換上還覺得有些不適應的橘色保育家服裝,芬探身打開窗戶,讓清晨帶著冷意的風和初昇的陽光掃進基地的房間裡。

 

  位於微風群島的北端,冷流島的早晨總是格外寒冷,芬攏了攏自己的灰色圍巾,隨即看見前方一道褐白的身影一路撥開還結著霜的草叢快速而筆直地朝自己的方向接近。

 

  在剛來的時候就被嚇過一次的菜鳥保育家這次倒是有了準備,抓起桌上的水壺直接跳出窗戶,用不下於那道身影的速度對衝了過去-不是要和對方起衝突,而是把對方攔了下來。

 

  在芬的幫助下還是在草地上拖出了一道煞車痕,這隻不善長轉彎的直衝熊總算停了下來,作為一個盡責的訊息傳遞員,奔跑起來就會全心投入的直衝熊立起身子,把身上背著的一個郵包交給芬。

 

  「直衝熊,謝謝你。」帶著靦腆的笑容,芬餵直衝熊喝些水,又目送信差轉身筆直的竄出,這才就著朝陽看起郵包的內容物。

 

===========

 

  「那麼我們出發了!」交代安安用瞬間移動通知正在冷流島不同區域執行勤務的其他夥伴-剛剛和壯壯之後,芬躍上多多的背,展翅往嵐島的方向飛去。

 

  冷流島和嵐島之間的距離並不遠,但是島上的情況一切都是不明朗的。面對曾經的發問,基地長帕依一邊從一同漂浮的沙奈朵手中接過文件,一邊淡淡的說:「等到你有資格踏上嵐島的時候,自然就會知道了。」

 

 

 

  不過這知道的方式,似乎太過激烈了些。至少對於一向溫和的芬來說,確實是一次艱困的掙扎。

 

  出發之後沒多久,晴朗的天氣驟然轉變。呼嘯的海風捲起巨大的浪頭,和傾盆的暴雨一同澆在多多和芬的身上。原本預計以多多擁有四翼的速度不須花多少時間的行程,也因逆風不得不減緩下來。

 

  渾身濕淋淋的多多還是努力地拍著翅膀,往在風雨中顯得模糊的高聳島嶼前進。芬不禁擔心起拍檔的體力消耗,在風雨中提高音量說:「多多!天氣狀況太糟了,今天還是先折回基地……

 

  話還沒說完,芬忽然感覺到一股大力猛的把自己和多多往不同方向拋開,只來的及在空中發出短暫的驚叫聲,身軀瘦小的保育家和反應不及的異色叉字蝠,就雙雙被洶湧的海水吞沒。

 

======

 

  『人類!又是人類!』

 

  怒吼,在狂暴的天候下一點也不受外界聲音的影響,十分清晰的響起,在芬的腦海中。

 

  忍著海水湧進眼睛裡的刺痛,芬驚慌地往四周望去。

 

  海水的顏色映著烏黑的天色,顯得濃厚深沉。稠密的海流中,只有兩處微微發著不自然的亮光,剛好是可以彼此看到的程度,因此芬一眼就看到不遠處的-

 

  多多!

 

  憋著氣,無法開口的芬著急的游向正在揮翅掙扎的拍檔,卻被和方才相同的奇異力量再度撞開,在海水中不由自主地翻滾起來。

 

  『這裡不需要更多的人類!』

 

  充滿怒氣的聲音,再度在芬的腦中響起。

 

  『你是為了幫助他們而來還是為了幫助我們而來?快回答我,否則你必須死!』

 

  他們?我們?是誰?!

 

  在一頭霧水的同時,芬驚恐的發現,海水中有個模糊不清的影子倏然出現在面前,對方透過海水依舊射出紅光的雙眼直盯著自己,顯然正是那盛怒聲音的主人。膽小的芬第一個反應就是逃跑,但是縱然有絕佳的腳力,在洶湧的海濤中卻是收效甚微。

 

  『哼!懦弱的人類,這就是你的回應嗎?那麼這片海洋就是你的葬身之處!』

 

  紅光顯得更加強烈,模糊的身影伸出看似寬大手臂的部分,立刻一股海水迅速形成漩渦纏上那手臂,眼看著就要向芬迎頭擊落。

 

  忽然一道顏色怪異的光線穿過海水射向那模糊的影子,在看似要命中的瞬間,影子周圍出現了微亮的圓形防護,將光線輕鬆的防禦下來。

 

  『你居然還幫助他們!卑劣的人類已經把你洗腦了,既然你站在他們那邊,那就和人類同罪!』

 

  在神秘護身的光芒下,模糊身影的樣子清晰了起來。

 

  那是在出發前,由直衝熊送來的,帕依教官特別寄出的繪本中所描繪的神奇寶貝。

 

