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山群島國戰事件--緊急討伐】

 

  灰暗的天空讓人忘記現在已經接近正午。

 

  達馬羅皺著眉,腐屍的惡臭讓人難以忍受,周圍都是那些不知疲憊的不死生物,才開戰沒多久,他就已經有些感到疲倦了。

 

  短劍上的毒液不知道可以用多久,他是帶了很足夠的量,但是他還是得要有時間能夠補充毒藥……他嘆了口氣,強打起精神繼續面對永無止盡的殭屍大軍。

 

  一個旋身,短刀已經流暢的劃過兩隻殭屍的臉部,刀身上的腐蝕性毒液順著刀刃深入進殭屍的頭部,發出令人作噁的滋滋聲,接著他將短劍刺入殭屍的脊椎,再用腳一踢,清脆的聲音響起,殭屍用一種極不自然的姿勢倒在地上。

 

  他深吸口氣,在心中默念禱文,短暫的停頓過後他馬上投入下一場戰鬥中。

 

  戰鬥從未停歇,此時前方卻傳來一陣驚叫聲,他看見好幾人就這麼倒了下去,但是卻沒看見是什麼攻擊了他們——

 

  不,他想他看見了。

 

  「喂!注意前面啊!」他拔起身上的飛刀朝著前方還在東張西望的女性右下方射過去,飛刀準確的刺進正準備攻擊那位女性的殭屍頭部,那位女性隨即反應過來,一刀砍下殭屍的頭部,結束之後對方朝他點了點頭,他也點頭回應。

 

  那個殭屍看上去很奇特,跟一般殭屍相比算是十分矮小,不過前肢異常強壯,剛剛他也是突然注意到那隻殭屍的出現,看起來移動似乎十分迅速……

 

  「嘖!」有些不耐煩,他握緊了短劍,再次投入戰鬥中。

 

* * * * * * *

 

  「前線發生一點狀況,現在馬上要前往前線去把傷患帶回來,因為是前往前線的所以有戰鬥力盡量都過來!」負責管理機動部隊的武裝祭司在人群中大聲喊著,卡爾一聽見立即抓起自己的戟背在背後,朝召集人武裝祭司的方向走過去。

 

  之前就已經被告知了負責的工作,現在負責帶隊的武裝祭司也只是簡短的重複一次現在要做的任務,就開始帶隊前往前線了。

 

  背上的戟有些重量,但不影響到他奔跑的速度,一邊注意四周一邊看著與他分配在同個小隊的人……臉上的表情有些不安、興奮,他臉上依舊沒什麼表情,在看過所有人一遍後他已經可以看見主戰鬥區的後方了。

 

  逐漸接近主戰鬥區的途中,他可以清楚聽見從戰場上傳來的慘叫聲、怒吼、刀劍相擊的聲音不斷從裡面傳來,壓下心頭的不安,他將背後的戟取下握在手上,準備迎接隨時都有可能發生的戰鬥。

 

  傷患大部分都會被送到戰鬥區的後方,但也有些人沒有辦法被及時移動,因此他們得深入其中去把人搬出來,卡爾掃視了下四周的傷員,沒有看見自己熟悉的人,他在心中鬆了口氣,繼續跟著小隊往指示的地點前進。

 

  「在那裡!」同隊的一個女孩子叫道,她指著前方一個小圈圈,由三人包圍住中間的傷員,避免四周的殭屍再攻擊裡面的人,其餘兩人立即攤開擔架準備將人搬上去,「我們是機動組的!請讓我們把傷患帶走!」

 

  三人看見他們皆鬆了口氣,立即開了一個小開口讓他們能夠進去,卡爾這時才發現三人中有一個是他熟悉的人,達馬羅朝他點了點頭,接著他走近傷患,半跪下來觀察對方的傷勢——腹側有一道刀傷但是並不深,不過比較嚴重的應該是對方的右手……整隻都血肉模糊了,「止痛藥。」他簡短的對對方說明後打開手上的藥劑倒入對方口中,然後讓隊友們把人抬到擔架上。

 

  突然前面負責保護傷患的三人發出了驚呼聲,他抬起頭馬上見到達馬羅半跪下來的背影,另外兩人則是又往前一步擋住達馬羅,因為半跪著所以他直接與那隻怪物對上了眼。

 

  十分矮小,嘴巴看上去沒有完全分開,混濁的液體不斷從牠們嘴邊滴下,夾帶著屍臭,光禿的頭上有小小的犄角,雖然後腿十分短小但前肢看起來十分有力,那大概是達馬羅跪下來的原因了……他看了眼達馬羅的傷勢,小腿可能斷了,應該是無法再移動了。

 

  「是哥布林,你們快點回去!」前面的人催促著要他們快離開,他的隊友們加快動作安置好傷患,已經準備回頭,「喂!我們要回去了!」

 

  「等一下,還有一名傷患!」卡爾站起身,指著前面的達馬羅,「有沒有辦法一起帶他走?」

 

