茲里昔駕馭著馬匹輕快的在諾林山區奔行,其他被編入同一小隊的夥伴也駕著配給的馬,跟在領路的他身後。這隊全為弓箭手的七人小隊被賦予的任務就是干擾敵軍的行進,掩護王子們的部隊轉移。

 

「喂,茲里昔,你確定是這裡嗎?」

進入森林已經過了許久,雖然領頭的茲里昔依然毫不猶豫的前行,但其中一人已經不耐煩了起來,隱約帶著一絲不信任感,向帶領小隊前進的他抱怨起來。

 

「在這方向沒有錯。」

礙於馬匹還在奔行,他沒有回頭,只是用堅定的聲音回應他的質疑,並抬頭從樹冠掩映間偶然閃過的天藍中再次捕捉到夏佐幾乎只剩一個小點的身形。出發前就讓他先一步去尋找王國派來的軍隊,他現在正盤旋在敵軍的上空為自己作標記。

 

「再十多分鐘就會看到敵軍了。」藉著長年的經驗,茲里昔快速的判斷出夏佐與自己的距離,鼓舞士氣般放大音量,將訊息傳遞給小隊裡的其他人。

 

也許對這情報仍有些半信半疑,但在毫無頭緒的情況下他們還是沉住氣,繼續跟上茲里昔的帶領。

 

 

拉緊韁繩讓馬匹在山崖邊停下腳步,從崖邊往下可以看到谷底那條幾乎只容一輛馬車通過的狹窄道路,因為偏離主要幹道的關係,由此地就能掩人耳目的潛入諾林,但不寬敞的的地形對他們這些遠程的攻擊手來說也是絕佳的埋伏地。

 

看到夏佐從山谷那頭飛了過來,茲里昔抬高左手,讓俯衝而下的山鷹精準的緊扣住護具保護的手臂,歇下用以高飛的雙翼。注意到同伴在看到夏佐後放下了遲疑,換上充滿信心的表情,茲里昔也寬心的對他們回以笑容。

 

「我想他們很快就會到了,在這裡設下埋伏等他們過來吧。」環顧四周大略觀察完地形,轉向其他夥伴提議著。很快在眾人就達成共識,四散開來尋找自己最習慣的狙擊點。

 

選定一處有矮灌木做掩護的崖邊作為自己的藏身處,將馬繫在後方的森林中,讓夏佐也抓著馬鞍突起的鞍角休息和守候,一個人縮在灌木後方靜靜的守候。

 

不久就看到山谷那方有了動靜,小編制的軍隊將隊伍調整為順應地形的長隊伍,毫無警覺的朝他的攻擊範圍行進。

 

深呼吸了幾口空氣,從腰上的箭袋中抽出一支箭搭上,緩緩的拉緊弓弦,箭尖瞄準了第一個進入他射程的士兵腦袋。他感覺自己的手有些顫抖,這是他第一次以「人」作為目標。儘管在決定入軍之後他就不斷的為自己做心理建設,但真正面對敵人時他還是無法狠下心奪去性命。

 

瞇起眼,持弓的左手倏然向下一沉,鬆開扣弦的右手放出這一箭。

 

飛射的銳利箭矢順他的心意穿過了目標的腿,奪去他的行動能力,一聲痛呼瞬間迴盪在谷底,像一個信號般,更多箭矢從山谷兩側射向底下的士兵。

 

咬著牙要自己不去注意其他被射穿頭顱或是軀幹的人,凝神專注於眼前的目標,搭上第二枝箭、拉滿弦後射穿了第二人的腿。

 

這時才察覺自己的軟弱好像有點遲了。茲里昔輕嘆了口氣。

他當然不會天真的以為這種心態可以打贏戰爭,但心理障礙也不是一次就能克服的。


「現在請讓我軟弱最後一次吧。」

 

就算他所效忠的復國軍聽不見,他仍請求般的對空氣低語,用自己接下來的每一箭,封鎖敵軍的行動。


   -fin-             



Created: 12/02/2015
Views: 110
Onlin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