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形學之於萊德利其實沒有多大的影響,施術時成功就成功,沒有成功也無所謂。
  「今天的課程,我們要來練習把火柴變成針。請注意必須完整的變形、當然變成意料外的東西也是不行的。」
  「那麼,請各位準備好你的魔杖—我們即將開始練習。」

  舉起魔杖,萊德利對著眼前的火柴輕輕一揮,只是沒想到這一揮就成功的把火柴變成針,不敢置信的萊德利還拿起來確認這是不是真的有完全變形。
  或許是運氣好吧。
  又拿了幾根火柴過來,反覆在腦中回想幾次咒語,然後舉起魔杖劃過好看的弧度,火柴再度變成了針。
  比起試了四次才成功的符咒學,這次成功的讓他心情更為複雜。
  喜愛程度並不等同於課堂上的表現程度,這點讓他不管怎麼想就會怎麼覺得心酸。
  --算了。
  把另一根火柴放到眼前,萊德利由左到右輕輕一揮。
  看著只變了一半、不曉得還能不能叫火柴的火柴,他默默堅定了魔法這種東西一定要持續練習才能達到施咒成功率百分之百的想法。

  夜晚時分,寢室內的每個人都身處於睡夢中,惟獨萊德利不管怎麼樣翻來覆去就是睡不著。
  --唉。
  心情煩躁的坐起身來,他粗魯的抓了抓就算是睡覺時也堅持綁著的頭髮。
  既然睡不著,那就來練習今天學到的好了。
  這麼想的萊德利拿出了幾根火柴--老實說他也不太記得這是哪裡來的了,好像是哪個人不要了所以硬是塞給他……不想了,來練習吧。
  拿出魔杖,萊德利開始了練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