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經好幾個月過去龍青鐮已經非常現在的生活,雖然他們所在區域已經被斷水斷電,但多虧他們當做據點的知本老爺大酒店設備夠完善還可以過的下去。

一如往常跟在哥哥們後頭,這幾個月的經驗讓她成長不少對哥哥們也更加敬仰,為了能更幫的上忙龍青鐮總是默默觀察並努力學習哥哥們的生存方式。

『不知道夏過的怎麼樣?』除了自己親人龍青鐮唯一掛念的只有遠在臺北的好友,她用木棍小心的撥開樹叢,有時候會有生前被攻擊死亡後屍變半殘無法移動的殭屍。

果然一撥開就看到一隻只剩上半身雙臂還支離破碎到無法行動的殭屍,龍青鐮豪不猶豫的用西瓜刀破壞殭屍的腦部。

多虧上次在飯店找到的毒販記事本,他們在附近的地點找到不少刀械跟毒品,雖然不知道有沒有用處他們還是把毒品搬回據點。

龍青鐮蹲下身查看屍體有沒有留下可用資源,沒發現什麼可用之物倒是發現一張沾血的傳單,上面的“臨時政府”四個字吸引她的注意。

雖然字變得有些模糊但可以看出臨時政府所在地在花蓮不過與他們的所在地還是有些距離,龍青鐮將傳單收好就立刻去找哥哥們。

「青鐸哥,這個。」將傳單給龍青鐸並安靜等待哥哥們討論完,雖然龍青鐮覺得沒有冒險上去的必要,人越多的地方越容易引來殭屍群的聚集。

如果上去的路上遇到聚集起來的殭屍群感覺更麻煩呢,不過這只是龍青鐮的想法也許哥哥們會有與她不同而且更遠略的想法。

「臨時政府啊……」龍青鐸接過傳單思索了一會,「看來是剛起步的樣子,我們暫時靜觀其變。」

「好。」將那張傳單收進口袋龍青鐮繼續跟著哥哥們完成今天的搜查。



Created: 30/07/2014
Views: 40
Onlin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