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坐於靠近窗邊的位置上,午後陽光灑落在木製桌椅上,透過直射下來的光線萊德利還能看見漂浮在空氣中的塵埃。

  週遭的人們在說話時都會刻意壓低聲音,好讓圖書館內保持著它所獨有的寧靜。

  將羊皮紙放在桌上攤開來,萊德利拿起羽毛筆沾上墨水後在上方寫下「解毒劑」幾個字。

  對於魔藥學,萊德利一直抱持著敬畏的心態,來到霍格華茲之前是這樣,來到這裡之後更是如此。

  「唉……」他那可親的母親總喜歡在自己做出來的飯菜裡加上莫名奇妙的魔藥,讓全家人都感到十分頭痛。

  搖搖頭想把多餘的想法甩去,他現在要想的是該怎麼寫出報告才對。

  「毛糞石……是在動物的腸胃中形成的硬塊,由毛髮、植物纖維,或類似的物質停留在動物腸道,最後形成像石塊般的硬球,有解毒的作用,但只適用於一般的毒性,例如食物中毒,而蛇妖的毒或者效力強大的黑魔藥都無法治療……」正在書寫的手突然頓了下,似乎是在思考下一個該寫什麼,「榭寄生漿果,蠟質果實小而白,製作遺忘藥水時的材料之一;獨角獸的角,它被相信具有中和毒素的淨化能力……

  將羽毛筆放置在一旁,萊德利用手指敲敲額頭,「步驟應該是不用了,只有說要寫材料的用途和分析而已……嗯,那就這樣了。」

  往後靠上椅背,萊德利轉頭望著窗外,琥珀色的眼眸照映出窗外的天空,「先休息一下再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