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交流with美咲】




「輪到我了!」「不!應該是我!」

「少插隊,明明是我!」

「滾開!」「你滾!」

「你們才給我滾啦!」

 

「......吆喔.......」

裊裊站在旁邊,手裡還捏著剛買到的點心,正在試著弄懂發生什麼事。

上次跟元元碰面之後,有聽他提過今天的點心特賣,好不容易在正確的日期,正確的時間,甚至神奇的剛好有事情在團內發生,引開了母親的注意力。

本來,她還不敢相信自己的好運氣竟然能夠讓自己來這裡.......一直到剛才她才剛從元元手上接過點心,正準備掏錢時,一場戰爭就在後面爆發了。

 

「妳滾!」

 

裊裊及時在短短的幾秒內,學會了把錢用『丟』的給對方的技能。

嗯,有點稍嫌粗暴,不是母親樂於見到的舉動,但卻相當有效。起碼來得及在她被後方的人潮給擠出去前,完成結帳的動作。

啊啊.......不過人多成這樣,等元元空閒下來時可能自己就得回去了呢........

 

點心上有著可愛像是老虎紋路的圖案,裊裊捏著它左轉右轉,突然有點捨不得放進嘴裡。

「唔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滾開!」「不、妳走開!」

「啪搭。」

 

一聲慘叫,一陣爭吵,一個東西掉落的聲音,有著虎紋團子掉在地上,一路滾到了路旁。

而稍後就被人群擠出起碼一尺遠的裊裊當然來不及救駕。

 

 

終於等到開店,自己與黑山迅速地在身後重重怨念的祝福下迅速購買了糰子,元元那沒有表情的表情好像不覺得前方排隊的人潮有什麼不妥,不過這樣也是屬於他的特色之一吧,但因為若是再多聊幾句好像就要被後方的女孩在背後捅三百刀,我只好掛著笑容趕緊帶著黑山離開。

 

由於這次出了幾種特殊口味的糰子都非常吸引人,不過黑山只特別紳士地指定了一種,說其他種要留給後面的少女們,於是我們除了富有黑色屬性的虎紋丸子以外其他就買了一般口味的糰子。

 

「這購買的人潮真的越來越嚇人了啊……啊,是那個女孩。」

就在自己遠離隊伍前端一小段路的距離,我和黑山看著隊伍驚嘆之時,稍早在我們不遠處偷看著黑山的那個藍髮少女從隊伍前段被推了出來,又在我們面前被旁邊的幾個粗魯的大嬸擠到更遠的地方。

 

「啊!黑山,那個是!」正當自己想關心女孩的安危時,卻又瞧見女孩不遠處地上滾出了一枝糰子。

「虎紋糰子!」黑山以迅雷不急掩耳的速度去攔截那只快滾到馬路中間、隨時有被路人踩扁危機的糰子。

 

還好黑山跑得快,確認糰子沒有立即的危險後,再看看那個好像在尋找糰子蹤影的女孩,這麼一個瘦弱的少女隻身來跟大姊姊或大嬸搶糰子……真是有些危險,看她的反應,糰子的主人便是她沒錯了吧?自己湊上身去關心。

 

「你買的也是虎紋呀!」賠上自己最親切的笑容,從她背後拍了拍她那小小裸露在外的肩膀。

「吆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吆!!」

慘叫聲先用與纖細外表不符的音量竄出來,叫得很大聲,還附贈其他句子:「吆嗚誰啦妳誰妳誰妳誰啦妳!!從後面偷、好、好、好輕浮啦啊啊啊啊啊啊嗚嗚嗚討吆吆吆!」

「呃……輕、輕浮嗎?對不起、對不起,我沒有要嚇妳的意思!」

 

對方的反應比自己想像地還大了許多,可能真的是嚇到她了,趕緊與她賠罪,看她好像還是不曉得自己的來意,我帶著歉意的笑容將手上的紙袋打開,拿出裡面唯一的虎紋糰子遞到了她的眼前。

 

「妳剛剛掉了一個在地上對吧!我們也有買虎紋,這個就給妳吧!」

語畢,自己眼角餘光看見了黑山叼著被拯救的那只糰子走近我們倆身邊。

 

 

「......從元元那邊買來的糰子嗎?有很可愛的......老虎花紋的那個?」

明明剛剛尖叫得像個小孩,這會兒臉倒擺滿了狐疑.......只是眼裡的期盼掩飾得有點失敗。

 

「我、我..........」才說了一個『我』字,就深呼吸了兩次,嘴唇用力的一抿,如果仔細聽說不定還能聽到咬緊牙關的聲音。看起來就像在做某種抗爭一樣,某種很沒有意義的,

「我不能隨便拿不認識的人的東西.......」大概是為了自尊心之類的抗爭。

 

「而且!我可不是那種隨便的人,要是就這樣拿了.......」

又抿了嘴唇,大概是努力想說出什麼很重要的理由吧,只可惜裊裊了解的東西實在太少了,拼命的想之下,也只能小聲的說.......「媽媽說過了這樣不行,所以你是誰?」

 

