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森盜獵追緝

【凱爾奈特】

來到枯黃鎮的凱爾奈特,不小心在上個城鎮和砂臣等人走散了,為了追上他們的腳步,凱爾一路上很努力的再趕路,不過還是沒見到他們的身影,凱爾奈特決定到神奇寶貝中心去恢復孩子們的體力。

「……不好意思……我的神奇寶貝們……」

枯黃鎮的諾恩正處理完一份資料,準備轉過來幫這位客人服務的時候,不小心被對方嚇了一跳。

「……我的……神奇寶貝們……就拜託您了……請恢復他們的……體力……」

對方有氣無力的對著諾恩說道。

「啊、好的,請放心交給我……不過我想客人您的體力可能也需要恢復一下了喔……」

「啊,好,那邊的沙發借我睡一下……」

「希望他不要這樣睡下去就醒不來了啊……」

諾恩對著自己自言自語著。

戴著藍色頭巾的少年,到中心內一處休息區找了個舒適的位置坐了下來,似乎是和平時提供食物的夥伴分開了一陣子,已經有三天沒有吃飯的少年看起來相當消瘦。

「那個……不介意的話要不要吃這個麵包?」

一名白色頭髮的小男孩,穿著不合尺寸的白色長袍,向凱爾奈特身出了援手。

「啊!是千千,謝謝!」

凱爾接過小男孩手上的麵包,他馬上就認出這個小男孩是之前曾和他交換過神奇寶貝的千之。

滿懷感謝的吃掉千之給的麵包,凱爾奈特像是復活一般,變得相當有精神。

「謝謝你啊千之,要不是有你,我可能會餓死吧……」

「凱爾先生說的太誇張了,不過是一塊小小的麵包而已。」

「不不不我是說真的……」

「是這樣嗎……話說回來,凱爾先生你這樣不行喔!營養不良的話就會倒下,妳倒下的話PM們也會擔心的!」

「下次會注意的……不好意思……」

「……秋森……真的很困擾……」

不遠的櫃台處,枯黃鎮的姬雅好像正在和諾恩商討些什麼。

「姬雅小姐什麼時候來的啊?」

「不知道,他們好像很傷腦筋的在說些什麼,我們過去看看吧?」

在凱爾的提議下,兩人打算上前詢問姬雅,剛好聽到一點兩人的對話……

「最近秋森一帶的神奇寶貝們急速減少,生態的平衡漸漸的被破壞,後來我們到秋森去調查,在那裡發現一些捕捉用工具,很有可能是由獵人或是盜獵者所做的,可是他們的行蹤實在太難確認了,到現在無法準確找到他們的基地,真傷腦筋……

「把神奇寶被抓走真的是很過分!」

千之用小小的身軀生氣的抗議著,一旁的凱爾聽了也覺得無法原諒這種行為。

「啊對了!你們兩個是訓練家吧?可以麻煩你們一件事嗎?」

「沒有問題喔!」

「嗯,要去救出神奇寶貝們對吧?當然沒有問題。」

「嗯……不過我想對方應該有強力的武器,希望你們能結伴而行,有危險時才能互相掩護,那麼……就拜託你們了!」

「「收到!」」

【吉爾】

剛走進秋森,格外安靜的氣息就讓凱爾奈特和千之感到不對勁。
  「啊!這裡有炊事的痕跡!」凱爾奈特指著剛熄滅不久的火堆。
  千之拖曳著過長的衣袖,探了過去,「好像沒有吃完呢。」抓起一旁被晾著的碗,「而且走得很驚慌?」
  凱爾奈特努力把雙眼移開食物,「千之,你想這會不是盜獵者留下來的?」
  「還沒辦法確定呢。」千之環顧四周,馬上就發現對方的行跡,「凱爾先生!這裡!」
  「我們走吧!」

 

 

