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當時的分離之後應當要各自離去的他們,卻不知不覺地在那日聚集在那個地方。

 

 

 

拐過熟悉的彎,本來在她腦中的記憶應是空無一人的那個盡頭、卻在揚起頭之後看到了宛若昨日才見過的身影。
「…欸?鹿野?」
「──…?妳怎麼來了?」
「鹿野桑才是吧?怎麼會──」「怎麼了鹿野,外面有誰來──如月?!」
從那扇門後探出頭來的、穿著白色帽T的少年。因為以往都是綠色的衣裝、現在甚至令她有些不太習慣。「瀨戶君?為什麼你也…不是工作很忙的麼?」
「如果這麼講的話、桃醬的工作不也應該很忙嗎?」
後面傳來的聲音讓所有人順著音源看了過去。「KONOHA?」
坐在輪椅上少年笑了笑,其中比起往常似乎多了些親切。「現在叫我遙比較好的樣子。…大家都來了呢。」
「喂遙等一下──欸欸大家都在?!」
蔚藍運動衫的少女跟進巷子之後也楞在原地。就在這樣的情形下、一個繫著馬尾的綠髮少女靜靜地繞過瀨戶踏出門外,環顧四周。
「大家都不約而同的來了啊……既然是這個日子那麼我想大家的目的應該都一樣,進來吧,和瀨戶一起來的茉莉和今天早上搭第一班火車來的響也君都在裡面哦。」
幾人下意識地對望了一眼,跟著那個少女踏入了寫著「107」編號的門扉。

 

 

 

許久不見的大家待在各個位置談天說笑,親切的彷彿那些日子不曾過去一般。
木戶嘆了口氣,拍手吸引大家的注意力。「好了,剛剛也說過了。既然是今天,那麼大家想的應該都只有一個……對吧。」
「可是,團長……」如月桃欲言又止,「如果是這樣的話,最應該來的那個,反而沒有來吧?」
大家都知道她在指什麼人。沉默了良久,木戶遙了搖頭。「這並不是團內活動啊,大家都是沒有約好就來到這裡的──」看向已經簡單佈置好的基地。「況且,若那傢伙現在正為了未來好好努力的話……文乃姊一定也會更高興的。」
除了榎本貴音稍嫌不滿的嘖了一聲外,沒有人反對這般話語。盯著從廚房端出了一大塊蛋糕的茉莉,曾為ENE的少女眼中倒映出了蠟燭上燃起的火光。
一直以來都不敢面對的那傢伙,是不是又因為糾結著什麼而沒有前來呢。她在心中嘟嚷。
真是……令人操心。

 

