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又是人類!」狂嘯的漩渦將我吞噬、強大的水壓像是想把我壓成薄片拿去資源回收。我張開嘴想喊叫出聲、卻只吐出一連串的氣泡,這些氣泡襯著深黑色的背景,讓我想起小白的那個夢境——但是有兩點不太一樣。第一,這是活生生的現實,我知道我正快速失去我的氧氣、用不了幾秒鐘後我就會窒息而死,第二……

 

  「你是為了幫助他們而來、還是為了幫助我們而來?」那個聲音再度響起,極度的憤怒使得這聲線像是被砂紙刮磨過般的粗糙、每一個字彷彿都聽得到牙齒用力咬合著的聲音,我聽過這種聲音,是在哪呢……「快回答我!否則你必須死!」

 

  好吧,無論如何、這個空間的主人跟小白不一樣,他很生氣,非常非常生氣。

 

※※※

 

  仔細回想起來,今天可說是打從我開始駐島以來最奇怪的一天了。首先,今天是個晴朗無雲的大好天氣——一開始啦。

 

  這麼棒的天氣在其他地方可能是沒什麼,但是在幽默谷可就有什麼了。畢竟原本這裡可是不分晝夜、要不起霧要不下雨的,我房間的角落都長出寶貝球菇了——總之,我就是被他的尖叫聲嚇醒的,太過違和的陽光從石砌方窗照進來,讓我只能呆坐在床上一邊揉著眼、一邊看著那隻被陽光曬到尖叫著逃竄的寶貝球菇。幽默谷的麻煩事大多發生在晚上,所以這裡的保育家——包括我,通常會睡得「有點」晚。我看了看時鐘——天吶,才十點。

 

  「呣喔。」老爹在小窗戶外拍著翅膀,和我打招呼。我一腳踢開被子,直接爬上窗戶跳上他的背——如果沒下雨的時候,我會和他在基地的頂樓過夜。只可惜這裡不下雨的時間少之又少,古堡改建的基地也沒有透明玻璃空中花園那種先進的設施,不過不打緊,我們知道彼此就在對方身邊。

 

  他把我載上樓頂,然後把一直揣在懷裡的東西交給我,那是一個方型的包裹以及一封信。看到信封上聯盟的戳記,我整個胃都揪了一下——難道洋芋片教官對上次咕嚕咕嚕把機台壓爆的事氣到終於向聯盟抗議了嗎?結果不是,這封信只是給了一個沒頭沒腦的指令。我聳聳肩,然後把那個包裹抱到腿上端詳著,「看不懂的字就去查字典,務必念完它。」包裹上眼熟的字體這樣寫著。我吐舌,一把撕開牛皮紙袋,一本精美的繪冊靜靜的躺在紙堆中。

 

  當我努力把最後一頁嗑完時,太陽已經快爬到天空的中間了,久違的強烈陽光讓我有點頭暈。我爬上老爹的背、從窗戶跳回房間安頓好信紙和書,換上制服、帶上游標和一些必需品,還有當作午餐的洋芋片。然後回到老爹背上、當然一樣是從窗戶。在出發之前,我要先去看看我的搭檔們。

 

  因為各種因素,我和其他的搭檔並不是那麼常在一起。小菜白天時會睡在古堡中庭的花園裡,整座石堡中只有這裡才有她喜愛的土壤。我和老爹看著埋在一棵樹的陰影之下、隨風搖曳的小葉片,決定不打擾她的美容覺。

 

  小白在基地後山挖了個舒適的小——對他來說啦,小天地,畢竟在有古老歷史的城堡地下挖地道似乎並不是個好主意。我讓咕嚕咕嚕當他的室友,一來這樣比較有個照應、二來是除了小白的頭頂,大概也找不到能時時刻刻輕鬆載運咕嚕咕嚕的交通工具了。我找到他們時,小白正趴在洞口的空地上享受難得的日光浴,一旁的咕嚕咕嚕正埋首在前一次勝哉送來的樹果堆中,似乎又在研發新口味了。一聽到這次任務需要渡海,原本躍躍欲試的小白立刻洩氣得像隻泥巴魚一樣扁。咕嚕咕嚕伸長了前肢拍拍他的鼻子,十分樂意的接受了我要求他們留下來的提議、並答應在日落後去陪伴睡醒時可能會在整個基地裡哭著找人的小菜。

 

