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

  「是?」

  「……」欲言又止。「沒什麼,自己小心。」

  「知道了!」

 

   *   *   *

 

  天旋地轉。

 

  亞修很勉強的翻過自己的身子,確認自己是停留在地面上而不是其他地方。

 

  鼻腔和咽喉處都還有海水的鹹味跟陣陣的刺痛感,亞修想起自己和夥伴一同落海的事實。

 

  閒置了好長一段時間(包含休假和沒有工作的待命期),總算獲得基地長親自號召的亞修,一接手就是一件大工作。

  聯盟親自指派的偵察任務,說是好不容易查到上次那隻巨大暴蠑螈的下落了。若是任務順利,也許可以一舉破獲好幾樁大規模的非法實驗。

  雖然基地長只是像以往那樣草草交代任務內容和給過資料,就把自己打發出去執行任務了。但在離去前,被基地長喊著名字而回頭的時候,他並沒有看露基地長眼神中的擔憂,這讓亞修有種不安的預感。

 

  而這股預感在他們以飛行方式前往任務地點的途中應驗了。

 

  對方似乎事先知道亞修的飛行夥伴是地面系的樣子,才離開微風群島區域,馬上就有為數眾多的水系神奇寶貝圍攻過來。

  他們幾乎沒來的及迴避或還擊就被擊墜海中。

 

  「可惡……」亞修甩甩頭,好不容易清醒了些,也適應了地上的感覺之後,他坐起身來檢視周遭狀況。

  手腳被綁住,不過這不是太大的問題。比較嚴重的是,腰間的捕獵游標和捕獵碟全都不見了,習慣帶在身上的多用途短刀也消失了,只剩下兩顆通常不會出現在保育員身上的一般寶貝球。

 

  不過,沒裝備不代表他什麼都做不了。

 

  亞修一個縮身,把被綁在後面的手繞過下半身繞到前面來,直接用牙齒把手腳上的繩結咬開之後,喚出寶貝球裡的夥伴們——桑尼和瑪爾斯。

  一離開寶貝球,桑尼便激動的嘶叫著,亞修和瑪爾斯合力好不容易才讓牠安靜下來,貼在頸子上的手可以明顯感覺到桑尼正在發抖。

 

  夥伴們也和自己一樣,焦慮,害怕,疲憊不堪。

 

  「先離開這裡好了。」思索著出路,亞修指著眼前的鐵柵欄問著。「瑪爾斯,能把這裡打個洞嗎?」

  瑪爾斯點點頭,正想直接把鐵柵欄燒出一個洞時,陰暗處突然傳來一個孩子的聲音。

  「住手吧!就算離開這個籠子,也離不開這個地方的。」

  「誰?」亞修下意識地把手搭上平常游標掛著的位置,摸空的一瞬間才想到游標並不在自己身邊。

  定睛一看,是個孩子。他正縮在角落低著頭,看不清楚他的臉,但腳上的那條鐵鍊在反光之下可是看得清清楚楚。

  「我認得你,把我的暴蠑螈打傷的那個訓練師。」孩子抬起頭,琥珀色的眼睛充滿了不安的情緒。

 

  那是聯盟賽中操縱著巨大暴蠑螈的那個孩子。

 

   *   *   *

 

  鐵柵欄轟的一聲就被炸開了。

 

  亞修一手拉著孩子,瑪爾斯跟隨在後,桑尼則是收在寶貝球裡。

  一行人趁著警衛趕過來之前趕快開溜。

 

  逃跑的過程中,亞修問了一些關於基地內部的情形。

 

  孩子自稱是實驗體,是這個研究機構專門找來培育做「訓練家」的。稱「訓練家」是好聽,實際上只是用來牽制神奇寶貝的傀儡而已。

  孩子所參與的是巨大化實驗,被分配到的神奇寶貝是暴蠑螈。其他還有一些和他一樣的孩子,在參與其他的實驗。不過實際上在做些什麼,孩子就不清楚了。

  基地涵蓋了整座島嶼,就算是孩子也有不曾去過的地方。唯一知道的是,這個地方沒有警衛,都是靠著警報系統在掌控基地內的情況,所有訓練或改造出來的神奇寶貝都是由研究人員和「訓練家」在控制的。似乎因為有特殊的輸出和金錢收入管道,所以才一直都沒有被揭穿的樣子。