  海神洛奇亞。

 

  近距離看見洛奇亞怒氣滔天的臉上所有的神情轉變,給芬的衝擊非比尋常。

 

  故事書並不單只是故事書。裡面的歷史對芬來說是歷史,但是對洛奇亞來說,是他生命中真真切切發生過的事件。

 

 

 

  「喀!」在空氣中才會聽到的熟悉聲音,似乎透過海水傳了過來,將還在衝擊中的芬拉回神。

 

  多多吐出一連串的氣泡,橘紅色的眼睛帶著明顯的敵意,在海水中無力的飄盪,卻還是想再對洛奇亞發射一發奇異光線。

 

  『不自量力的罪犯!』洛奇亞憤怒的咆哮著,翅膀上的漩渦直指多多捲出。

 

  多多!

 

  芬急切的繞過洛奇亞,用全速游向重要的拍檔。在陸地上幾秒鐘自己就可以跑到的距離,在海水中卻變得困難重重。

 

  芬一咬牙,身子一歪,竟然直接讓自己被捲入漩渦裡,在強勁的渦流中緊憋著最後一口氣,拼命的伸出手想抓住在強烈海漩裡已昏厥過去的多多。

 

  『愚蠢的人類,既然自行求死,那就和那罪犯一同死去吧!』

 

  洛奇亞輕蔑的聲音在腦海中響起,同時另一道漩渦再度捲來,要給予這對拍檔最後的一擊。

 

  芬奮力拉住了多多的後肢,翅膀上自己送的金環和鍊在上面的一個小鐵片映入眼簾。努力的抱著多多,芬眼中的淚水和海水混在一起,止不住身體的顫抖,在巨大的害怕中壓縮肺中僅存的一絲空氣,發出吶喊。

 

  「拜託請停止憤怒和悲傷吧!」

 

  唯一的聲音化作一小串氣泡,隨即被沉默的海水絞碎、吞沒。

 

======

 

  晃動的空間,無流逝感的時間,朦朧的視野,不安定的飄浮感。

 

  芬覺得自己的意識模模糊糊的,眼前出現了一個晃動的人影,但是總是看不清楚那個身影的模樣。

 

  『什麼憤怒?什麼悲傷?人類又如何會懂我們的感受,叫我們如何停止!』

 

  洛奇亞的聲音傳來,比起先前,似乎不再是盛怒的狀態,但還是透出沉重的氣息。

 

  『什麼懂不懂的那麼麻煩,糾結這種無意義的問題還把別人拖下水,你是不是吃飽太閒了啊?』

 

  身邊是另一個聲音,語氣透著不耐煩,但更明顯的是一種熟悉感。

 

  芬覺得全身無力,只能微微轉頭,從眼角瞧見另一個模糊的人影,正嫌麻煩似的把雙臂交叉在胸前,和洛奇亞抬槓。

 

  雖然外型不同,但是芬下意識的知道,那是自己最親密的拍檔。

 

  『閉嘴!罪犯,你已經被人類洗腦了!人類是卑劣又自私的種族,在這些島嶼上,就是個毒害!』

 

  洛奇亞的聲音陡然拔高,語氣中充滿著仇恨。

 

  『啊啊?我偏不閉嘴!要是你真覺得人類都該去死的話,幹嘛這麼多年都還讓他們在這裡啊!你不是海神嗎?不是可以弄出那啥暴風雨和漩渦的嗎?那幹嘛不一口氣把這些島都淹掉,偏偏只針對我們下手,欸欸我們可不是來當倒楣鬼的啊白浪費力氣差點掛掉而且又沒血喝真的是很麻煩啊!』

 

  芬忍不住努力的開口,用虛弱的聲音阻止自家拍檔繼續挑戰洛奇亞的底線:「多多……

 

  『芬你沒事嗎?太好了!』多多馬上湊過來,指著洛奇亞又是不耐煩的說著:『這海神真是麻煩透了!肯定整天都在想些無聊事,糾結那麼多幹嘛啊盜獵團都比他果斷多了啊雖然盜獵團都是些壞傢伙這海神還比較像攔路要命的山大王不過管他的芬你快把這事給解決了吧!』

 

  『居然拿我跟那些人類中最低劣的存在相比……!』

 

  感覺到洛奇亞的身影似乎被激到怒意再度攀升,芬連忙打圓場:「多多只是……只是比較衝而已,他沒有惡意的。洛、洛奇亞別太在意……

 

  原本就微弱的聲音越來越小,幾乎都快比三蜜蜂的振翅聲還小聲了。芬吞了吞口水,反正現在這個奇怪的狀況肯定是逃不了,只能趕緊趁著洛奇亞把怒氣發在自己和多多身上之前拉回正題:「那、那個,洛奇亞,其實你對人類還是很在意的吧?」

