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logue Ch.7 體內湧出的溫暖  
(No.001 又見 & No.002 默啞 & No.003 夏海 & No.047 羽希 ) 
外部連結:
副本原串位址 >> 點我 <<
默啞視角版本 >> 點我 <<
羽希視角及圖文整合 >> 點我 <<
圖:
又見部分       ★   
 夏海部分          ☀    
文:
默啞部份  /  羽希部份
越過百露草原,所望見的卻是漫天沙塵。
這是所謂不可思議迷宮所造成的影響。
  不像是這個世界會有的機械殘骸分佈在這遺跡周遭,金屬的鏽味也隱約地由入口散發開來,四人就這樣開始他們的冒險。

在帶領後勤部隊的藤原頒布任務後,我和另外三個探險家組成臨時小隊前往古代遺跡探索。
  這樣的遺跡探索已經不是初見了,前一次與黑曜以黑犬小隊的名義行動時,已經掌握了大至上探索以及觀察環境的訣竅。

「感覺像是有什麼機器人會跳出來一樣耶—!」又見率先打頭陣,興奮的搖著尾巴到處跑。
「原來這就是迷宮啊!」初次造訪迷宮的夏海好奇的四處嗅著。
「迷宮真的有各式各樣的呢!」我環顧環境後發出感嘆。
這是我第二次進入迷宮,上次和羽那她們去的迷宮星輝斑斕,由星塵組成的道路好不美麗。
這次的迷宮和之前截然不同,空氣中充滿了鐵鏽味,四周散落著機械殘骸。
「交給,隊長了。」默啞在隊伍的後方,透過勾魂眼那便於探勘的視力觀察四周。
  這樣的遺跡內,能夠利用勾魂眼最便於探勘的視力,默啞邊觀四周邊說道。
  其中免不了對於自己成為了這樣的神奇寶貝而有些沾沾自喜。
  遺跡內部基本上由鐵青色的石塊構成,堆砌的方式不算整齊,但卻給人股微妙的堅固感。
  機械殘骸果不其然地散佈在各個角落,金屬鏽蝕味忽濃忽淡,似乎是有空氣在流動的。
  漸漸往深處走去,周遭的空間開始寬廣了起來,由底部陣陣吹來的風,讓人有股身處秘境之外的感覺。

隊伍在夏海的帶領下邁步前進。
行進間,眼角瞥見地面的角落,那兒有顆藍橘。
我盤旋著飛下去將其撿起,以備不時之需。
  「 ...... ?」
  默啞殿後走著,似乎發現自己的影子卡了什麼東西。
  拿起來一看,大概是機械殘骸的某個部份,像是金屬桿之類的東西?

飛回隊伍的時候,看見默啞自影子中拿出了像是金屬棒的東西,作為武器似乎挺不錯?
金屬棒上面還刻有異樣的神祕文字,在默啞拿起的同時發出了螢藍色的光芒。
也許這真有研究的價值。
图片
又見
作為領隊的夏海見到大家都跟上了便加快腳程,順勢叼起掉在地上的樹枝。
再前進一點,我馬上又看到一隻樹枝。
…這附近也沒有樹啊,哪來這麼多樹枝?
不拿白不拿,拋開這樣的疑惑,我飛低撿起樹枝。
  沿途順遂地令默啞感到有些惡寒,這與之前遺跡的突發事件比照來看,似乎不太尋常。

「這樣的遺跡……」默啞狀似欲言又止,似乎在思考些什麼事情。
  會沒有「東西」存在嗎?

