誓願*第八篇

 

上篇請點此

*請注意,此篇章包含部分血腥描寫,不能接受者請不要反白白色文字*

 

 

  卡米特回到家的時候,看見正要出門的亞洛,他哭著抱了上去,「爸爸——爸爸——!」

 

  亞洛是被席安叫醒的,席安在經過了很長一段時間的掙扎之後終於忍不住去跟亞洛說明這件事,包括卡米特跟莉安偷偷跑去貧民窟找埃黎恩、以及馬格瑞德跟上去這件事。亞洛立即爬起身,簡單的交代了席安不要跑出門之後便準備出門尋找自己的兩個兒子以及寄住在他家的女孩。

 

  亞洛看見只有自己的小兒子,心中湧出一陣強烈的不安,他蹲下來抓住卡米特的肩頭,「卡爾,跟我說,發生了什麼事?」

 

  「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應該擅自偷跑出去的——快去救哥哥!還有埃黎恩跟莉安!」卡米特抓著亞洛的衣服抽抽搭搭的哭道:「哥哥跟埃黎恩被壞人抓住了……嗚、嗚嗚嗚嗚嗚……對不、對不起——」

 

  「……卡爾,冷靜一點。」亞洛嘆了口氣,他抱緊了懷中的孩子,盡量溫柔的問著:「你可以告訴我他們在哪裡嗎?」

 

  卡米特點點頭,拉著亞洛的手就急忙跑了起來,但是亞洛卻沒有馬上行動,而是先去敲了敲隔壁鄰居的門,在對方開了門之後他簡短的說明了事情經過,並希望對方能夠幫他們去神殿一趟,然後便抱起卡米特,迅速往孩子指示的方向跑去

 

  鄰居是常常受到亞洛照顧的人,在短暫的錯愕過後他也換上簡單的出門衣服,朝著神殿的方向跑去。

 

* * * * * * * * * 

 

  卡米特跪坐在地上。

 

  他剛剛看見了他一輩子都不會忘記的一幕。

 

  (以下白色文字,不能接受血腥描寫的人請不要反白)

 

  血腥味從那條骯髒的巷道中傳了出來,濃烈得讓人想吐。

 

  金髮少女的身體變得支離破碎,她躺在地上一動也不動,失去焦距的雙眼瞪得大大的,腹部有一個令人感到驚悚的大洞,裡面的內臟被拉出來之後狠狠的搗爛,而一旁的雜物堆中,有一雙孩子的腿從裡面伸出來,皮膚呈現出沒有生命的死白色。

 

  而他的孿生哥哥、馬格瑞德的肩膀被釘在牆上,頭低垂著,左腳腳踝上有一個血肉模糊的傷口、滿身血汙,不知道是生是死。

 

  卡米特摀住嘴,但仍是忍不住吐了出來,血的味道、友人死去的畫面,在他的腦海中散不去,他跑到旁邊的水溝邊嘔吐了起來。

 

  「都是我、都是我、都是我、都是我……」卡米特一邊嘔吐一邊不斷重複唸著,他的眼神失去焦距,只是不斷的顫抖著低聲唸著、自責感淹沒了孩童尚未成熟的心靈,過大的衝擊讓他失去了感知外界的能力,接下來的事情卡米特一件也記不得,他失神的看著埃黎恩的屍體被抬出來,莉安小小的身體被擺在旁邊。

 

  幸運的是,馬格瑞德因為短劍沒被拔出來,失血的部分只有腳上的傷,肩膀上的雖然嚴重,出血量卻不及腳部,因此在武裝祭司們到來之後立即受到了良好的處理,並沒有大礙。亞洛聽了之後鬆了口氣,幸好、幸好不是最壞的後果,即使這結果已經是無比沉重。

 

  「……卡爾。」亞洛走到卡米特身後,拍了拍孩子的背,他知道自己的小兒子大概無法承受這樣的打擊,所以在他心中、已經做好了最壞的打算。

 

  他向前來處理事情的武裝祭司們說明了事件的起因,但因為最關鍵的事發經過唯有親眼看見的孩子們才知道,因此亞洛只好跟武裝祭司們請求,請等馬格瑞德傷養到好一部份之後再來問他。

 

  祭司們其中有人看向卡米特,但看見卡米特不斷的低聲自責後便打消了主意。

 

  事情到此告一個段落。

 

* * * * * * * * *

 

  馬格瑞德張開眼,映入眼中的是他房間熟悉的天花板。他轉過頭望著旁邊,卡米特在另一張床上睡得很熟,他眨了眨眼,想起身時感覺到肩膀處傳來的微微痛楚,被剛好打開房門的席安望見。

 

  「馬、馬格哥哥?」席安愣了一下,連忙湊過來,幫馬格瑞德調整枕頭的角度好讓他靠著,確認他真的清醒了,他開心的笑了,「你終於醒了。」

 

  「席安……」馬格瑞德的聲音有些沙啞,席安連忙遞過來一杯水,馬格瑞德接過了水,卻沒有馬上喝,他低下頭,看著水杯,「對不起……」

 

  席安一頓。但下一秒他卻又展開笑容,「馬格哥哥是在道歉什麼呢?這不是你的錯啊。」

 

  馬格瑞德抬起頭看著席安,卻發現他眼中露出一股濃重的恨意,「這都是那些人的錯呢……如果沒有他們、莉安跟姊姊怎麼會發生這種事呢……」

 