  連連在牡希姊姊那裡吃了敗仗,吉爾因此不甘心地總往秋森跑。訓練狂一發狠起來可不是普通地嚴格。
  「今天就在外面夜宿吧,燭光靈,晚上就麻煩你囉?」眼看訓練沒什麼成效,到了中午休息時間,吉爾於是宣佈。也習慣的PM們於是開始討論晚上要怎麼好好放鬆,看起來準備要去夜遊的樣子。經過了多次磨練好不容易進化的風妖精,不管對於戰鬥還是夜遊都表現得十分熱切。
  「說起來最近,秋森好像特別安靜......」先把PM們的午餐做好,自己才把剩下的東西東拼西湊成一碗大雜燴。
  「基——」早就狼吞虎嚥地吃完自己的部份,跑到另外一頭的樹上玩起來的長尾怪手發出聲音吸引了吉爾和其他PM的注意。
  「長尾怪手,怎麼了?」放下午餐,吉爾跟上前。眼看吉爾一跑過來,長尾怪手長嘯一聲,便往秋森深處跳去,攀著樹枝以飛快的速度衝破濃密的秋葉。
  把跟過來一探究竟的PM都收回球裡,吉爾也顧不得沒吃完的午餐了。緊盯著隱沒在樹叢裡的紫色身影,沙沙的雜亂腳步帶著令人膽顫心驚的葉片破裂聲,驚醒了秋森的蟲系PM。刺尾蟲和獨角蟲睡眼惺忪地爬上枝幹,看著顯得有些慌張的訓練家和他的PM。
  在森林裡飛躍的長尾怪手異常靈活,吉爾差點就要追丟了。跳過最後一片灌木,吉爾跟著跳到地上的紫色身影一同停下來,喘著氣、汗流不止,「長尾怪手,發生什麼事了......」接著,他才看到眼前的樹上除了他們還有別的生物在。

  「被困住了!」
  努力抑制發出聲音,被困在從樹上吊著的小小網子中,花椰猴撕扯著尼龍作的獸網,見到吉爾靠近就更奮力地拉扯著,小小的手掌都泛出血斑。
  「等一下!我馬上就放你下來!」
  兇惡的叫聲從旁邊冒出來,一隻爆香猴和一隻冷水猴從一旁的枝頭跑過來,擋在吉爾和花椰猴之間。爆香猴蓄勢待發地凝聚火焰看起來準備使用『燒盡』,冷水猴趕忙轉身使用『利爪』想幫忙摧毀網子。花椰猴則緊張起來,開始使用『咬咬』。
  「等一下,這樣會受傷的。」打消了叫出太陽珊瑚的念頭,怕那會令他們更警戒。吉爾示意長尾怪手跟自己慢慢往前,長尾怪手靈活的爬上樹,發出友善的聲音並向爆香猴伸出手。
  但這卻讓對方更緊張。『燒盡』灼傷了長尾怪手。
  猛抽回擋住攻擊的尾巴,長尾怪手吃痛地叫了一下。隨後又嘻皮笑臉地靠近超級戒備的爆香猴。
  要讓他們解除戒備不容易呀,吉爾開始爬上樹,「總之先把花椰猴救下來吧。」
  和長尾怪手對屹的爆香猴沒有注意到吉爾,不過冷水猴馬上就發現了,使用『熱水』阻撓吉爾。
  「皮寶寶使用撒嬌,然後用魔法葉幫我解開網子。」仔細想想,抓PM的網子看來也不是這麼好弄壞,丟出PM球讓皮寶寶出來幫忙,自己則驚險地躲開『熱水』、掏出小刀。
  結果這行徑反而令花椰猴與冷水猴更緊張了。

 

  野生PM們混亂的攻勢持續著。因為冷水猴的攻擊,吉爾沒辦法再繼續爬樹,皮寶寶努力地操控著魔法葉打向網子。長尾怪手依舊那張嬉鬧似的臉,用盡一切方式向對方示好。爆香猴狐疑地來回看著長尾怪手和皮寶寶的攻擊,怒火還是在微瞇著的灰黑色眼珠裡燃燒著。冷水猴倒是滿臉疑惑,轉頭對著網子使用『利爪』和花椰猴繼續拆著網子。
  沒多久,獸網上方的繩子總算被切斷了,冷水猴和花椰猴落到地上。爆香猴趕緊上前,擋在前面並發出威脅的聲音。
  吉爾想也沒想,衝上前,趁冷水猴來不及反應,硬是從爆香猴旁邊鑽過,舉起小刀......
  花椰猴閉上眼睛、瑟縮著,就像吉爾以前看過那些被關在籠子販賣的PM,眼神變得黯淡而且膽小,永遠都不會在信任人類......。不想再看到了,就算買下他們、將之放走,陰影也永遠留在這些PM身上。
  爆香猴的『大字爆』發了出去。吉爾的小刀準確地切在已經有些磨損的網子上,切斷了網子。
  來不及逃了,吉爾心想,等待著打過來的『大字爆』,雙手護住頭......
  席捲上吉爾感官的不是預期中的高溫。
  沁涼感從腳下延伸而上,有種輕飄飄的感覺。吉爾睜開眼睛,視線變得模糊,五個PM的身影圍在四周。水退去,吉爾的頭髮貼上臉龐,全身滴著水珠,像是歷經了一場暴雨。水湧回冷水猴身邊,接著消失。
  是冷水猴的『水之遊』。
  長尾怪手和皮寶寶衝上前,撞了吉爾滿懷。
  「我沒事啦。」吉爾兩手接著擔心自己的PM,帶著溫柔的微笑。總覺得有點累呢。他抬頭看了看三隻野生PM,「太好了,你們終於瞭解了。」三對眼睛怔怔地看著吉爾,好像沒辦法體會剛剛發生了什麼事。花椰猴怯生生地往前踏了一步。
  「花椰猴,沒事真是太好了。」吉爾笑了笑,瀏海上的水滴隨著他的動作,在褲管上噴濺出水花。

