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染篇】

 

 

「在很久很久以前,每當到冬天最寒冷的那天夜裡,在大人們不注意之時,鎮上所有的孩子們就會像憑空消失一般集體失蹤。有的人說那是在琦羅山道徘徊的夜骷顱群想把孩子們變成同伴;有的人說是被琦羅山上神出鬼沒的九尾群給帶走了;有的人則說是在市內與郊區間遊蕩的素利柏所為。」

 

一個霜碎市的居民在聽了對方三個關於神奇寶貝的傳說,輕輕開口:「我倒是聽過一個不是關於神奇寶貝的怪談,你們聽過雪女嗎?」

 

花染跟著李奧一同來到霜碎市的神奇寶貝中心,碰巧聽見有人在討論最近發生的事情,忍不住靠近一探究竟,同時巧遇了也圍起討論的奈特。

 

「那是個寒冷的冬季,有一個女孩與外來的男孩相戀了。可是女孩保守的雙親不同意他們的戀情,於是他們偷偷相約到琦羅山上想要私奔。」這名市民講故事講得生動,彷彿就發生在大家身邊一般,所有圍觀的人細細聆聽,「那天,很冷很冷,說是整個冬季最寒冷的一天也不為過,女孩帶著簡便的行李隻身前往約定的地點,不料山上開始颳起暴風雪...... 男孩本想不畏風雪上山,卻還是因為天氣實在太過惡劣,最後沒能依約前往,而女孩也從此失去蹤影,大家都認為她已經不幸在暴風雪中喪生了,但遺體卻怎麼都找不到。」說書人表情豐富,搭配手勢,「之後,每年冬季風雪最大的那幾天,都會有男孩失蹤,傳說是那個女孩化身成雪女在找男孩。」

 

花染聽完不禁打個冷顫,所以默默離開現場,奈特見狀,跟了過去。

 

「你沒事吧?」

 

「還好,只是覺得雪女很可憐。」

 

「你覺得這會是這次事件的主因嗎?」

 

「怎麼可能?!這不過是傳說,而且世界上才沒有雪女這種妖怪。」

 

花染堅決否認,撫摸著湊近腳邊的太陽精靈,雖然身上也還有夢妖魔跟燭光靈這種幽靈系的神奇寶貝,讓自己從會害怕到現在覺得幽靈也沒什麼大不了的,但那畢竟是神奇寶貝,跟那種傳說中由人幻化的妖怪雪女,是不一樣的。

 

「先不管傳說,那你不想去查察這件事的原委嗎?」

 

花染凝視奈特兩秒鐘,猶豫的點點頭。

 

天色雖晚,尚未到大家熄燈的睡眠時間,且風雪有漸漸變大的趨勢,兩人決定先行留在中心裡休息,等待天氣狀態好一點,再行出發調查。

 

..................

 

「語鐮,你要去哪裡?」

 

躁動、與音色熟悉的一句話,驚動了花染身邊淺眠的太陽精靈芙娜,她用鼻頭輕推主人的臉頰。

 

「怎麼了嗎?」花染只是摸摸太陽精靈的頭,眼睛根本不算有打開,試圖安撫夥伴。

 

「小花,醒醒。」奈特搖了搖她的肩膀,然後指向不遠處本該也同樣在中心內打地舖的李奧與語鐮,只是已經剩下兩個空睡袋。

 

「他們已經出發去調查了嗎?」抹了抹臉,花染趕緊把隨身物品收一收起身。

 

 

 

【奈特篇】

 

 

不寧靜的夜晚,不安份的心情。

大雪紛飛一向是霜碎市的日常,但今夜的日常卻不那麼日常。

 

「吶,你們聽過霜碎市的傳說嗎?」不知是誰起了頭,為大家都被困在神奇寶貝中心的夜晚更添加一筆弔詭。

 

坐在椅子上休息的奈特,對於此事相當有興趣,但與其融入人群裡聽,他覺得自己到不如在旁邊默默的聽著,他可不想走過去後被大家大喊鬼出現了之類的話題。

 

傳說,不外乎就是人所不能解釋之事,所以才叫傳說。

 

「你們會怕嗎?」奈特看向放在桌子上的寶貝球,有的呼呼大睡毫不知情,有的眼睛閃閃發亮一副想探險樣,有的緊摀雙耳瑟瑟發抖,有的歪著頭仍不知發生甚麼事。

奈特轉而看向窗外的大雪,黑夜被白花花的世界覆蓋,濃稠鬱悶的灰天總讓人覺得情況只會每況愈下。

 

靈異的傳說、消失的男孩、父母的哀嘆、眾說紛紜的身影,集其了恐怖故事的要素,或許就差個結局──一個絕望的悲劇。

 

奈特搖了搖頭,怎麼會想到這些呢?不明白的探就自己的心,卻只得到忐忑的不安。

胡思亂想的他直到在窗的倒影看到個女孩從人群中走了出來,臉色不算是好看。

「妳沒事吧?」他追了過去問,對方的表情令人擔憂。

「還好,只是覺得雪女很可憐。」紫髮少女直截了當的道。

 

