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經不太記得這是疫情爆發後第幾個夜,她只知道不管白天多辛苦多戰戰兢兢的對付那些殭屍,每個休息的夜裡哥哥們總是溫柔地叫她快入睡把一切都交給他們

 

 *******

 

「青鐮,起來了。」聽見哥哥龍青鐸溫柔的叫喚聲龍青鐮毫不拖泥帶水的坐起身揉揉眼表示自己已經起床,而哥哥龍青鐲則一如往常般的睡眼惺忪。

 

她沒有忘記昨天哥哥們說過今天要去附近勘查要盡量地找尋可用資源及武器,在這個充滿殭屍橫行的地方這兩樣東西重要無比。

 簡單的整理好自己服裝後便跟著哥哥們一起到外頭行動,其實偶爾她也有不安的情緒但跟著兄長們她似乎覺得好像沒那麼可怕了,而且每一次驚險地度過危機她心裡對哥

哥們的尊敬又更加加深。

 

『想要跟他們一樣厲害。』

 

 

到了新的地點龍青鐮開始尋找可用的資源,只要自己能力允許範圍她會把所有資源收進自己背包裡,一個木櫃吸引了她的目光,也許裡面有些甚麼需要的東西。

 

拉開櫃子龍青鐮怎樣都沒想到一隻殭屍從裡面衝了出來,『該死!』她就這樣被殭屍抓住並壓制在地上,她舉起手掐住殭屍的咽喉阻止它咬吞噬自己艱難的從自己腰間想摸出那把小刀。

就在她舉起小刀要攻擊殭屍的那一刻她突然感覺到手臂一陣痛楚,她知道事情不妙了她被殭屍咬傷了,不過她也不假思索的一刀往殭屍的腦門刺進停止她所有的活動。

她推開殭屍愣愣地坐在地上,她很清楚她自己不久後也會變成殭屍然後就開始漫無目的的攻擊活人,甚至是攻擊她最愛的哥哥們。

她不想要攻擊哥哥們。

 

雖然腦袋仍然有些空白但龍青鐮還是鎮定地將看到的所有物資全部掃進背包裡,這一次她搬的量比往常多了好幾倍也比平常更加的沉默。

 

 

夜裡她正苦惱該怎麼跟哥哥們說出自己要變殭屍的事情,「青鐮,妳怎麼了。」龍青鐸溫柔的聲音讓她第一次紅了眼眶,她知道不久之後再也聽不到哥哥們的聲音了。

 

「早上我被殭屍咬了,不知道多久我也...」她有些哽咽的說著,不是害怕死亡而是要離開哥哥們她很難過。

 

「是這樣嗎……」龍青鐸聽到妹妹的話一頓,卻依然揚起溫柔的笑容,「沒有關係的青鐮。」

 

「青鐮不要哭,」龍青鐲毫無顧忌地抱住自己的妹妹,親暱地用臉頰蹭著對方的臉頰,低喃般道:「還沒有到你失去理智的時候呢。」

 

「恩,那在我能動的時候我還想跟著哥哥們行動。」龍青鐮抬起頭嘴角露出了淡淡的微笑,只要她還有力氣她要幫最愛的他們盡最後分力氣直到她再也無法行動為止,「然後,請哥哥們在我要變成殭屍前殺了我,我不想要喪失心智也不想攻擊最愛的你們。」

 

「好。」哥哥們的答應讓她眼淚忍不住落了下來,這是她第一次在他們懷裡哭得像個孩子,也是她第一次說出有多深愛著他們。

 

*******************

 

日子一天天的過去龍青鐮也逐漸感受到病毒侵蝕她的身體,那一天她再也無法行動了,她躺在兩個哥哥們身旁看他們還是溫柔的呵護自己,論亂的幻覺不停侵蝕著她因為痛苦她牽緊了哥個們的雙手。

 

「哥好像快不行了。」攻擊人的慾望不停席捲她的腦袋,她一遍遍的想著撕裂眼前生物並吞噬時的感受一邊又努力維持著自己,用顫抖的手將放手邊的刀子放進哥哥龍青鐸手裡。

 

「青鐸哥,拜託。」就如剛開始說好的,她勾起了微笑用沙啞的聲音再次開口,「我愛你們。」她感覺到哥哥溫柔的吻著自己額頭並不畏懼的擁抱自己。

 

『這樣就夠了。』她看到哥哥舉起了刀但她絲毫不害怕,她將臉埋進龍青鐸頸邊即使最後一刻她也不想跟他們分開了….

 

*******

 

「青鐮,起來了。」這句熟悉的話響在龍青鐮耳邊她猛然的睜開眼,卻發現自己哥哥們仍然在自己身邊,而自己則是一身冷汗。

 

『原來是夢嗎?』現在才意識到自己做的是多可怕的噩夢,到現在她還心臟跳得很快呢,突然間她抱住了兩個哥哥將臉埋在他們之中。

 

她似乎已經知道自己如果怎樣了會怎麼做了而且哥哥們也會怎麼做。

 

 

 



Created: 15/04/2014
Views: 107
Onlin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