 

 

  這就是為什麼當凱爾奈特和千之到現場的時候,會看到那種奇怪的景象。
  「盜獵者嗎?覺悟吧!」
  「凱爾先生,等一下,感覺好像不太對啦!」千之感覺氣氛不對,趕緊攔住凱爾奈特。
  「咦?他怎麼全身都濕了?」
  「那個......不好意思,請聽我說......」吉爾苦笑著,娓娓道出經過。

 

「所以,他們是野生的神奇寶貝?」聽完吉爾的描述,凱爾奈特這麼問。

「為什麼森林裡會有尼龍制的獸網呢?這似乎明顯得不對勁呢。」吉爾喃喃自語。

「一定是姬雅小姐所說的盜獵者們做得好事。」千之這麼說。

 

一旁的冷水猴、花椰猴跟爆香猴認同般的點了點頭。

同時氣憤得跺腳,看來似乎相當生氣。

 

「──什麼嘛,難怪我就覺得不太對勁。」凱爾奈特搔了搔頭這麼說。完全忘了剛剛把吉爾錯認成盜獵者的事。

「既然碰巧遇到,請問吉爾先生願不願意跟我們一起去追捕盜獵者呢?」千之說,多一個訓練家就是多一份力量,畢竟誰也不知道盜獵者的人數有多少。

「嗯,當然可以。」想到剛剛冷水猴、花椰猴跟爆香猴的模樣,吉爾沒有辦法丟下他們不管,不管怎麼樣,一定要抓到盜獵者們。

 

「不過最重要的是,盜獵者們的位置所在?」

也是,不知道位置的話連追捕都沒辦法。

「這不用在意。」吉爾說。

「從剛剛發現這些神奇寶貝中的陷阱研判,他們中陷阱是不久前,而且考慮到陷阱附近有人踩過的痕跡,我相信他們剛走不久。」

意思是說,現在動身的話,不需多少時間就可追上他們。

而且從腳印的數量可以猜測對方的人數並沒有很多。吉爾心想。但為了怕彼此掉以輕心,最好還是不要說得太肯定比較好。

「可以的話,我想這些神奇寶貝或許可以幫上忙?」

冷水猴、花椰猴跟爆香猴──或許可以靠他們的嗅覺追蹤盜獵者的位置。

 

氣憤著同伴被抓走的猴子們,在聽到千之的問題後立刻用力的點了頭。

哪怕是就算只有他們的力量也想獨自去將同伴們救回。

 

「喔!那我們就立刻動身吧!去把那些盜獵者打個落花流水!」凱爾奈特激動的說。

 

**

 

靠著猴子們的指路,三人慢慢的接近森林的深處。

一路上並沒有遇到什麼事,不,或許該說沒有遇到反而異常,連野生神奇寶貝都嚇的躲起來了,看來他們果然是朝著盜獵團的所在位置前進。

 

「聽好囉,千千,待會如果遇到危險,你就先一個人去通知姬雅小姐吧!」凱爾奈特對千之說。

似乎是在演練待會對上盜獵團時的行動。

「請不要那樣子,雖然我可能會給大家添麻煩,但我還是盡可能希望能幫上忙的。」千之不滿的說,尤其是被當成孩子對待這點。

「千之也可以成為一份力量的,畢竟我們都是訓練家嘛。」吉爾笑著說。

 

