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P.1 潛藏天空的危機CH-3 迫降!?】-

組員:櫻前、姜、索爾、清水悠也

 

震動停止之後兩人尚未站起來就聽到急促的腳步聲。
映入眼廉的是館主焦急的表情,不用猜也知道是緊急修理不成功。
聽館主所言,他只修過自家的小型飛機,飛空艇的引掣內部受到的震動與損壞已經超出所料,以有限的工具並不足止讓機械回復到正常運轉,已經來不及去就近的升降點。

 

「不過我有信心讓這首艇安全落到海面上。」非常簡單的討論過後,艾托斯一邊領著兩位訓練家跑到後備控掣室,一邊作出讓人安心的發言。

 

由於先前的PM是出現在機首和機尾,估計去駕駛倉並不是安全的做法,保守起建,去後備控掣室反正比較可行。不幸中的大幸是引掣暫時並沒有爆炸的跡像,以艾托斯先生的超卓技術,即使現時身處的海面並非十分廣闊,甚至只是剛好夠飛空艇勉強著落,也不用擔心太多。

 

自動感應的門開啟,不曉得是意料之外還是之內的人已經站在裡頭。「艾托斯你來啦?」凱爾特似乎是在和監察人員對話,一看到來人是自已熟悉的朋友就別過頭來打招呼,不急不忙的語氣彷佛完全不知道接下來的危機,又或者是當館主的經驗讓他面對什麼事都能冷靜面對。

 

「嗯。機首的神奇寶貝都壓制好了?」艾托斯快步的走到控製台前,稍為按了一些按鈕後,隨即拿起廣播用的對講機。

 

「當然了,多愧另外兩個訓練家。」

 

「另外兩個訓練家是爺爺和姜嗎?」索爾聽到凱爾特說出的關鍵詞,連忘問道。分頭行事時難免會擔心。

 

「是一位大叔和一個勇者。」

 

??」索爾和悠也顯然是聽不懂勇者是什麼。

 

不過兩人不需要猜測太多,自動感應而開的門解答了大家的問題,只見櫻前爺爺和姜也到達了。

 

「爺爺——!」索爾和悠也迎上前去,四人交談起先前遇到的情況。

 

「所以勇者是姜嗎」悠也深深的思考起來。

 

「各位乘客很抱歉這首艇將要迫降於十三號水路上,屆時將會由吼鯨王客運郵輪接應各位回到氣旋市。也請各位依照機組人員的指示依序避難。」
在四人交談之際,艾托斯已經開通了廣播,臉上是不敢鬆的繃緊神情。

 

艾托斯,我去調查一下好了,之後就交給你了喔。」凱爾特留下這麼一句就迅速失去了蹤影。

 

「欸欸?! 凱爾特?!」還留下一臉錯諤的艾托斯,無奈之下他好轉身面對四人。

 

「那個,雖然你們是乘客但能否再麻煩你們一點事呢? 船上還有貨物和其他客人,能拜托你們分頭去搬運和疏導嗎?」艾托斯為難的說,用的卻是相信著眾人的語氣。

 

「貨物和其他客人嗎?」櫻前爺爺望向三位比他小的訓練師,得到點頭同意之後就為大家決定了下來。「不能不管,請放心交給我們吧。」

 

「那麼,索爾和悠也去幫忙一般乘客在迫降後逃生至安全位置,我和姜去搬運重要貨物。」思及自已的力氣應該比另外一組的兩位小孩子大,熟慮過後決定這麼分配。

 

然後他們的任務就開始了。

 

----------------------------------------------------------------------------------------------------------------------------

A線——索爾 & 悠也

 

「乘客請不要擔心! 和吼鯨王客運郵輪的接駁即將完成! 請往你們的右手邊走——」索爾把方向牌立好,喚出精靈們幫忙維持秩序,同時呼喊指示。

 

「請向前走,不要停留,不要擠,若與家人走散,請不要慌張,到達吼鯨王客運郵輪後,我們的員工將會協助你尋找——」悠也拿著借來的擴音器,棒讀艾托斯寫的指示台詞,並讓火岩獸一同指揮疏散路線。

 

遇上特別的狀況,乘客難免會非常緊張,即使是指揮人員也難免被群眾圍著詢問,內容離不開「為什麼會這樣」、「什麼時候才好」、「我們會安全嗎」。即使回答上萬遍人們都依舊的不安心,直到接駁完成,人們漸漸消散,兩人才能脫身。

 

「這麼一來應該沒問題了吧?」長呼一口氣,從不曉得對付群眾是這麼辛苦的事,突然好佩服波莉絲小姐,每次有大事要控制場面都是全靠她。

 

「辛苦你們了。」收回PM,悠也再環視一次大廳,確定沒有人。

 

「…等一下…」本想向著出口處步去,索爾卻叫住了他。比起『噓』的手勢,兩人都不再作聲。

 

本來熱鬧的飛空艇內現在死寂一片,只剩下機器運轉的聲音…好像還有一些啜泣聲?