 

  沿著走廊直線奔跑,他們來到一個十分開闊的空地,有著挑高的空間跟良好的採光,就像一個超大型溫室——只是這個空間裡什麼都沒有。

  「這是運動場,做實戰測試用的。」孩子握緊亞修的手,這麼說著。

  「實戰測試?」是要測試自己做出來的東西有多凶狠嗎?亞修不禁疑惑。

  孩子並沒有回答他,只是拉著亞修拐進另一條走廊。

  「往這邊。」

  他們隨便闖進一間沒有關門的房間,一進去馬上關門上鎖。亞修把耳朵貼在門板上,確定沒有追兵出現之後,他們才鬆了口氣,開始探索身處的空間。

 

  轉過身來檢視他們所在的地方,因為擺滿了圓柱狀的培養皿而顯得有些狹窄。放眼望去一片淡藍色的風景,唯有他們正前方——走道的最尾端,擺著一排像是控制台一般的螢幕和鍵盤。

 

  「這是……什麼?」

 

  培養皿裡面全部都是伊布,牠們的身上插了一些管線,貼著電極貼片,漂浮在淡藍色的溶液之中。

  亞修隨意操作起其中一台培養皿的鍵盤,玻璃上立即顯示出這隻伊布的編號,何時放入培養皿,以及各種身體素質的修正和監測結果。

  操作了下其他培養皿的鍵盤,顯示出來的都是差不多的資料。

  順著走道來到控制台前,亞修在瑪爾斯的幫助下破解了密碼,螢幕上顯示了滿滿的文字。除了伊布們的編號及一些簡單的資料外,亞修在下一層的視窗裡,看見了讓他差點想把這個房間裡的東西全砸了的文件。

 

  伊布的量產與基因解析。

 

  經由這份文件揭示的實驗內容大概是:經由複製來解開伊布的基因密碼,藉此解開神奇寶貝進化的秘密,以及一般神奇寶貝和色違神奇寶貝之間的差異性……倘若實驗進行的順利,甚至可以實現經由基因改造達到天生色違的可能性……

 

  亞修握緊拳頭,鬆開,然後握緊,再鬆開,反覆數次。

 

  怒氣幾乎要把腦子衝破炸裂。在看到那份資料和那些改造伊布之後,亞修突然有股強烈的衝動,想要把這裡所有的一切都破壞掉,把那些研究人員抓起來並且暴打一頓。甚至激烈一點的,把他們對神奇寶貝做過的事情都加諸回他們自身……

  然後,讓這裡所有的神奇寶貝們全都歸回自由……

 

  可是不行。

  因為自己已經是保育員了,所以不行。

 

  必須把這些資料都當作證物,拷貝並保存下來,也不能暴打研究人員,而是要把他們都逮捕歸案,事後將他們全數交給聯盟和警調單位去查證……

  可是,這樣就能解決事情嗎?

  上次也是這樣,把人證物證交給聯盟,然後就沒有下文了。

  這次也會是一樣的嗎?又或者……這次真的可以把這些非法事蹟一網打盡?

 

  如果是王……如果是景嚴……他們會怎麼做?

