誓願*第七篇

 

上篇請走這

*注意,此篇章包含部分血腥及暴力的劇情描寫,如果不能接受,請把此章跳過*

下篇連結

 

 

 

 

  馬格瑞德嘆了口氣,他看到卡米特走進去了,也不能阻止什麼,他只能祈禱卡米特跟埃黎恩可以平安的逃出來。

  

  過了幾分鐘後,他卻聽見裡面開始騷動起來,卡米特像是被什麼外力推開似的從巷子裡跌了出來,先是愣了幾秒,還起身想要回去,但從裡面傳來了怒吼聲讓他渾身一顫,馬格瑞德看見之後衝上前拉住自己的弟弟開始回頭跑。

  

  「哥哥!」卡米特看見突然出現的兄長,還來不及錯愕便被帶進了某條巷道中,馬格瑞德摀住他的嘴,低聲快速說道:「待在這裡,不要出聲,等追我的人走了之後回去找爸爸!」

 

  卡米特來不及回答,就看見馬格瑞德往巷外跑去,接著迅速的跑走了,而後頭緊跟上去的是那群男人,他們並沒有注意到在陰暗處的卡米特。

  

  卡米特顫抖著,剛剛他好不容易割斷了埃黎恩腳上的繩子之後埃黎恩卻一把推開他,下一秒他就看見一把刀插進他剛剛待著的位置,卡米特一愣,他看見埃黎恩被人揪起頭髮,旁邊傳來了怒吼聲,「妳這婊子!居然想逃跑!」

 

  埃黎恩被狠狠的摔到地板上,而下一秒他就被一股外力強行拉著走,等他回過神,已經看到那張和他一模一樣的面容在對他說話,接著轉身跑走,而後方是剛剛那群男人,他們追著自己的兄長而去……

 

  『去找爸爸!』馬格瑞德的交代在他腦海中響起,卡米特扶著牆壁站起身,朝著巷內陰暗的角落跑去,他不敢回去看埃黎恩的情形,更何況是代替自己被追的兄長、時間有限……卡米特感覺到自己已經看不見其他東西,他現在腦海中只剩下一個念頭,『找爸爸、爸爸!』

 

  另一邊,代替卡米特被追著的馬格瑞德也鑽進一條小巷子,利用小孩子身體小的優點他在窄小的巷子裡跑的依舊十分快速,而後方的男人們卻沒有因為這樣而放棄追擊,仍是叫囂著一邊推開障礙物一邊追著前方那個小小的身影。

 

  就在馬格瑞德連續拐過兩個轉角之後,後方的聲音已經漸漸的遠了,他有些放心的慢了下來,卻在下一秒聽見一聲槍響,下一秒從他的腳踝傳來劇痛,馬格瑞德發出了一聲哀號,倒在地上。

 

  「小鬼,你以為這裡是哪裡?想在這裡跟我們玩捉迷藏,你的想法也未免太天真了。」馬格瑞德因為劇痛而有些模糊的意識讓他無法聽清楚對方接下來說的話,接著他感覺到自己的領口被拉了起來,整個人被提到了半空中,而有個有些溫熱的東西頂在他的額頭上,他看見那個拿著槍的男人面無表情的面容,他沒有反抗,就這麼盯著那個男人,臉上沒有任何表情。

 

  「有趣,你這小鬼不怕死嗎?」這時,一個聲音冰冷的男人從那個男人的背後走出來,「先別殺了他,我倒想玩玩這有趣的小鬼。」

 

  隨著語音落下,馬格瑞德看見那個拿槍的男人把槍收了回去,但仍是把他提得高高的,馬格瑞德看見後面剛剛那些被他甩開的男人一個一個的追了上來,而那個看起來是首領的人則是對他們說了什麼,那群人拿著繩子綁住馬格瑞德的雙手,讓他無法掙脫,其中一個男人則牽著那條繩子拉著他走,馬格瑞德一跛一跛的跟在後面,忍著走一步就會傳來劇痛的腳踝,盡量配合他們。

 

  他們走回剛剛他們的藏身處時,馬格瑞德瞄了一眼巷內,沒有看見卡米特的身影,他在心中鬆了口氣,看來對方並沒有發現有兩個人,卡米特應該是回去找父親了吧,希望他能順利回去……這情況、可不是小孩子可以解決的啊。

 

  進到巷內後,他看見因為頭部受到撞擊而陷入昏迷的埃黎恩,身上有著數不輕的傷,他被這畫面衝擊得幾乎要窒息——埃黎恩居然被如此對待,他們居然還一無所之,他突然能明白剛剛孿生兄弟的衝動行為了,如果是他,他說不定也會這麼做……