應該…不是什麼重要的事吧?
希望不會牽扯上麻煩。
在我想著諸如此類的事時,夏海找到了通往下一樓層的階梯。
我們進入了迷宮第二層。
 
  根據上次的經驗大概很快就會碰上,但老時說也不希望在探索時碰上遭遇戰鬥的情形。
  畢竟也不是所有人都跟自己有同樣想嘗試戰鬥的想法。
  邊祈禱著不要有太過特別的狀況,默啞就這樣跟著隊員們進入了遺跡的第二層。
  事實上風景沒有太多的變化。
  與前一層不同的是,青石壁與石柱上多了不少未知圖騰的刻印,還有一些奇特的符號,而散落在石柱周圍的碎石上也能看見。
  就在默啞嘗試觸摸的那個瞬間,符號似乎散發出只有自己能見到的光芒,此時稍微能夠感到渾身充滿力量。
  默啞對這樣的情況很感興趣,他嘗試著解讀比較能清楚辨識的類未知圖騰刻印卻毫無收穫。
  這也讓他理解到自己對這世界的一切是多麼的模糊而不了解。


愈是向前進,空間就愈寬廣。
四周的斷垣殘壁上刻著許多未知圖騰的刻印,以及奇特的符號。
「是藍橘!」看到地面上散落的果實,夏海跑了過去,咬起來放進背包。
看到夏海跑走的又見也跟著跑了出去。
「夏海妳撿到什—」沒注意到腳邊的機關而直接踩中,一瞬,又見踏著的地面突然陷落。
「嗚哇啊啊啊啊啊—!」他慘叫著跌落洞中。
  然而這時候又見觸發的連環陷阱把默啞從迴圈的思緒中拉了回來。
  對他來說,掉到深堀裡的伊布隊友著實有股喜感 ...... 在眾人合作下好不容易才將又見給救了出來。
图片
又見
這、這種時候,果然還是救人比較好吧?
但是,如果惹上麻煩怎麼辦……
我隨即甩開這個念頭,救人要緊!
先停到洞口旁邊,再下去把又見拉起來吧--
然而,我沒有注意到那兒的陷阱。
一腳才剛踩下去,眼前的景色瞬間改變。
  下一秒羽希又被連動的瞬間移動陷阱給傳送到了某處去,但這難不倒在洞窟中有著絕對視力優勢的勾魂眼。

……這是,瞬移陷阱?
不好的預感果然實現了,從以前開始運氣就這麼背。
總之,先尋找同伴吧--

「……羽希!你在嗎?」飛了一段距離,看見轉角處冒出的火花,雖然不太大聲,不過還是聽見了夏海的聲音。
「我在這裡!」飛過去繞過轉角,映入眼底的是小隊的夥伴們。
「太好了!」確認到我沒事的夏海露出了燦爛的笑顏。「繼續前進吧!」
  不一會的時間三人便再度和羽希會合。
  緊接著一行人來到被石柱圍繞成圓圈的廣場,四周的壁畫像是描述著什麼古代久遠的事蹟。
  雖然有不少倒塌的柱子,但大體上都刻滿了各種符號。

  而石陣中心佇立著隻雙頭龍,突然、對方一聲長吼 ...... 接著整個空間的符號發出了螢紅色的光芒。

道路的盡頭,是一座被石柱圍繞成圓圈的廣場。
四周的壁畫同樣刻滿了符號,而石陣中央則佇立著一隻雙頭龍。
倏然,對方仰天長吼,符號發出了螢紅色的光芒……!
  
  光芒由四面八方向雙頭龍聚集,包圍 ......
  隨後光芒散去,剛才的雙頭龍以三頭龍的姿態施展著龍神俯衝朝四人襲來。

光芒消退,原應在那裡的雙頭龍,以三頭龍之姿施展龍神俯衝向我們襲來!

「離開此地,立刻!」
图片
夏海☀

 

 

對我們的闖入感到憤怒的三頭龍向我們發出警告。
「什…嗚哇!」又見往旁邊一滾驚險躲過攻擊,然而強烈的風壓把縮成毛球的他吹開直到翻了好幾圈才停下。
「又見沒事吧!」夏海被衝向又見的三頭龍嚇到跳開一大步,但隨後又含著滿口烈焰朝著三頭龍攻擊過去。「不行,不能害怕!」
「寶石。」默啞透過影子迅速移到敵人的正面,試圖以寶石盾牌擋下攻擊。
  
