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人來人往的街道上,吵雜喧嘩聲及喇叭聲,在某個街道上傳來───

 

「莉菈莉菈妳在哪阿,莉菈!」在充滿吵雜的街上喊著。

 

「媽媽我在這,妳看這個好漂亮喔!」在一面櫥窗前停下呼喊著。

 

莉菈看著櫥窗裡擺設著許多漂亮美麗的衣服,眼睛亮晶晶的看著。

 

後頭傳來叩叩的高跟鞋的聲音,轉頭笑著看著媽媽說:「妳看很漂亮對不對,可以買嗎?爸爸呢?」抓著媽媽的裙子央求著問,也尋找父親的蹤影想要父親買給自己。

 

「爸爸他去跟人家講生意去囉,莉菈我們先回家去吧,晚點再跟爸爸說好嗎?」摸摸莉拉的頭說。

 

「嗯,那媽媽也要幫莉菈跟爸爸說喔!」乖巧的點點頭,也跟媽媽講好條件便上馬車回家。

 

傍晚吃飯時間

 

「老爺歡迎回來。」大門的僕人喊道。

 

「莉菈,爸爸回來囉!」脫下外套跟帽子給僕人,走進大廳看著坐在椅子看書的莉菈喊說。

 

「嗯!爸爸歡迎回來,爸爸我跟你說喔,今天跟媽媽……」「哎呀!老公你回來拉,今天…………」本來要跟爸爸說今天在外頭看到的漂亮衣服的事,但卻被媽媽忽然打擾,只好乖乖的繼續看著手上的書,等爸爸媽媽說完。

 

講了好一會兒,後頭傳來:「莉拉,等等吃完飯要不要去買衣服阿?」爸爸走到我面前摸著我的頭說。

 

「咦?可以嗎?」抬頭看著爸爸的臉懷疑的說。

 

「可以阿,這次爸爸陪妳去,好久沒陪我寶貝女兒了呢!那不然打勾勾。」爸爸點了點頭,伸出手跟我打勾勾約定。

 

「謝謝爸爸~」開心的抱住爸爸。

 

此時莉拉15───

 

本來是幸福美滿的家庭,但卻在3年後全變了樣───

 

* * *

 

碰碰碰───

 

「來了來了,請問找誰?」僕人聽到門外有急促的敲門聲,急急忙忙跑去開門,看到一票兇惡的人問道說。

 

「我們侍奉政府之名前來逮捕米勒家族的人,識相點就叫他們出來,免得我們動用武力啊!」領頭的口氣凶狠的說。

 

僕人嚇得連忙進屋去跟主人報告,沒多久米勒的男主人出現說:「你們找我有事嗎?」鎮定的看著那票人說著。

 

「哼!我們是來逮捕你們的,給我乖乖跟我們走,不然就死在我們槍下吧!」領頭從西裝內掏出一把槍指著男主人說。

 

「死?那我到想知道我犯了什麼要殺了我們?」依然鎮定也不慌得男主人走下樓梯說著。

 

「強盜殺人走私這不算罪嗎?」領頭依然拿著槍指著男主人。

 

「我可沒有做那些喔,你們會不會是找錯人拉?還是你們才是罪犯要來找我們當替死鬼的吧!」眼睛直盯著領頭,還不客氣的大聲說。

 

「什麼!都有證人只說你就是,懶得跟你講這麼多,來人去給我全部抓回一個都不要放過!」領頭不耐的一個口令一個手勢說。

 

「你們!給我放開,這一定是有誤會給我放開!」拼命的掙扎著他們的手。

 

聽到樓下傳來很大的爭吵聲,便下樓看個究竟的妻子,卻看到自己的老公被人抓住說:「老公……

 

跟在媽媽身後的莉菈也撞見後說:「爸爸……

 

聽到妻子跟莉菈的叫喊抬頭喊說:「老婆帶著莉拉離開,快!」

 

「快啊!!!」

 

本來還有些猶豫的女主人,聽到老公這麼一吆喝便帶著莉菈離開。

 

「到底還要多久?快點給我解決掉,不然就給我殺了!」從大門走進的男子不耐帶著怒火著說。

 

「你!居然是你你為什麼要這麼做!我跟你有什麼仇嗎?」

 

「嗯仇?當然有啊!從頭到血液我就是跟你就是一輩子的仇人,只要你消失我就開心了!哼哈哈哈哈哈───

 

「只不過是取消那個進口貨何必這樣!」

 

