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544(♂)捷德,任務前置(預定PM:NO.362 冰鬼護(♂))

 

皮鞋堅硬的革底在雪地上踩踏,四周迴盪清晰的腳步聲。
名喚為捷德˙約科的男性挺起身子,側目望向山腳下還隱約可見的霜碎市鎮…

他於兩天前來到了霜碎市,其中並沒有任何特殊原因,就僅只是隨著旅行腳步途經這氣候長年冰寒卻熱情的城市。因緣際會下幫助了某戶人家,就此暫時借宿在那裡。
但當晚,城市皆以陷入夢寐之中時,有什麼東西悄悄帶走了全市的孩子。夢醒後的父母們無法從孩子的被窩、心愛的玩具堆以及秘密小屋中找到他們的寶貝;所有呈現於眼前的事實就有如童話中的吹笛手,一夜之間,孩童們全數消失無蹤。

這讓霜碎市瞬間陷入一股哀愁低迷的氛圍,人們臉上寫滿了無助。霜碎市警局裡因此聚集大批擔憂的父母們,其中也包含了讓捷德借宿的那家人。
但就經歷混亂的一日,霜碎市警局緊急向各大城市發佈支援通報,各地的訓練家們陸陸續續到達後…

小孩們無預警地歸來了。
就像什麼都沒發生過的那般佇立在家門前
但唯有一點…他們毫無失蹤這段時間的記憶。

「艾麗,妳告訴媽媽,妳跑到哪裡去了好不好?」婦人搖晃小女孩的肩膀,試圖找出答案。女孩努力的皺眉回想後垂下頭,「…對不起,媽媽。我真的想不起來。」
「難道又是琦羅山中的精靈大人嗎…」婦人的丈夫看了眼窗外,嘆氣說著。

「琦羅山的精靈大人?」一直待在爐火旁的捷德忍不住開口詢問。
「啊,沒什麼,只是流傳在我們城市中的怪譚。」意識到自己將客人丟在一旁的家主連忙擺手,希望他別多介意自己隨口說出的東西。
「沒關係,我對這種流言挺有興趣的。是什麼內容呢?」將眼神由小女孩膝蓋上沾染的雪片轉開,捷德露出笑容回答。
「這個…就是說….每到雪夜,當大人不注意的時候,琦羅山中的精靈大人就會邀請孩子們去作客,然後再送回來。雖然這只是怪譚其中之一的說法,不過現在想起來,以前好像也發生過這種小孩失蹤又出現的事情啊。」男人轉頭去和太太確認著
「啊,對對…好像有,不過人很少,所以我們大多認為是小孩在惡作劇….。」替女兒泡了杯熱牛奶,婦人又是擔心又是憐愛的看著她。

「琦羅山………。」捷德以手抵著下巴,思付幾秒後,抓起了披在椅背上的大衣,「我出去看看。」
「去、去哪裡?現在山中的風雪很大啊。」看著客人的舉動,男子有點訝異的提醒。

「我會小心。」晃晃手中的寶貝球,白色的厄獸從中躍出,「謝謝你們的照顧。」說完,他便快速地朝雪山前進…
========================================

「從這裡開始,積雪的深度才差不多到小孩的膝蓋呢。」伸手拍掉堆積在肩上的雪片,黑色的訓練家瞇起露出的單隻左眼掃視眼前籠罩於風雪中的山麓。隨後臉上揚起無奈苦笑,轉頭對陪伴在身旁的阿勃梭魯說到:「真是的…總覺得繼續深入下去會很麻煩。你的預感怎麼說?迪歐斯。」

阿勃梭魯抬起頭以深邃的眼神回望人類搭檔,述說著什麼。

總覺迪歐斯似乎傳達著某些訊息,正當捷德想詳細詢問的時候,有一抹熟悉的身影映入眼簾,「咦...?那個不是...??」他隨即往人影的方向前進。

 

***

 

NO.202(♀)賽希莉亞,任務前置(預定PM:NO.478 雪妖女(♀) )

 

在通往霜碎市的道路上,藍髮的少女猶疑的看著地圖上的指示,「...往這條路走下去就可以到霜碎市了吧? 」確認自己的方位後,她不經打了個冷顫,早已習慣彩焰市的溫暖讓她有點不適。

 