  儘管使徒大概是我所有搭檔裡行動最方便——因為他進得了我的房間,在這點上老爹只好認輸——的一員,但是我和他相處的時間反而最少。原因無他,因為在幽默谷的時候他才是老大。儘管已經退休,他依舊擁有自己的同伴、自己的生活空間。除了任務必要、或是我不小心又在迷霧中迷路以外,我也盡量不去打擾他——就像現在,他不高興的從喉嚨發出抱怨的低鳴聲,因為我正好打斷了他的好眠。他聽完我的敘述後給了我一個大白眼,我抱歉的笑著、輕撫著他的背脊,他勉強搖了一下尾巴末端的五公分,然後又趴下去睡了。其實每次搭船渡海時,我都能感覺到他故作鎮定下、不安來回走動的動作,要一隻炎系神奇寶貝喜歡大海實在是有點困難。

 

  最後我來到海邊,遠遠就聽到了那吵鬧的拍手聲。自從上次把古堡餐廳裡的骨董鎧甲撞成一堆廢鐵後,我就讓這顆容易興奮過頭的自走式衝撞兇器住在沒什麼東西會被撞壞的海灘上。大概是和原居地差不多的環境、加上小傢伙天生的開朗個性,球球不但過得不錯、還結交了一大票異族朋友。現在他正和一群烏波演奏著節奏交響曲,他用「手」,烏波們則是用尾巴。注意到我們,他眨眨黑豆般的小眼睛,一個熱情的滾動就衝過來了——還好我閃得快,不然不飛也重傷。我拍拍他,並要他晚上時也到基地去陪伴小菜——不能用滾的,要用走的。他理解的點點頭,並用最熱情的掌聲為我們送行。

 

  如果是其他島嶼,拜我自己怕寂寞又坐不住、喜歡到處串門子的個性所賜,已經快比幽默谷還熟了,我並不會吝於帶上小菜或球球同行。只是這次的目的地——嵐島,對我來說是完全不了解的區域,所以這次我決定只帶老爹一起行動。

 

  現在想想,幸好我當時這麼做了。

 

※※※

 

  才出發沒多久,海象突然就變得惡劣到我以為剛剛的好天氣都是一場白日夢。老爹緊緊抱著我在狂風暴雨中飛行,而我則是忙著抹掉流進眼睛裡的雨水。換作別的神奇寶貝恐怕早就不支落海,但是對快龍老爹來說,海上的暴風雨不過是小菜一碟——當然不是還在睡的那個小菜。狂風、暴雨、老爹的臂彎,這個場景帶給我強烈的即視感,但是無論我怎麼想都想不起來。

 

  即使老爹如此游刃有餘,一種不安的感覺仍悄悄爬上我的心頭。

 

  很快的,我的預感就成真了。一股看不見的力量襲來、就像是有隻隱形的手將我往下拉扯著。這種感覺很像島上的幽靈們的惡作劇,但我很確定沒有任何一種愛搗蛋的幽靈能在這種程度的暴風雨中開這種玩笑,換言之,能這麼做的傢伙能力肯定不容小覷。老爹臉上開始出現驚慌的表情,他更加使勁的抓著我、力道大到幾乎要捏碎了我兩隻手臂的骨頭,但是那股力量甚至連老爹都無法抵抗——我被硬生生的拖出他溫暖的懷抱、摔進冷若冰霜的漆黑大海之中。在那道奇怪的嗓音響起之前,我耳邊最後的聲音是老爹夾雜著恐懼、混亂,撕心裂肺的怒吼聲。

 

  不管你是誰,我說,但是在波濤洶湧的海水裡這些話語都成了一串斷斷續續的氣泡,至少讓我回到老爹身邊,求求你。

 

  那個聲音的主人一定愣了一下,因為我感覺到身邊的海流減緩了那麼一秒。「你膽敢不回答我的問題,只擔心那個背叛者嗎?」「背叛者?誰?」我說,太多太強烈的衝擊讓我的腦袋昏昏沉沉,連我為什麼突然能說話、甚至突然能呼吸的問題都無暇顧及。「當然是那隻快龍。」那個聲音突然挑高了幾度:「幫助人類的傢伙,就是我們的背叛者。」我的腦海中突然浮現一個畫面——那隻黑色的,自稱是幽默谷守護者的神奇寶貝,當他不屑的瞇起眼睛看著我時,用的就是這種語氣。

 

  「老爹才不是什麼背叛者!」我生氣的大喊,突然湧起的怒氣將我淹沒:「不管你是誰!不准那樣說老爹!」

 

