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願。祈願 —— 露仔視點


  離旅行結束已有一段時間了,院裡的大家子已是和樂融融,這裡似乎只有牠一個看起來是那樣的鬱悶。

  他獨自待在角落,靜靜的望著在院中同大家嬉戲的金髮少女。

  少女名叫冥空,是一名訓練家,已成為保育家為目標的訓練家,是牠們大家的主人。

  冥空十分喜愛牠們,也如同牠們喜愛著她,至少,這院子裡的神奇寶貝們都是。

  一年多的旅行,牠陪著她一起玩鬧、一起戰鬥,一起經歷了許多事。

  是的,牠是神奇寶貝,是牠十分喜愛的瑪力露。

  牠永遠不會忘記那天莫名其妙的相遇。

  牠喜歡戰鬥,說難聽點就是打架。牠自認自己很強,這不是自誇,牠確實有著那樣的實力,可是偏偏,那天牠就是出包了。

  11月10日,牠們一族來到畢庫里之湖,正巧就碰上了如同觀光客的訓練家們,本就喜歡戰鬥的牠自然不會拒絕主動上門的挑戰,解決了幾個訓練家後牠身上亦是累積了不少大小傷,正準備找個地方休息,不料迎面而來又是一個訓練家——就是她。

  她起先是興致高昂的想要戰鬥,但在發現牠受了傷後卻是緊張的想替牠包紮。

  「!!你受傷了!?過來我替你擦藥......」

  牠不依,這是戰鬥,沒道裡讓對手替自己療傷,牠死活不肯過去。

  「......不願意嗎?可是你受傷了......這樣的話只好......」

  少女見牠似乎不大願意,卻是一記手刀敲了下來——

  牠錯愕!哇勒還有這招!?這一敲卻是把牠敲昏了......

  不久後牠醒來,發現自己正躺在一個貝殼形狀的包包上,身上的傷處已經被擦上藥膏,冰冰涼涼的倒是挺舒服,最令牠意外的是少女竟然沒有趁牠昏迷時收服牠。

  少女這時正在一旁看著自己的掌上型機器,這會發現動靜轉過頭來。

  「醒了?有沒有好一點呢?」

  牠觀察著少女的表情,卻找不出一絲瑕疵,少女這是真的發自內心的關心。

  牠沒有回答,雙眼直勾勾的盯著少女,而少女也是眨著水藍色的眼眸與牠對望著。然後,又是一句令牠傻眼的問句......

  「吶,你願不願意跟我走呢?」

  少女看上去很認真,那真切的眼神令牠不由自主的點了點頭。雖然是奇怪的方式,但輸了就是輸了,可牠沒想到少女會詢問自己的意願。

  「哇,那麼請多多指教!」一顆超級球被輕拋了過來,牠沒做多餘的掙扎(不過牠事後表示自己只是還在放空)。

  但在牠進入球中沒多久又被叫了出來。

  「唔,我猜你應該比較喜歡待在外面?我也挺希望洗待在外面就是了。」

  牠點點頭,外面確實是比裡面好,不過後面那句話是怎麼回事?你不只我這個神奇寶貝吧?為什麼只對我說?

  (這個問題的答案牠也是挺後來才知道......因為牠是瑪力露。)

  「我給你起個名字吧?叫『露仔』好不好?啊對了,我是冥空喔~」

  少女自顧自的說著,看著她那樣的笑顏,牠卻是沒發現自己的心跳似乎漏了一拍,又一次傻楞的點了頭。其實牠很想告訴少女牠有名字,但語言不通,反正少女起的名字倒也像個暱稱,牠名中有個露字,那就這樣吧。

