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屬

「吼──」

似乎被塞爾激怒的九尾發出了低吼,藤君跳上前做好備戰姿態,氣氛又陷入緊張。

「好了!到此為止了!」

「訥斯先生?」

「已經夠了,訓練家謝謝妳幫我們拖延住九尾。」

隨後訥斯將視線轉向九尾……

九尾警戒地注視著訥斯。

「去吧。你不是也想見她嗎?她在179號房等你。」

九尾瞇起那雙碧玉般的眼,猶豫不前的模樣清楚寫著懷疑。

「……」

「去吧……不會有人阻攔你了。這是她的意思。她也……想見你。」

警戒著周圍的九尾一頓,旋即邁開了步伐,越過訥斯身旁朝裡頭衝去。幾個縱躍身影已經消失在視線內。

留下來的,不過是一抹金色的餘影,就像暖陽留下的最後一點殘輝。

「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塞爾一頭霧水,看著進入神奇寶貝中新的九尾的身影,愣在了門口。

「訓練家不進去嗎?」

聽到了訥斯的話,塞爾這才回過神來。

「那隻波克比已經進去了,那不是你帶來的嗎?」

順著訥斯所指的方向,塞爾看見波克比正邁動著小小的腳追著九尾身後而去。

「啊!波克比……」

塞爾看向訥斯,訥斯什麼也沒說,只是點了點頭……

「謝謝!」

塞爾趕緊邁開步伐,追上已經進去中心裡頭的那兩隻神奇寶貝……

==============================

179號房。

溫馴地靠在白色的病床旁邊,九尾的口中不時發出輕輕的低鳴聲。

穿著不合身的病服,臉色蒼白、瘦骨嶙峋的女性伸出了手,吃力地輕輕撫著九尾,替牠順著身上纖長的金色毛髮,僅帶些微血色的唇微動,慢慢的揚起了一抹大大的笑容。

即使是在被折磨後的現在,那張憔悴臉龐上的笑容,仍舊笑的如此開懷而美麗,像是乘載著這世上所有的美好,發自內心,既溫暖又堅強,讓人忍不住想要跟著一起微笑。

明明單薄到看起來能被一口氣吹走,卻偏偏有著夏花般的笑容。

充滿了病人死寂氣氛的病房,因為她,周遭都亮了起來。

「都打結了……你又幹傻事啦?」

穿著病服的女性以指輕輕替九尾梳理,細弱的笑語中,不時摻雜著悶沉的咳嗽聲。

「真是的……老是將自己……咳咳……」

撫過九尾背脊的手因突來的劇咳而無力垂下,
九尾大驚,連忙低下了頭縮起身子,將她的手重新頂住,並向上推了推,不讓她的手滑下。

然而即使如此,似乎也僅能讓那雙手垂靠在自己身上。

九尾看著她,從鼻間發出嗚咽的聲音,不放棄地又推了幾下。

「對不起喔……嚇到你了吧?」

總算強壓下喉間的癢意,蒼白的女性挪動著指尖,愛憐地撥弄著九尾頭上的短毛。

「沒事的。不會痛喔。就像這樣--輕輕的,不會痛。」

她在笑,然而不論誰都能聽得出來,她已經虛弱到就連聲音都快出不來了。

……對不起啊,我好像……不能實現約定了……

她笑著這麼說,話語間斷續不停的咳聲,總讓人聽著心裡有些發慌。

九尾搖頭,看著她,嗚嗚的輕鳴聲,聽起來就像哭泣一樣。

「哇喔……好漂亮的女生……啊!」

看到房裡情形的塞爾忍不住發出聲音讚嘆。

「……?」

「在那裏的,是誰呢?是這孩子、的、朋友嗎?」

微帶困惑的聲音響起,躲在門邊偷看的塞爾只好探出一點頭,正好對上了來自九尾及那位女性的視線。

或許是由於先前星之花而締下的緣份,也或許是方才試圖協調雙方僵持、避免九尾因衝動而壞事的緣故,九尾並沒有如所想像的露出戒備的模樣。

即使如此,塞爾還是覺得很尷尬。

這時候波克比,渾然不覺眼下氣氛不對的模樣,走著走著就湊近了病床旁,一個蹦躍跳了上去,在九尾的注視下停在女性垂放於被單上的手旁,偏過頭想了下,發出開心的叫聲,倒了下來蹭起她的手來。

似乎是相當喜歡那個女性的樣子。

女性眨眨眼,看了看波克比後,接著望向了愣在門口不知道該離開還是進去的塞爾,攀在塞爾間上的藤君這時候探了探頭,女性停頓了一下。

「是……訓練家嗎?」

「啊……嗯。」

塞爾點了點頭,摸了摸腰間的寶貝球,女性先是驚訝了一下,隨後露出了笑容。

與一直掛在唇邊,儘管飽含真心卻多少帶點安慰、敷衍性質的笑不太一樣,是相當、相當、打從內心感到喜悅的笑容。

而後,與九尾相當親近的那名女性摸了摸九尾的頭,對牠輕聲說。

「我有些事情想和訓練家說,你先到外頭等我,好嗎?」

九尾沒有回答,那是當然的了,怎麼能放心的讓陌生人與她獨處呢!