 

  最後,他拿起旁邊遺落的攜帶硬碟,插入控制台,把這份資料完整複製下來——連同電腦裡其他相關的資料等等。

 

  一旁的孩子躲得老遠,完全不敢靠近亞修。

 

  『亞修閣下——』似乎是把整個房間探查完畢,前來報告探查結果的瑪爾斯,在看見亞修冰冷的眼神之後愣了一下。『怎麼了嗎?』

  『沒事。』亞修靜靜的看著資料拷貝完畢,然後退出攜帶硬碟。『有發現什麼嗎?』

  『是……』瑪爾斯看著亞修,不太能反應過來——這是牠第一次看見亞修面無表情的樣子。『我在那邊地上的籠子裡發現這個。』

  牠將手裡的海洋色方巾遞給亞修,上面殘留了一點海洋結晶以及血漬。

  亞修一看到方巾,整個臉色垮了下來。

  『這是……伊的?』他接過方巾再三確認,那確實是伊的領巾——是亞修和飼育屋的奶奶一起做給大家的,每個夥伴都有一條,上面各自繡了他們的名字。

  『軍牌呢?應該跟領巾一起掛在伊身上才對?』亞修猛然抓住瑪爾斯逼問,但瑪爾斯搖搖頭:『只有發現這個。』

  緊抓著領巾,亞修咬牙。他隨即轉過身去調查那些伊布的個體資料,試圖從裡面找出伊。查到一半的時候似乎是想到什麼,他突然回過頭看著那些伊布,再轉回來面對螢幕的時候,已經不是在調查伊布們的資料了,而是在解除培養皿的系統控制權。

  『亞修閣下?』瑪爾斯有些擔心的喚了聲。現在的亞修是他所認識的,那個喜怒哀樂都寫在臉上的單純少年。但是剛剛那幾乎冷酷的像是另一個人的模樣,讓瑪爾斯感到憂心。

  『我要把這些伊布都救出去。』邊操作著鍵盤,亞修邊說。『不管伊在不在裡面,都不能放著不管!』

 

  對,不能放著不管。

  不能再出現像故鄉的首領九尾那樣,被迫接受人類的過份改造,最後因為各種藥劑和不人道實驗而逐漸衰弱的神奇寶貝了。

 

  奮力敲打著鍵盤,他沒有發現自己的雙手正在顫抖著。

 

  短促的機械音響起,所有培養皿中的液體逐漸退去,接著退去玻璃上蓋。在瑪爾斯和孩子的幫助下,亞修把伊布們集中在走道尾端的控制台前。他很快就認出伊——那唯一一隻毛色較深,頸部的絨毛因為綁過領巾而顯得較為塌陷的那隻伊布。

  不知道是不是有試圖掙扎過的緣故,伊的身上滿是傷痕。

  『伊,沒事了。』他小心翼翼地摟著牠,退下外套給正在發抖的牠裹著。『很快就可以回去了。』

  懷裡的伊布微微睜開眼睛,舔舔他的手指作為回應。

 

   *   *   *

 

  『亞修閣下!』

  就在亞修盤算著要怎麼靠著僅有的人力把這些伊布都救出去的時候,瑪爾斯突然喊了聲。只見牠低下身子,手腕隨即竄出火焰。

  『怎——!』

 

  才一回頭,便看見血盆大口朝自己咬來。亞修急忙低頭閃過利牙,卻躲不過第二道啃咬。只見一隻大狼犬死咬著自己的手臂不放,而先前撲空的那隻大狼犬踩著同伴的背在空中掉頭,一口叼走了自己懷裡的伊布。

  『伊!』一腳踹開咬在自己手上的大狼犬,正想追擊的時候卻發現一名男子從大狼犬口中拎過伊布,另一手拿著一柄小刀晃呀晃的。

 