「唔!看來我真是沒用啊... 」苦笑著,隨著離霜碎市的距離縮減,氣溫也急速的下降,她稍微將圍巾拉高了點讓身體保暖。 自從在聯盟賽輸了之後,賽希莉亞深深的體會到自己的不足,以及自己是多麼的依賴夥伴。

 

而她這次前往霜碎市的目的,是為了調查孩童突然失蹤的事件,詳細情況她還不是很清楚,不過迷失在那麼寒冷的天氣裡一定很不好受,想到這裡,她便加快腳步前往那被霜雪所覆蓋的城市。

 

================================

 

陣陣的寒意壟罩整座城市,但人們並未待在溫暖的房裡,小孩失蹤的事件讓城裡充斥著一股騷動,大人們似乎都在外著急的徘徊著,急迫的想得到孩子們的去向。

 

看著人們心急如切的樣子,賽希莉亞也不忍心去打擾他們,她決定先轉身前往警局報到。

 

「嗯...總之小孩們一夕間都消失了麻煩的是外面風雪那麼大,要搜索起來也不容易。」霜碎市的九世訴說著現況,「所以要拜託你們訓練家可以來支援了。」

 

「孩子們....突然消失不見嗎。 」賽希莉亞試圖了解目前的情形。

 

『鈴鈴!』警局裡急促的電話聲響打斷了少女的思緒,「你好!這裡是霜碎市警局...什麼!你說失蹤的孩子們都回來了嗎? 」

 

「嗯....我知道了!我立刻過去看看狀況! 」掛下電話,九世隨手拿起椅背上的外套穿上,「訓練家小姐,失蹤的孩子們似乎都回到家了!我現在要出門去調查一下情況! 」

 

「咦!失蹤的孩子...都回來了嗎? 」眨眨眼,沒想到還沒開始展開調查的行動,孩子們就都出現了,雖然是件高興的事,不過賽希莉亞心中似乎還是很不安,「九世先生...我可以跟您一起去嗎? 」

 

「嗯?你也要去嗎?外面很冷喔! 」沒想到賽希莉亞會提出這樣的請求,九世看著眼前的藍髮少女,「那你就跟上來吧?訓練家小姐。不過自己要小心別感冒了啊。 」雖然依然是板著臉說話,不過九世還是貼心的提醒著賽希莉亞。

 

「好的...那就拜託您帶著我去了。 」賽希莉亞點點頭,緊緊跟在九世的身後,要是能親眼確認孩子的安危,自己也會比較安心吧。

 

================================

 

賽希莉亞跟著九世在城市裡確認孩子們的狀況,基本上的無大礙,但這些孩子擁有一個共通點,就是消失的那段記憶被抹去了。

 

於這部分很介意,但目前確認孩子們平安是最重要的事情。

 

「嗯!看來差不多了,剩下的就等風雪小一點後再找出孩子們消失的原因了。 」,對於目前的狀態,九世下了一個結論,本來以為事件暫時告了一個段落...

 

「九世先生!請問你有看到我家孩子嗎? 」一位男性在遠處看到了九世的身影,立刻著急的衝過來詢問。

 

「你家孩子還沒回來嗎?」聽到有人的小孩尚未回家,九世收起剛才稍微放鬆的心態,皺眉問著,「不過你不是霜碎居民吧?」 他翻閱了一下手中的名單,並未發現有關男子及失蹤孩童的相關的資料。

 

「嗯我兒子...他到現在都沒回家!我不是這裡的居民,雖然以前曾住過...這次只是帶他回來玩卻... 」男子情緒激動,他從口袋中拿出一張照片,上面印著一位長相可愛的男孩子,「這是我孩子的照片...啊!糟糕拿錯了!」似乎是太著急的關係,一個不留神帶錯張照片。

 

照片有點泛黃,加上裡面的男孩跟眼前的男性相貌相似,「請問...這是先生您以前的照片嗎?」

 

「啊!是的,因為我兒子跟我長得很相似...所以出門的時候不小心拿成了這張!」嘆了口氣,男子轉向九世,「請幫我找到他,其他孩子都回來了但是...我很擔心他出了什麼意外!」

 

果然這就是父親吧...賽希莉亞在一旁看著男子心急的樣子,她不經想到養父每次對自己憂心又激動的身影。「那個...我來幫忙蒐尋吧!」總覺得放心不下,賽希莉亞緩緩的對兩人提議。