將赤紅色的圍巾擺在蛋糕的前面,「那麼就開始吧、文乃姊的生──」「啊啊大家?!……抱歉、我遲到了!」
沉沉的嗓音突然冒出,已經關上燈的室內因門的開啟而明亮起來。「我沒有錯過些什麼吧?」明顯是急忙奔跑過來的喘息混雜在句子中。
在一片寂靜下,劃開沉默的是那個一直以來都吊兒郎當的、配著愉悅心情的笑聲。
「伸太郎,你也回來了啊。」
「…嗯。」
遙是第二個回過神來的、並想到了什麼般的說道。「既然伸太郎來了,就讓他代替文乃醬許願如何?」
「咦,讓大叔?」響也楞了愣,不忘補上那個奇妙的稱謂。
「對呢,如果是伸太郎的話,肯定能幫文乃姊許願的。」瀨戶微笑起來,贊同的說。
「原來如此……這樣也是呢。」木戶看向愣在門邊的少年,「你要愣在那裡多久?沒聽到麼,過來許願吧。」
「欸?我……」「快點啦哥快點過來!大家都在等著的吧!」意識到了什麼的如月桃跳起身推著伸太郎的後背到蛋糕前面坐下,悻悻然的少年於是只能背負著大家的視線闔上眼睛。
要說自己有資格什麼的……完全不這麼覺得啊。他暗忖著開口。
「第一個願望……」
如果是那傢伙,會許什麼願呢?
思緒彷彿回到了從前,那個老是微笑的少女口中、說出的點點滴滴。
『希望……』
然後他如同想到了什麼般的,得意地睜開眼環視圍在蛋糕旁同樣閉著眼的眾人。
「我的願望是,希望每個人能夠用這三個願望各許一個小願望!」
「……欸?」
所有人錯愕的睜眼。「有這樣的嗎!況且三個願望要分成九個……小願望的標準是什麼來著啊!」貴音難以置信的吐槽,另一邊的鹿野則是忍不住笑了出來。「啊──真熟悉哪,老實說文乃姊也這樣幹過對吧。」
「是啊,懷念的句子。」木戶和瀨戶也笑了起來,齊齊望向怔然的赤色運動衫少年。
「是嗎……她也這樣說過啊……」
真像她的風格吶。伸太郎看著搖曳的燭火、預言卻又止,只是將話題導回正道。「好啦,說了要大家各許個願了吧,從團長的木戶開始如何?」
這次換成是木戶愣住了,「願望?」當時許了什麼,大概連她自己也想不起了吧。思慮了良久,她終是擠出了個答案。
「希望大家都平平安安,這樣就好。」
鹿野又笑了起來。「真有文乃姊的架勢啊木戶……欸痛痛痛!唔真是久違了的肘擊啊……話說瀨戶換你了哦?」
「我的話,大概是希望大家都能健康吧。」瀨戶搔了搔頭提出。
「那麼就換我了──許願什麼的真的有點麻煩啊、畢竟不能和前面的人重複對吧。」語落,他看了看在場的所有人一眼。「那麼,我希望每個人今後不管要做什麼事情都能很順利。」
「真籠統的願望……不過的確是你的風格。」伸太郎忍不住說道。「再來…小櫻,換妳了。」
「我……我希望,不管以後大家各自在哪裡……都是好朋友!」
看著一臉認真道出此話的白髮少女,「早就已經是事實的事情能夠當願望嗎?茉莉醬真是的──」坐在旁邊的如月桃不禁失笑,伸過手擁抱住了那樣的少女。「這個不算再許一個吧?」
「不用的,我許這個就好了……」彎出如同往常般的笑容,「吶,桃醬要許些什麼呢?」
那個金髮少女放開了她,豎起食指。「我啊,希望今後不管誰在哪裡有了什麼困難都不要硬是獨自承擔,說給我們知道哦?」
「桃醬的那是提議不是願望吧?」貴音望向旁邊的人,難以壓下嘴角的弧度,「我……希望每個人不論之後會從事什麼職業之類的、都能做的開心?」
「我說為何話題又變的這麼現實了?」「你管我啊!」仍不忘和赤色運動衫的少年鬥嘴起來。
「你們前面的都把願望許完了、糟了想不到該許什麼啊──」雨宮響也抱怨般地喃喃,蹙著眉思慮了下還是緩慢地道出。
「……希望今後也能再見面。」
「那是當然的吧響也!」率先做出反應的是跳了起來的如月桃,「許這種理所當然的願望很浪費哦?!」
「大嬸妳的重點是這個?!……嘛只是想不到願望而已,保險一下也沒什麼吧?」
「好了好了,這樣就好。那麼遙君、換你了哦。」白色帽T的少年依舊擺著與往常並無二致的笑容。「嗯?換我了麼……」不知何時用那樣微弱的燭光開始畫起畫的灰髮少年抬起頭來,在現在才發現他畫起圖來的榎本貴音「這麼暗畫什麼畫眼睛會不好啦」的怒吼聲音中偏頭微笑,「我希望大家的願望都能實現。」
「啊啊,真不錯的願望!」鹿野又率先地忍不住笑道,「一定能實現的啊這個。」
「最後就是,伸太郎君了吧?」
遙將視線轉向了中間的伸太郎,「再不快點許完願,蠟燭要燒完了哦。」
「知道啦……」他搔了搔頭,抿起了唇。
吶文乃,這會是、妳的願望嗎。

 

 

 

 

「……希望大家都能幸福。」

 

 

 

 

那抹紅映在每個人的眼中,搖曳、模糊又轉為清晰。並非透明、而是真實到令人想要掉淚。
在此處的所有人無一不靜靜凝視那個少年將火光給吹滅、室內歸於黑暗的景象。
對每個人而言都有著不同涵義的那個赤色啊。無論見過那個少女與否、都對她有著難以言語的情感──截然不同,卻都重要至極。

 

 

 

「……生日快樂,我們的NO.0……」

 

在黑暗中齊聲的低喃,彷彿能隨著方才的生日願望,直達那片已經不再是殷紅的天空當中。
在只剩下漆黑的視野之下,坐在眾人中央的少年無聲地撫上身前擺著的赤色圍巾。

吶,妳聽見大家的聲音了嗎,大家因為妳的關係變的很幸福啊、從前連夢也沒辦法想像的幸福啊。

 


妳是我們的ヒーロー啊。

 


無論多少次,他們似乎都能夠看見,記憶中那個少女永遠帶著笑意的表情,搖搖晃晃地、懸在心頭。



Created: 21/11/2013
Views: 143
Onlin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