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瑞拉從不認為學校的課業對她有何困難,就連她的表親伊恩也時常表示很羨慕她的超群的記憶以及領悟力。

但她寧願不要什麼事情都記的這麼明白。過去的記憶過於清楚,鮮明的太過殘忍,可父母的句句叮嚀猶存耳邊,滿腹的苦水竟是無處宣洩。

「唉……」低聲嘆了氣,不想仍是被身旁的人聽見了,後腦勺被捲起的書本結實砸了下。

「嘆什麼氣呢?」伊恩嘖了聲,「是妳說想要我來陪妳唸書我才來的,不然我才不想出寢室。」

米瑞拉當然不可能把自己嘆氣的原因老實交代出來,於是笑道:「別這樣說嘛,我只是覺得有些無聊了。」

「讀書本來就是枯燥乏味的。」一手撐在桌邊,伊恩彎腰細看擺在米瑞拉前方的書本,「妳在看什麼……喔,是魔法史啊。」

「魔法史的話,只有學校簡史和四院創辦人以及血統論要注意而已,對妳來說應該不難才對……喂喂喂,妳不會是趁機偷懶吧?」

看伊恩一副敢說是就要把她做掉的模樣,米瑞拉為了保住小命,當然是搖頭否認,「怎麼會呢?」她怎麼可能會承認自己真的是來圖書館偷懶的?

「那好。」一把撈走書,伊恩冷笑一聲,「既然妳說自己沒偷懶,那我們就來驗收驗收妳讀的怎麼樣。」

「來吧。」雙手往後腦一放,米瑞拉笑嘻嘻的接受這臨時小考。反正她有信心能夠輕鬆通過。

「那麼先從簡單的問起。」猛然闔上書,卻是連書本都不需要了,「妳先說說血統的分類吧。」

「這麼簡單……哎,你別那樣瞪我,我回答就是。」

低頭咳了幾聲清嗓子,「血統呢,分成純血、混血、麻瓜出身、爆竹這四大類別。」米瑞拉語氣微頓,不等伊恩開口,自己就先解釋起定義了,「純血嘛,就是祖先從未混雜過麻瓜出身的巫師的遺傳因子;混血則是父母其中一方為巫師,另一方則為麻瓜的不純正後代;麻瓜是父母以及祖先都沒有任何魔法血統的巫師;爆竹的話,父母皆屬巫師,卻沒有遺傳到魔法資質。」

「妳小子倒是清楚的很,根本不需要複習了。我看學校簡史和四院創辦人應該也是如此吧?嘖,妳沒去雷文克勞陪約瑟芬真是可惜了。」伊恩狠狠捏了一把米瑞拉的臉頰,痛的她差點飆出淚來。

「既然剩下的妳都會了,那就別浪費時間複習,去睡個覺養精蓄銳還差不多。」睥睨一眼身旁的人,「我來問妳最後一個問題吧。」

男孩的眼珠子仍是那般有神,在清澈的紫琉璃中,她依稀還能望見自己的身影,「說說看吧,關於血統論的個人想法。」

女孩微側過頭,半斂的眼眸閃過一絲笑意,「血統論終究只是個定義,如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