九尾只是用那雙碧玉般的眼睛直直地看著她,澄澈的眼中倒映著女性蒼白虛弱的臉。

「先出去,好嗎?求你了。」

女性哀求的說。

九尾猶豫了一下。

「你先……咳咳!」

她突然又咳了起來,九尾立起身,前腳搭在床緣邊,左右探看卻找不到任何能夠連絡訥斯與吉利蛋們的按鈴,著急的開始在原地打轉了起來。

悶沉的咳嗽聲越來越嚴重了。

「呃……那個、我去叫訥斯先生……」

塞爾開口提議去找訥斯過來,九尾便回過了頭,瞇眼直視著你。

這是一個警戒的眼神。

下一秒,九尾便叼起波克比,從你身旁跑了過去,口中鳴叫不止,嗚嗚的喚著訥斯他們過來。

九尾一走,那名女性便抬起頭,朝塞爾做了個鬼臉。

「啊!」

原來剛剛都只是在演戲。

「……咳咳……呼,好了,我的、咳、時間並不多,我沒辦法太大聲說話,能請您走近一點嗎?」
儘管話語間仍舊帶著難以抑止的咳聲與急喘,但確實是比剛才好一些了。

塞爾往前走了幾步,到女性的床邊,但是她有點不明白,為什麼要刻意把九尾支開呢?明明她和九尾是這麼的要好,這麼的珍惜彼此。

「雖然是第一次見面,但能請您答應我的請求嗎?」

她笑著,低頭看著與自己交握的手。

「如果那個孩子願意的話,請您帶著那孩子離開吧。」

「我……已經沒有辦法遵守約定了。可是,如果是訓練家,如果是您的話……」

這時女性說話的語速逐漸變的急促,塞爾一時之間還來不及反應過來,蜷曲著身體劇烈咳著的她已經往前一倒,軟綿綿地趴在棉被上,令人聽著心裡總覺得不安的,一聲又一聲咳著。
這時病床旁邊的小燈突然開始旋轉發亮,外頭一陣紛亂的腳步聲由遠而近的響起。

