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面的座位有人嗎?」發問者不等眼前的人回答就擅自坐在自己身旁的椅子上。

「幹嘛?」聲音來自一位正在享用晚餐,留著坊主頭的少年。在外貌上他梢比對面的人年長一點。

「沒什麼,只是想和伊丹同學你共用晚餐而已。」說話的人雙手托著下巴,留著一頭柔順的藍色髮絲,幼稚的臉上記上一抹玩味的笑容,

 

這和他年少的外貌有點格格不入。

「不需要。」這位叫伊丹的少年頭也不抬一下,繼續專心的進食。

「真冷淡呢~」藍髮少年沒有把說話記在心上,然後微微揮一揮手,示意身旁的執事—綾部連次郎上前。

「是的。賽雷迪大人。」語畢,執事把拿在手上的餐點放在他的主人—賽雷迪‧克萊斯眼前,然後簡單的介紹今日的晚餐。

「今天的主菜是法國小龍蝦手工面和松露汁海魴魚配薯茸西蘭花。」


「唔~看上去不錯呢~」賽雷迪望了望自己眼前的美食,滿意的微笑,然後把視線停留在伊丹京次的晚餐上。「你說是吧,伊丹同學?」

「不知道。」伊丹隨便的敷衍了他,隨手把蘿蔔放入口中,仍然沒有望著眼前的人說話。

「想要的話我也可以分一點給你喔。」賽雷迪拿起了刀叉,開始品味桌子上那誘人的晚餐。

「進食時可以別說話嗎?」伊丹顯得有點不耐煩。

「喔~原來伊丹同學你也懂得餐桌禮儀,看來還是有好好上課啊...」SEREDY得意的微笑起來。


「……………」


「無視嗎?真令人傷心呢~」話雖如此,但賽雷迪臉上沒挂半點不滿,繼續享用餐點。



晚餐時間還有十分鐘左右便結束,在餐廳上還在進食的只有伊丹京次和SEREDY,雖然場內還有些忙著收拾的學生和打掃的嬸嬸,但大部份人都在較早一點的時

 

間離開,這顯得還在進食的京次他們有點異類。一望無際的食堂,銀器碰撞食具的聲音,大段的沉默、冷清圍繞著他們。



「賽雷迪…」

「~♬」

「賽雷迪。」

「咦?不是說進食時不要說話嗎?」說著說著把自己碟上的西蘭花自故自說放到京次的碗上。

「喂!賽雷迪…!」發現SEREDY還在繼續分享美食,伊丹開始有點煩躁。「你到底想…」

「啊呢?伊丹君偏食是不好的喔~」賽雷迪打斷了京次的說話,望著他那生氣的表情,賽雷迪滿意的淺笑,手上還是忙著把自己的伴菜割愛給京次。


「賽雷迪…你!」伊丹突然想到自己差點中了賽雷迪的惡趣味中,隨即冷靜自己的思緒。

「切!」

「我的工作不包括清理顧主不吃的食物。」明白賽雷迪的意圖,伊丹他後仰着,靠着椅背,两只手抄在外套的口袋裡,挂着自信的笑容。

這樣讓他看起来有種遺世獨立的味道。伊丹京次他雖然受顧於賽雷迪,但绝不能被他牵着鼻子走,必須一臉滿不在乎,尤其不能讓賽雷迪看見自己失態,這

 

有違他的自專心。

「在說什麼傻話呢?不多吃一點會長不高喔~♬」賽雷迪還在裝傻,看來他很享受這樣。

「哼,我才不想被個子矮過我的人說教。」

 

 

「……話說那個孩子怎麼樣?」

「是說瀨名新嗎?」

「如你所知,泡湯了。」

「是嗎,真沒辦法呢。」賽雷迪‧克萊斯把剛切好的魚塊放入口中。京次最討厭的就是賽雷迪他那深不可測,毫不在意的表情。因為總是看不透他在想什麼。



..

 

 

 

 

「我吃飽了……」京次站了起來正打算回房間休息。

「伊丹京次。」賽雷迪突然叫了伊丹的全名。


 

 

消滅顧主不需要的東西是你的工作吧。」


 

 

 

這意味深長的一句話直插伊丹的思緒中,想到自己的腦海竟然會被他一句說話打亂,不由自主的發出了不滿的聲音。


「切!」

伊丹睜了賽雷迪一眼,把放在口袋的手拿出來,修長的手指劃過食具旁,默默地把剛才被遺忘在碗中的西蘭花吃掉。

「這樣你滿意了吧。」說完後便轉頭離開這個不快之地。



「伊丹君真是個聽話的乖孩子呢~」賽雷迪面露一記冷笑,視線停留在前方個頭不高的背影身上。




 

 

 

...

 

 

 

 

 



「誰都不能逃離我的手掌心……無論是瀨名新還是伊丹京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