 

  「小鬼,你是這妞的誰?」那個牽著他的男人噁心的笑了笑,「你可不知道,這妞可是我們的搖錢樹啊,怎麼可以這麼輕易就被你們放走呢?」

 

  馬格瑞德不發一語。他只是沉默的看著這裡面的所有人。

 

  「你看這小鬼,一句話都不會說,真是無趣。」一個男人無趣的說著,然後拿起碎玻璃片把玩著,「那我們抓他回來是幹嘛?老大你想收弟子嗎?」

 

  此話一出,一群男人們全都笑了起來,「哈哈哈哈哈、老大,你不會是認真的吧?這小鬼這麼瘦小!看起來弱不禁風的!」

 

  「如果我說我的確有這打算呢?」那個聲音冰冷的男人淡淡的說道,聽起來毫無起伏的聲音讓人根本分不出來是開玩笑還是認真的,頓時所有人都安靜下來。所有人的眼睛都聚焦在馬格瑞德的臉上,像是在審視他有沒有什麼特別之處,但最後他們仍是找不出他身上有什麼特別的,全都轉回去看著他們老大,想直接從他那邊徵求答案。

 

  只見那首領點了個頭,那個拿著槍抵著馬格瑞德的人立刻把槍掏出來抵在離他最近得一個男人額頭上,那個男人渾身一顫,「老、老大?」

 

  「這小鬼……被這樣抵著頭的時候,可是連聲都不吭呢……」那首領不快不慢的說道,語調中有了些許感到興味的成分,而這時那個拿著槍的男人也收起了槍,讓那個被槍抵著額頭的男人鬆了口氣。

 

  「真的假的啊……」所有人開始議論紛紛,時不時看像馬格瑞德的眼神也讓他感到不舒服,不過……馬格瑞德看了眼睜開眼但依舊躺在地上一動也不動的埃黎恩,他開始思考著怎麼樣拖時間,只要父親他們來了,他跟埃黎恩就安全了、這件事就可以結束了……

 

  「喂!那小妞醒了!」這時突然有人注意到埃黎恩已經清醒,他們一群人開始躁動起來,「那小妞還想逃呢!是不是該給個教訓啊!」

 

  「噢!你看看她、在發抖呢!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很害怕嗎?」男人們露出噁心的笑容,並開始討論著埃黎恩『逃跑』的處罰。

 

  馬格瑞德還來不及想到怎麼阻止這個狀況,雪上加霜似的,這時另一個男人走了過來,手上提著馬格瑞德完全忘記的一個人——莉安。

 

  「我在外面抓到這小鬼!在外面偷偷摸摸的不知道在做什麼呢!」那個男人笑了笑,「不過看樣子你們認識?那可真巧啊!」

 

  「莉安!」埃黎恩發出尖叫,而馬格瑞德的臉色也瞬間變的蒼白,事態,比他想像中還要嚴重。

 

  「姊姊!馬格哥哥!」莉安被這樣的情況嚇傻了,她原本是聽見巷外一片混亂的聲響,但想到卡米特的交代後她還是安靜的躲在後面,不過當她看見馬格瑞德從外面經過的時候她誤以為是卡米特,於是她走出了巷道中的藏身處,她就這麼被發現,在被打量一番之後就被抓住。她完全不知道為什麼會被抓,但是她卻看見了躺在地上的姊姊以及理應不在這裡的馬格瑞德。

 

  發生什麼事了?這裡是怎麼回事?莉安驚恐的睜大眼睛,她看見埃黎恩爬起身想救她,卻被後面的男人一腳踩在地上。她聽見了旁邊的男人說著話,再說什麼呢?她看見馬格瑞德撐起一隻血肉模糊的腳想往她這邊撲過來,但卻跌倒在地上,她掙扎起來,卻接著發現她的視界顛倒過來,一陣劇烈的疼痛讓她再也無法思考,她尖叫出聲,四周男人們噁心的笑聲,埃黎恩拚命的抓著地面想要往她的方向前進,卻徒勞無功。

 

  ——接著一聲搶響結束了這一切。

 

  馬格瑞德看見莉安瞪大眼,小小的手無力的垂了下來,腦中一片空白。耳邊響起埃黎恩絕望的哭嚎聲,他感覺到臉頰邊流下淚水,回過頭,看見埃黎恩滿臉的血汙以及淚水,雙手在地板上摩擦破皮、流血,抓出一道道的血痕,但她卻像是毫無感覺的一直抓著,只想往莉安的方向前進。

 

  「喂!怎麼就這樣打死了那個小鬼啊!說不定她也很值錢啊!」

 

