隊員:No. 121 帕娣妲   No. 423 一謝   No. 425 抹茶奶綠   No. 450 菲洛
=============================================================

  「抹茶!」
  遠方傳來熟悉的呼叫聲,白髮少年回頭。
  「啊,發現一謝~」迷路了好幾天的抹茶奶綠不慌不忙,反正聯絡了自己的副團長大概就沒問題了吧。穿著一身白的緋髮人類少年身後拖著一群人,匆忙跑到抹茶奶綠旁邊。

  「還好地圖上會顯示座標...」一謝的無奈馬上就被興奮的菲洛岔開。

  「一謝,剛剛小狐狸給我這個!」他攤開手,正發著光的戒指射出一到清楚的射束往沙漠的彼端而去。

  「這是那個叫亞薩的人類留下來的。希望有幫助到你們。」一旁的獸人族女孩帶著一點愧疚的神情說道。

  「謝謝你。」一謝代替隊伍向她道謝。

  他檢查地圖,這裡是往...月光湖?

+++

  克蕾希一向是厄運擋不住好奇心的女孩,想當然爾她的化身菲洛也當然如此。從他第一次聽見那個歌聲起,不說眼裏閃爍著的光芒不是好奇、興奮以及想上前一探究竟的欲望當然是騙人的。

  而當他看見抹茶一把跳進湖裡時,這位精靈少年也毫不猶豫的就往下頭跳。

  誰在叫他似乎已經不重要了,菲洛藉著精靈的優勢很快的就適應了水底的壓力而張開眼。水中的世界顯得奇妙,藍色調的彷彿萬物的生氣都沉沉入眠,沈重又輕飄似的。

  白髮的精靈弓箭手去了哪裡他也不知道,水裡自由的讓他忘記了許多事情而專注在這份奇妙的感覺上,自由的只要擺動雙手就可以改變方向、來去自如——與關在轄小的空間裡截然不同,菲洛幾乎要笑出聲。

  當然,張開嘴就會沒氣了,他可沒忘記這點。

  不知道玩了多久,也不知道是否因為是遊戲,他順利的在湖底遊玩。看看這裡又看看那裡的,時間過了多久也沒去注意,菲洛只是不斷的順著自己聽見的歌聲來游。

  直到他看見了什麼,他驚奇的游上前。

+++

  「你想,他們如果死掉會在哪裡重生呀?」
  帕娣妲在月光湖的岸邊走了半個時辰才找到空的船隻,用偷竊技能偷來,現在和一謝乘著船來到湖中央。一謝思索著凝視湖面。一旁的帕娣妲則不知道在忙什麼。
  「不知道治癒術能不能指定對象施展,這樣說不定就不用再去重生點找他們了。」對著月光湖面施展初級治癒術。法術的光輝切入水面,炸成一道炫目的無聲光芒並再度被湖水的茵綠吞噬。看來是等級低的技能果然不太可能。
  「完成了。」
  「什麼完成了?」
  「這個。」帕娣妲舉起一張大網,「反正暫時也想不到別的辦法,乾脆就試試這個吧。」離開亞蘭德倫之前,帕娣妲學了一些手作技能。反正以後也是打算當製作炸彈的,先學一點也不吃虧。
  「......」
  「一謝...別撇開視線呀。」

  不知不覺天色也有些暗了。
  「帕娣妲,要不要先回岸邊紮營?」
  「也好,我傳個訊息跟他們說。」
  帕娣妲滑動手指開啟操控面板,搜尋隊友的名字。一謝忽然想起什麼。
  「為什麼會忘記用訊息問他們的狀況呢!」說完,自己也叫出操作面板,點擊了抹茶奶綠的名字。
  「擬真度太高,一時忘記......」帕娣妲也馬上傳了訊息給菲洛。
  從他們回傳的訊息看來,兩人都沒事,但訊息上破碎的字句片段,兩人卻都無法理解。到底是湖裡訊號變差,還是兩人太過興奮?
  月亮不知何時已經升起,柔和的鵝白光芒化作星點灑上湖面。
  「啊?是月圓耶。」
  接著帕娣妲便被下方的光芒吸引了視線。
  彷彿呼應帕娣妲的話一般,隨著灑下的月光,月光湖綻放出金黃色的光芒。
  「怎麼回事?」一謝驚呼道。
  「難不成觸發了什麼事件?」帕娣妲蹲低身子站穩腳步,手摸上腰間的短刀,等著。
  原本閃著白金色的湖中忽然出現了黑影往兩人所在的船隻移動。看到異樣一謝也跟著低聲吟唱著防禦加持術,和帕娣妲兩人緊盯著那越來越大的不明物體靠近湖面。
  就在帕娣妲開始考慮要不要乾脆把剛剛那張網丟下去時,不明物體終於衝出湖面。
  「回來囉!」抹茶奶綠突破湖面大喊了一聲,眼明手快地就爬上船,引來一陣晃動與埋怨。
  「原來是你們!」
  「抹茶,菲洛呢?」跟著抹茶奶綠一起跳進湖裡的菲洛還不見蹤影,一謝趕緊上前問道。
  「好像拿了什麼東西吧,馬上就上來了。」
  才剛說完,湖面又傳來一陣騷動。
  「快看是人魚姐姐送的寶箱喔!」菲洛興奮地探出水面,奮力地將一個箱子拋進船中,自己則藉著隊友的協助上了船。
  「真是的,你們兩個別這樣亂來好嗎...」緊繃的情緒總算緩和下來,一謝鬆了一口氣。
  真的有碰到人魚嗎?帕娣妲的疑問懸著,在一旁看著菲洛口沫橫飛地描述自己的小冒險並打開寶箱。

  另外,什麼時候才會到目的地呀......

 



Created: 04/08/2014
Views: 80
Onlin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