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外-2

 

時間點:官方突發事件前10天。

注意:此次主線含有部分誓願的內容,可能要看過誓願才看得懂這篇。

 

 

  馬格清醒時,映入眼簾的是不甚熟悉的天花板。

 

  「醒啦?」一道成熟的嗓音從旁邊傳來,他轉頭看向聲音的來源,有著一頭俐落金髮的男人正坐在床邊看著他。

 

  「……藍叔?」看見那個男人,馬格愣住,對方是有段時間不見的——克藍格恩,前任武裝祭司,也是當年負責處理他的傷勢的人。看見是對方後他放鬆下來,想起昏迷前的事,他接著問道:「現在沒事了吧……?」

 

  被喚作藍叔的男人拿著藥膏往他的臉頰上抹,「沒事了,他們不會找到這裡……你這次真的太亂來了。」微微的刺痛感讓他往後縮了縮,卻被對方托住了臉頰,「別亂動,你的肩膀我只有幫你簡單的處理過,動作太大我怕你傷口會裂開。」

 

  他這才感覺到肩膀處的傷口已經被繃帶牢牢纏起,連帶的手臂也被固定起來。

 

  『啊……這下回去就沒辦法用普通的理由瞞過卡爾了。』這麼嚴重的傷絕對沒辦法用簡單的一兩句話帶過的,了解弟弟的個性,他暗暗嘆了口氣。

 

  「你在想要怎麼隱瞞卡爾對吧?」突然一句話將他的注意力轉回來,克藍格恩正皺眉盯著他的臉,語氣變得有些嚴肅,「我可不會幫你。」

 

  聽見對方的話後他苦笑,「這麼嚴重的傷也瞞不了他,我會老實跟他說的。」

 

  即使聽到這句話後克藍格恩的眉頭依然緊皺,直到馬格再跟對方保證了一次後他才放鬆下來。

 

  「你這孩子就是愛逞強,又喜歡隱瞞事情,你爸從以前就一直很擔心這點,看來是沒多少改善嘛。」克藍格恩轉過身把藥膏收好,拿出了一杯水,「先喝點水,我等會去把卡爾找過來,你現在盡量別移動。」

 

  馬格點了點頭,接過水杯時聞到裡面傳出來的特殊香氣後他挑了挑眉,但並沒有多說什麼便將水一口氣喝完,接著把杯子還回去給對方。

 

  看著對方整理用來包紮傷口的物品,不意外的感覺到一股倦意湧上,馬格眨了眨紫紅色的眼睛,但很快便放棄了與睡意的拔河,閉上眼後他感覺到對方的手輕輕的拍了拍他的頭,接著他的意識陷入黑暗中。

 

    * * * * * * * *

 

  紅髮青年睡著後克藍格恩並沒有馬上離開,而是在屋子等著另一個人。

 

  扣扣。

 

  敲門聲響起,他站起身前去開門。

 

  「老師。」站在門口的是一名褐髮的少年,看上去可能只比馬格小了一點,但他卻沒有那個年紀的孩子應有的活潑氣息,反而顯得有些陰沉。

 

  「你來啦,其實今天的課程可能要暫停了,我這邊來了位客人,等等我出門後想請你幫我照顧一下那個客人。」克藍格恩邊將對方領進門邊低聲說道:「在這段時間內千萬別讓任何人進屋,也別讓他走出去。」

 

  「客人?還真是難得啊。」褐髮少年抬起頭看著克藍格恩露出有些意外的表情,接著四處張望,卻沒有看見任何人,「人怎麼不是在客廳?」

 

  「他出了點事,現在正在休息,我給他喝了點安眠的藥,暫時應該是不會醒來,不過如果他醒來了而且要出門的話,在不傷害對方的前提下你可以用任何方式阻止他。」克藍格恩比了比客房的方向,並且領著對方走進客房。

 

  看見躺在床上的那個人,褐髮少年愣住了。

 

  「就是他,如果他醒了別讓他從床上起來……席安?怎麼了?」克藍格恩交代完後原本已經要離開,卻注意到少年的異樣反應,他轉了回來詢問。

 

  席安花了點時間才回過神,他先是看了馬格一眼,接著轉過頭看向克藍格恩,「老師……我認識他,馬格怎麼了?」

 

  克藍格恩先是愣了愣,在少年的再次詢問下他才反應過來,但他並沒有正面回答席安的問題,只是再次交代了別讓病人亂動後便離開了。

 

  雖然有些不滿克藍格恩的這個舉動,但席安並沒有說出來,他依著克藍格恩的吩咐搬了張椅子坐在床邊,看著這個已經有段時間不見了的紅髮青年。

 

  當年被養父母領養後他就很少再見到這對他視為兄長的雙胞胎兄弟了,後來有幾次他雖然有經過餐館附近但並沒有進門,不是他們的問題,是他每次只要看見餐館就會想起他的兩個姐姐跟那時的事件,接著就再也無法往餐館的方向踏近一步。

 

  當時的事他並沒有親身經歷,所以不知道那時的情況,但照後來他打聽到的部分來看,那絕對不是一個孩子可以接受的慘狀。從之後卡爾回來時的表情就證明了這一點,亞洛叔叔甚至請了人來封印卡爾的記憶,這些他都知道。

 

  但馬格卻完全不一樣。

 

  馬格清醒後第一眼看見自己時,馬格眼中的冰冷及絕望他永遠都忘不掉。可是跟卡爾完全不一樣的是,馬格並沒有因為那樣的事件而出現混亂的精神狀態,相反的還顯得十分平靜,至少表面上看來是那樣。

 

  之後的事他也無從得知了,那次事件後亞洛叔叔就把他送到現在的養父母身邊,自然的也就減少了接觸的機會。

 

  不過現在回想起來,那時馬格雖然給人成熟的感覺,卻總是在逞強。

 

  總是獨自攬下所有事情,受傷了也不願意讓人知道,即便難過也不會說出來,把所有事都往肚裡吞,寧願自己難過也不願傷到他重視的人。

 

  但就是因為他總是這樣才更讓人擔心。

 

  他想起亞洛叔叔總是很擔心馬格,以前總是不懂,在他眼中,馬格就像個成熟的兄長,反而是卡爾常常橫衝直撞的,亞洛叔叔卻都只是稍微叮嚀個幾句便作罷。現在總算是懂了,因為比起卡爾,馬格的確讓人放不下心,總是怕他又在某個看不見的角落受了什麼傷、是不是又瞞著別人去做什麼危險的事……

 

  看剛剛老師的反應便知道老師對馬格應該也有一定程度的認識了,所以才會那樣交代吧。想到這裡席安忍不住嘆了口氣,他起身拉了拉馬格身上的被子,發現對方肩膀上包紮起來的傷口。

 

  看見那個傷口的位置他皺了皺眉,跟當時那個傷口幾乎同樣……總覺得不對勁。

 

  但他並沒有再多想,把棉被拉好後他坐回椅子上,等待著老師的歸來。



Created: 27/01/2014
Visits: 86
Online: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