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1日

 

  克藍格恩皺眉看著以前的同僚傳回來的消息。

 

  『女王失蹤』

 

  這可不能算是什麼好消息,尤其是在現在這麼緊張的情勢下,前線可能隨時都會打起來。

 

  他今天原本是準備要前往菲梅里爾關心一下馬格的近況的,因為從這幾天席安轉述的情況來看,總覺得不太樂觀。

 

  馬格的睡眠時間比以前更多更長了。

 

  雖然還是不清楚馬格的病因,但是對方的病情令人擔心,卡爾之前曾對他說醫生也診斷不出病因,雖然目前症狀就只有長時間的睡眠,但是時間一長也不知道會不會再出現更多症狀……

 

  他苦惱的抓著頭,嘆了一口氣。

 

* * * * * *

 

  卡爾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感覺半邊臉頰因為長時間的壓迫有些僵硬,他直起上身揉了揉臉頰,這才發現自己就這麼趴在桌上睡了整晚。

 

  剛起身就感覺到全身都發出了太久沒動的霹啪聲,他稍微伸展了下手臂,轉過頭看向床邊。

 

  馬格依舊沉睡著。

 

  他看著對方幾日以來都沒什麼變化的睡臉,連日來的擔憂也隨之增加,原本大概兩天就會醒來一次,但這次馬格已經睡了快四天,仍是沒有要醒來的跡象。

 

  走向浴室盥洗完後卡爾扭乾另一條毛巾,拿出來為馬格擦了擦臉,再為對方拉上棉被之後整裝走下樓準備早餐。

 

  當他正在把烤箱裡剛烤好的麵包拿出來的時候後門傳來了敲門聲。

 

  「是誰?」卡爾很快的放下烤烤盤,走向後門。

 

  「是我,克藍格恩。」熟悉的低沉聲音從門外傳來,卡爾隨即打開後門,簡短的打了個招呼,「藍叔。」

 

  「今天狀況怎樣?」克藍格恩進門後就先問馬格的情況,卡爾搖了搖頭,低聲說:「還是沒醒來。」

 

  「有沒有什麼其他的症狀嗎?」克藍格恩將手上的東西交給卡爾,讓對方把那些藥材收好,他詳細詢問著馬格的其他症狀,「除了你之前跟我說的那些以外的。」

 

  「沒有,但是這次睡眠時間特別長,我比較擔心這點。」卡爾搖了搖頭,臉上的黑眼圈顯示出他這幾天都睡不好的事實。

 

  克藍格恩看了一眼卡爾臉上的黑眼圈,沒有多做評論,他知道不管他說什麼卡爾都還是會這樣顧著馬格,因此他直接問道:「我能上去看看馬格的情況嗎?」

 

  卡爾點了點頭表示沒意見,將麵包裝盤後他打開儲藏室的門,讓克藍格恩先上樓。

 

  「藍叔,最近發生什麼事情了嗎?」兩人爬樓梯的途中,卡爾看著克藍格恩的表情忍不住問,克藍格恩從進門前就一直是這副緊皺眉頭的樣子,讓他有些疑惑。

 

  克藍格恩搖搖頭,卻又停下腳步,欲言又止。最後他嘆了一口氣,「等等看完馬格的狀況後我再跟你說明吧……」

 

  卡爾點了點頭,兩人邁開腳步繼續往樓上房間前進。

 

  馬格並沒有因為克藍格恩的到訪而清醒,在克藍格恩為馬格做檢查的過程中卡爾只是站在一旁靜靜地觀看,並沒有出聲。

 

  「怎麼樣?」直到檢查結束,克藍格恩一離開床邊卡爾就馬上走上前詢問馬格的狀況,但克藍格恩依然是毫無頭緒,他對著卡爾搖了搖頭表示對病情的理解依然沒什麼起色,馬格看上去就像是睡著了一樣,但這一睡的時間實在是太久,久到令人害怕……

