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在這裡、不要出去、不要出聲,就算看到了什麼都不要出去,好嗎?」奶媽的叮嚀在秋唐的耳中迴盪、迴盪,化成深深的恐懼,他縮在草叢裡,死死地咬住自己的嘴唇,以痛楚告訴自己,不可以說話、不可以。

他的名字在搜索者之間互相傳遞,像是被至高無上的詞語一般被傳遞,所有人都在找他。

──如果被找到,會再回到那個黑暗的房間裡,只有月亮和一些透明的路人的地方。

抱緊自己的雙腿,秋唐把肩膀拱起讓臉深深地埋進了雙膝中,閉起眼睛。

看不到就沒事了,如果看不見──就不會這樣了。

如果他不是秋唐就好了。

外頭的聲音自喧雜而趨於平靜,秋唐緊繃著神經進行著短暫的休息。

而後,晨曦來臨。

聽見頭頂傳出聲音的秋唐立刻睜開眼睛抬頭往上看,不料竟是一隻眼睛眨巴眨地看著他,嚇得他差點大叫出聲,幸虧理智還在,下一秒就把手塞進了嘴巴,硬生生地咬出了一個齒痕。

直到冷靜下來後,秋唐才定睛去看那是什麼東西。

透明的,狀似一隻熊的靈體只有一隻眼睛,像OO電力公司的大眼仔一樣。

是家裡的式神嗎?不,好像不是……家裡的好像不是長這個樣子……

憶起昨日的吵雜與奶媽臨走前的叮嚀,秋唐又恐懼了起來。

奶媽回不來了?奶媽被關到那個房間裡了嗎?如果自己回去找奶媽、會不會也出不來了呢?

如果是這樣……那讓奶媽代替他在那個房間裡好了。

秋唐懷著小小的、無知的罪惡感,這樣幻想著。

而在秋家,奶媽的名字已經被劃上刻痕,自秋家永遠除名。

=FIN=



Created: 15/04/2014
Views: 88
Onlin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