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季,陣陣的雨水洗滌了整座死寂的灰城。

冰涼涼的雨水洗淨了疲憊的身心,先前的緊繃情緒一夕之間突然化為冰涼,本來是想受著這長久以來難得一次
的放鬆,卻被若大的滾滾的幾滴熱水驚醒。

啊啊,原來是26喔。

 

睜開眼後,第一個映入眼簾的是在熟悉不過女孩,但是卻是滿臉的熱淚,咽咽的哭腔,不斷滴落的炙熱的淚水


又怎麼了嗎?

癟努力想保持清醒,一時間無法想起自己怎麼會在這裡,順手想敲敲26的頭,一陣摸空讓他意識到一件事。

「……」

看著自己的手穿越了CT26,那種兩個世界隔離的沉痛感,順間把人從此刻敲醒。

默默看著26抱著自己,任由雨水無情的打溼在身上,還有溶入雨裡痛徹心扉而清晰的哭聲……


『吶吶~癟你看,這是我最新的報告喔!』

CT26笑的一臉幸福,拿著整疊有6公分厚的紙,周圍還有濃濃的咖啡味已蓋過整間實驗室本來的機械味和藥品味。

『26你這幾天都沒休息嗎?』

完全無視興奮的CT26,癟敲了26的頭。

『嗚….可是這個很重要嘛!你看你看,我已經百分之九十八模擬電瓶的構造了,而且實驗動物上,我已經成功拔除九分之一的類電瓶了。』

『喔,是嗎?』

癟故意非常冷淡,他不希望眼前的女孩繼續這項研究,而且也不奢望這女孩能夠救他,也不認為能夠這麼簡單的打破這不公平的世界的殘酷,更不對這女孩能夠在僅存的半年內的研究成功抱持著希望。

『當然是啊!我相信再過不久,我一定可以先救到你!』

CT26直直地看著癟,堅定的眼神總是讓癟沉痛,他不忍心打破她的希冀,但是他知道CT26抱的希望越高越是跌的越深,而這座深谷是他漸漸鑿的,從剛開始還只是萍水相逢,沒想到最後會變成越繫越緊的牽繫,最後放不下手,漸漸成為把CT26推入無法想像的深淵的斷繩。

『嗯?』

不知不覺癟已經緊緊地抱住CT26,把臉埋進櫻花色的髮絲裡,聞著散發在櫻花色髮絲的淡淡的香氣。

不想……不想讓26崩潰。


沒想到,最後竟然能找到這裡……

看到CT26除了已經濕透的衣服,絲襪還有好幾處的破洞,其實衣服還有好幾處的淤泥,而原本櫻花色的馬尾被雨浸濕成了黯淡的粉灰色。

這裡是下城的最邊緣,最廣大渺茫地帶,被歷史遺棄的廢城,是舊日戰爭的遺跡。土地貧瘠、流水混合著揮之不去的重金屬,使這裡一直無法住人,本來想說,就這樣無聲無息地消失在這世上,最後還是被26找出來,在這許多斷垣殘壁的建築中,就在連癟也不知道是哪的牆角。

26就是這樣,永不放棄,被絕望淹沒了希望,卻還是無法摒棄希望,就算知道自己會失敗,所以才會崩潰的,總是賴以鎮定劑保持清醒,不想讓她再度崩潰的。

癟低著頭苦笑,右手忍不住按住眼角,讓最不想見到的人看到自己最糟糕的一面……


『癟你在哪裡了?』

『癟!』

『癟快出來啊!!!』

CT26在下城的街頭上,像無頭蒼蠅一樣的找癟,原地來回轉了好幾圈,就是看不到癟的身影,最後開始帶著哭腔喊著呼喊自己的名字了。

癟躲在另一邊的牆角。

CT26最近開始每30分鐘看不到癟,就會出門到處找癟的緊繃狀態,癟本來不打算出現的,但是每當一聽到26開始嗚咽的啜泣聲,就會忍不住站出來。

『癟!』

CT26一看到人,就很快地向前撲上去,CT26緊抱著癟,制不住的嚎啕大哭。

『就只是在街上晃晃而已,妳也太誇張了。』

癟忍不住回抱著CT26,裝做自己不清楚怎麼回事,耳邊聽著因為哭泣而已經不聽不懂話語,感受到她發抖和微微發燙身體,每當這回,癟就開始心疼而後悔,早知道就不要挑這天,應該要再晚幾個禮拜,現在還太早了,想讓26在多安心幾天,想再在多陪她幾天。