  透過影子迅速移動到對方正面,試圖用力量寶石形成的盾牌擋下來。
  想當然,在寶石碎裂的瞬間,默啞被狠狠地撞到壁畫上去。
  「嘖嘻嘻嘻,面白い。」儘管撞上的疼痛感竄遍全身,默啞卻意外地感到興奮。

不出所料的,寶石碎裂了。默啞被狠狠的撞到壁畫上去。
他似乎又說了些什麼,看起來十分愉快。

大家都盡力去戰鬥了,那麼我呢?
實力比不上他人這種事,最了解的就是我自己。
我不喜歡戰鬥,真心不喜歡。
以前的同伴肯定也是這麼想的吧。
傷害他人這種事,我辦不到。
但是,難道這次也要像以前一樣,躲在別人後面,讓他人保護自己嗎?

「會全力以赴的!噴射火焰!」夏海向著三頭龍全力輸送火焰,腳步閃躲著對方的突襲。
「滿血復活!」又見蓬鬆的毛皮把傷害減損到最低,因此幾乎沒有受到傷害。「讓你瞧瞧超級又見高速星星的厲害—!」他在身體周圍將波導凝聚成星狀,往三頭龍的方向直射出去。

「不對。」不能再繼續這樣下去了。
必須戰鬥,為了我的同伴。
凝聚波導,在夥伴身處前線的同時我在隊伍的後方朝三頭龍送出一發龍波動。
「力量寶石。」默啞試著以不同打擊面來觀察狀態,他凝聚數顆寶石,向目標砸去。
图片
夏海☀

 


「不聽勸,就別怪我無禮!」


三頭龍嘶吼發出高音攻擊,迴盪在這樣的空間顯得更效果拔群。
「火焰輪!」撐住上一波攻擊後,夏海以身包覆火焰翻滾著撲向三頭龍,沒料到對方早已蓄勢待發,在極近距離下發射破壞死光。
強烈的衝擊波將夏海擊向牆面,力量之大使壁畫碎了一地。「大,大意了……」她的意識逐漸模糊。
「夏海!」又見想去查看夏海的傷勢,卻被三頭龍尾巴一甩給擋住了。
「你這……」他面露怒容,嚥不下同伴受傷的這口氣,想也沒想的就直接朝三頭龍衝撞而去。
這一撞,雖然造成了傷害,但又見也受到了反傷,癱在地上動彈不得。
三頭龍因為剛釋放完破壞死光而暫緩了攻擊,默啞上前使用影子偷襲先制。
沒想到那一刻,三頭龍恢復了,默啞被強而有力的翅膀拍上石柱。

「夏海!又見!默啞!」看見大家的倒下,我心有不甘,想為他們出一口氣,但又不認為自己能夠做到這件事。
雖然如此,保持現況是行不通的。
我想要變強。
想擁有能夠守護重要之人的力量。
所以,我必須在這裡前進!
呼應著我的想法,著壁畫上的符號發出了螢紫色的光芒,光芒朝我聚集,包圍,進而轉變成一股溫暖的白光。
熱流在身體裡擴散,身形逐漸改變,雖然灼熱卻不會感到痛楚。
图片
夏海☀

 