 

  『啊啊,沒錯,我在意、憎恨人類這種毒瘤!人類既自私又狡猾,完全不顧我們神奇寶貝們!看不見我們的付出,還想侵蝕我們的生存空間!雙方的對話不會有結果,更別提理解了!踏入我的領地就是該死,人類應該通通都從阿爾宙斯主宰的宇宙中消失!』

 

  洛奇亞咬著牙擠出的聲音迴盪在這奇異的空間裡,語氣中的憤恨也似乎跟著被無限放大。

 

  感受到這股強烈的怒氣,芬雖然使不上多少力氣,但還是因為害怕輕輕地抖了起來。一旁的多多帶著些無奈的搖搖頭,繞到芬的背後把芬靠著自己的肩膀托起,有些受不了的說:『喂喂?芬你不是要說點啥嗎?連話都說不出來要怎麼解決掉這個麻煩的海神啊?在這裡浪費的時間可夠多了快說點啥吧!』

 

  身後有最信賴的拍檔支撐,芬覺得安心了些,努力的控制自己的顫抖小心開口:「但是,洛、洛奇亞,你並沒有將來到微風群島的所有人類都趕走,而且,還像這樣把我和多多留下來……

 

  『哼!愚蠢的人類,難道你會認為在你們經過我的領域上方時,我的質問還不夠明顯嗎?』

 

  「就是,就是因為你問了我那句話。『你是為了幫助他們而來還是為了幫助我們而來?』他們,是指人類,我們,是指神奇寶貝,對吧?」

 

  得到的回應,是洛奇亞從鼻孔裡發出的哼聲,顯然是不屑於回答這個無須質疑的問題。

 

  芬呼了一口氣,多多在視線死角輕輕的拍背讓他鼓起勇氣,把自己的想法陳述出來:「如果你真的像自己說的那樣痛恨人類,就不會給我回答的機會,而是在我和多多剛出發的時候就把我們淹沒……或者,在我們剛踏入微風群島的時候就會這麼做了。」

 

  「我覺得……你會問我這個問題,不就是還對我這個人類抱著期望嗎?」

 

  在洛奇亞的沉默中,多多的支撐下,芬的身體顯得無力,但他陳述的話語卻帶著自己的信念:「如果我回答『幫助人類』,就會連累多多。我的答案是『幫助神奇寶貝』的話,就能夠讓自己和多多逃走。但是那都不是我的答案。我希望,兩邊都能幫助。」

 

  『如此天真!你一個人類又能如何……

 

  「我是,神奇寶貝保育家。」少見的打斷了他人的話語,芬將自己的決意,清楚而果敢的訴說:「我就是為了幫助雙方而決定這個職業的。確實人類和一般神奇寶貝因為語言不同、習性不同,在交流上常常會有很多障礙。但是,以前有一個人和我說過,『保育家就是為了成為雙方橋梁而存在的』。」

 

  「雖然我還是個菜鳥,而且也知道保育家不是真的能做到最好,不過,我、和教官們、同學們,都想盡力幫助人類、幫助神奇寶貝們。不只我們人類,還有像多多這樣的,因為能互相理解,所以願意以搭檔身分幫助我們的神奇寶貝。」

 

  「就因為這樣,我相信雖然不是全部,但是我現在在做的事情,一定能慢慢減少像過去曾經發生過的那些創傷。把悲傷結束,讓大家都能抱著希望。至少,我希望能讓洛奇亞你的悲傷和憤怒停止,從這個回答裡得到哪怕一絲絲對人類的期望也好……

 

  一口氣把一直藏在心中的理念說出,芬覺得鬆軟的身體似乎已經沒有任何力量,只是在多多停頓下輕拍的依靠下,平靜的等待洛奇亞的回應。

 

 

 

  長長的沉默過後,洛奇亞模糊的身影逐漸消失,芬也覺得自己的意識漸漸遠去…..就在他安靜的闔眼,心中對著所有認識的教官、同學、自己的拍檔、家人們說對不起的時候,輕緩的嘆息,帶著一句話飄了過來。

 

  ……用你的行動證明一切。』

 

======

 

  恢復意識的時候,芬發現自己在一座小岩礁上,天氣還是像出發時一樣晴朗,自己身上也完全沒有被海水浸濕。一旁是還昏著的多多,那戴著金環和鐵片的後肢還被自己緊緊抱著。

 

  「洛奇亞……認可我們了嗎?」

 

  抬眼望著已距離不遠的嵐島,芬心中對於自己選擇的職業更加堅定了。



Created: 30/03/2014
Changed: 31/03/2014
Visits: 168
Onlin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