『妳真是……我以後出門會告訴妳啦!』

『不要,你不要離開我!』CT26突然鏗鏘有力的咬字。

『恩……』癟回覆的有點遲疑。

思考了幾秒,癟想通這周而復始的幾次,無意義逃避。

『好,我以後不會離開妳。』

『真的?』CT26放鬆手臂,抬頭看著癟,發亮的淚汪汪單眼。

『真的!』 癟露出了微笑,用鼻子碰了一下26的哭紅的鼻子。

『真是愛哭鬼!』

騙自己26是知道自己活著,所以才喜極而泣的,絕對不是因為清楚癟25歲生日即將到來,而實驗成果未完成,所以才突然消失的,26才沒那的聰明。

絕對沒有。


雨越下越大,癟看著打在CT26身上的雨越來越大,而CT26依舊緊抱著他的身體痛哭,感覺整個人都被掏空了。

啊啊,已經快聽不到26的聲音了。

連雨聲也是,漸漸的也感受不到雨打在身上的感覺,只剩下冰冷的雨持續讓自己感受到越來越強烈的寒冷,吸附在身上地的重雨,使全身感受到沉重的感覺。

突然感覺一切都很安靜,就像時間靜止一樣。癟看著CT26跪坐在地板上,緊抱著冰冷的自己放聲大哭,原本就很嬌小的身體很努力地想要抓好自己,眼淚簌簌掉落,即便是大雨,也無法洗淨臉上的熱淚,粉灰色的頭髮糾結的纏在一起,身上的衣服也嚴重浸濕。

之後哭累了,CT26隨手撥開瀏海,把沉重的自己往自己身上一提,把臉埋入毫無生命的肩頸裡,緊緊抱著發出啞啞的嗚咽聲,和被雨打濕的身體微微的發抖。

看起來可能發燒了,就這樣無力地看著CT26潰堤,什麼也做不了。


『你好呢,癟先生。』

『叫我癟就可以了。』

第一次見面的時候,是在那座無名酒吧裡,一名有著櫻花色的粉粉雙馬尾少女,對他露出甜甜的笑容。

那是下城的居民秘密酒吧,就這樣藏在黑不見底的曲折巷弄裡,想要進入這裡的話,多半需要熟人幫忙帶路,彎綿曲折的暗黑巷弄哩,很難分辨東南西北,又不時的有蟑螂老鼠竄出,有時候即便經過了,也不一定會發現這間酒吧,高度的隱密性,成為交換情報,與人交流的好地方。

進入酒吧的人都締結了契約。

──決不在此殺人,否則即處死。

──人人平等,無上城與下城之分。

──請好好享用今晚的美酒。

『哎呀,還真是溫柔的傢伙…..』櫻花粉色馬尾少女就這樣逕自的往癟身上趴,『會在25歲後,把你的心給我嗎?』甜甜的聲音與她的形象相襯。

『…….』見狀,癟只是笑著把她扶起,『想要嗎?』

『想要啊 ! 』

癟笑了笑,瞬間笑容收起,『不給你呢 ! 』

『給我嘛 ~ 』

『不要 ! 』賊賊一笑。

『給我嘛給我嘛 ~ 』CT26開始亂敲人。

『我、不、要。』癟抓住了CT26的雙手。

『小氣!』CT26嘟起嘴,在一旁念念有詞,『心臟心臟……』

那天,只覺得CT26只是任性的小女孩,而且是對心臟有莫名的執著的醫殺者,沒想到最後會發展成這關係。


「給妳……」癟咬牙切齒的說著。

「就拿去用吧!」癟緊抓著自己的左胸襟。

兩年前的初次見面,CT26無意開的一場玩笑,也許她早就不記得了,現在想起來還挺諷刺的映襯,當年討著他的心臟要去研究的小女孩,現在卻是犧牲眾多的動物和電瓶,為了只是希望他心臟能夠長久跳下去。

看著26泣不成聲的模樣,癟覺得整個心都被掏空了,整個人無力地緩緩靠著牆滑下。

我的心,早在25歲以前就給你了妳知道嗎?

啊啊,就拿去用吧,兩年內26無法完成的實驗,再給五年一定能夠成功脫出的,拜託,要好好照顧自己啊。

求妳,別在淋雨了。


Created: 11/10/2013
Views: 155
Onlin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