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級考核】【探索】

 



  凌晨,天微曦。

 

  「小舞,怎麼了?睡不著嗎?」紅髮少年走進船艙,懷中抱著早已睡熟的向尾喵,牠正呼嚕嚕的打盹呢。

  被換做小舞的裙兒小姐轉頭,紅豔的花朵吐芬芳,很明顯看的出她被悉心照料,不然很難有綻放的如此美麗的花兒,但若髮又若裙的葉子在昏暗的燈光夏略顯憂愁。裙兒小姐只是搖了搖頭,表示自己並不是睡不著。

  「是嗎?別累著了。」少年找了處坐下,將向尾喵放在膝蓋上,任由牠呼嚕呼嚕的安睡。

  這趟旅途的時間比任何一島都要長,也比任何一次實地測驗來的更緊張,畢竟此次的出海,是為了到距離保育員訓練學校的最遠處島嶼──冷流島來實習考核,所以他們搭上最早的船隻,前往冷流島的基地報到。

 

  「……對不起哪,小舞,」犯睏的聲音從少年口中說出,「讓妳陪到這種地方,真是不好意思……」

 

  裙兒小姐飄到少年身旁,輕輕的用葉片的手覆在少年安撫向尾喵的手上。

 

  『沒關係的,是我自己要來。』她的眼神如是說,『比起讓我在氣候溫和宜人的家等待,我更喜歡就算到了艱困的環境仍在一起的家人。』裙兒小姐瞇起眼,似個溫柔的母親笑著。

  少年因睡意而瞇起雙眼,朦朦朧朧間好似看到少女的微笑。

  「我知道了……等這邊事情結束後,會幫小舞姊姊妳……找到……家人……」少年倚著牆,也呼嚕呼嚕的睡去。

 

  午後,起風了。

  抵達冷流島的時間不算太晚,子祈與向尾喵──布布和裙兒小姐──小舞和船長打過招呼後便出了船艙,瞬間的低溫不禁令人瑟瑟發抖,不愧為位於最北方的冷流島,和溫暖和煦的白語灣比起來,簡直天壤之別!子祈此時慶幸自己有帶冬季的見習生制服來,趕緊套上並圍圍巾抵擋寒風,並為布布套上他心愛的藍色毛絨絨小帽兜,還有小舞的紅色披肩。

 

  「小子,從這港口的路往前走就是基地了,你加油喔!在我回來前可別變冰棒了呀,哈哈哈哈哈!」船長爽朗的笑著,替他指引了路。

  「謝謝。」子祈輕輕的點頭回覆。

 

 

  在冷流島的第一天並不好受。

  子祈下午剛來的時候,裡面的人忙的緊,似乎沒空招呼他,他也就聳聳肩後找了個空位就坐下,安安靜靜地聽著前輩們忙碌的談話。

 

  「啊!可惡、這甚麼該死的暴風雪!物資呢?物資組人在哪裡?」

  「負責高空偵查的是誰?我現在需要山上的狀況!」

  「後援組、後援組!馬上準備熱茶還有毯子,等等要上去救人!」

  「該死的!監視器被吹歪了!上次架設的是誰?不是說過要綁好嗎!」

 

  此起彼落的叫罵(?)聲,不用特別去看外面也知道山上出事了。

 

  「喂、你!那個紅頭髮的小子!」

  「!?」子祈左看右看……看來這邊紅頭髮的也只有他,本在偷聽談話的他突然被指名也嚇了一跳。

  「別看了就是你,看你的衣服是見習生對吧?剛好我們這邊缺人手,這張照片給你。」那人二話不說,就從他手上的一疊資料中抽出一張照片給他,上面有朵冰花綻放在雪地上,而冰花中卻又似是有淡藍色火燄在裡面燃燒著。

  「別看呆了,這是冷流島某個研究員搞出來的東西,但那傢伙上個月灑種後,現在灑種的地點全被大雪覆蓋找不到,不過估計現在也都開花了,但你也看到,我們現在這邊完全抽不出人手幫忙,就麻煩你幫忙找出來,約略……10朵左右?」