 

「嗯?訓練家小姐,你沒問題嗎?」九世有些錯愕的看著賽希莉亞,「現在的風雪並不小,再加上你只有一個人...」並不是不願意,而是目前的狀況並不適合一個人行動。

 

「沒問題的...我還有神奇寶貝夥伴們。」她對九世允諾,「我會再比較靠近城鎮的部分調查的...。」

 

「唔嗯....可是讓你一個女孩子....。」九世陷入沉思與糾結。

 

「讓她去吧。」男子打破了現場猶疑的氣氛,他走向賽希莉亞,並把照片交付於她手中,「這個你拿去當作依據吧,拜託...拜託你幫找回孩子了。」

 

「唔!」九世本來想出聲制止,不過他能理解男子失去孩子的心情,便不多加阻止了。

 

賽希莉亞握緊手中的照片,認真的對男子點頭,隨之前往調查被託付的事項.......。

 

================================

 

賽希莉亞循著城鎮邊蒐尋著男孩的線索,風雪越來越大,像是要將人吞噬一般,行進之間總覺得有種迷失方向的感覺。

 

不知不覺間,賽希莉亞也逐漸遠離了霜碎城鎮。等他一回過神,人早就身處於雪山之中。

 

「咦!這裡是...。」賽希莉亞慌張的到處張望,強大的暴風只能讓他看到一抹雪白,正張她思考該怎麼做的時候,肩膀被輕輕拍了一下。

 

***

 

以下為劇情共構:

 

「果然是賽希莉亞。」男子的手還停在她肩頭上,露出微笑

 

少女猛然回頭,映入眼簾的是那自己熟悉的面孔,「咦?...捷德?」她有些錯愕的看著男子,以為是在大雪中看到了幻覺。

 

「哈哈,怎麼這張臉?我也同樣沒想到妳會出現在這裡啊。」看對方滿臉不敢置信,捷德聳了下肩膀,「畢竟小孩失蹤的事件不是解決了嗎?」

 

「捷德...也知道小孩失蹤的事情嗎?」眨了眨眼確定自己不是看錯了,她恢復了鎮定,從口袋拿出照片給捷德看,「有個男孩還沒有回家...這是他爸爸童年的照片,聽說父子長的很像。」

 

「還有小孩沒回來?」沒聽說過這件事,捷德顯得訝異,由賽希莉亞手中接過照片,「...我只能確定,帶走小孩的東西在這雪山中。」

 

「帶走小孩的東西在雪山中嗎...?」抬頭仰望雪山,「啊!我答應九世先生不能單獨太靠近雪山的。」突然想到對九世的承諾,雖然也是不經意迷失方向來到的。

 

「嗯?我和妳一起的話就不是單獨了吧。」撇嘴笑了笑,「雖然我確實也不希望妳繼續深入琦羅山就是了...」

 

「可是那孩子...他的父母一定很擔心...」想到男子著急的神情,賽希莉亞實在是放心不下,雖然她也很清楚捷德有些擔心自己,「唔...捷德...我想我還是...」伸手拉了拉捷德的大衣,剩下的話語她說不出口。

 

「..........我知道了。」將手按在少女的頭上,捷德知道自己絕對無法狠下心來拒絕,「不過答應我,有危險就先逃開吧。我最不願意見到的事情就是妳受傷。」

 

「嗯...我答應你。」點點頭,「不過遇到危險的話...是我們兩個人要一起逃開喔。」

 

「真是說不過妳呢。」笑著牽起對方的手,「那麼...走吧?」

 

「嗯...。」緊握住牽上自己那溫暖的手,往琦羅山的較深處前進。

 

========================

 

由於已先行探查過這附近,捷德帶著賽希莉亞筆直地往他覺得可疑的方向前進。

 

跟隨著捷德,兩人最後駐足於一個被霜雪佈滿的巨大洞窟前,洞內的冰錐交互閃爍著淺藍的光輝,眼前的景色讓賽希莉亞有些看得出神。

 

「看來這裡最有可能了。」喃喃著,捷德決定先行踏入洞窟。但就在準備邁出步伐的瞬間...一道黑影由洞穴岩柱旁竄出

 

「小心!」捷德反射性將賽希莉亞給護在懷裡,卻不見對方有攻擊的跡象。「...?」捷德定睛,這才看清方才的黑影是一隻冰鬼護

 

