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amFortress2- Meet the Team's Room (小說部分試閱)

1. Meet the Soldier's Room




  「所以,就算很有能力,也要展現出無能的樣子!」

 

  來回在房間門口踱步,他的神態趾高氣昂:「這,就是孫子說的!」強而有力地補充,全然展現出自信和自負,挺直的腰桿和那堅毅語氣,十足就是美國軍人該有的風骨。

 

  「等等,那臺⋯⋯機器!在拍我嗎!」被鋼盔蓋住的那對眼充滿了意料之外的猶疑。

 

  「啊啊啊啊啊啊啊——」和恐懼。

 

  他是Soldier,一名精良、愛國且忠心耿耿的美利堅合眾國軍人。當發覺攝影機正對著他拍攝時,以迅雷不及掩耳(幾乎是他在戰場上十倍速度)的腳程,衝進了他那裝飾著紅白藍織帶和五顆金色星星的房門內。

 

  「呀啊啊——這驕傲的靈魂你休想奪走!」接著拿出了把鐵鎬鬼吼鬼叫的蹦出房間,並且朝著攝影機衝去:「地獄來的邪惡機器!」由於不想被鏡頭捕捉到的緣故,他閃到了門板後、跳到了走廊邊緣⋯⋯這被他稱之為迂迴戰術或其他聽來艱澀的軍事名詞。

 

  「尖嘯的老鷹!嘎啊啊!」這前前後後他一路叫喊著粗啞吼聲。大敵當前,鐵鍬毫不留情地揮落,接著畫面就成了充斥雜訊的扭曲影像,閃爍片刻,最後是黑與白的可怖雪花,亂無章法的打下所有正常錄像。

 

  「Soldier,你不能這樣做。」女性的清亮嗓音伴隨著黑色高跟鞋踏在廊上。她將鼻梁上眼鏡扶正,撿起攝影機後敲打了幾下:「管理員小姐會很不高興的。」而這管理員小姐又是誰?關於她的傳言眾說紛紜,總之,在這裡,你絕不會想惹上管事的。

 

  「寶琳小姐?」他將蓋過眼的鋼盔推開:「妳這呃⋯⋯圓滾滾?軟趴趴!的女人懂些什麼?」當然不是具有謾罵意味的詞彙,只是這位美國大兵對於女性的形容一向匱乏,尤其是碰上標緻的年輕淑女。


 
 「我只想儘快將事情處理完畢……

   

-----

    

2. Meet the Sniper's Room

 

  

  「我房間可是最好的,老兄。」

 

  話雖如此,攝影機和Sniper所在位置卻是RED(紅隊)要塞外的荒漠空地。神采飛揚的澳洲狙擊手壓低寬邊帽緣,向著躲在鏡頭外的寶琳小姐微笑。

 

  「聽著,我可不是什麼三流小角色!」一改前句的輕快高昂,他以磁性嗓音向著攝影機器人低語:「澳洲內陸的殘酷無情,那群鄉巴佬不會懂的⋯⋯」風塵與黃沙滾滾。他選擇在外受嚴酷的自然磨練,也不願當個坐辦公室的懦夫。

 

  「但再優秀的獵人,也都需要個休息的地方。」Sniper總算願意解答為何他會在基地的主建築物外。向著停車棚走去,驕傲地駐足在一輛露營用房車旁:

 

  「來吧!見見我驍勇善戰的夥伴,或是說⋯⋯我的房間!」要當作第二個家也不為過。沙漠色系的烤漆將男人的品味表露無遺,他繞了圈,大致介紹這輛車的來歷和豐功偉業。

 

  自豪的澳洲獵人踩上車尾兩階鐵梯,在後門向著攝影機招手:「接著才是重頭戲,我車裡的設施可不是蓋⋯⋯的。」一反方才游刃有餘的模樣,他在看見門前三道鎖時瞬間垮下了臉。

  「不過最近有些⋯⋯」Sniper緊蹙眉間、呲牙咧嘴地擠出字句,活像是見到仇敵般的面露慍色。直到卸除門上所有防禦措施,他才接著補充:「黃鼠狼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