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像一把雙面刃

 

  保護你

 

  卻也傷了你

 

   *   *   *

 

  「你好。請問有人在嗎?」

 

  敲了敲道館的大門,亞修禮貌的詢問著,假裝自己是上門挑戰的訓練家。他再次檢視了下自己的打扮,並詢問瑪爾斯的意見作為參考,就怕自己看起來不像個有實力的訓練家。

 

  實際上,原本這個任務原本應該要指派給其他人做的——跟神奇寶貝對戰有關的事情幾乎和自己扯不上邊,除了知道怎麼和神奇寶貝打架以外,亞修根本不知道怎麼指揮神奇寶貝進行戰鬥——先前參與了聯盟的偽裝任務之後,亞修深深地體認到自己根本就不是這塊料。

  只不過,因為前陣子聯盟方的大換血,造成很多保育員被開除或出走,原本預定好的任務排程,只好分配給其他剩下的保育員來接手了。

 

  像是要給亞修打氣似的,瑪爾斯喝的一聲,表現出鬥志滿滿的樣子。

  『沒問題的!不用擔心,亞修閣下一定可以做得很好。』

 

  才剛說完,道館旁邊的院子便走出一個孩子。

  「那個……請問,你是來挑戰道館嗎?」孩子怯生生的模樣,讓亞修愣了下。

  「呃……算是?」他搔搔臉頰,有些不知所措。因為這次的任務內容有些特殊,委託人請求保育員不要暴露身分,而且得對這次的任務內容保密,除了委託人自己以及保育員以外,不得有第三方人士知道本次任務內容。

  「那個…可以改天再來嗎?因為一些原因,有點不太方便……」孩子小聲地說著,並不時把目光停在瑪爾斯的身上。

 

  和瑪爾斯還有伊交換了下眼神,亞修緩步上前。

  「其實我是一名保育員,是受到委託而來的。」他出示了自己的證件,並向孩子介紹拍檔。「這是我的拍檔,伊還有瑪爾斯。」

  孩子一臉不可置信地來回打量著亞修和瑪爾斯。

  「你真的是保育員?不是挑戰者?」

  「嗯,是保育員。」點點頭,亞修不解。

  「……跟我來。」孩子還是一臉不相信的樣子,感覺是看在證件的份上才相信亞修說的話。

 

  隨著孩子從側門進入道館,先映入眼簾的是一個正式規格的對戰比賽場地,兩旁的地面價高並放置座椅作為觀眾席,為了不讓觀眾被戰鬥波及,還特意加設圍欄。不過因為目前休館中,所以連照明用的走廊燈都沒有開。

  一路沿著走廊來到後院,旁邊有樓梯可以上到二樓,院子裡很空曠,訓練設施都集中整齊擺放在一個角落,其他地方似乎是給神奇寶貝們活動和訓練用的。

  跟著孩子來到二樓,孩子突然變得小心謹慎起來。他邊走邊注意著有沒有其他人的出現,一直到孩子把亞修推進自己房間,孩子也跟著進來並順手鎖上房門的時候,似乎才真正的放鬆下來。

 

  「不好意思喔!因為情況有點特殊,所以才這樣躲躲藏藏的。」孩子誠心道歉,隨後在床上坐了下來。「重新自我介紹一次。我叫和也,是這個道館的繼承人兼見習生。你呢?」

  「我叫亞修,是個外勤……呃,首席保育員。」原本想說自己是外勤保育家的亞修,低頭就看見伊布從口袋叼出前不久才換發的的新證件並用力戳著亞修。

  「首席保育員?那不就很厲害!我聽說那相當於聯盟的四天王耶!」孩子還是一臉不可置信,只是從懷疑變成了驚嘆。「我剛剛還在想說你是不是假冒的,因為你感覺很年輕,而且你的火焰雞看起來就是受過正統對戰訓練的神奇寶貝。」

  「牠是有受過訓練,不過牠現在是我的拍檔。」亞修自豪的說著。

  「真好哪…可以自由自在地做自己喜歡的事情。」孩子一臉羨慕。「唉……找不到駒刀小兵,道館就沒辦法運作了。」

  「不見的神奇寶貝,是駒刀小兵嗎?」

  「嗯,是我的駒刀小兵。」孩子點點頭。「原本是作為接替爸爸的劈斬司令而訓練的,可是駒刀小兵遲遲不進化,同期訓練的其他神奇寶貝都進化了,就只有駒刀小兵不進化。我和爸爸都很傷腦筋,明明也沒有比別人少訓練,而且駒刀小兵自己也很認真,可是不知道為什麼就是不能進化……」

  「因為不能進化,所以才離家出走的?」亞修提出合理推測。

  「我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樣才不見的……」孩子低下頭,一臉擔憂。「最近電視又一直在報神奇寶貝走私事件……雖然保育員前陣子才破獲一起很大件的非法行為,可是壞人一點都沒有減少,我好怕駒刀小兵被抓走……」

