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O-mos!」
杖尖放出了明亮而穩定的光芒,涅蕾莎忍不住讓自己的視線多停留在上面久了些。

……簡直就跟燈泡一樣亮。
身為麻瓜出身,對她來說,這種耀眼的燈光要是出自於日光燈泡、LED、手電筒或是液晶螢幕都是理所當然的,但現在這樣閃耀的光線卻是附著在這木杖的尖端。

超級神奇的,她覺得自己可以理解RPG裡菜鳥魔法師剛學會美拉(火球術)的興奮之情了。
以前還覺得明明只是個最初級的技能,劇情裡的人物們卻好像學會了什麼了不起的魔法一樣。
但現在自己終於明白了,重要的不是那是什麼樣的法術,而是驅動那樣的法術的人是『自己』的緣故。

小小的成就感從心頭湧上,變成了大大的滿足。
她想起這段作業還有後半段,現在還不是停下的時候。

「Noks.」
光芒只是閃爍了下,並沒有完全熄滅。

……嗯,不過這樣也好,因為其實自己並沒有那麼想要熄滅它——
只是該做的作業還是得做。

「Noks!」

就像是努力被主人所袒護著不被電風扇吹熄的生日蠟燭般,光芒只是再次閃爍,接著變得微弱。
看來仍然是沒有要熄滅的樣子。

於是她繼續盯著杖尖的光瞧,直到被室友要求熄燈。

「Noks.」
這次順利的熄滅了。

說起來應該不是不會這個咒語,只是自己不太想要熄滅掉才會失敗。
就跟小時候把骨牌排成列,卻怎麼也不想推倒的心情一樣。

不過現在她有更嚴重的問題。
杖尖的光盯得太久了,眼前一片白茫茫。

「……看不清楚了。」



Created: 20/07/2014
Visits: 143
Onlin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