「!」賽希莉亞還沒反應過來,就發現自己在捷德溫暖的懷裡,「捷德...怎麼了?」她一臉沒搞清楚狀況的問著。

 

「冰鬼護。」他簡短的答到,眼光沒從那隻突然竄出、不知是敵是友的精靈身上移開

 

賽希莉亞的眼光也轉到冰鬼護身上,正當兩人試圖了解冰鬼護的出現,冰鬼護卻突然往洞窟的深處移動。

 

他往前一小段距離後便停下回望兩人,眨了眨藍色大眼,示意他們跟上。

 

「.......」捷德和賽希莉亞對上了視線,「看起來要進去了...妳可以嗎?」男性語氣中充滿著擔心

 

「嗯...我沒問題的!」少女握緊了捷德的手,「我身邊有你跟其他夥伴們陪著...不用擔心!」她語氣堅定的說著。

 

「哈哈哈...妳這麼說,我就完全沒有立場叫妳回去了呢。」確實是很開心的笑了起來,捷德拉起少女的手,跟隨著冰鬼護一齊往洞窟深部前進。

 

追尋著冰鬼護的腳步,灰髮的少年與藍髮的少女在如迷宮般的洞窟裡穿梭著。

 

走了一段距離,到了洞窟比較深處的地方,冰鬼護放慢了速度,在不遠處似乎有抹身影,仔細一看,是個小男孩蜷縮在地上,年幼的身軀不停的在顫抖。

 

「呃、」看到小孩的狀態,捷德看了賽希莉亞一眼後便快速跑上前去,同時確認四周有沒有危險。

 

跑向孩子的中途似乎沒有任何陷阱,讓他得以順利接近。但小孩被凍的發紫的唇還是讓狀況顯得危急,捷德沒多做思考,便脫下自己的大衣包住小男孩

 

「捷德...這個孩子還好嗎?」賽希莉亞也趕緊跟上腳步確認男孩的狀況,不過她似乎又想到了什麼,拿出被託付的照片對比了一下,「這孩子...是失蹤的那個男孩。」

 

「...」雖然覺得這孩子被獨留下來肯定有什麼理由,但繼續在這裡待下去,自己也會凍僵。「是嗎?那真是太好了...我們快離開這裡吧。」捷德抱起了小男孩,轉身對賽希莉亞說

 

雖然找到了失蹤的孩童暫時鬆了口氣,不過賽希莉亞也擔心寒冷的天氣會影響捷德跟孩子的狀況,「嗯...快點離開吧。」

 

就在兩人準備要踏出步伐,剎那間空間氣溫陡降,洞穴中響起有如哭號般的風嘯聲;幾塊碎冰騰空而起,砸向賽希莉亞的腳邊。

 

原本在待在一旁的冰鬼護滿臉驚慌的衝過來,替少女抵擋住了銳冰的襲擊。但哭嚎聲並未就此停止,它越發激烈地在這狹小空間中,製造出劇烈的狂風以及暴雪

 

地面原本如水晶那般美麗的冰錐此時像是有了生命,他們彼此靠攏、聚集,在風雪中形成不友善的拒馬,阻擋所有逃路。

 

最後顯現於兩人面前的,是帶著寒凜眼神的雪妖女,偏偏降臨於狂舞的白雪之中...

 

「唔...這究竟是。」突然被迫接收一波波的霜雪攻擊,待暴風稍微平息下來後,賽希莉亞才發現自己被困在由寒冰砌成圍牆,以及那抹妖豔的雪白身姿,「雪妖女...?不過為什麼...。」

 

「捷德...你們還好嗎?」雖然也很介意眼前的雪妖女,不過她現在更擔心自己戀人跟受寒孩子的狀況,少女連忙過去查看。

 

「還可以...」咬了咬牙,捷德皺起眉頭,「不過看來短時間是沒辦法離開這裡了。」

 

觀望一下被困住的人們,冰鬼護旋即回頭與雪妖女急切地交談,似乎在向她求情。但雪妖女不領情地無視他,只是緊緊盯著捷德手上的孩子

 

「唔...是啊。」有些心疼的在手上呵氣讓捷德暖些,一邊注意著四周有沒有縫隙可以離開,但雪妖女與冰鬼護的爭執聲引起了賽希莉亞的注意力。

 