「說的也是呢~~我叫浦島美咲,也是喜歡元元賣的糰子的人!」黑髮的少女思考了一會,認真地回答了裊裊的問題,接著把視線往身旁的低處帶,只看到一隻黑色的柴犬叼著也是老虎花紋的糰子:

「因為我們接手了妳的糰子,所以我這邊一樣的這個要還給妳。」她又將手上的糰子更湊近了裊裊眼前,「而且妳看,是從這個袋子拿出來的,上面寫著十一番,確實是同一間店裡的喔,放心吧!」另一隻手將紙袋也湊了過去。

 

「......咦?」

極少得到這麼順的應答,雖然可能是想要吃點心的念頭暫時掙脫自尊心,但對方的態度實在太坦然,完全沒有一絲閃躲。於是裊裊脹紅著臉伸出手,接下了那個糰子:「謝......謝謝妳!」

「我是裊裊,妳旁邊的那是.........」

 

「太好了妳願意收下!」美咲又露出了親切的笑容,低下頭介紹:「他叫黑山,也很喜歡吃糰子!」

 

「黑山?」剛才因為糰子的關係,所以並沒有太注意到,現在話題一扯到,裊裊不自覺的低下頭認真的看著她很少接觸到的動物.........犬,俗稱為狗,分類上是狼的一個亞種,壽命約十多年,這是裊裊在書上讀到的知識。

 

當然她也不是沒看過狗的圖片,只是母親對於動物也異常的神經質,強調是帶病的病原體,會有一堆的寄生蟲等等,所以就連貓狗類的動物,她也很少能這麼近看!

 

「真、真是.......」

與小巧的鳥兒們不一樣,幾乎快到腰際的黑山讓她有點緊張,張開充滿尖牙的嘴巴露出的長舌頭,會、會不會咬人啊!?

「真、真是.......」

冷靜點、冷靜點啊裊裊!書上不是也有寫了很多關於狗跟人的溫馨故事嗎!?

想想那些溫暖又感人的情節,好好的想出個什麼形容詞稱讚!

「真是.......真是威風的狗!對,威風威風!唔,呃呃那個糰子就給他吧!完全沒關係的喲!」

 

只是話才這麼說,有件書上絕對沒有寫的事情就發生了。

「那我就不客氣了喔?」

什麼?

裊裊驚恐的瞪大眼睛:「美咲小姐,剛剛那個....剛剛那個........!?」

 

「耶欸欸欸欸沒事!可能我肚子餓亂叫!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美咲的聲音突然大了起來,好像在掩飾剛才聽到的男性的聲音……難、難道!

「那……呃我、我們就先去找其他東西吃了,不打擾囉!有機會再見!!」美咲帶著尷尬的笑容,馬上轉身離開,在底下把虎紋丸子迅速吃完還叼著一根叉子的黑山,也跟在後頭,卻意有所指似地回頭看了一眼裊裊,好像知道她真實的身份。

 

「吆........」

裊裊愣愣的看著美咲轉身離開,而且那隻.......狗?

也亦步亦趨。

她剛剛是真的聽錯了嗎?

裊裊衝著那兩個人走遠的背影又抿起嘴,思考了一下。

不,就算『可能』聽錯,她也希望結果是她以為的那樣!

故事裡總是那麼說的不是嗎?

少女遇到了無可取代的神奇生物,開啟了一段充滿勇氣的冒險,然後發現了珍寶,但最後選擇的是值得用一生去保護的珍貴情誼!

 

雖然既孩子氣又不切實際,而且太過夢幻了,聽起來就連當作小孩子的白日夢都不適合。

但裊裊的臉頰卻脹成了粉紅色。

 

但做夢的權利人人都有,是吧?

光是這樣想,就好像自己也有了這樣可能性的鑰匙.......也許,某天。

或許,某天。

 

她期待著。



 

「呼……黑山你突然開口這樣會嚇到普通人啊!」趕緊逃離現場後,忍不住跟大叔抱怨著。

「是會嚇到普通人沒錯。」

「還好我反應快!」無視大叔剛才有回答跟沒回答一樣的話,自己還是有點困窘。

「沒事沒事,能讓即將傷心的少女挽回失落的心情,今天真是幹了好事一樁。」

 

究竟為何這麼淡定啊!

不過一臉無所謂的黑山,承著夕陽的背景似乎特別地帥氣。

 

想到今天碰到的少女髮色實在是很特別,衣著也跟帝都平常的人民不太一樣呢,名子叫做什麼啊……有些太緊張突然想不起來了!真是糟糕(難道是被元元傳染了嗎?),如果下次看到她,還能跟她打招呼就好,希望不要又嚇到她了。

 

不過,聽到她講元元,所以也是元元的朋友嗎?

那個孩子如果能交到更多的朋友就太好了。

 

最近日復一日好像沒有什麼變化,是不是自己還不夠努力呢?長官所說的任務確實是在執行了,可是究竟背後的原因是什麼,我還是不瞭解,可以的話,一定要一步步接近事情的核心。

 

或許是今天那個瘦弱卻很勇敢的少女給了自己勇氣。

 

「哈啊~~下次再來買元元的糰子吧!」

「妳確定不會想賴床的話。」



Created: 26/11/2014
Visits: 60
Online: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