 

「有聽到嗎?」放下手指,到處觀望,卻看不出個所言來。

 

「那是什麼聲音?」悠也在剛才有聽到了,比起冷氣機抽風更為急促和短暫的抽泣聲,是誰呢?

 

正當他們再次沉默下來想要聽清到底哪兒傳出的,艾托斯交給悠也的傳呼機就響了起來,在專注的時候有別的聲音總能把人嚇得不輕。擦了一把冷汗,有點氣奮的按下了接通的按鈕。

「喂? 清水先生? 索爾先生?」是帶領著乘客出外的船員的聲音。

 

「我們是,什麼事。」悠也回答著,索爾湊過來也應了一聲。

 

「接到家屬的尋失請求,有父母在疏散途中跟女兒失散了,在吼鯨王郵輪上並沒有找到那女孩,請問你們那邊有違漏的小女孩嗎?」

 

「沒看到。我們去找。」

 

「麻煩你們了,若果找到請立刻跟我們聯絡。」

 

「明白。」

 

關上對講機,悠也和索爾相視點頭,接一起向著剛才聲音的方向跑去。似乎是右側那邊傳來的,那邊有住下的樓梯。

 

由於引掣有一部份損壞,下層的燈大概全都沒有電源供應而滅掉了,如果女孩真的在下面,搜索的難度又升了一個襠次。

 

「沒辦法了…再拜托了,Heno。」火岩鼠背部所發出的火焰應該能照亮一段距離。

索爾那邊也喚出了能照明的PM,小心的走下樓梯,不忘繼續喊著女孩的名字。

 

「在的話回應一下——」不知道走了多久,大概是半個廳的距離,耳朵比較靈敏的PM們似乎是聽到了什麼。

 

不遠處有個小小的身影,縮在角落,再走近點就發現是抱著頭緊閉眼的女孩子。好像終於發現了有光,女孩猛地抬起頭來。

 

「…!!」看清來人的是兩個少年,一下了呆住了。

 

「是你嗎? 走失的。」索爾半蹲到小女孩面前,伸出了手。還沒反應過來的孩子望著他,然後漸漸的眼睛又有了水霧,抖大的淚珠流下來。
豪哭著的撲進索爾的懷裡,大概在這段期間裡嚇得不輕。

 

「乖——沒事了喔。」撫摸了孩子的頭,悠也拿出對講機跟船員聯絡,女孩的特徵跟走失的孩子一樣,這麼說是找對人了。

 


----------------------------------------------------------------------------------------------------------------------------

女孩兒的父母果然在出口處等待出,悠也背著她出來時,他們立刻就迎上前去,一下子放下心頭大石的媽媽還差點沒把女兒連中悠也一起抱住。

 

「以後不要亂跑了喔。」索爾笑著叮嚀。父親把女兒接過去,讓她坐在手臂上。

 

「哥哥! 謝謝你們!」得到的是歡快的感謝和揮手送別,一家人最後在接駁通道的盡頭拐了彎,離開了視線範圍。

 

「這次是真的沒問題了。」伸了一個懶腰,總覺得好像大幹了一場,由戰鬥到疏散完畢已經過了一整天,空難遇過一次就不想再遇第二次,除了危險,主要是實在太累人…希望接下來不要有海難。

 

「我們去找爺爺他們…」「等等!」
索爾和悠也正要步入船倉,卻被熟識的聲音喊住。

 

「太好了你們還在——」一只姆克鳥在他們的頭頂盤旋,果然後頭跟著個褐色長辮子的青年。

 

「艾托斯先生! 我以為你要留在艇內…」有點驚雃館主的出現,因為飛空艇需要由其他艇運回廠修理,艾托斯理應是留在艇內等待支緩的。

 

「確實要留下,不過我有東西給你們,所以追上來了。還好你們還沒進船,不然就難找了,我又不能離開太久。」解釋著在此的原由,艾托斯在口袋中翻出兩個小小的東西。

 

「這個給你們,你們幫了很大的忙。我就只有這個能給,當是謝禮,收下道館徽章吧。」攤開手掌,發現艾托斯握著的是氣旋道館的徵章,旋風的型狀、金屬在燈光下閃閃發亮。

 

「……!!……這樣可以嗎,我們沒進行道館戰…」沒想到會在這種情況下得到徵章。

 

「你們在戰鬥和疏散的工作上都做得很出息,我承認你們的實力,放心的收下吧。」艾托斯微笑著,把徵章交到兩人的手裡。

 

「太厲害了!得到第一個徵章!」

 

於是,這次的空中經歷,就在驚喜中閉幕。

 

EP1完結

16/02/2014 A路線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