「找到了!就在前面!」

三人再加三隻猴子在森林深處發現一棟用水泥砌成的建築物,在大自然的包圍下顯得十分突兀。

「盜獵團的那些壞人…就在這裡面嗎?」喃喃自語的說。

猴子們像是要給予肯定般點了點頭。

「現在該怎麼辦呢?要直接衝進去,還是通知姬雅小姐?不過首先,我們必須先確定這裡真的是他們的據點…」

「不行,如果通知姬雅小姐,在等待姬雅小姐來的時間,盜獵團的人搞不好就先逃走了。」

「那我們該怎麼辦?三個人直接衝進去嗎?」

「請…讓我去吧。」千之突然說。

「你在說什麼啊?你一個人的話太危險了!」凱爾奈特激動的說。

「就因為一個人…所以如果被對方發現的話,只要假裝是迷路就好了。我相信他們也不會為難像我這樣的…小孩子的。」

「不行,還是太危險了。要去我們一起去。」吉爾說。

「貿然闖進去,要是我們都被抓住了,請問誰去通知姬雅小姐?必須先確認盜獵團的人數後,我們才能展開下一步行動。」千之堅決的說。

「……我知道了。」吉爾在看到千之的眼神後,嘆了口氣。

那你要答應我們絕對不能硬撐。從前面的蹤跡看起來盜獵團的人並不會很多,一旦確定人數後就要立刻打信號給我們,我跟凱爾奈特先生會去幫你的。」

「我知道,我絕對不會硬撐的。」千之點點頭。

「……這樣子應該可以吧,凱爾奈特先生?」吉爾轉頭詢問,一旁的凱爾奈特似乎在鬧脾氣般嘟著嘴。

「──我還是覺得應該反對,實在太危險了…」凱爾奈特說。「那我只有一個條件,你要帶著那個傢伙一起去!」凱爾奈特伸手一指,指向旁邊的爆香猴。

爆香猴立刻了解狀況的點了點頭,跑到千之的身旁。

「一定要小心喔。」

「──是的,我知道了!」

 

**

 

──剛剛說的,其實有一句話,是騙人的。

 

『我相信他們也不會為難像我這樣的…小孩子的。』

對方可是凶狠狡詐的盜獵團,若是被發現的話,很難保證他們不會對自己做出什麼事。但是比起讓凱爾先生和吉爾先生遭遇到,這好太多了。

因為,自己是三個人之中,最欠缺未來的人。

比起讓凱爾先生和吉爾先生遭遇不幸,不如讓這樣的自己稍微派的上一些用場,或許還比較適合吧。

 

「約好了喔,如果我被抓了,你就立刻跑去通知凱爾先生和吉爾先生。」

摸了摸爆香猴的頭,這隻神奇寶貝是因為同伴們被盜獵團抓走而氣憤不已,真厲害呢,能為了其他人這麼拼命。

「在裡面嗎?」進入建築物後,裡頭是一片漆黑,在不知走了多久唯一透出光亮的是前方的房間,人就在那裡頭嗎?

千之躡手躡腳的接近,將耳朵貼在牆上企圖聽到裡頭的情況。

 

「哈哈哈!這次幹得很順利呢!」從裡頭傳來粗啞的成年男性的笑聲。

「真的真的,順利的抓到了很多神奇寶貝呢。」

「只有三個人,但是我們還真是能幹呢。」

 

似乎是在一邊慶功一邊休息,從房間裡傳來了飲酒作樂的聲音。

敵人只有三個人嗎?這樣我們可以應付。

千之冷靜的思考著。

 

「最近似乎有警察在追捕我們呢。說我們是破壞生態、亂捕捉神奇寶貝的盜獵團。」

「真沒禮貌呢,我們只是在這附近捕捉較弱小的神奇寶貝而已啊。」

「我們讓那些弱小的神奇寶貝,比起就這麼悲慘的過一生而準備了更好的『未來』給他們啊──真要說,我們應該算是他們的恩人吧?」

「哈哈哈,說的真好,只不過我們順便賺飽了荷包就是了。」

 

靜靜的聽了這些話的千之,沉默不語。

一旁的爆香猴卻是十分明顯的氣憤,恨不得衝進去咬他們的樣子。但是一想到千之也正在忍耐著──

 

「你們要說的話就是這些嗎?」

咦?