  「你是想要再養一個拖油瓶嗎?白癡。」

 

  「這麼說也是……」

 

  他隱隱約約聽見了這些對話,接著看見莉安的屍體被提起來扔到一旁,馬格瑞德突然想起來自己讓卡米特回去找救援的事了,怎麼還沒來?怎麼還沒來?馬格瑞德的心中亂成一團,他無法思考接下來要用什麼方法拖延時間了,他看見埃黎恩放棄了掙扎,雙拳緊握著,再也沒有發出聲響。

 

  「這小妞總算安靜下來了啊,剛剛真是有夠吵的。」一個人說道,埃黎恩被他踢到一旁的牆角,「我們要換個位置了吧?鬧出那麼大的騷動等一下說不定那群祭司就會來了。」

 

  怎麼辦?該麼辦才好?他看見那個被他視如親妹妹的女孩屍體被扔到一旁,被一堆雜物掩蓋住,而埃黎恩則像是放棄掙扎似的歪頭坐在牆角,眼睛被劉海掩蓋住,而他則是根本起不了身——卡米特呢?爸爸?誰都好——拜託有人快來……快來阻止這場鬧劇!

 

  「喂,小鬼。」

 

  馬格瑞德顫抖著回過頭,淚水讓他看不清前面的情形,但他知道是那個領頭的男人走到他身前,提起他的領子,直視著他。

 

  「小鬼,給你一個機會,你肯不肯跟我們走?」那個聲音冰冷的男人說著:「如果你願意跟我們走,我或許還可以饒你一命。」

 

  馬格瑞德看著那個男人,是他命令那些人做這種事的嗎?是他們把埃黎恩抓過來逼她做這種事的、都是他……他們原本平靜的生活都被打亂了!馬格瑞德心中湧起一股憤怒,卻讓他逐漸冷靜下來,年幼的孩子臉上從的表情驚恐、害怕逐漸變得毫無感情,眼神更加的沒有溫度。

 

  「哼。」那男人看了眼馬格瑞德的表情多少心裡有底了,當他正準備命令別人來殺了這小鬼的時候旁邊突然傳來一陣哀嚎聲。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一個男人用手壓著自己的眼睛,血從他的臉上以及指縫間不斷流出來,在他面前的,是抓起一塊尖銳石頭的埃黎恩。

 

  埃黎恩的臉上布滿了淚痕以及血跡,看起來格外猙獰,但她抬起手,毫不猶豫的就把手上的石頭往眼前的男人臉上砸去。

 

  血花濺在埃黎恩的衣服上,暈染開來,而四週的男人過好一會才反應過來,衝上前,「你這小妞在做什麼啊!」

 

  埃黎恩不過是一個柔弱的少女,她雖然還是用手上的石頭朝著周圍的男人們砸過去,但仍是被後面的男人踢開,在地板上翻滾了幾圈之後她就這麼躺在地上,發出有些令人毛骨悚然的笑聲,「哈哈……我在做什麼、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馬格瑞德看著已經失去理性的埃黎恩,感到一陣顫慄,而那個首領也沒有多加猶豫,他冷笑一聲,做了個切脖子的手勢,接著埃黎恩的笑聲在下一秒就變成了尖叫聲。

 

  一個男人將手上的刀深深的插進埃黎恩的腹部,他將刀子惡狠狠的扭轉起來,把傷口弄得更加猙獰。當男人把刀拔出來的時候,埃黎恩仰倒在地上,腹部有一個看起來觸目驚心的血洞,而另一個人走了過來,將手伸進那個大洞中,拉出了血色的臟器——

 

  「埃黎恩——!」馬格瑞德再也無法冷靜,他掙扎起來,想爬到埃黎恩的身邊去,卻被那個首領抓住領子撞到牆上去。

 

  「雖然損失了一個交易的好籌碼,不過我想她變成這樣也沒辦法再做什麼了吧,哼。」那個首領再次看向馬格瑞德,臉上的笑容讓他不寒而慄,接著一把短劍冷不防的貫穿了他的肩膀,刺進後頭的牆壁裡,馬格瑞德張大嘴,卻沒辦法發出任何聲音,劇痛讓他的意識再次模糊起來,視線裡滿滿的血色,男人們的笑聲,少女逐漸變得虛弱的聲音,他突然感覺到生命是如此的脆弱——這麼簡單,這麼容易就消逝了。

 

  馬格瑞德感覺到世界上所有的聲音都逐漸遠離、變得小聲而聽不清,直到消逝。

 

 

To be continued......

 

下篇點此



Created: 08/09/2013
Views: 111
Onlin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