  身邊的瑪爾斯還在和狼群纏鬥,完全沒有餘力顧及旁邊。無奈只能自力自救的亞修壓下身體,照著記憶中從野生神奇寶貝身上學來的搏鬥技巧和大狼犬們纏鬥。

  很快的,亞修就從大狼犬的包圍裡殺出一個縫隙,腳下一蹬就朝男子那邊飛撲過去:「把伊還來!」

  「這可不行。」男子刻意把伊布抓的老高,讓亞修搆不著。「伊布可是很難入手的稀有材料,好不容易有一隻自己送上門來,怎麼可以就這樣放走呢?」

  「混帳!」

  怎麼跳也無法將伊布搶回來的亞修索性壓低身體,打算直接把男子撲倒後再把伊布奪回。只是男子早已看穿亞修的想法,他刻意將小刀架在伊布身邊。

  「哎呀!最好別輕舉妄動喔!你不怕我當場把你的夥伴拿來解剖嗎?」

  「你敢!」雖然叫囂著,但在男子的威脅下,亞修果真不敢有任何動作。

  「我當然敢了!」男子笑了笑,接著抬腳將亞修踹倒在地。「看看你的同伴吧!如果你乖乖的,也許我考慮叫『警衛』們放過他們喔!只是,實驗材料全部都要還我就是了。」

  他故意踩著亞修的胸膛讓他無法翻身,手裡依然是把手術刀跟伊布當玩具一樣隨意把玩著。

 

  瑪爾斯依然和大狼犬們纏鬥著。那些大狼犬好像不知道累,也不知道疼痛,挨了好幾下瑪爾斯擅長的踢技也還是照常猛攻。相較之下,原本體力上就比較吃虧的瑪爾斯,反而漸漸趨居下風。

  跟著亞修從牢房裡逃出來的那個孩子,躲在控制台旁的陰暗處瑟瑟發抖,完全無法阻止大狼犬將伊布們叼走。

 

  「住手……」

  亞修抓著男子的褲管,低聲。

  又有一隻大狼犬被瑪爾斯踹飛而哀嚎,其他的大狼犬隨即補位,持續朝瑪爾斯撲咬著。

  「嗯?要我住手?那你肯聽命於我嗎?」男子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看著這一切戰鬥,似乎這一切是再正常也不過的事情。「相信我,和我合作的話,我不只把你的夥伴還給你,還保證往後絕對不會再打你夥伴的主意。只不過……你也不能再干涉我這邊的任何事情就是了。」

  男子彎下身,笑著。

  但他說出的話讓亞修背脊發涼。

  「你知道你們保育員的那些高層,就是以前在出任務的時候栽在我的手上,於是答應跟我合作,現在才有辦法爬到那種地位喔!」

  「高層……?」亞修瞪大了眼,做出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樣。

  「是啊!我提供情報給他們,讓他們去擊敗我的對手。如此一來,他們有業績,我也可以減少競爭對象,不是很好嗎?」

 

  就是因為這樣,所以上次才會被吃案……?

 

  「再額外告訴你一個情報吧!這次會派你來調查,也是『那些人』的意思喔!」男子笑著說。「你被你們保育員聯盟的人給賣了呢!」

 

  是因為這樣,所以出發沒多久才會馬上遭到埋伏……?

 

  「你決定如何呢?少年。」男子詢問著。「與其跟著那些不知道什麼時候會把你賣掉的上司,不如跟我合作吧?」

 

  亞修沉默了半晌,放鬆了力氣。

 

  「好……」

  「乖,這才是好孩子。」

  男子滿意的笑了。他彈指收回大狼犬部隊,也把腳從亞修身上移開。但他並沒有想到,在解除壓制的同時,亞修也摸出了僅剩的寶貝球。

  「好你個頭!」他很快的彈跳起來,並扔出寶貝球。「桑尼!火焰漩渦!」

 

  下一秒,周圍陷入一片火海。

 

  「你這——!」突來的火牆讓男子措手不及,也讓他和大狼犬們完全被困在火焰之中。

 

  一瞬間,男子手中的伊布似乎笑了。

 

  「要我跟你合作,死都不可能!」

 

  亞修的手一勾上桑尼的頸子,桑尼立刻抬起前腳嘶鳴。大動作和體型的壓迫感讓男子頓時傻眼,亞修也趁機奪過男子手上的伊布。隨後桑尼一個跳躍,帶著亞修和伊布離開了火焰漩渦的範圍,回到瑪爾斯和伊布們身邊。

  「趁現在快走!」將剩下的幾隻伊布往桑尼身上放,亞修一把拉著孩子,讓桑尼和瑪爾斯合力把火勢放大後,一行人從旁邊的緊急出口迅速逃離。

 