「哼!就是你這個動作讓我損失多少嗎?那些都是好不容易得來的貨品,就那樣給你毀了!也因為取香而讓警方查獲我也……所以我要找人當替死鬼,所以就找你了。」

 

「放心好了,只不過是強盜殺人走私而已,被抓回只是碰碰幾聲就好了!不痛不癢啊!哼哈哈哈哈哈───

 

「你這個人渣!!!」男主人怒試著眼前的人。

 

「人渣!……」有點怒意的從腰際掏出槍原本要直接給他一槍,但聽到樓上傳來吵鬧聲後決定先看情況。

 

過一會兒從樓上傳來求救的聲音集哭聲,「放開!給我放開!」「媽媽媽媽……

 

樓上傳來這麼說:「人抓到了!要怎麼辦?」

 

「哼!我就給你看一下我是怎樣的人渣,給我帶下來!」叫喚著樓上的人,臉上傳來一陣懷著惡意的竊笑。

 

「你想做什麼!」看著眼前發狂的人,開始擔心著自己的妻子跟女兒會招到不測,這當要怎麼解決時他們卻以在他身旁被扣押住了。

 

「妳們還好嗎?」轉頭看著妻子跟女兒問。

 

「老公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爸爸媽媽……

 

「哎呀~還有閒情逸致聊天啊!看來我就來給你一個殘酷的事實才會讓你覺得我不是開玩笑吧!」走到莉菈面前蹲下,手抓的臉頰左右看著說:「長得挺可愛的嘛,嗯~當個奴隸或玩具還挺不錯的嘛~」抓起莉菈走到男主人面前。

 

「你想我敢不看直接撕爛他的衣服,直接上了她?」

 

「你!你敢!!!放開莉菈!」

 

「哼哼!她多麼標緻可愛啊。」將臉靠近莉菈,在莉菈臉上舔了一下笑著。

 

「你這個畜生!!!」看到著個場景想要衝向前去揍人,但被人扣押著並沒有辦法掙脫,只能眼睜睜看著。

 

「畜生?你再說一次我等等就給你死!」

 

「畜生!」「畜生!!」「畜生!!!」

 

碰!

 

「嗚啊啊啊啊啊─────

「老公!!!!!」

 

「你在畜嘛再說啊!」在男主人的肩膀上開了一槍怒試著說。

 

「爸爸!!!!!」

「放開我!!!!!」

極力要掙脫的莉菈,卻被男子抓的緊緊的,無力掙脫。

 

「放開她們!你這……」左肩膀鮮血直流,忍痛說著。

 

「我這什麼啊!還想不想再來一槍試試啊?哼哈哈哈哈哈───」蹲下用槍敲了敲男主人的臉說。

 

「坯───」男主人挑釁的在男子臉上吐了一口口水。

 

「你……#」再度拿起槍往他右肩開了一槍。

 

碰!

 

「嗚啊啊啊啊啊─────

「不要啊啊啊啊─────

───────────

 

「哼!看來你真的覺得我很好惹嘛!不要怪我囉!」把槍插回腰際,從西裝內挑出一把匕首,抓著莉菈的頭髮把匕首抵上莉菈脖子上。

 

「不!不要傷害莉菈……

「莉菈……不!!!」

「放開莉菈!」

 

「我有說要殺她嗎?她現在可是我的玩物了!」將匕首挪開到胸前,撕開莉菈的衣服,雪白的肌膚就暴露在大家眼前,另一手遊走莉菈的肌膚。

 

「把你的髒手拿開,你這個人渣畜生!!!」

 

「再來點刺激的如何?」將手移開,扯著莉菈的頭髮,將自己的嘴吻上莉菈的唇,慢慢將舌頭深入成蛇吻狀態,過一會兒後,鬆開莉菈的頭髮,莉菈無力的跌坐在地上,留著淚水啜泣著。

 

「哼!現在換處理你們了,我看直接殺死呢?還是當我的替死鬼呢?」笑著看著眼前的夫婦說著。

 

「你這個……」緊咬著嘴唇而留下一道血痕,怒視著眼前這卑鄙人渣看著。

 

「唉~懶得聽了我看殺了他們吧!哼哈哈哈哈哈哈───

 

「莉菈妳要好好看著喔!這可是很精彩的喔!」蹲下在莉菈耳邊說著。

 

男人一個手勢,手下高舉槍枝對準米勒夫婦。

 

「開槍!」

男子看著莉菈沒有抬頭之意,便拉著莉菈的頭看著,莉菈看著大喊著:「不不要啊!!!!!爸爸媽媽!!!不要!!!」

 

碰!碰!碰!碰!碰!碰!碰!碰!

