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一度的夏日海神祭,白羽灣的街道上多出了許多慕名而來的遊客,商家也比平時還要更賣力地吆喝著,讓街道上充滿著節慶的熱鬧氣氛。

 

  一早亞修的通訊器上就出現了任務指示,說是要協助祭典的巡邏任務——說白了點就是去逛祭典,看看有沒有什麼異狀,有就解決掉,沒有就是賺到一個有錢賺又有得玩的工作——在前些日子的任務中受傷,而留在學校的醫療大樓接受治療的保育員們似乎都接到了這樣的任務。

  帶著桑尼先去白羽灣沿岸跑了一圈之後,亞修便和瑪爾斯開始在街道上巡邏,有時幫幫店家整理他們的攤位或架設座位,有時替慕名前來來參觀的遊客指引方向,此外倒也沒發生什麼特別值得注意的大事。

 

  遞了一瓶飲料給瑪爾斯,亞修和夥伴在公園的長椅坐下休息。

 

  『聽說,晚上有煙火呢?』喝了口飲料之後就盯著看了很久的瑪爾斯,突然這麼說著。

  『嗯?有啊!那是這次祭典的高潮。』仰頭栽著保特瓶喝了幾口,亞修提問。『你想看嗎?』

  『……嗯。』頓了一下,瑪爾斯點點頭。『想找大家一起去看。』

  『大家啊……』看著天空想了想,亞修垂下眼:『嗯…好啊,邀大家一起。』

 

  只是,不知道伊肯不肯一起出來呢……?

 

  游標響起了訊息的提示音。本以為是巡邏的保育員們互相回報街道狀況,直到亞修打開一看,才驚覺發生了大事。

  訊息螢幕上顯示了一則郵件,一張神奇寶貝和煙火被人綁在一起的畫面,以及一則謎語。

 

      前面叫,後面叫,喊我伊聲尾巴搖 

      這裡不吵、這裡不鬧,只有微風在喧囂

      黃羽毛、黑羽毛,這裡通通見不到

      褐鼠盯哨灰鼠清掃,黃黑一飛消失了

 

  時限是晚上10點,在那之前不找到煙火和神奇寶貝們的話,事情就不妙了!

 

  『亞修閣下,這——!』同樣看見訊息的瑪爾斯驚慌失措起來。

  『要快點找到牠們才行。』伸出天線,亞修捕獲了一旁的姆克兒,請牠們去幫忙通知位在學校頂樓的舒,以及海岸邊的拉普。『我們走,到海岸集合。』

 

   *   *   *

 

  和瑪爾斯抵達約定的海岸邊時,拉普已經在那裏等著了。而在亞修抵達後不久,舒才緩緩從空中降落。

  『嗯,都到了。』確認一下人數後,亞修點點頭。

  『都到?伊跟桑尼還沒來啊?』拉普歪頭,發出疑問。

  『不必,我們就夠了。』亞修操作著游標,讓姆克兒們離開:『桑尼太浮躁,伊還在調養中,他們幫不上忙。』

 

  幫不上忙……?

  亞修,你認真的嗎?

 

  聽見亞修的回覆,拉普一瞬間閃過了複雜的情緒。

 

  等候片刻,確認沒有人再提問之後,亞修告知夥伴們剛才接到的訊息,照片以及謎語。

 

  『我們要在晚上十點之前找到牠們,不計任何手段也要找到!』亞修有模有樣的發號司令著:『瑪爾斯繼續巡邏街道,可以的話把白羽灣能走的地方都找過一遍。拉普沿著海岸繞白羽灣,我和舒從空中找。先找到的人立刻通知我,用任何方式都可以,我在空中一定看的到!』

  看見夥伴們點點頭,亞修也點點頭:『有問題提出來吧!沒有問題就解散巡邏了。』

 

  夥伴們吆喝了聲,瑪爾斯往街道奔去,拉普沿著海岸離開。

 

  爬上了舒的背後,在起飛之前,舒回過頭看著亞修:『真的……不找伊嗎?』頓了頓,舒緩慢的說:『這種謎語,牠一下子就能解開了。』

  沉默了下,亞修搖搖頭:『不,這次不找牠。』

 

  再也不想把伊牽扯進危險之中了,還有同伴們也是。

 

  『飛吧!舒。』望向掛在海平面上的太陽,亞修拉拉舒的圍巾。『時間不多了。』

 

   *   *   *

 

  『找不到嗎?』站在海岸邊,瑪爾斯憂心忡忡地問。

  『如果從海邊看的到,就不用這麼費力地找了。』拉普搖搖頭,嘆了口氣。

 

  其實,那謎語只要稍微問一下伊,就什麼都解決了。憑伊的腦袋,一定一下子就可以解開了。

 

  『再多繞幾圈看看吧!』瑪爾斯燃起火焰,重新振作。『現在是六點多,不到最後一刻絕不放棄!』

  『是呢。』拉普點點頭。

 

  不輕言放棄,也許這就是性格單純的人的優點?