  「我知道了,我幫你找。」拍拍孩子的肩,亞修拍胸脯保證。「給我一點時間,我一定找出駒刀小兵。」

 

   *   *   *

 

  我想為你斬去道路上所有的障礙

 

  即使會因為各種碰撞而磨損缺角也無所謂

 

  因為  我是你的劍

 

   *   *   *

 

  「不過說是這樣說……還真的哪裡都找不到呢?」

 

  翻身從樹枝上躍下,亞修搔搔頭,一臉苦惱。

 

  孩子提供的地點幾乎都找遍了,也拜託附近一帶的神奇寶貝幫忙注意了,卻還是哪裡都看不到駒刀小兵的身影。

 

  「傷腦筋呢……」

 

  一旁的瑪爾斯來回打量了一下周遭的環境,接著陷入沉思。

 

  『瑪爾斯,想到什麼了?』亞修問。

  『嗯?喔……』看了亞修一下,瑪爾斯說;『在下只是想起以前和景嚴一同在道館修行的日子。』

  『對喔!你也是道館培育的神奇寶貝。』亞修恍然大悟。

  『以前和景嚴一起練習,遇到瓶頸或是低潮時,景嚴都會拉著我躲到沒有人知道的秘密地點。』瑪爾斯點點頭,露出懷念的神情。『我會在那邊加強鍛鍊,景嚴則是休息,那算是我們逃避嚴苛訓練的一種方式。』

  『所以駒刀小兵也有可能是躲在秘密地點?』

  『可能吧。』瑪爾斯聳聳肩。『但是能找的地方都找過了不是?』

  『姆……』眉頭深鎖。

 

   *   *   *

 

  你和我不同 你是柔軟的

 

  全身都是刀刃的我 連觸碰都不敢去嘗試

 

  但是溫柔的你將我擁入懷裡

 

  縱使會被銳利的刃緣劃傷 你也不肯放手

 

   *   *   *

 

  「秘密的地點嗎?」孩子偏頭,沒有頭緒。「我不記得有什麼祕密的修練地點啊。」

  「請你仔細想想,也許不一定是修練地點。」

 

  孩子陷入沉思。

 

  不久,他似乎想起了什麼。

 

  「啊!該不會是那裡——」孩子槌了下掌心,可隨即又推翻了自己的想法。「可是不對啊,牠怎麼會跑去那裏……」

  「你想到了什麼嗎?」

  孩子點點頭。「是有一個地方,就是我們第一次見面的地方。」

 

  從桌上的紙盒裡拿出寶貝球,孩子和亞修來到庭院。

  他喚出了盔甲鳥和巨金怪,讓亞修和伙伴們乘坐上去。

 

  然後,他們浮空,由孩子領頭,朝著目的地移動。

 

  「我們要去什麼地方呢?」在巨金怪身上盤腿坐著,亞修提問。

  「離這裡有段距離的飼育屋。」孩子沒有回頭,刻意提高的音量被風聲掩蓋的斷斷續續。「雖然我覺得牠自己一個不可能跑到那邊去。」

 

   *   *   *

 

  我想報答用溫柔的心接納我的你

 

  而我唯一知道的報答方式 就是成為你的刀刃

 

  為你斬去所有會傷害你的事物

 

  但是為什麼 明明是我沒有能力保護你

 

  你卻要哭著淚眼跟我說對不起?

 

   *   *   *

 

  「兩個禮拜前,我和駒刀小兵吵架了。」

 

  孩子靠近亞修身邊,說起駒刀小兵離家的原因。

 

  「那時候來了一個很強的挑戰者,他使用的是烈焰猴、沙奈朵以及瑪狃拉。三對三的團體戰,我先派出盔甲鳥試探對方,當然盔甲鳥很快就被打敗了。之後第二隻我派出了實力最強的巨金怪,好不容易把沙奈朵和瑪狃拉擊敗下場之後,對方的烈焰猴一下就把巨金怪打倒了。」

 

  聽到這,亞修低頭看了下巨金怪,發現巨金怪也在看著他。

 

  『聽起來是很精彩的戰鬥。』伸手摸摸巨金怪,亞修低語。

  『……謝謝。』腦子裡傳來巨金怪的聲音,似乎是個害羞的孩子。

 

  「你剛剛說了什麼嗎?」孩子提問,以為亞修在對他說話。

  「嗯?沒事,請繼續。」笑了笑,感覺有些尷尬。

 

  「總之,我們雙方都剩下最後一隻神奇寶貝。」

 

  孩子垂下眼,沉默了一陣。

 

  「駒刀小兵最後輸了。」

 

  故事說完,孩子默默地往前拉開距離,繼續領路。

  孩子的背影看起來有些落寞。

 