 

  兩人關上房門下樓,克藍格恩坐在二樓椅子上,手肘撐在桌子上看上去很是心煩。

 

  「藍叔,剛剛提的那件事?」卡爾也跟著坐在一旁,紫藍色的眼睛緊盯著克藍格恩。

 

  「啊啊,我正在想要怎麼跟你說明才好。」克藍格恩說道,基本上現在是戰爭時期,前線有什麼消息應該都會傳回海國的,但是現在不知是訊息延遲還是擔心引起過大騷動,他從同僚手中收到的訊息還並沒有在海國傳開。

 

  「那,藍叔,我想先跟你討論一下……」卡爾停頓一下,似乎有些猶豫,「……關於讓菲梅里爾無限期停業的事。」

 

  「無限期停業?」克藍格恩瞪大眼,來不及掩飾心中的驚訝,他深紅色的雙眸看向卡爾,「為什麼?」

 

  話一問出口他才有些突然的想到前陣子卡爾已經向他提過這件事,但那時他正忙著其他事並沒有放在心上,如今突然提起是……「你確定嗎?」

 

  「馬格現在這個狀況,我實在沒有辦法,但那應該不至於要到停業吧?」

 

  卡爾卻搖頭,「現在的情勢緊張,加上之前那件意外,我……我沒辦法再冒險,最近為了不讓馬格在這裡的事情暴露,我一直麻煩路特,但是路特似乎也有其他事要做,我想……在這事結束前就暫時休業一陣子。」

 

  「起碼在那些人的事結束前。」卡爾轉了轉手上的手環,上頭的水藍色寶石在光的折射下散發出溫潤的光澤。

 

  克藍格恩見狀也不再說話,半晌,他才低聲說道:「現在我要跟你說的,應該算是被封鎖的消息。」

 

  「被封鎖……?」

 

  「聽說軍國的女王在前線失蹤了。」

 

  「咦……?」卡爾有些驚訝的瞪大眼,「這是怎麼回事?」

 

  「我也不清楚……但現在最好做好準備。」克藍格恩看向卡爾,表情嚴肅:「做好隨時都會開戰的準備。」

 

* * * * * * *

 

  亞洛已經有三年沒見過自己的孩子們了。

 

  在海底待了太久,剛回到陸地上一時間很不能適應,但就如同他剛偷渡近海國時一樣他也很快地適應了陸地上的環境。或者應該說他本來就是在這樣的環境下出生成長的。

 

  一聲不響的就這麼逃離了家族,相信在當時肯定掀起一陣喧然大波,因此他並沒有回到母國,而是在那與她相遇的島上住了下來。當個平民百姓,不是軍人伊達曼,也不是亞利斯都家族的繼承人,只是個普通的住民。

 

  這座島上很熱鬧,因為地理位置使得這裡的貿易非常發達,但是這座島也時常遭遇戰爭,不論是之前的第三十六次海陸戰爭還是不久前的海國占領事件,都讓他有些擔憂。

 

  不僅是擔憂戰爭所帶來的損傷,以及他同時身為軍國人也身為海國人的複雜心理。他是軍國人,但他同時也在海國住了二十年,他的孩子們都在海國生活,因此不論哪國輸贏,對他來說都不好受。

 

  「前段時間寄出去的信件不知道他們看見沒……」他握著手中那塊紫色晶石,「雖然現在這個情勢,他們應該是不可能上岸吧。」

 

  現在兩國的軍隊都在島上,不久前還傳出了更加令人不安的消息,亞洛甚至收到家族裡的熟人寄來的信息希望他能盡快離開,不過他回絕了。對他來說,待在隨時會開戰的島上遠比回到家族中受人約束要好。

 

  輕嘆口氣,他將紫色晶石收好後走到窗邊,看著那一片藍天,忍不住向奧爾加女神祈禱。

 

  願兩國平安。



Created: 13/08/2014
Views: 37
Onlin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