看著雪妖女對捷德手中孩子的眼神,賽希莉亞感到疑惑,「該不會...雪妖女不希望我們帶走孩子吧。」她猜測。

 

「特意留著他....我想有什麼理由吧....」冰冷的空氣讓呼吸也變成一件痛苦的事情,捷德有點憤恨的咬著唇說話,「只是理由是什麼....大概得問這....小孩。」

 

「要問小孩嗎...。」賽希莉亞低頭看著孩子,似乎因為有捷德的大衣保暖的關係,男孩臉上也逐漸恢復血色了,「艾波納,醒醒。」她呼喊著孩子的名,試圖叫醒他。

 

「唔...。」在多次呼喊下,男孩似乎恢復了點意識,「這裡是?大哥哥,大姐姐,你們是誰?」等到男孩清醒過來,他一臉疑惑的看著眼前未見過的男女。

 

「抱歉,現在沒有時間...跟你......自我介紹了。」喘了幾口氣,捷德用手指向雪妖女以及冰鬼護,「知道...他們....為什麼要把你關在這裡嗎?」如果知曉理由,就有出去的辦法...只能這麼認為了。

 

「我不知道...唔啊,大哥哥不要死。」看到眼前的男性的情況,艾波納也有些害怕驚恐,「我只知道他們第一次看到我的時候很激動,唔!他們好像看到熟人那樣?」

 

「...哈哈.....不會那麼容易死的,別擔心。」臉色已經差到沒辦法掩飾了嗎?捷德忍不住苦笑,說不定迪歐斯那時想傳達的,就是自己會陷入現在的狀態啊。

 

「捷德...。」如果當初自己沒要求要進入深山中的話...也不會讓捷德陷入危險了吧,賽希莉亞湊近捷德身邊將他擁入懷裡,讓自己給予他多點溫暖。

 

「對了...剛剛說的見到熟人。」必須得先找出雪妖女堅持把男孩留下的原因才能離開這裡,這也是目前拯救捷德的辦法,「原本就有見過嗎...不過是在怎麼情況下呢。」賽希莉亞默默的思索著其中的關聯,突然她憶起男子給他的照片...那跟艾波納相似的面孔。

 

「難不成...。」賽希莉亞似乎想出了些什麼,她急切的轉頭問向男孩,「艾波納...該不會是...」

 

正當少女覺得自己逐步找到真相時,身後響起了劇烈的碰撞聲。

 

雪妖女與冰鬼護似乎一直無法取得溝通,因此掀起了爭鬥。女性姿態的精靈將寒凍空氣聚集在掌上,毫不留情地朝冰鬼護身上打去;但冰冷的襲擊對於同樣生存在這般環境中的冰鬼護顯得效果不大,他張口吐襲出不小於剛剛威力的暴風雪回擊

 

兩股冰暴風撞擊在一起,強烈的風壓朝三人橫掃過來。捷德趕緊拉著賽希莉亞及艾波納蹲伏下來,但混夾於凜風之中的冰片挾帶著速度變為鋒利之刃,割劃著兩人護住孩子的身軀

 

「咳...真是....雪妖女和冰鬼護都不能冷靜個幾秒嗎.....」眼見賽希莉亞也受到傷害,捷德不滿的碎唸。他用殘存體力指揮著白色的夥伴,「迪歐斯,拜託你用先決暫時抵擋......」

 

阿勃梭魯一躍跳到三人面前,全身散發出閃耀的光芒,阻隔掉不少打擊過來的冰塊

 

知道眼前的情況靠著阿勃梭魯並不能撐太久,趁著攻擊稍許減弱的時候,賽希莉亞詢問著艾波納:「艾波納...你記不記得...你爸爸有跟你說過他小時候跟神奇寶貝的事?」

 

「爸爸小時候跟神奇寶貝的事?」不明白眼前的大姐姐為什麼為這樣問,不過艾波納還是試著的去回想。「這麼說...爸爸這次帶我回來時跟我說過!他以前住在霜碎市的時候,有兩隻很要好的神奇寶貝!」

 

「我記得好像是...」艾波納抓抓頭努力去回憶著。同時,隨著阿勃梭魯體力逐漸支撐不下去,兩股霜雪對三人遭受到的攻勢也漸增。

 