   *   *   *

 

  跑了好一段距離,大夥兒在牆邊稍作喘息時,亞修這才發現他們不知不覺已經跑到外頭來了。放眼望去是一整片的海,旁邊有一些草地跟森林。

  看樣子是利用樹林隱藏入口,偽裝成一般島嶼的吧?而且又有人在幫忙掩蓋情報……難怪一直都沒有被發現。

 

  再一次確認所有成員都在這裡後,亞修抓著孩子詢問其他神奇寶貝的所在地。

  他得找到舒,讓舒回去聯絡基地報個平安,並且幫自己帶一支備用的捕獵游標過來。如果順利的話,甚至可以請求派遣支援。

  還有拉普,落海之後就一直沒牠的消息,不知道有沒有事。乘龍應該也算是稀有神奇寶貝了,希望不要跟伊一樣被抓起來實驗才好。

 

  孩子似乎還在害怕的樣子,一整個語無倫次。亞修抓著他,好不容易安撫下來後,問出了可能囚禁神奇寶貝們的地方。

  「你還要去?會被大狼犬咬死的!你都已經被咬的滿手是血了!」孩子抓著亞修的衣襬哭喊著。

  「夥伴還在等著我,我不能丟下他們不管。」摸摸孩子的頭,亞修微笑。「我會回來的,你就跟伊布們待在這裡,桑尼會保護你們。如果有援助過來,在外面會比較快得救。」

 

  說完,亞修帶上瑪爾斯,正準備回到基地裡面時,肩膀突然跳上一個重量。

  『我也去。』伊攀著亞修的肩膀說。

  『伊!你——』亞修伸手想把伊布抱下來,卻被伊一爪拍掉了。

  『沒有跟著,我會擔心。』趴在肩上,伊小聲地說。『你總是亂來。』

  『……好吧。』和伊對看了下,亞修妥協。『但是不要離開我身邊。』

 

  再一次回到基地裡,亞修照著孩子所說的路線,很快就找到舒所在的地方。那裏似乎是專門關大型神奇寶貝的地方,籠子很大,數量卻不多。

  稍微檢視了下囚禁的空間,亞修判斷舒應該是沒有辦法從裡面自行脫困,於是讓瑪爾斯把籠子毀掉,也把鎖在舒身上的鎖鍊弄斷。

  『抱歉,先這樣忍耐一下。』亞修指的是還留在舒脖子上的鐵項圈。他撿起遺落在附近的圍巾和軍牌,重新幫舒戴好,然後指著上方的氣窗說:『舒,你能辨認冷流島基地的位置嗎?』

  舒探頭望向窗外,然後點點頭:『大概的方向知道。』

  『好。你幫我把這個帶回去給基地長。不要掉了,一定要送到。』亞修把攜帶硬碟交給舒,慎重交代著。『順便幫我帶備用的捕獵游標回來。』

  舒點點頭,然後使用龍尾將牆壁打出一個大洞。

 

  忽然間,一陣巨大的咆哮撼動了整個設施。若不是查覺到吼聲有異,亞修或許會誤以為是打穿牆壁引起的地震。

 

  海風從牆壁的大洞吹進來,舒已經做好了展翅的準備。

 

  『舒。』小跑到舒的身邊,亞修喊了聲。『如果可以,替我向基地請求增援。萬事拜託了,快去快回。』

  『放心,交給我。』舒用爪子輕拍亞修的肩,待亞修退開後即刻啟程。

 

  『接下來……』必須去確認那個聲音。

  如果沒記錯,那是那隻巨大暴蠑螈的嘶吼。

 

  放了該空間的神奇寶貝之後,亞修回到不久前經過的那個『運動場』。不像剛才看到的那樣空無一物,現在空地中間的地板被打開,下方的地面載著龐然大物緩緩升起。

  是那隻巨大的暴蠑螈。

  只是,比起先前看到的時候,暴蠑螈身上似乎又多了更多的傷痕,翅膀也變得殘破不堪。原本兩眼無神的他,此刻眼神裡透漏著純粹的狂傲。

 

