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amica -


  「我不懂呢。為什麼人們總是避諱著死亡?」紅色長髮的女孩微皺著眉,看著自己的膝頭說著。
  「唔嗯……我想是因為那樣就再也見不到對方了吧?」坐在一旁同樣抱著膝的女孩有著棕色及肩的髮長,她歪了歪頭,認真思索著。

  「可是——如果說搬到很遠很遠的地方之後不再連絡,那也是一樣的吧?同樣是別離,為什麼死亡會特別被獨立出來?」
  紅髮的女孩又問,在她的小腦袋裡,無論怎麼想都覺得不合邏輯。
  「嗯……死亡的時候,時間就停止了吧?就算搬到很遠很遠的地方,生活還是會繼續下去,也許開店、變窮、突然車禍,什麼事都可能會發生;可是如果死掉的話,就沒有未來了。」
  棕髮的女孩努力地找著合理的解釋答覆,即使她也不清楚正解是什麼。

  「可是如果沒有收到告知,遠行的人的消息也傳不到耳邊啊,那樣與死去的人有何異?」紅髮的女孩開口,問著,「如果也有方法讓死去的人能向活著的人報告,那大家就不會特別害怕死亡了吧?」

  棕髮的女孩停頓了下,露出笑容:「我知道了。那麼,等我死掉以後,就努力給露潔捎口信吧!」
  「嗯!那就拜託妳了!」被喚作露潔的紅髮女孩也露出笑容。她相信她的朋友。


  隔天,棕髮女孩的屍體被發現在穀倉的橫樑下,吊掛著。

  「唉呀、明明前一天還活得好好的。」「是那個吧,他們家不是……」
  「聽說在學校也被人排擠……」「什麼?常跟利布羅家的那個混在一起?兇手是那魔鬼吧?」

  附近的鎮民七嘴八舌地聚在外頭。一面聽著對話,露潔眼也沒眨地直直走過,前往學校。

  「欸、聽說了嗎?那個誰自殺死掉了欸——」「我知道喔!居然在穀倉,感覺真討厭。」

  學校的同學也是,在談論這件事。露潔也只是聽著,突然間,原本在椅子上坐得好好的她被人一把推到地上。

  「喂!是妳殺的吧!」「妳這個魔女!打從一開始妳就在詛咒她們家吧!」

  露潔抬頭看了看這麼質問的同學,那是平常帶頭欺凌她好友的人。
  也沒有開口,她從地上爬起,把裙襬上沾到的塵埃拍掉。

  「好噁心,朋友死了還一臉無所謂的樣子……」「她根本就沒有把其他人當作一回事吧?」

  其他沒敢上前的同學們竊竊私語著,露潔看了她們一眼,聲音便都靜了下來。

  「說話啊!妳這個褻瀆死者的魔女……」和動手推人的同學對上眼,那個同學便噤了聲。

  「同學們,要上課了——」隨著講師進來,原先聚集起的學生也分散回到各自的位置上。
  「今天早上,發生了令人遺憾的事……」
  同樣的事件再次被談論著,露潔翻看著課外書籍,仍然沒有太大反應。

  由於關係較親密,露潔有被警方喚去詢問,但最終事件仍以自殺結案。


  回到了當初閒聊的草坪上,紅髮的女孩吹著風,依然面無表情。
  「還是,沒有辦法理解『死亡』呢。」
  露潔知道朋友為什麼要自殺,也認同棕髮女孩的選擇。
  「不過,沒有辦法再一起聊,還是有點寂寞。」坐下,與當時相同的抱膝而坐。

  「吶、等妳的口信喔。」



Created: 29/09/2013
Views: 242
Onlin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