  「10朵?」子祈疑惑的看向那人。

  「10朵……對!10朵,功用甚麼的就先別問了,那還不是能公諸於世的研究……該死的為什麼偏偏在這麼忙的時候開花……」

  雖然十分好奇那人的碎碎念,不過既然是緊急的事,自己能幫上甚麼忙他會很樂意的。

  「那麼前輩,請問地點?」

  「在冷流島洞窟附近,這份地圖也給你。」那人又從層層的資料中準確的抓出地圖來,「如果說看見路上有甚麼需要幫忙的,也就麻煩你囉,都來這做上級考核了,相信不用我們一個指令一個動作,對吧?」

 

 

  所以這就是為什麼現在子祈在黑夜中蹲在洞窟中等待天明的原因。

  「布布,你還好嗎?」子祈摸了摸懷中的向尾貓,布布精神十足的回了聲喵。

  

  說來,洞窟離基地並沒有多遠,子祈和布布走了2、30分鐘就到了,但始終找不到前輩所說的冰花,他們倆先是用帶來的鏟子將洞窟附近可能埋種子的地方慢慢的除雪,挖到地板就在換一個,因為雪厚,除雪都特別費力,又加上他們深怕一不小心就鏟斷了冰花,所以動作更是小心翼翼,如此重複動作十來次,不知不覺天都黑了,可還是一無所獲,正打算放棄隔天在來的時候,本在對山的暴風雪不知何故突地襲來,嚇的他們趕緊逃進洞窟裡避難。

  「還好我們讓小舞留在基地裡休息,不然這種冷天一定很不舒服。」子祈掛念在基地裡的搭檔,但願今晚她別因為太擔心而沒休息好。

 

  「喵喵!喵喵喵喵!」布布突然衝出子祈懷中,向著洞窟內瘋狂的亂叫著。

  「等等、布布等等。」子祈制止了布布,起身走到他前面。

  頻藉著些微的雪光,子祈也看見了在洞窟內蠕動的黑影。

 

  是人嗎?還是?千萬個可能性在腦袋裡打轉。

 

  「此洞窟的原住民們,我們並非有意打擾的,只是現在被暴風雪纏住了腳,不得已才在這休息,還請不要介意好。」

 

  黑影再次蠕動,並漸漸的靠進,依稀還看的見他們手上拿著甚麼東西,一閃一閃的。

 

  子祈抱著布布退到洞窟口警戒著,等待黑影踏入雪光的範圍內,「我們真的並非有意打擾,十分抱……臭臭泥?」

 

  洞窟裡的黑影原來是臭臭泥!而且他們手上不就是前輩所說的冰花嗎!

 

  臭臭泥拿著冰花緩緩的靠近子祈,但又好像能感受到他的恐懼,放下冰花後馬上退回黑影中,無辜的大眼骨碌碌地望著他們。

  「原來冰花是你們拔走的啊……」精神一鬆懈,子祈順勢就坐了下來,「真是不好意思嚇到你們了……咦?我只需要10朵就好,不用那麼可憐的看著我,真的,10朵就好,剩下的你們拿走沒關係。」

  原來是食物嗎?看著臭臭泥們得到子祈的應允後,開心拿著冰花吃的模樣,都不禁覺得他們真是可愛呢!

 

 

  第二天凌晨,洞窟外像是沒發生暴風雪般寧靜,而洞窟內也歸於原本該有的安寧。子祈收拾了行李回到基地,前輩似乎很詫異自己能夠那麼快就找到,拿著冰花一臉狐疑的看著他,喃喃念著為什麼我們派人去都找不到之類的碎碎念。

  子祈和布布互看了一眼,決定將昨晚小奇遇,就放在心裡吧。

                                                                                                                         

總字數:2350字



Created: 27/04/2014
Changed: 27/04/2014
Visits: 154
Onlin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