 

空氣中傳來大量鮮血味,地上只剩米勒夫婦被打成蜂窩的屍體躺落在地,莉菈則是看到那場景後當場昏厥過去。

 

那名男子便帶著莉菈離開米勒邸宅。

 

「號外!號外!米勒夫婦強盜殺人走私,逮捕不成處死───

「號外!號外!米勒夫婦強盜殺人走私,逮捕不成處死───

「號外!號外!米勒夫婦強盜殺人走私,逮捕不成處死───

賣報紙者在街到宣楊著-

 

此時莉拉18───

 

* * *

「哎呀~莉菈你穿成這樣真是好看呢!晚點我帶一些人來犒賞犒賞妳喔!」男子看著眼前穿著白色洛可可服裝,紅色鞋子和頭飾,點了一根煙,手勢招莉菈到自幾眼前。

 

莉拉走到那名男子前,坐在那男子腿上,臉靠近男子噌著並給一個親吻,男子笑著摸了莉菈的頭。

 

「時間到了,我們去見客戶吧!」熄掉煙帶著莉菈走出邸宅坐上馬車。

 

來到了目的地,環視著街道,好久不見的人群跟街道,讓莉菈感到這才是人待的世界般,但那男子叫喚讓莉菈這想給給吹散了,她現在是那男子的玩具交易奉獻的奴隸,莉菈在心想哪時才能離開這惡魔的手掌時……

 

「主人,我的緞帶飛走了,我可以去撿回來嗎?」靈機一動的莉菈看著男子說。

 

「嗯。」男子並沒有回頭看是否有一事,因為他確定莉菈不會逃走便答應。

 

見男子答應便往人多的地方開始逃竄,但是右腳上的腳銬實在太重,讓自己逃跑時成為一個負擔。

 

在行人間穿梭逃串著,慢慢來到了一個港口,心想來到著裡他們應該不會追來了吧……但美夢卻不會長久───

 

「哼!妳竟然敢給我逃走啊!!!莉菈快過來!」男子帶著手下說。

 

「我不要過來不然我跳下去!」莉菈退到碼頭邊,試圖威脅要跳海。

 

「哼!妳敢就跳啊!妳是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的!」男子一個手勢包圍了莉菈。

 

看著自己被包圍,心想自己難道不能獲得自由,一定要成為這男人的玩物時,奇蹟發生了!

 

海浪拍打著碼頭,包圍著自己的手下眼睛直視著上空,自己也往那方向看去,還以為自己看錯,但那確實是傳聞中的瑪麗皇后復仇號,緩緩的朝港口駛近,並且停在我的眼前,我凝視著瑪麗皇后復仇號,忽然之間被男子給抓住同時,上頭的水手朝著下方丟下纜繩,一個接著一個下來後,看見了傳聞中讓人聞風喪膽的海盜船長「愛德華.康斯坦丁」,男子抓著我往後退了好幾步。

 

「你你就是傳聞中的海盜愛德華.康斯坦丁

 

「嗯。」看了看周圍,從腰際拿出火槍。

 

將火槍指向男子說:「放開那孩子,不然你就等著被我抓去餵鯊魚。」

 

「這這可不行!」看著火槍有點害怕的說。

 

「喔!那就……」火槍往男子的前方開了一槍,又再度說:「放開那孩子。」

 

「嗚好!我放我放,那放我一條生路可以吧?」男子放開莉菈嚇得半死的說。

 

「哼!兄弟們把他們抓起來餵鯊魚」叫著水手們動作。

 

愛德華.康斯坦丁走到莉菈面前說:「嘿,我這裡正好有職缺,跟我或不跟在妳一念之間,那麼妳要死、還是要生?」。

 

我看著眼前的海盜留下眼淚說:「謝謝你讓我自由,我願意謂你做牛做馬……」哭著話都不能成句著說。

 

「那就上船,還有你腳銬不好行走,我幫妳。」在愛德華.康斯坦丁的協助下腳銬被打開,自己也爬上纜繩上船成為海盜。

 

莉菈心想我終於可以離開那灰暗的世界,可以看看這美麗的世界了!。

 

於是莉菈跟愛德華.康斯坦丁船長的海盜冒險即將開始───

 

此時莉拉20───

 

P.S.在被抓去的2年是莉菈最討厭也最恐懼的日子,也因為那些喊父母死亡場面讓他經常作惡夢。

 

 

 

END



Created: 20/03/2014
Views: 49
Onlin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