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ia Amica -


  我最重要的、可愛的、單純的朋友。

  總是問著奇怪問題的妳。
  不太會和人講話的妳。
  被人推而跌跤的妳。
  將屍體分解的妳。
  殺害了人的妳。
  流著血的妳。
  唯一的妳。
  我的妳。

  我,最喜歡了。

 ---------


  我死去的隔天早上,不意外地妳只是從旁走過,連望一眼也沒有。

  抵達學校,意外地同學們將妳推倒在地。
  那在過去一直都是我的角色。妳不曾確實去阻止,因為我說不需要。但只要妳一走近,他們就會一個個退開。

  這樣就夠了,讓他們害怕。
  妳就只會在我身旁了。

  為了這個,要我做什麼犧牲也無所謂。

 

 

  能做到像我對妳般這麼好的只有我。

  在這個地方,會和妳正常對話、聊天的只有我。

  能接受妳的興趣並把那些視作自己的興趣的只有我。

 

  很喜歡,很喜歡,很喜歡。

  最喜歡了。

 

 

  我知道的喔。即使死去的是我妳也不會有任何感慨的。

  因為我是這個世界上最瞭解妳的人,是世界上唯一能接受妳的全部的人,即使是親生父母或是妳自己都絕對不會完全瞭解、完全接受的。

 

  我知道的喔,即使妳自己即將面臨死亡妳也不會有特別的感覺。

  但因為我絕對不會傷害妳、也不會干涉妳,所以只能藉由他人之手讓我看見更多、更多、更多不一樣的妳。

 

  皺著眉的樣子也很可愛呢。

  發怒的樣子也很可愛呢。

  悲傷的樣子也很可愛呢。

  孤獨一人的樣子也很可愛呢。

  受了傷的樣子也很可愛呢。

  狼狽地被追趕的樣子也很可愛呢。

  對死亡沒有感覺的樣子也很可愛呢。

 

  無論什麼樣子的妳,我都可以接受,我都是愛著的。

 

 

  但為什麼,好像有點少了什麼的感覺呢?

 

 


  「還是,沒有辦法理解『死亡』呢。」

  在往常談天的地方,妳這麼說道。
  「不過,沒有辦法再一起聊,還是有點寂寞。」
  妳坐了下來,我也坐在妳身旁,如同那時我還活著的時候。

  讓妳感到寂寞很對不起呢,不過我還能像這樣繼續聽著妳訴說,我很開心。

  「吶、等妳的口信喔。」


  這是當初彼此的約定,也是現在我與妳之所以不能離去的理由。

 

 

  那一天,收到了入學通知的妳,整理了自己實驗和研究的相關物品,穿著我們先前的制服,就這麼離家了。

 

 

  絕對不能死。在得到我的口信之前。我絕對不會離開。



Created: 07/10/2013
Views: 163
Onlin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