當光芒消散之後,煥然一新的我拍著綿雲似的翅膀飛在空中瞪視三頭龍。

图片
又見

「不許你傷害我的同伴!」

向敵人發出宣言,提取,壓縮,將自己的能量聚集在口中,對三頭龍使出練習過無數次的招式—龍波動。
深紫色的波動就有如我身上散發出的波導般,只是它更為黑暗、深沉。威力相較進化前增加許多,有如離弦之箭般朝對方直射過去。
雖然傷害他人是錯的,但也會有例外!
三頭龍面對突如其來的猛烈攻勢,連忙吸了一大口氣,自口中呼出「龍吸」來抵抗。
也許是決心的多寡,也許是能力的差距,龍吸的力量稍稍超過了我所放出的龍之波動。
力量相撞,被能量餘波掃到令我覺得很不舒服。
「嗚哇……」因為屬性相剋,我受到了一點傷害。
不過,既然龍剋龍,那麼我也有反將一軍的機會!
「不能再讓你胡作非為了!」
我將身上剩餘可用的能量全數聚集,凝聚在口中,脖子上戴著的雙色羽毛項鍊發出紫色的光芒,波導自身上不斷增強,甚至達到肉眼可見的程度。
三頭龍見時機不妙,想往後逃跑,卻發現已經沒有任何退路了。
趁這個時候,我放出了全力的龍波動!
「被力量寄予期待者……」被螢紅色光芒再度圍繞的三頭龍以低沉的聲音說著。
紅色的光轉綠化為龍形,使出龍神俯衝朝著襲來的波動迎去,就這樣與龍波動的餘波消散在空間中。

「千萬別辜負那份認可。」

消逝前最後的聲音,迴盪著。


見到三頭龍被打倒之後,我降落到地面上。
疲勞一口氣累積上來,但是比起夥伴們的狀況來說這已經算不錯了。
飛到在戰鬥中倒下的夏海旁邊,看著已經昏迷的她。
如果是現在的我,或許可以把她送回去…?
「那個,夏海就由我送回去吧。」轉向其他夥伴,我自告奮勇要送失去意識的夏海回公會。
默啞點點頭,又見只是擔心的看著倒在地上的夏海一言不發。
就當作他同意好了。
「但是,我沒有辦法自己把她抬到我的背上。」要送她回去,也只有這個方法了。「你們有誰可以幫忙嗎?」
「請,退後些。」默啞稍微示意我往夏海旁靠近並將背部下降。
他在夏海底部的位置凝聚力量寶石,感覺不怎麼牢固但還能勉強撐起來。
高度緩緩抬升,然後他把夏海擱到了我身上。
背上承載的重量可以負擔,不過不能飛行只能一步步慢慢走回去了。
七夕青鳥的腳步不怎麼大,幸虧這個迷宮在草原的邊緣,離甜尾村的距離不太遠。
我用棉花般的翅膀圍繞住夏海,固定住以免她掉下自己的背。
「那麼,回公會吧—」說到一半的話語戛然而止 。
突然想到了當初藤原提到的,如果沒有進化,就必須拿回攻略證明。
「你們要不要撿個東西當作攻略證明帶回去?」
默啞輕輕揮了揮手中的金屬棒。
又見跑向剛剛夏海撞上的牆壁,從散落的碎片中挑了一塊。「我的話,就這個吧。」說完,將石塊上有著神秘圖案的部分翻給大家看。

說巧不巧,這個時候夏海澎澎的毛裡突然掉出一顆紅色的寶石。
「這是...?」也許是剛剛撞上牆壁的時候掉進毛裡的吧?仔細觀察周圍的牆面,數量雖少但確實嵌有寶石。「夏海就拿這個當成證明吧!」畢竟她現在也沒辦法再多拿什麼了,寶石剛好可以當作證明。我把寶石塞進羽毛的縫隙哩,等到她醒來再還給她吧。
也許是剛剛戰鬥的餘波所影響,廣場另一端的牆面崩落,顯現出其後的通道,可以看到直線的通道尾端有微弱的光芒,想必就是出口了。
「那麼,回公會吧。」語畢,我踏著小小的步伐,背著夏海一步步往通道的方向前進。
「嗯......回去吧。」又見搖著尾巴跟了上來,默啞則是默默的跟在隊伍的最後尾。
這一次的迷宮探索,就這樣結束了。


走回公會的途中猛然發現,本來就晚出發的我們,如果再繼續慢慢走回去,那就會錯過回報期限。
認知到這一點的我們,包含醒過來而自己走路的夏海,急忙橫衝直撞的向公會的方向跑去。
為了趕上回報探索結果,爭先恐後地在技術工坊內跌成一團的我們,最後被藤原罰頂水桶罰站的事情又是另一段故事了。


Created: 27/12/2015
Views: 98
Onlin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