  接著是一片沉默,許久——久到我甚至開始懷疑對方根本早就走人了的時候,那個聲音又慢吞吞的響了起來:「喔?即使你那微不足道的小命正握在我手中,你也堅持要這麼對我說話嗎?」

 

  「廢話!」我啐道。

  「即使我殺了你,讓你在也不能見到你心愛的快龍也沒關係?」

  「有、有關係!」我一愣、上一秒還滿溢我胸中的憤怒突然瞬間移動個精光。我著急的說:「對不起!我不該說話那麼大聲的!不要讓我見不到老爹!」

 

  那個聲音又愣住了,然後是一串聽起來不之道是咆哮還是大笑的聲音,充斥著整個空間。「你是個誠實的傻蛋。」那個聲音帶著玩味的語氣說,聽起來剛剛那陣是這個聲音主人的大笑聲。「許多人都求我饒他們一命,你卻把那隻快龍擺在你性命之前。」

 

  我感覺到潮流推著我前進,在深不見底的黑暗中,一個白色身影浮現出來。很大,但是比小白小上了一號。「你讓我十分好奇你的答案,回答我剛剛的問題。若是讓我滿意,你會見到你想見的。」那是一隻白色的龍,我從沒看過——在今天之前。教官送來的那本書裡繪著幾乎和我眼前生物一模一樣的身影,令我不禁猜想那本書的作者是不是也親眼見過他——

 

  「你是微風群島的神……」我皺眉,不太確定的說:「……諾基亞?」

  「洛奇亞。」眼前的神瞇起了眼打量著我。「保育家,在學時你的文書是否老是不及格?」

  「對不起,我的確是那樣。」我說,一種不協調感湧上心頭:「你剛剛說的『問題』是……」

 

  一團海水像是拳頭一般在我後腦敲了一記,海神嘆了一口氣,吐出了一串氣泡。「你是為了幫助他們而來,還是為了幫助我們而來?」「他們是誰?我們是誰?」「……你笨到沒辦法自己想嗎?」「我不敢亂猜嘛,」我喏喏的說,想到海神剛才的威脅,我實在不敢再冒險。「我不想又講錯。」

 

  洛奇亞閉上眼睛,說:「看在你開始懂得尊敬我的份上,我再問你一次。你是為了幫助人類而來,還是為了幫助我們——你們所謂的神奇寶貝而來?」

 

※※※

 

  我突然想起來了——那個極度憤怒、像是被砂紙磨過的聲音,在我還殘存的記憶中,就那麼一次。不是壞脾氣的二姐、也不是老是找我碴的那些人,更不是被我的各種破壞搞得一個頭兩個大的教官們——雖然蜻蜓教官很接近了啦。

 

  那是向來溫柔的大姐唯一一次的憤怒。

 

  詳細的起因我已經記不清楚了。總之,那一次雖然我沒給對方甜頭吃,但對方也傷我傷得非常重。後來大姐為我吊上一堆點滴時,還告訴我這是用來代替我受傷的什麼臟還是什麼組織的——喔,管他的。而當大姐看到重傷的我被抬進她的診療室時,她的眼淚幾乎是一秒就掉了下來。但是這次,她不是因傷心而落淚,而是因憤怒而氣紅了雙眼。

 

  「歐森查爾德,」在我昏過去之前,那個極度憤怒的聲音穿過了逐漸壟罩上來的層層迷霧、在我的腦海中投下了一枚震撼彈。

 

  「好好想想,神奇寶貝和人類、你會選擇哪一邊?」

 

※※※

 

  「兩邊,」我說。「我會兩邊都選。」

 

  洛奇亞挑起一邊眉毛——如果他有眉毛,那就是這個表情。然後他呲牙裂嘴的說:「我不接受這種模稜兩可的答案!」我看著他,很認真的。我這個反應讓他原本準備抬起的翅膀——前肢或什麼的停住了動作。他又瞇起了眼睛、把臉移近了我的。我可以感覺到他呼出的氣息,鹹鹹的,就像海水一樣。「在我把你捏扁以前,說說看你作出這個回答的原因。」

 

  「為了我的父親和我的母親們。」我老實的說。自從大姐丟出那個問題後,我花了好幾年的時間去思考我自己的答案——如今,我把這些答案濃縮成這幾句句子。

 

  「我的父親是神奇寶貝,儘管總是有些脾氣不太好的神奇寶貝或是神(洛奇亞露出一個猙獰的笑容)、我仍舊是這個族群的一份子。」「我的母親們是人類,儘管總是有不爽我、歧視我,說我是畜生養的人存在,我也仍舊是這個族群的一份子。」