 

  突然,瑪爾斯轉向後方,直盯著陰暗處警戒著:『誰在那裡?』

 

  隱約可以聽到幾個小傢伙逃走的聲音,但是還有人躲在那裏。

  是敵人?還是夥伴?

 

  『是我。』跳出草叢,伊緩緩走到他們面前。

  『伊!你不是在病房裡休息?』瑪爾斯十分驚訝,出門前明明還看見伊躺在床上睡的挺舒適的。

  『被桑尼拉出來逛祭典的。』抖抖耳朵,伊一臉無奈。『吶,發生什麼事了?森林的氣氛怪怪的。而且祭典上沒遇到亞修,我記得他是負責巡邏的?』

 

  拉普和瑪爾斯對看了一眼,最後決定把事件經過全部告訴伊。

 

  『是謎語啊……』伊反覆低聲唸誦了幾次謎語,然後抬頭。『那個笨蛋解不開吧?打算地毯式搜索把炸彈找出來吧?』

 

  眼前兩個夥伴點頭如搗蒜,伊完全無奈了。

 

  『這樣吧!瑪爾斯依然在城鎮內找,我和拉普一起行動。』抹掉自己畫在沙灘上的痕跡,伊跳上拉普的背殼。『我插手的事情,要對亞修保密喔!他一定會生氣的。』

 

   *   *   *

 

  和瑪爾斯分別之後,伊一直不停喃喃念著謎語的內容。

 

  『…喊我伊聲尾巴搖……是指有伊布的地方吧?』向拉普做確認,伊一邊在拉普的殼上輕輕畫著白羽灣的地形。『前面叫…後面叫…表示那附近一帶都是……』

  『第二句是指沒有人煙的地方?』拉普也同樣幫忙思索著。『有伊布而沒有人類的地方,只有後山了?』

  『學校也要列入考慮。祭典期間學校不上課,也不對外開放的。』

  『也是啦…那第三句:「黃羽毛、黑羽毛,這裡通通見不到」又是指什麼呢?』

  『鳥才有羽毛,所以羽毛應該是鳥……』撇頭看向森林,伊思考著神奇寶貝的分布,以及最後一句謎語。『褐鼠盯哨灰鼠清掃……黃黑一飛消失了……消失?』

  『我覺得是後山哪!伊。』拉普猜測著。『後兩句是混淆視聽吧?』

  『不對,不是混淆視聽。』伊大膽斷言。『黃羽毛是波波,黑羽毛是姆克兒,第三句是說沒有波波跟姆克兒的地方。重點是第四句!』

  『第四句?』拉普疑惑著。

  『褐鼠盯哨,指的是尾立們;灰鼠清掃,指的是奇諾栗鼠們;黃黑一飛,指的是導電飛鼠;導電飛鼠消失了,意思是看不到導電飛處的地方。』眼神銳利的盯著白羽灣的地標建築,伊高聲喊著。『煙火在學校裡!』

 

   *   *   *

 

  逐一檢視著捕獵游標上傳來的訊息,亞修緊盯著電子時計,滿心焦急。

  太陽已經幾乎完全沒入海平面之下了,巡邏的保育員們在交換訊息,但是都沒有人找到煙火和神奇寶貝們。瑪爾斯和拉普也沒有任何消息……

  再這樣下去,漂亮的煙火就會變成可怕的噩夢了!

 

  『可惡!從海邊在重新搜索一次!舒!』

 

  亞修大喝一聲,舒側過身體,正打算轉往海岸的方向過去時,學校的方向突然聚集起大片厚重雲層,沒由來的下起大雨。

  『亞修,那裏。』舒叫了聲,指了指驟雨的方向:『是拉普。』

  『祈雨!拉普找到了嗎?』

 

  拍拍翅膀重新調整方向,舒載著亞修往學校直飛。

 

  當他們抵達的時候,立刻就聽見宿舍那邊傳來拉普的喊聲。亞修在男生宿舍的水池裡發現拉普,並依照拉普的指示前往教職員大樓。

  待亞修總算找到地方的時候,瑪爾斯正在想辦法將神奇寶貝們從煙火上弄下來,而定時器早就不知去向了。

 

  用刀把繩子割斷,放神奇寶貝們自由後,亞修將煙火歸還給主辦單位,正巧這時雨也停了,煙火在學校操場如期釋放。

 

  只是,有件事情讓亞修很疑惑。

  瑪爾斯說不是他拆的定時器,事後去問了其他保育員,他們也說不是他們拆的。

  那麼,會是誰呢?

 

 

 

 

=========================================================

◆總字數: 2,673 (不含空白)



Created: 15/08/2014
Changed: 16/08/2014
Visits: 64
Onlin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