還沒回過神,千之已站在房間的門口。

 

「蛤?!這小鬼是誰?」

「小鬼!你怎麼找到這裡的!」

盜獵團的人吃驚的大吼。

 

「我是來教訓你們的訓練家,你們根本不配擁有那些被你們捕獲的神奇寶貝,請你們立刻束手就擒吧。」

回想著盜獵團的人所說的話語,熊熊的怒火在千之的心中燃燒。

 

『我們讓那些弱小的神奇寶貝,比起就這麼悲慘的過一生而準備了更好的『未來』給他們啊──真要說,我們應該算是他們的恩人吧?』

 

「即使是悲慘的未來,你們也沒有資格決定。」

父母、醫生及周圍的人關心的眼神及體貼,總是成為千之的壓力。

 

『不要太勉強了。』

『你就算什麼都不做,也沒關係的。』

『算了吧。因為那傢伙,身體很弱啊。』

 

──為什麼?

為什麼我,不能決定自己想做的事呢?

就因為年紀小?

就因為這樣的身體?

 

「你們這些人,才沒有資格決定他們的未來!」千之大喊,瘦小的身子微微顫抖著,白皙的肌膚脹紅了臉。

 

「說的好呢,千千。」

凱爾奈特跟吉爾從千之的後面出現,對著盜獵集團放話。

「就是這樣啦!盜獵者們、束手就擒吧!姬雅小姐馬上就要趕來了。」

「不是說確認人數後就要馬上聯絡我們嗎?千之。」吉爾教訓著千之。

「很對不起…」慚愧的低下頭,因為一時氣憤而腦中一片空白,看來似乎是爆香猴跑去通知外面的凱爾奈特跟吉爾。

 

「你們在自說自話什麼勁啊!只不過是一群小鬼!」盜獵團之一的男子生氣的說。

「像他們這種小鬼,馬上秒殺他們再逃走都綽綽有餘!」

「就是這樣,解決他們!超音蝠!」扔出腰間的寶貝球,盜獵者之一的男子大喊。

 

「哼、不愧是雜魚盜獵團,連台詞都這麼像小囉囉會說的話呢。」凱爾奈特笑著說。

「既然如此,這邊也不客氣了。」正當吉爾準備掏出寶貝球,花椰猴們已經先一步站在盜獵團與吉爾他們中間。

「看來不用使用我們自己的神奇寶貝,就有志願者願意修理你們了呢。」

「我是,不會手下留情的!」

 