 

  「即使那些人類如此無禮的對待你,你也要為他們說話嗎?」

  「他們歧視我是因為成見,」我說。「因為他們認為所有的神奇寶貝都是粗俗的、不值得尊敬的生物。」

  「所以我就說!」洛奇亞咆哮,我們周圍的海水又開始翻騰起來。「人類的驕傲終將導致他們自食惡果!」「但是、」我急急的補上可能是我這輩子最後的遺言:「因為一部分人類的過錯而仇視所有人類的你,不也是抱著成見來看待人類的嗎?」

 

  潮流緩了下來,海神那雙深紅色的眼睛先是微微睜大,然後闔了起來。

 

  「我們……不會忘記過去的錯誤、而且我們試著在改進!以前的人把過去的故事都流傳了下來、編成書來告誡我們!我們為了能和你們交流而訓練!就算不像我一樣、有個神奇寶貝爸爸……」好多好多熟悉的面孔浮現在我眼前,那是朝暮相處的同學們、以及他們的搭檔……這就是所謂的死前走馬燈嗎?「大家都是為了能幫助你們守護每個島嶼、對抗盜獵者和奇怪面具大叔的目標而努力著的,努力的解決那些討厭的文書、討厭的考試——」我愣住,剛才的不協調感,原來是……「而你都看在眼裡,不是嗎?」

 

  「什麼?」洛奇亞尖銳的問。

 

  「你知道我是保育家,甚至還知道我們是見習生時必須上文書課。」我停了一會,小聲的說:「……你一直都在看著我們嗎?」

 

  沉默,比第一次的還要久,然後神終於開了口。

 

  「用你的行動證明一切。」洛奇亞說,他緩緩後退,身影消融在黑色的海水中。潮水把我托住、緩緩往上升,我已經能看見海面上照耀下來的光線,溫暖的海水將海神的最後一段呢喃送到我的身邊。

 

  「那個人類說過,他會教導人們與我們共處的道路……我已經等了很久很久了。現在,讓我看看你們是否繼承了他的意志……」

 

※※※

 

  重新呼吸到新鮮空氣的感覺真棒,我張開眼,蔚藍的天空幾乎是萬里無雲。我就這樣愣愣的望著天空,直到某個東西輕輕頂了頂我的背。

 

  那是一隻乘龍。他抬起頭,示意我看向他的後方,我倒抽了一口氣——一大群的乘龍向我們游來,最前面的兩隻合力馱著看起來不省人事的老爹。


  「……!」我張口要喊他,卻只咳出一大口海水。我拋下那隻用鼻子頂我的乘龍、手忙腳亂的划到老爹身邊,幸好他的呼吸很平穩、看起來也沒什麼外傷。『因為他太過激動了,所以我們讓他睡了一下。』那隻乘龍也游了過來,他的嘴巴沒有張開,但是聲音卻直接傳進了我的腦海裡。『過一陣子他就會醒過來的,上來吧。』我爬上他的背,乘龍群們便整齊的朝著某個方向移動。他們唱起了歌、默契十足的合唱著,那是非常溫柔、會讓人想起最懷念的懷抱的歌聲。

 

  對我來說,就像是在我身後的老爹的懷抱一樣。

 

  乘龍們將我和老爹放在一處突出的岩石上,帶頭的那隻用鼻子點了點一個方向:『只要朝著這個方向,以他的速度、很快就會到達你們的目的地了,我們就送你到這裡。』

 

  「……謝謝你。」我說,輕輕拍著仰躺一旁、還在酣睡的老爹的肚皮。

  『不要忘記海神最後的話,我們都期待著。』

 

  我目送著乘龍群直到他們消失在我的視野之中,然後轉身爬上老爹的肚子上躺著。溫和的太陽曬起來非常舒服,我的衣服很快就乾了。

 

  不知道小白是不是還在曬太陽,不知道球球是不是準備往城堡出發了,不知道我能不能達成洛奇亞的期望、讓他自己親眼確認我們保育家——希望成為人類與神奇寶貝之間的橋樑的保育家,是否能讓他長久以來的等待與願望成真。

 

  人們向神禱告,希望神能達成他們的願望。

  那麼神的願望,就由我們來為他達成吧。

 

 

—END—

不含標點字數: 4900



Created: 16/03/2014
Changed: 23/03/2014
Visits: 221
Onlin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