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出生日是何時?對個連父母都沒見過的少女,這是個似乎無解的問題。
但是,生日嘛…就是個她下意識都能回答的問題了。
何曾開始?啊、肯定、是因那個她心中佔有第一席地位的男孩吧。
……不再有可能見著的那個男孩吧。

 

 

 

晴冽小心翼翼的捧著手上的東西,放在那個閉起眼也知道長什麼樣子的小山丘上──三尊墓碑的面前。
那是蛋糕。
「鴉、莉莉、我來了…彌,好久不見。」
「嗯……我不會做蛋糕、所以是要月月教我做的。有點糟的話對不起。」
「…你記得、今天是什麼日子嗎?」
她笑了笑,揮了揮手便把剛剛插上的蠟燭便點上了火燄,火光在金眸中的倒影搖曳著。

 

「──是我們相遇的日子唷,彌。」

她的誕生日,是在那天。

 

「雖然只有我能吃…對了、蛋糕啊我很喜歡吃,尤其是很甜的!啊、又不小心把話題扯開了對不起。」
輕輕地和三塊冰冷的墓碑說話、她絲毫不怕被人用奇妙的眼光看待,這裡不會有人是個原因、更甚的是──對她而言那是唯一能與過去交流的方法。
哪怕不可能有回到過去的那個方法。
「今天我會一整天都在這裡的。」
生前的不保證、但她對這種形式的他們的承諾從未落空。那個少女以相同的姿態在那小山丘上待了一天直至天明。彷彿暫停了時光的這個地方過了一日宛若幾十分鐘罷。
「……嘿。」地跳起了身子,她沒有向他們道別,僅只是邁著輕巧腳步向著另一頭走去。


少女的誕生日在那一天,而她一年會來到這個猶如靜止時間的世界共兩日整。
另外一天,那是。


──男孩的忌日。


所以她一輩子也不會和這裡「道別」。直到總有一天她也在他們三人身側躺下的那日為止。

 


「這個時間回去還有早餐吃嗎──……」
哼著小調,少女連回頭也沒有的沒入了樹林的陰影之中。



Created: 13/02/2014
Views: 95
Onlin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