 **

【凱爾奈特】

「少給我囂張了你們這些小屁孩!超音蝠用破空斬解決他們!」

「大嘴蝠你也出來!先解決那個最高的小鬼!」

超音蝠對著千之和吉爾使出了破空斬,大嘴蝠則瞄準了凱爾使出毒液牙。

「才不會讓你們得逞呢!爆香猴,來助我一臂之力吧!」

Paopu!」

「花椰猴我們也上!」

Nyapu!」

「種子爆彈!」「爆炸火焰!」

超音蝠的破空斬被擋了回去,而花椰猴和爆香猴的招式不偏不倚的命中了超音蝠,被招式反擊的超音蝠被打退回到盜獵者的身邊。

「超音蝠!?」

沒了神奇寶貝的盜獵者慌了手腳,趕緊將超音蝠收回寶貝球,打算直接把千之和吉爾抓起來。

「你們這些臭小鬼,看我怎麼解決你們!」

「花椰猴!」「爆香猴!」

「「對著那個臭大叔使出咬碎!!」」

Nyapu!」「Paopu!」

兩隻小猴子的攻擊完全命中男子,受到攻擊的男子倒在地上昏了過去。

「「太好了!」」

「哼哼叫你別小看小鬼吧!」

「千之我們趕快把這個傢伙綁起來吧!」

「好!」

千之和吉爾兩人合力將被打昏的盜獵者綁起來,而另一邊的凱爾則是……

==============

「冷水猴,你願意幫助我嗎?」

Hiyapu!」

「真是謝謝你,好!我們上吧!」

「臭小鬼少給我在那邊廢話!大嘴蝠,空氣砍!」

「冷水猴!避開來對著大嘴蝠使出瘋狂亂抓!」

Hiyapu!!」

冷水猴快速的跑開躲過了大嘴蝠的攻擊,趁大嘴蝠還沒回過神的時候著的大嘴蝠使出了瘋狂亂抓,一瞬間大嘴蝠失去了視力。

「大嘴蝠!!」

「還沒完呢!一口氣解決他!冷水猴瞄準大嘴蝠使出熱水!」

Hiyapu!!」

「大、大嘴蝠快閃開!」

雖然男子下了命令,但看不到前方的大嘴蝠無法避開冷水猴的攻擊,就這樣被命中了。

「大嘴蝠!可惡你們這些臭小鬼!!」

男子生氣的衝上前想揍凱爾一拳,凱爾一個閃身躲過了男子的攻擊之後反過來箝制住了男子。

「哼,你叫誰小鬼啊!」

==============

凱爾、千之和吉爾順利的將兩個男子綁了起來,找到了被他們捕捉起來的野生神奇寶貝們,順利的放出了大家,三隻小猴子們也開心的和朋友們團聚了。

「好了!接下來要怎麼處理這兩個傢伙呢?」

「我覺得把他們交給姬雅小姐好了!」

「嗯這是個好主意,交給姬雅小姐處理吧!」

「那我來連絡姬雅小姐。」

凱爾拿出了他的折蓋手機打電話聯絡姬雅小姐,這時爆香猴和花椰猴跑了過來,分別找了千之和吉爾。

「啊是花椰猴,和朋友再次團聚真是太好了呢!」

Nyapu!」

花椰猴開心的和吉爾表示感謝之意,然後指了指吉爾背包空的寶貝球,好像是想和吉爾走的意思。

「花椰猴你願意和我成為夥伴嗎?」

Nyapupu!」

「呵呵,那今後請多多指教囉!花椰猴!」

Nyapu!」

「爆香猴剛剛謝謝你願意和我一起並肩作戰。」

Paopu!」

爆香猴也做出開心的表情,好像是在感謝千之幫他把朋友救了出來。

「爆香猴你願意成為我的夥伴嗎?」

Paopupu!」

爆香猴馬上就答應了千之,千之拿起包裡的寶貝球,順利的將爆香猴給收服了。

「今後也要多多指教喔爆香猴!」

Paopu!」

沒多久後姬雅小姐和倫琴貓就趕到了根據地,順利的將盜獵者們上了銬。

「做得很好,不過這樣貿然闖入根據地不是明智的行為。」

「抱歉……」

「對不起……」

「我們有在反省了……」

三人低著頭表現出反省的感覺,姬雅看三人似乎有反省的意思,而且他門又沒受傷,於是原諒了他們。

「這些兩個傢伙就交給我了,你們回去的路上小心點。」

「好的,謝謝姬雅小姐。」

姬雅帶上兩個盜獵者和倫琴貓一起離開了。

「好了,那我也該繼續往下個城市出發了,很高興能認識凱爾先生和千之喔!」

「嗯!我也很高興能認識吉爾先生!」

「我也很高興能認識吉爾呢!路上要小心喔!」

「嗯!」

吉爾離開了兩人朝下一個城市前進,而千之和凱爾則是……。

「凱爾先生接下來要怎麼做呢?」

「我應該也是繼續往下一個城市前進吧……啊不過在那之前要先去找幾個人……」

「那我們就是要分道揚鑣了嗎?」

「哈哈看樣子好像是的…」

「那我也先走囉!凱爾先生記得要均衡飲食。」

「哈哈……好,我會記得的,要是我有錢的話……」

凱爾和千之互相道別後,凱爾也準備去找人……

這時有個小小的傢伙拉了拉凱爾的褲角,是剛剛的冷水猴。

「喔,小傢伙怎麼了嗎?」

Hiyapu。」

冷水猴指了指凱爾腰間的寶貝球後又指了指自己

「嗯?是想要我收服你的意思嗎?」

Hiyapu!」

「嗯,那我就不客氣囉。」

凱爾輕輕的拿寶貝球點了一下冷水猴,很快的就亮起了收服成功的燈號。

「剛剛謝謝妳了冷水猴,今後也請多指教喔!」

Hiyapupu!!」

嗶嗶嗶─嗶嗶嗶─

凱爾的手機響了起來

「喂?」

『喂喂!!你跑去哪了?又昏倒在路邊了嗎??』

「沒有啦我剛剛發生了一點事……」

『你在哪啊?我們現再去找你!』

「嗯在秋森這邊,那我們等下約這邊見面吧,好掰。」

凱爾掛上了電話,抱起了冷水猴。

「好!冷水猴,我們出發吧!」

Hiyapu!」

 

END



Created: 14/03/2014
Views: 218
Onlin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