雪女,傳說是霜碎市曾有對情侶要私奔,男孩卻因大雪無法前往而失約,獨自在山上等待的女孩自此消了蹤跡,遽聞,每年總會消失個男孩,就是因為女孩在尋找男孩的原故。這都是奈特和她剛剛從說故事的人們聽來的,為本就撲朔迷離的傳說更添變數。

 

「妳覺得這會是這次事件的主因嗎?」奇怪的感覺油然而生,奈特總覺得有哪裡不對,但甚麼也說不出口。

「怎麼可能?!這不過是傳說,而且世界上才沒有雪女這種妖怪。」少女堅決的否定的樣子,令奈特不敢在追問下去。

「先不管傳說,那妳不想去查察這件事的原委嗎?」奈特被勾動的好奇心混雜百般心思,話語比思考更快了一步說出口,連他自己也覺得詫異。

只見少女看著他半晌,猶豫的點頭。

 

達到共識的兩人,不約而同地看向窗外的暴風雪,然後對視。

「明天等風雪小點在出發吧。」

「也是。」

 

 

──自此都是奈特與少女花染走在暴風雪中,不久之前的事。

 

 

【共同篇】

 

 

他們艱難的邁出每一步,追尋快被大雪覆蓋的腳蹤。迎面而來的風雪似是不歡迎二人似的瘋狂吹動,暴風下的細雪成了拒絕的訊號,一一的打在他們倆身上。

「這甚麼該死的暴風雪!」奈特憤怒的大喊,追在花染後頭的他都快要看不見只離他一兩步遠的她。

「前面!前面有山洞!」前頭的花染也大喊著,她那小小的身子在風雪中看起來是那麼的弱不禁風,但卻因友人的消失而發出極大的勇氣和力量抵抗這發瘋似的風雪,尋著腳跡追到至今。

霎時,風雪驟停,鬼斧神工的巨大冰洞赫然出現在眼前,黑不可見底。

 

「小語!在的話就回答我!」

「李奧~李奧!」

 

聲聲呼喚,得到的也只有不斷重複的回音。

 

「嘖,先前進再說。」奈特看著那兩位友人的腳跡不斷往內延伸,只有進沒有出,人必定還在裡面。

「好!」花染回答,放出太陽精靈在前引路。

 

他們不斷的叫喚,但聲音卻像是被黑暗吃掉似的,越走深處、拐的彎越多,得到的回音越來越少,路也變得相當狹窄難行。

 

「你確定往這走是對的?」奈特的聲音有些沙啞,徒勞無功這麼久,他忍不住提出質疑。

「我相信太陽精靈。」花染用同樣沙啞的聲音回答,卻飽含堅定、屹立不搖的信任。

 

腰間得寶貝球在躁動,奈特拍了拍示意沒事。他今日剛好都是帶大型或是鳥系的神奇寶貝,在這狹小又黑暗的路上是沒法有所幫助。

 

「有光了!前面有光!」走在前頭的花染大叫,奈特急忙跟了上去。

 

一踏入光中,他因突如其來的刺眼而睜不開眼睛,但當奈特一睜開眼,反而驚的說不出話來,站在他身旁的花染亦是。

 

諾大的空間宛若水晶宮,寧靜如母親的搖籃,數百顆……不,應該說是數千顆蛋堆了滿地,冰雪女們細心的擦拭每顆蛋,而冰鬼護則在正中央圍了一圈,像在守護著誰……是人!

 

「李奧!」

「小語!」

 

少年少女不顧一切的大喊,奔到冰鬼護所在的正中央,但等真正看清是誰後,兩人的洩了氣地坐下,嚇了一跳的冰鬼護和雪妖女都圍了過來。

原先被圍著的是個小男孩,沒錯,就是失蹤的男孩,此刻的他正抱著顆蛋深深的熟睡。

 

「結果反而先找到消失的男孩呀……」奈特無奈的說著。

「得先送他下山才行。」抿抿乾澀的嘴唇,花染探了探男孩的體溫說道。

「也只得這樣,不過還是先休息一下吧……」奈特一個向後躺,碰的一聲躺在冰冷的地板,剛剛那段路他們都花太多力氣了。

「嗯……不過剛剛那段路不知道我們三個能不能再走回去?」

「也只能、告非!痛痛痛痛痛!」冷不防的被冰鬼護朝肚子一個撞擊,奈特跳起來大罵,原本兇惡的眼神更加厲鬼般的瞪向剛剛撞他的冰鬼護……ㄟ?沒嚇跑?

冰鬼護浮上浮下的,像是要帶路般不斷推著奈特。

「我知道我知道了!不要撞!靠呀超痛的!」

 

在冰鬼護和雪妖女的帶路下,奈特叫出了熱帶龍載花染和小男孩二人,自己則在前頭牽著牠,冰洞內的寬大明亮,完全不會令人想到是剛剛差點累死他們的崎嶇黑暗小路。

 

「小語和李奧他們會沒事的。」奈特突兀的說道,完全不敢回頭,耳根子卻全紅了。

「嗯,謝謝你。」起初花染還有些錯愕,但隨即笑著回應。她抱好在懷中安睡的小男孩,期許友人平安無事。

 

END OR TO BE CONTINUED?



Created: 30/09/2013
Visits: 187
Onlin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