  幾隻黑魯加從旁竄出朝他們攻擊,但是數量不像剛才那樣多,很快就被瑪爾斯擊退了。

  「可惡的保育員!我要將你們全毀了!」先前見到的那名男子正在上一個樓層的扶手旁叫囂著,完全就是一副被逼急了的模樣。像是呼應著男子,暴蠑螈張嘴跟著怒吼了一陣。

  「有本事就來啊!」朝男子比了個不客氣的手勢,亞修將瑪爾斯的手當作踏板翻上男子所在的樓層,氣勢萬千筆直朝的男子衝過去。

  「噫!」原以為亞修和同伴會被暴蠑螈牽制,萬萬沒想到亞修會直接衝著他來的男子嚇了一跳,反射性的拔腿就跑。

  「別跑!」亞修朝男子追了一陣,由於不熟悉設施內的構造,亞修一下子就追丟了,且不知不覺又回到暴蠑螈所在的樓層。「可惡!」

 

  瑪爾斯正在和暴蠑螈對峙,雙方都在等待對方下一步動作。

  剛才被釋放的那些神奇寶貝,以及被擊退的那些黑魯加們,全都瑟縮在牆角看著這場對峙。

 

  也許他們可以幫忙……

 

  亞修一邊思索著,朝那些神奇寶貝小跑步過去。只是無論亞修怎麼表達協助的請求,神奇寶貝們似乎一點反應也沒有,有幾隻甚至一看到亞修靠近就怕的要死,拼命的哀號。

  「跟那個孩子一樣嗎……」想起孩子看見大狼犬就怕的失去理智的模樣,亞修便不再往神奇寶貝們靠近。

 

  把心封閉起來的對象,是無法溝通的。

 

  『瑪爾斯。』一邊盯著暴蠑螈,亞修緩步走到瑪爾斯身邊,臉上寫滿著不情願和愧疚。『能拜託你牽制暴蠑螈嗎?我知道你之前因為這樣受傷,但現在——』

  『在下備感榮幸!』用力拍上胸脯,瑪爾斯高喝。『亞修閣下不必感到抱歉或自責。戰鬥原本就是在下的職務,先前會受傷只是因為修練不足罷了。這回請放心交給在下!在下絕對會完成指令!』

 

  心裡想的全都被看穿了啊……亞修苦笑了下。

 

  『不要讓暴蠑螈離開這個設施。還有不要受傷!就這樣!』和瑪爾斯碰了碰拳頭,亞修說出了自己的要求。

  『等我們回來。』一直攀在亞修肩上的伊也放上了爪子。『一定要平安。』

  一瞬間,瑪爾斯覺得體內充滿了力量——是伊對瑪爾斯使用了幫助。

  『你們也是。』瑪爾斯自信的點點頭,接著牠身上綻放出火焰,蛻變成另一種形態。

 

   *   *   *

 

  從設施的電腦入侵主控制系統,亞修調出了整個設施的立體地圖,透過設施構造來推測男子可能的去向。

 

  剛剛拷貝資料的時候怎麼沒有想到把地圖也叫出來,真是失策。

  外頭不斷傳來爆炸和打鬥的聲音,瑪爾斯也在努力著吧!

  舒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來,希望在那之前,瑪爾斯挺得住。

 

  他找到了設施的逃生梯口。就在跟丟男子的那個地方,有一道隱藏的門,可以直接通往地下室。地下室似乎有從海底逃離這座島嶼的設施,已經過了這麼久,要是男子就這樣逃走那就糟了!