「唔啊啊!風雪又變大了!」一下子想不起來的艾波納目光移到了正在對戰的黑與白,在雙方不分上下的激鬥之中,男孩似乎注意到了精靈們身上的某樣印記,「你們是史達頓跟艾拉雯吧!」他突然大聲的對戰鬥中的神奇寶貝們喊著。

 

原本在洞窟之中吹起的暴風雪突然平靜了下來,被稱為史達頓的冰鬼護跟艾拉雯的雪妖女有些震驚的看著男孩。

 

「哇!果然是呢!原來你們就是跟爸爸小時候一起玩的神奇寶貝!」艾波納露出孩子氣單純的笑容,指了雪妖女胸前的愛心印記跟冰鬼護角上的裂痕,「爸爸有說過~艾拉雯的身上有可愛的愛心印記!史達頓有帥氣的裂痕!」

 

雪妖女雖維持僵直的動作,但眼中卻漸漸積滿淚水。憶起了自己最珍視的,與那個孩子一起度過的時光...明明就只是想再次回到那段日子,但為什麼會變成現在這樣呢?連她自身都迷失。

 

只知道某天...孩子揮別一直陪伴身旁的雪妖女與冰鬼護,到了遙遠遙遠的他鄉。

 

不想承認被留下來的事實,艾拉雯有時會試圖由其他孩子身上找尋的身影...然後雪夜結束後,這場幻想就如同融雪般消逝

 

但這次,她相信自己找到了那孩子,緊緊抓著這幻想不放...不要丟下我們!
她痛徹心扉的在心底吶喊

 

然而方才,孩子的純真話語融解這長期構築的城堡,讓她歸返於現實。
...『已經...長大了.....』她哭泣,卻笑著,『還記得我們...他和他的孩子說了我們的故事....』

 

只要知道這點,內心的傷痕就得以平撫

 

空氣變得澄澈,白雪靜靜飄盪於在場所有人身上。艾拉雯以及史達頓攜手降落到訓練家以及孩子的面前

 

她揚手揮動衣袖,冰錐構成的刺人牆壁隨之崩裂。『謝謝....還有對不起.......』眨了兩次眼,分別代表這兩個意思,即使無法理解話語,但她的心情確實傳達了過來。

 

冰所建構的枷鎖被解除,艾波納小跑步過去給了艾拉雯和史達頓一個擁抱,「不用說對不起喔~謝謝讓我有機會遇見你們,爸爸知道你們過的好一定也很開心的。」

 

『.......』艾拉雯與史達頓皆閉上眼,靜靜的流淚點頭

 

就在一切平靜下來後,賽希莉亞身後傳來一重物落在雪地上的悶響。

 

不安的預感湧上心頭,少女回頭一看,她所熟識的灰髮男子倒在潔白的雪地之中。

 

她先是愣了幾秒,接著迅速的趕到對方身邊,「捷德....捷德!」驚慌失措的喚著對方的名,淚水在她漂亮的紫羅蘭色雙眼中打轉。

 

雖然聽見少女擔憂的呼喚聲,但凍僵的四肢就是使不上力。「.....沒......」就算這時候在說沒事也是騙人的,「....我還醒著....不會睡著.......早點離開就沒事了...............」啊啊...真可惜現在沒辦法伸手替她拭去淚水,捷德飄忽的思考著。

 

「嗯......」有些哭腔的回應著,她將大衣打開讓捷德待在自己懷裡取暖,「總之先離開這裡吧。」她喚出暴蠑螈,加魯徳,讓捷德跟艾波納乘上。

 

即將起飛的時候,賽希莉亞回頭看見雪妖女跟冰鬼護有些落寞的站在洞窟,她先是思考了一下,然後緩緩的走向他們。

 

「要一起來嗎?這樣就不會寂寞了吧?」她伸出手,「我想...有個男人應該也會很想見你們一面的。」

 

冰鬼護以及雪妖女抬起頭,眼神中充滿各種不安的情緒,但最後...想見他的心情驅動了腳步

 

艾拉雯與史達頓回首望著幽暗的洞窟。

 

他們多年來獨自封閉在這,思念著遠去的,重要的男孩......但終於在這一刻,將停止時間的荊棘消失了。

 

...琦羅山中的孤獨吹笛手已不復存在。

 

這也算是童話的另一個美好結局吧?



Created: 29/09/2013
Views: 219
Onlin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