  「我來!你們幫我爭取點時間!」隊友其中一人將她背上的長棍取下,開始做應急處理,卡爾握緊手中的戟,往前跨一步擋住傷員以及隊友,擺出戰鬥的姿態,這時他才注意到四周不只一隻哥布林,四周大概有十隻左右,前面的兩人已經各自對戰三隻,那麼剩下四隻……他看著朝這裡快速爬行過來的怪物,壓低姿態準備迎擊。

 

  首先是第一隻——他由右朝左揮動長戟,前端的尖刀帶動的風壓堪堪掃過第一隻哥布林的前肢,怪物立即往另一邊閃躲,但是這個動作正好中了他的意——將手中武器一個反轉,側邊的刀刃直接刺進哥布林的頭部,然後被他甩了出去,正面撞上另一隻哥布林,讓另一隻哥布林緩了緩行進的速度。

 

  再次向前一步,躲過第二隻哥布林揮過來的前肢,他將武器反轉,直接從怪物的後頸刺下去,銳利的刀刃穿過哥布林的脊髓直直插進土中,他將腳踩在哥布林的頭部,一個使力把武器拔出來,並且順勢把武器上的髒污甩掉。

 

  趁著這個空檔,紫藍色眼眸撇了一眼另一邊的狀況,臨時擔架已經快要做好了,另一邊的一人已經解決了三隻正準備要去幫忙另一人解決剩下的哥布林,而這邊還剩兩隻……不,又增加了一隻。

 

  三隻哥布林在有點距離的位置徘徊著,卡爾也沒有主動上前攻擊的意思,畢竟他現在應該要守著後面的傷患跟隊友,握緊武器緊緊盯著那三隻哥布林,警戒著隨時會發生的衝突。

 

  「我好了!快把他搬上來!」臨時擔架完成,後面的隊友指示著其他人把達馬羅搬上擔架,但是這一聲大喊也觸動了哥布林的攻擊行動,三隻哥布林在那聲大喊過後立即朝著他們衝了過來。

 

  卡爾也在哥布林行動的瞬間動了——長戟從左下往右上劃過,兩隻哥布林立即分成兩段,可是還有一隻——後頭傳來了驚叫聲!他正準備回頭追擊的時候一支短劍扎進最後一隻哥布林的前肢關節裡,讓那隻哥布林發出一聲難聽的吼叫聲,同時還有一陣突兀的滋滋聲……後頭的達馬羅撐起上身,手上的投射動作讓卡爾一秒明白剛剛那把短劍是誰射出來的,他馬上往前一躍,將武器猛力刺下,正中哥布林的頭部,成功解決最後一隻哥布林。

 

  「走了!」同時,隊友也已經把達馬羅搬上搬架,兩兩抬起擔架,帶頭的女性對著那兩名前線的人做了簡短的道謝及招呼後他們馬上往回走。

 

  卡爾拔起插在哥布林頭部的短劍跟上隊伍,他選擇殿後提防隨時會再襲來的殭屍,途中幾隻殭屍都被迅速的解決,他們快速脫離了主戰區,將重傷的人抬回後援處做療傷的動作。

 

* * * * * * *

 

  又跟著小隊往返了幾次主戰場之後,他們已經將大部分傷勢比較嚴重的人帶回來了,卡爾將武器上的髒汙擦除後便開始尋找達馬羅。

 

  幸運的是,他除了達馬羅以外沒在之後的傷患中看見任何一個他認識的人,這讓他稍稍鬆了口氣。

 

  詢問了下醫療組的人確認了安置達馬羅的帳篷位置,他握著順便清理完的對方的短劍掀開帳篷走了進去。

 

  「達馬羅。」帳篷內不只他一人,不過現在傷員還不算多,因此裡頭另外兩個人只是抬眼看了卡爾一眼就繼續閉目休息。

 

  達馬羅躺在地上,靠著枕頭撐起上半身,小腿已經被夾板包起,雖然也可以利用魔法治療,不過因為這類傷勢不確認是否會有病毒一類殘留,因此都會先做消毒處理觀察一段時間後才會使用魔法治療。

 

  「你的短劍。」卡爾走到對方身旁,將短劍遞出去。

 

  「啊,謝謝。」達馬羅道謝後接過短劍,卡爾拍了拍他的肩後轉身就要出去,達馬羅在他出去前又出了聲叫他:「卡爾。」

 

  卡爾回過頭,用眼神詢問是否還有什麼要交代的。

 

  「小心點。」雖然這句話有些多餘,在戰場上沒有什麼事是一定的,他原本也是被以前的同僚交代要顧好這個孩子的,但是現在他受傷了,保護什麼的大概是沒辦法了,他只能以口頭提醒對方,「很多人都在等你回去。」

 

  「我會的。」卡爾點了點頭表示他聽到了,然後就轉身掀開帳簾走出帳篷。

 

  天空依然一片黑暗,前線傳來的打鬥聲有些模糊,參雜著火山的轟隆聲,讓人打從心底感到畏懼。

 

  他閉上眼,握緊胸前的兩條項鍊,在心中祈禱著這場戰爭的終結。

 

-END-



Created: 27/07/2014
Views: 36
Onlin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