  硬是把路線背下來,亞修用最快的速度衝向地下室。

 

  不過,等他到那裏的時候,已經有人搶先堵住男子的去路了。

 

  只見男子用滑稽的姿勢卡在水面上,而整個水面都被凍結成冰。不要說進入旁邊的潛水艇,男子連想離開水面都辦不到。

 

  造成這一切的元凶正在一旁居高臨下的對男子展示威嚇。

 

  『拉普!你沒事!』見到同伴沒事,亞修不禁衝上前來個擁抱,卻差點因此也跟著摔進水裡。

  『當然沒事!』把亞修推回岸上,拉普同樣開心的蹭著亞修。

 

  原來,一開始亞修他們被擊落的時候,拉普機靈的潛入海底,躲在野生的神奇寶貝群裡才逃過一劫。後來牠請海中的朋友幫忙,輾轉才追到這個地方。原本只是想找方法進來搭救亞修一行,沒想到卻讓他堵到了可疑人物。

 

  『看他想跑,我就直接冰起來了。看他往哪裡跑!』

  『真有你的!拉普。』

 

  再次確認夥伴平安無事後,亞修本想揪起男子問出同伴的下落——這麼大一個設施,不可能只有一個人在運作——但上層傳來的震動讓亞修很在意。

 

  『拉普,幫我守著這個出口,不要讓任何人從這裡離開。』亞修邊說,邊把伊放到拉普身上。『還有,幫我照顧一下伊。牠受了傷還被施打藥劑,現在很虛弱。』

  『等——修!』完全沒來的及抗議,伊就被放到拉普的甲殼上。不習慣爪下的觸感讓牠只能緊抓著殼上的突起,無法再做更多動作。

  『伊,和拉普待在一起吧!』亞修柔聲。『接下來的戰鬥不能再帶你一起,你已經不能再受到更多的傷害了。』

  『但是我們不管做什麼都在一起的!』伊大聲抗議,激動的情緒讓牠有點喘,但牠顧不了這麼多,現在不是能讓步的時候。『沒有我在旁邊,你根本什麼都做不好!除了打架很行以外你根本——!』

  『但我不能失去你!』硬是蓋過伊的音量,亞修斥喝著。『大家都在身邊,我不會有事的!一定可以做得好的!而且……』

 

  哽咽著聲音,亞修沉默了許久。

 

  『總之,拉普!這裡就拜託你了。伊,待在拉普身邊,這是命令!』

  潦草的下了指令,亞修用最快的速度逃離現場。

 

  他不想再看到任何同伴或家人在自己面前倒下。

  所以不管伊說什麼,他都不能妥協——即使會因此吵架絕交都沒關係。

  那樣的痛苦,說什麼也不想再經歷了。

 

  胡亂抹掉臉上的淚痕,亞修整頓好自己的心情,再度重回戰場。

 

   *   *   *

 

  待亞修再次與瑪爾斯會合時,舒也已經回來了,現場還多了好幾名保育員和他們的夥伴,看樣子是成功獲得支援了。

  接過舒遞來的捕獵游標,亞修喚回瑪爾斯,讓牠先到旁邊休息。確認了前來支援的保育員和拍檔的身分之後,亞修乘上舒,一同加入戰局。

  失去操控者的暴蠑螈很快就被制伏了,那些瑟縮在牆角的神奇寶貝,還有基地內其他的神奇寶貝,也都交由保育員安撫安置下來。

  接著只要等待地區警察趕來並且接手這個地區的調查,保育員們就可以撤退了。

 

  受傷的神奇寶貝們,以及接受改造的神奇寶貝們,統一由聯盟接收,並交由一些有合作的神奇寶貝中心或醫療機構進行治療。直到將他們的身體恢復至最佳狀態,才會將他們放回應該屬於他們的地方。

 

  因為在任務中被咬傷的緣故,亞修也跟著住進醫院裡面,獲得了一小段額外且無聊的空閒時光。

 

  事件大致上就這麼圓滿落幕了。

 

  只是,亞修和拍檔們之間,似乎多出了一種無法言喻的微妙隔閡……

 

 

 

 

 

================================================================

◆總字數:8,305 (不含空白)



Created: 07/08/2014
Changed: 07/08/2014
Visits: 115
Onlin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