  他們在鄰鎮的神奇寶貝中心降落。那是個有些偏遠的城鎮,有神奇寶貝中心跟商店,一個小小的駐警亭,以及零星幾戶人家。

  游標上顯示著地圖外,這裡是亞修沒有來過的地點。

 

  孩子直覺的就前方道路邁步,亞修和伊、瑪爾斯,以及巨金怪、盔甲鳥,全都跟在孩子身後走著。

  出了小鎮之後不久,有一間老舊的飼育屋。孩子推開圍欄,一位老奶奶就坐在門前的搖椅上晃呀晃著。

  和老奶奶打過招呼,孩子逕自往後院走去。院子裡沒有其他神奇寶貝,只有一隻駒刀小兵躲在不顯眼的樹蔭下,遠遠的看著亞修一行。

 

  「原來你在這裡。」孩子鬆了口氣似的朝駒刀小兵張開懷抱。然而駒刀小兵一看見孩子靠近,連忙站起身,緊張的想要逃跑。「等等!萊!」

  『瑪爾斯。』亞修朝旁眼神示意,只見瑪爾斯一個箭步就直接擋在駒刀小兵面前。一看見瑪爾斯高大的身影,駒刀小兵慌了手腳,情急之下直接就朝瑪爾斯攻擊。

  「萊!不行!牠不是敵人!」孩子伸長了手,同時大喊出聲,但已經來不及讓駒刀小兵收勢。只見瑪爾斯伸手抓住駒刀小兵的臂膀,接著順勢轉身畫圈,駒刀小兵便往反方向拋摔出去,好巧不巧正落在孩子面前。

  「萊!為什麼要逃走?我們不是說好要一起幫爸爸分擔道館事務的嗎?你不吭一聲離家出走,道館怎麼辦?」抓住駒刀小兵的手,孩子質問著。

  「別這樣,他現在很害怕。」看出駒刀小兵眼神中的不安,亞修暫且將兩人分開。「駒刀小兵,我能聽得懂你說話。肯跟我說說離家出走的原因嗎?」

 

  來回看著自己主人以及亞修,再回頭看看走近身後的瑪爾斯,駒刀小兵低下頭,不敢直視任何一雙眼。

 

  『因為……』看著自己主人急躁的模樣,駒刀小兵更不安了。

  「沒關係的,說說看。」亞修點點頭,鼓勵著。「你不說,我們沒有辦法幫你。」

 

  『因為…打輸了……』

  小小聲的,駒刀小兵怯怯地說出自己的心聲。

  『拚上所有的一切…還是打輸了…受了很嚴重的傷……』

  牠抬眼看著主人,帶著不安和自責。

  『小和很沮喪…因為我力量不夠所以輸了……所以……』

 

  點點頭,亞修如實將話語轉告孩子。

 

  「笨蛋!才不是因為輸了在難過呢!」但還沒有說完,孩子便忍不住破口大罵。「是因為不忍心你受傷啊!」

  『……欸?』駒刀小兵愣了。『可、可是…我就是刀,刀就是用來砍——』

  「就算這樣,也還是會痛啊!」孩子激動的吼著。「因為沒能進化,力量比別人弱,所以你總是拿命在換取勝利,常常捨身往死裡衝撞,每次都帶著不輕的傷勢回來。就算你不怕痛,但我會捨不得啊!」

  『所以你才會叫我休息一陣子…?』看著主人,牠不知所措。『我以為你不要我了……』

  「我怎麼可能不要你!你是我第一隻親手培育訓練的神奇寶貝!」

 

  孩子哭了,駒刀小兵慌了。

  直到此時,他們才終於交會了視線。

 

  「不要再隨便跑不見了!笨蛋!」孩子蹲跪下來,場開懷抱,因為不能像普通的神奇寶貝那樣直接撲抱上去,所以孩子等著駒刀小兵自己靠近。

  知道主人意思的駒刀小兵躊躇著,看著自己雙手的尖刺以及胸前的刀刃。

  『不行!你會受傷,我……』

  「少廢話!快過來!」不可抗拒的命令語氣。

 

  慢慢的,駒刀小兵靠近孩子,轉身,然後坐下。

  孩子從背後抱起駒刀小兵,小心翼翼地迴避那些銳利的刀片。

  然後,用力抱緊。

 

  退開步伐看著他們,看樣子是不必再繼續當翻譯了呢。亞修搓搓鼻子,挺了挺馬爾斯。『吶!道館的訓練家跟神奇寶貝都是這個樣子彆扭嗎?』

  『呃…可能?』撇開眼神,瑪爾斯有些尷尬。

 

 

 

===========================================================================

◆總字數:4,181 (不含空白)



Created: 17/10/2014
Changed: 17/10/2014
Visits: 181
Onlin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