  時間過去,牠在旅途中發現了自己對少女懷著莫名的情愫,也是一段時間後牠才知道這叫做「愛情」。

  跨越種族的愛,牠無從開口。而事情的轉機事在牠陪著她去參加了某個小少爺的婚禮。

  牠看著,下定了決心,牠在宴會中偷偷摸走了幾瓶能暫時化人的藥水。

  那天夜裡牠喝下藥水後跑回去找她,起先牠不知道該怎麼開口說出身分,少女卻是在看著她幾秒鐘的時間便認出了牠是誰。

  「你是露仔吧?不過怎麼會......啊,難道是宴會中的藥水嗎?」

  她連原因都猜到了,對著這樣的她,她緊握對方的手。

  「冥空、其實我......」

  「嗯?」

  「......我一直很喜歡妳......」

  他最終是撇過頭才說出這句話的,對著她,他有再多的勇氣都不夠用。

  一片靜默,他始終沒敢回過頭去,他已經做好失敗的心理準備了,卻在此時聽見她的聲音。

  「我也......很喜歡露仔喔!」

  他想著這大概是對著大夥的那種博愛吧,但他卻從眼角捕捉到少女的笑靨及雙頰上閃現的紅暈。

  他呆住,心慌意亂,卻不知道下一步該怎麼做、該做什麼。

  少女笑了笑,拉著他坐到一旁,那天真的是個好日子,連夜空都是那樣的漂亮。

  他們有一句沒一句的聊著,少女靠在他的肩上。

  藥是有時效的,他估計著時間快結束了,轉過頭對她說。

  「其實我一直很想跟你說,我有名字的。」

  「咦...?」

  「我叫克露特。」

  「克露特是嗎......我記住了。」少女笑。

  他嘴角也勾起一抹笑,傾身湊到少女頰邊,輕輕落下一吻。

  「不過嘛,我還是希望你叫我露仔......」

  因為,那是你賦予我的名字。

  隨著話語落下,牠也回復成原來的樣貌。

  「我們回去吧,露仔。」她抱起牠,輕笑著。

  沒有明言,但那層關係著時有了轉變。

  從那之後他發現自己的情感是越發不可收拾......

  尤其是嫉妒心。

  她對牠是比其他神奇寶貝們來的有那麼點不同,但也就僅止於此了。

  誰叫牠是神奇寶貝,再怎麼親暱看上去也不過像是寵物與主人。

  鬱悶,最終爆發是在打傷了那隻不知好歹的差不多娃娃。

  才剛入對就瘋狂示愛,又不是發情期,牠終於是忍無可忍的一記鐵尾巴了過去。

  冥空有些憂心,終是先把差不多先送回家裡。

  牠這時真心覺得不太妙了,牠不怕贏不了,但牠怕牠無法給她幸福。

  從那天開始牠每天都在祈禱,祈禱那個不會時現的夢想,祈禱自己變成人類,後果怎樣牠倒是無所謂。

  然,始終未果。

  隔天,旅途結束後的第三天,一大清早牠是被自己嚇醒的。

  打一醒來他就覺得渾身不對,先是視角與平常不同,再來是四隻的感覺,他低下頭望向自己的身體......

  一秒、兩秒,然後驚醒。

  他衝到鏡子前就這麼呆望著鏡中的自己,沒錯,是人的樣貌。

  隨後是聽到聲響醒來的冥空,睡眼惺忪的看向他。

  「露仔......?怎麼了忽然變人了......」

  冥空這時人還未全部清醒,露仔被這一叫倒是回過了神,一個箭步上前緊緊抱住對方。

  有多久了呢?距離上次用這雙手抱住自己心愛的人......

  「露仔?」冥空這時也是醒了,疑惑的任憑對方抱住自己。

  「......不知道、不重要......」他把頭埋在少女的頸肩。

  很奇怪的感覺,他覺得自己這人樣的狀態暫時不會消失。

  平常喝藥都會有那種能量的流逝感,這次他什麼也沒感覺到。

  他們探討了一下這個問題,冥空這會是把全家都找來了,其中冥堤是特別興奮,拉著他就要他陪他玩。

  他們於是打算觀察幾天,時間過去一天、兩天,卻是不見變回去的跡象,大家其實也挺開心的,這樣算是多了一個人,是更熱鬧了點。

  他還是挺憂心的,但少女用著一派的樂觀對他說

  「船到橋頭自然直嘛!即使這樣擔心日子還是要過的,所以就好好把握現在吧!」

  他看著她,笑了,他們說好要一起面對,就如同他說的,等到橋頭時再說吧。

—————《End。》



Created: 19/03/2014
Views: 121
Onlin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