兩步後,他又轉過去看了一次,這一次他邊看邊思考著。

 

  儲藏室裡並沒有燈,現在是因為有紅繁的亮光在,所以才看的到書櫃的顏色,如果要把那塊顏色不同的地方解釋成沒有受到燈光照射,所以顏色才比周圍暗沉許多的話,似乎很勉強也不合乎常理。打消了去拿書的念頭,將注意力及思考力集中在那塊木板上。在一次的靠近了書櫃底層,用手去摸那長方形顏色較深的部分。

 

  「咦?」

 

  伴隨著短促懷疑聲的是手指間摸到的奇妙感覺,顏色深的地方和淺的地方有一條縫細,那是非常細,似乎只有平扁的東西才能穿過,即使用指甲也無法扳開。

 

  「這裡放著什麼嗎?」

 

  多年來因為沒有燈光,所以完全沒有注意到這裡,現在看到了,總不能放著不管。他抬頭看了四周,這裡除了書之外沒有其他東西可以撬開,所以立刻站了起來,快步的離開儲藏室。走路時他一直在想能夠撬開的東西,而自己最先想到的,就是茶櫃上用來攪拌茶飲的小平匙。一頭是圓形的,另一頭則是跟紙一樣的平整,看起來就像是能夠插入細縫中的樣子。在一次的穿越走廊,進入客廳,由於太快進入到充滿光源的地方,眼睛顯的有點不太舒適而暫停腳步揉了一下。手放了下來,他眨了眨眼,直到視力恢復之後才到右手邊將剛剛想到的小平匙拿在手中。

 

  得到工具之後,他揚起了嘴角,用他最快的速度轉身,小跑步回到了儲藏室。紅繁正在裡面,望著深色的木板等著他回來。

 

  「啊…我來了。」對著安靜等著自己的寵物魚說話。

 

  慢慢的回自己在意的地方,紅繁讓出了位置,重新游到自己的左耳旁邊待著。將平面的部分往細縫裡插入,然後用手掌拍打著圓形的那端。利用槓桿原理慢慢地將深色的木板台了起來。敲了三下,木板已經完全與周圍的淺色木頭分離,他用左手拿起並將它放置在自己左腳旁邊。

 

  移開的部分有個像內凹下的平台,有著木頭原本的米黃色,而在這長方形的洞裡還放了一本看起來破爛不堪的筆記本。是個淺藍色封面,上頭用了蠟筆隨意塗鴉的本子。

 

a93c88a752e5f17a8bf183a06c917c1a.jpg

 

  「這個是…」

 

   拿起本子,他摸著上頭的彩繪。

 

  「好像在哪裡看過,是嗎?」即使沒有人回答他,他也這麼問著。

 

  雙手拿著剛剛取出的本子,為了看清楚內容,所以他放著有點雜亂的儲藏室,和紅繁一起到了客廳,坐在椅子上。

 

  「……」

 

  首先翻開書的封面,看到的不是文字,而是一幅圖畫。用的材料和封面的蠟筆一樣,畫面上有三個火柴人。最高的那個頭頂上頂了紅色蠟筆畫成的線條當做頭髮,髮絲中間還有個黃色色塊,應該是用來束起頭髮的髮飾。身高居中的那位有一頭紫色的頭髮,大大的藍色眼睛跟最矮的那個人一模一樣,他和最矮的那個手牽著手,感情看起來很好。最高的那個人手上拿了很多東西,好像是食物和家用品。

 

  「是…我們…」

 

  即使畫面上的物件都畫的不好,甚至有點難分辨,但他一眼就能認的出來。

 

  「是去街上購物嗎?」他並沒有很開心,反而有點寂寞。原來以前一家三口都是這樣出門,有說有笑的,就跟一般的家庭一樣。「很開心呢…」右手去摸了一下那最矮的人。

 

  翻到第二頁去,一樣是沒有文字只有一大片的塗鴉,而這次是三個人坐在圓桌旁邊吃飯的情景。桌子的正中間擺了黑色的燈,燈的旁邊放了一籃麵包還有一盤熱騰騰的白菜,白菜的旁邊有一小盤紅色長條狀的東西,看起來像是肉做成的肉條,而在肉條的對面就是每個人的碗盤,碗裡面裝了液體,空白的盤子裡沒有東西,而在盤子右邊放了刀子和筷子,盤子左邊放了叉子及湯匙。三個人張開嘴,好像講到什麼事情而大笑著。

 

  「用餐嗎…會聊什麼呢?」

 

  他不知道一般家庭聚在一起吃飯時會聊什麼,更不可能想起來以前跟父母聊了些什麼,要想起來這件事對他來說簡直比登天還難。

 

  看到第三頁,同樣也是一張圖畫,而這次他沒有仔細看,反而開始翻起後面的頁次。快速翻了一次之後,他發現裡頭完全沒有文字,每一頁都是三個人的圖畫,每一頁都看到三個人的笑容。

 

  「以前…真的很棒呢…」

 

  他將筆記本闔了起來,靜靜的擺在桌面上。轉頭看了還待在自己左方的紅繁。

  「我們去睡吧,裡面的內容要慢慢看呢。」

 

  左手將紅繁推近自己的臉龐,他閉上眼睛,淺淺的笑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