「小姐撐著點……呃……怎麼辦……」

原本想要看看自己可以先做些什麼的塞爾突然被拉住了手臂。

「……我……我跟、那、孩子說……說好的……」

從被褥中勉強抬起的側臉上,滿滿的都是冷汗以及淚痕。

打從見面起便一直帶著笑容的女性,哭泣著想要將她的話語傳達出來,哪怕此時的她,已經沒辦法順利的將一句話說完。

「我……說、咳咳咳、說要一起……一起旅行,一起、一起去看……一直、在一起……」

Lucky!」

吉利蛋和幸福蛋們推著急救用具衝進來,並且圍著那名女性開始急救了起來。

剛才被拉住的手上還留著餘溫,塞爾看向被吉利蛋們包圍的中心。

「……我已經,沒有辦法……了……至少、至少……那孩子……請您、代替我,帶那孩子、帶那孩子去……」
在她的泣不成聲中,幸福蛋將病房拉簾拉上。

手術室的燈再次亮起。

=================================

離開病房後,在幸福蛋的指引下,塞爾走出神奇寶貝中心,在不遠處可窺見179號房的地方發現了九尾及波克比的身影。

塞爾上前走到他們的身邊,想跟著一起盯著179號房。

發現塞爾的接近,九尾只是瞟了你一眼就又繼續盯著179號病房,並沒有太大的反應。

坐在他們旁邊,塞爾開始思考剛剛那名女性對她說的話,女性哭泣的臉龐一直在她心中揮之不去。

「用那樣的表情拜託我……我怎麼可能說不呢……」

塞爾伸直了腰向後躺在草皮上,想著要怎麼對九尾開口,天上的雲不斷變化……

微風輕輕的吹著,塞爾迷迷糊糊的就睡著了……

在夢中,女性的燦爛笑容和九尾開心的表情浮現。

=================================

當你睜開眼時,天色已經黑了,九尾端坐在塞爾的身旁,依然注視著179號病房的位置。

回想著夢裡所看到的景象,塞爾想了想之後,決定將那名女性的話告訴九尾。

「呃那個……對不起剛剛說你很跩什麼的……」

九尾連頭都沒有轉,只是輕輕的用鼻子吐氣,像是哼了一下。

「呃……真的很對不起啦!我沒有覺得你很跩喔!嗯……只有一點點啦……啊這不是重點!」

九尾持續注視著179號病房的位置,尾巴隨著晚風搖曳著。

「剛剛她跟我說了『如果那個孩子願意的話,請您帶著牠離開。』她沒有忘記和你的約定,可是啊……她好像已經不能和你一起完成這個約定了,所以她希望我能代替她,繼續履行和你的約定……」

「吶……九尾,我的爸爸因為我死掉了,為了完成他的夢想,我踏上了旅途,旅行的途中發生了好多好多有趣的事,認識好多好棒的伙伴,我一直以為得到冠軍才是我的全部,不過直到最近我才發現,旅行過程中的點點滴滴才是我最重要的寶物,旅行啊!真的是一件很快樂的事情喔!可以知道好多你不知道的東西,遇到許多各式各樣不同的人,邂逅、分離、再相遇,成為朋友,在生命中寫下更多回憶,也在別人的生命中寫下一頁。」

「她的狀況或許已經不能允許她在踏上旅途了,但是你還可以,你可以代替她更加了解這個世界,代替她在她的生命中寫下更多更美好的回憶,吶…跟我一起去旅行好嗎?等回來的時候,在她的床邊,告訴她所遇到的點點滴滴,和她分享你所遇到的人事物,她一定會很開心的!」

「嗯!!絕對會的!」

不知道有沒有把塞爾的話聽進去,九尾繼續盯著前方,周圍的氣氛又沉默了下來,塞爾將視線從九尾身上轉了回來,也繼續盯著179號病房,就這樣兩隻(?)加一個人就在外頭盯著病房看,不知道過了多久……

=================================

「喂!起來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一個男性的聲音響起,塞爾揉了揉眼睛,已經是早上了。

「啊!我睡著了嗎?」

「真是的別在這邊睡覺啊!很困擾的。」

叫醒塞爾的是訥斯先生,看來塞爾不小心又睡著了。

「啊!九尾和波克比呢?」

「不是在妳旁邊嗎?」

「旁邊?」

塞爾望了望四週,原來她自己靠在九尾的身上睡著了,波克比也靠著九尾睡的很香甜。

「難怪我就覺得軟軟的很舒服。」

九尾似乎已經在不知不覺中卸下了對塞爾的心防,願意和她靠近了。

「啊!那個!她怎麼樣了?」

「你是說179號病房的病人嗎?目前已經穩定下來了,不過現在還不能讓你們進去探望她。」

「啊!這樣啊!穩定下來了就好……謝謝你!訥斯先生!」

「不用客氣,倒是妳,下次別睡在外面了。」

「好的!」

說完後訥斯便離開了,剛剛還在睡的九尾和波克比也醒了過來。

醒來的九尾馬上從塞爾的身邊抽開,讓塞爾跌到了草皮上。

「啊……痛痛痛……真是不給面子……」

九尾瞥了一眼塞爾後將視線轉到了179號病房。

「啊!她已經沒事了喔!穩定下來了。」

聽到塞爾這番話,九尾像是放下心來似的坐了下來。

「嗯……既然穩定下來了那我也就放心了……那我也差不多該離開了,稍微準備一下就走吧……」

=================================

塞爾到神奇寶貝中心備齊藥品和一些東西,替夥伴們恢復好體力後準備繼續往下一個城市前進。

走出神奇寶貝中心後攤開了地圖,找前往下一個城鎮正確的路,這時,一道身影擋在塞爾前方,出現在她眼前的是那隻九尾。

「怎麼了?是想在我離開前和我打一場嗎?」

「吼─」

九尾發出了輕微的叫聲,可是這不是充滿敵意的低吼,是有話想跟塞爾說。

「你是想和我走的意思嗎?」

九尾點點頭。

「嘻嘻,是嗎?」

「那你可要做好覺悟了喔!我可是會好好鍛鍊你的!」

『哼!儘管過來吧!』

九尾用鼻子呼了呼氣,背上了179號病房裡女性的希望,兩人一起踏上了接下來的旅途。

END



Created: 21/07/2014
Views: 69
Onlin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