  「席安……」馬格瑞德的眼睛微微睜大,但席安的恨意卻在下一秒收得乾淨,彷彿剛剛看到的一切都是錯覺。

 

  「馬格哥哥就好好休息吧,我去叫叔叔上來。」席安笑了笑,轉過身又走出了房門。

 

  馬格瑞德嘆了口氣,經過這件事,大概他們都已經無法再是以前的單純小孩了……雖然他一直都知道,但再次體會到之後他還是覺得這太過於沉重。席安變了……那雙與他的姊姊相似的海藍色雙瞳在一瞬間露出了殺意、才這麼小的孩子——卻背負了這樣的記憶。

 

  「馬格。」得知孩子已經清醒的亞洛走了進來,看見馬格瑞德靠著枕頭躺著,並沒有任何不適的表情之後他才放下心,他坐在床邊的椅子上,開口說道:「你還好嗎?」

 

  馬格瑞德點點頭。

 

  「你看見整件事的發生過程嗎?」亞洛看著大兒子冷靜的稚嫩臉龐,有些擔憂的問著。

 

  馬格瑞德這次稍微猶豫了下,卻還是點了點頭。

 

  「我讓人封印了卡爾的記憶。」亞洛嘆了口氣,他看見馬格瑞德臉上一點都不意外的表情,接著說道:「我原本做好了最壞的打算,如果連你也像是卡爾那樣的瘋狂的話也要封印你的記憶的。」

 

  馬格瑞德一臉了然,他只是喝了口手上的水,看著自己的父親露出有些挫敗的神情。

 

  「是我沒能阻止得了這件事,身為長輩,其實若是我當初多留心些,或許可以避免這整件悲劇發生的。」亞洛抓了抓他黑色的短髮,然後他看見大兒子的擔憂表情,他才收起心中的自責感說道:「過幾天會有一些武裝祭司來找你詢問事情的經過,馬格,你可以嗎?」

 

  馬格瑞德再次點了點頭。接著開口,「父親,請不要自責了。這件事……不是我們其中任何人的錯,是那些為非作歹的人的錯,我會把所有的事情、我所記得的部分全部都說出來的,包括他們的長相、和他們在連繫的那些人,我會一個不漏的、全部說出來。」

 

  馬格瑞德看著亞洛驚訝的表情,他露出淡淡的微笑,「父親,不用擔心,我沒事的。請快些去忙餐廳的事吧,我還想再休息一下。」

 

  亞洛聞言只是沉默的點了點頭,幫自己的大兒子扶正了枕頭,讓他躺好之後便走出房間。

 

 

  不可原諒。

 

  那些破壞他們平靜生活的人、那些殺了埃黎恩、殺了莉安,讓席安變的扭曲以及讓卡爾變的瘋狂的人……不可原諒。

 

  就算我現在什麼也做不到、但我也會用盡所有的辦法,讓你們得到應有的報應。

 

  馬格瑞德看著窗外,露出了冰冷的微笑。

 

* * * * * * * * * *

 

  事件過去的一個月。

 

  席安被送走了。

 

  亞洛為他找了一戶善良且願意收養孩子的夫婦,將席安送到了那裏去,他相信席安在那裏會得到良好的照顧。

 

  馬格瑞德笑著抱了下即將離去的席安,只在心中希望席安能走出親人死去的傷痛,不要再被這樣的傷痛束縛住心靈。

 

  又過了幾個禮拜,馬格瑞德在路上看見武裝祭司們押著一群罪犯走過大街,他站在二樓的陽台上,冷眼看了下其中的幾個人後,便走回房子裡。

 

  而卡米特因為記憶封印的關係,對這件事一點事情都不知情。

 

  他仍然還是那個活潑有朝氣的孩子,這讓亞洛鬆了口氣。

 

  馬格瑞德的傷雖然好了,卻有後遺症。

 

  因為被子彈打中沒有立即得到妥善處置的左腳腳踝讓他無法長跑。而肩膀上的傷因為太嚴重,即使好了卻成了會不定時發作的舊傷。

 

  但馬格瑞德也只是笑了笑,對亞洛表示沒大礙。

 

  畢竟,這件事已經結束了,但需要留一些能夠讓他一輩子記起這個教訓的東西,而這個傷就是最好的痕跡。

 

  這件事經過之後,所有還記得這件事的人都變了。

 

  亞洛變得比以前還要更加擔心孩子們的行動,有時甚至會要求孩子們到他的房間一起睡。為的只是不希望再看見孩子們在晚上時偷跑出去發生意外。

 

  馬格瑞德築起一道比以前更加堅固的牆,包圍住自己的內心。彷彿是不願再次受傷似的,他用微笑阻擋了大部分人的善意。

 

  卡米特不知情的過著以往的生活,他毫不懷疑父親以及兄長告訴他的那些捏造出來的記憶,忘記了貧民窟發生的一切、忘記了那個如同他們家人的美麗少女和她的弟妹們,在父親以及兄長的保護下繼續過著無憂無慮的生活。

 

  直到——兩年後,因為某件事、他的記憶封印破解的那天。

 

  但這都是之後的事了。

 

* * * * * * * * *

 

  『我總覺得,我好像忘了些什麼。』

 

  『那好像是很重要、很重要的東西。』

 

  『你什麼都沒忘記、你一直都是如此平靜的生活的,從前如此、現在如此,以後也不會有改變的。』

 

  『——因為我如此希望。』

 

誓願全篇完



Created: 08/09/2013
Visits: 151
Onlin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