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話智能卡實名登記制度之意見書

就電話智能卡實名登記制度之安排,本人堅決反對,原因如下:

 

一、實名制無助打擊罪行,罪行會以另一種形式出現:

 

  現時不少詐騙案屬境外詐騙,在境內實名登記電話卡難以阻止,實名登記制不能堵截罪案,只會令罪犯轉用其他途徑犯案。犯罪集團可利用其他技術或途徑犯案,例如在黑市或直接在外國買電話卡然後漫遊,或使用其他匿名通訊軟件,包括使用虛擬電話號碼、「Voice over Internet Protocol (VoIP)」工具如Skype、「Virtual sim card」等,甚至用一些程式來改變來電顯示,偽裝成內地公安、入境處或用戶熟悉的私人電話號碼。

 

二、 外國實名制例子證明實名制無法對症下藥,更會衍生民生問題:

 

   全球行動通訊系統協會(GSMA)在2013年11月發布一份有關電話卡實名制的白皮書指出,沒有證據證明實名制能有效打擊罪行。報告中以墨西哥做例子,墨西哥於2009年以同樣理由實行實名制,不過3年後就廢除。由於法例生效後當地罪案反而有明顯上升,勒索電話上升40%,綁架增加8%,報告指因為當地政府沒有考慮到實名制生效後,犯人會改用其他途徑獲取電話卡犯案,結果出現了反效果。

 

   該報告亦有提及2013年非洲已有37個國家實行實名制,不過德意志經濟研究所在2012年的一份有關非洲電話卡實名制的論文中指出,沒有證據指出實名制能有效減低罪案,並因為實名制阻礙使用手機滲透率上升,間接影響民生。GSMA指出「政策基於錯誤理解,認為罪犯會用名下或同謀註冊的電話卡。報告指出,註冊不但無法確保用戶資料的準確性,更可能導致無辜的用家被盜取資料。」

 

  另外,即使中國大陸推行實名制之後,在網購平台上,仍有不少預先登記的儲值卡出售。包括有不少中國人收購緬甸的電話卡,屢禁不絕。而在日本,於2018年日本政府因詐騙案損失高額款項而落實電話儲值卡實名制,警方可以直接要求提取用戶個人資料。惟日本警衞廳資料顯示,仍有不少騙徒改以電腦程式犯案,2019年的因詐騙案而損失的金額更每日仍高達約一億日圓。

 

三、實名制未能有效阻止引爆炸彈罪行:

 

  簡易爆炸裝置裡使用的電話裡的 SIM 卡,並不必要是香港號碼,只用兩張能在香港漫遊的國際手機卡,即能達至爆炸效果。而對於引爆訊息的排查機制十分複雜,不是單純關網或禁絕國際漫遊就能有效,例如要查驗接收訊息的接收器過往的通訊記錄、在敏感地段停留的時間,不是單看電話有否實名登記,過程勞民傷財,防範效力甚低,漏洞亦多。禁絕無實名登記的太空卡,對真正使用者不便,但犯案者若然要放置炸彈,還是會找有諸多途徑及技術。

 

四、匿名權等對言論自由的重要性:

 

  聯合國特別報告員David Kaye在2015年發表的《增進和保護見解和言論自由權問題特別報告》中指出「匿名對保障私隱、言論自由、政治問責、公眾參與和辯論方面發揮重要作用」。政府對於實名制的討論過分集中在可能用作犯罪行為,但在立法過程中應充分考慮匿名提供討論的保障,如果會干擾到人表達意見權利,便不應採納有關限制。

 

五、實名制大大影響民生與經濟

 

  推行實名制令電訊公司需建立個人資料數據庫,從而大大增加不少中小型企業的營運成本。若資料庫加入精準的識別身分證功能、保安系統等,索價可達十萬至百萬不等。這麼龐大的營運成本有機會淘汰小型電訊商,成本最後也只會轉嫁到市民身上,儲值卡、電訊供應服務收費只會大大增加。

 

  另外,由於疫情,外游卡滯銷、旅客客源急跌,令電話卡生意額大跌,而實名制實施後,本地客源亦會大幅減少。發售儲值卡的商戶生意會因而大減,包括報紙攤檔、手機店、電器舖、雜項小商戶和夜市小販檔等,其中從事電話卡批發的商戶最深受影響,大大打擊商戶生計。

 

  此外,由於在實名制下,公司和企業用戶只可向每個持牌人登記不多於3張儲值卡,意味著要花費額外資源向逐間供應商登記,有礙業務發展。

 

六、容易令無辜市民被盜取資料,無法保障公眾安全:

 

  通訊事務總監梁仲賢稱實名制實施後,商戶繼續如常買賣電話卡,不必登記個人資料,用戶啟用電話卡時,才需要在網上或應用程式進行簡單的身份登記。但如果在網上登記個人資料,如何確保登記人的資料不是被盜用,不是被不法分子盜用身份證犯罪?此外,電訊商本身沒有市民資料庫去核實登記人資料,又如何核實申請人資料是否屬實?

 

有關當局提出透過引入實名登記制度,維持市民對本港電訊服務的信心,並保障市民安全之內容,本人有以下建議:

 

一、打擊電話騙案或其他涉及電話智能卡的犯罪活動,應從教育著手:

 

  對於打擊罪案,應該教育市民如何應對電話騙案以及更多資訊科技知識。若只從電話號碼實名登記入手,根本無助打擊騙案。故此政策應該對症下藥,而不是斬腳趾避沙蟲。問題不在匿名電話卡,而是使用電話卡犯案的人,實名制成效不大,更會對一般市民大眾造成大量不便,實屬擾民又打擊經濟之政策。

 

二、要維持市民對本港電訊服務嘅信心,從根本問題著手:

 

  市民對本港電訊服務失去信心的主因並不是因為電話騙案或其他罪行,而是香港電訊供應商的服務質素,包括收費高、上網速度緩慢、流動數據不穩定等。如果要維持市民對本港電訊服務的信心,政府更應該監管電訊商的服務質量和穩定性,了解市民想得到些甚麼保障,而不是實行實名制未能對症下藥之餘,又麻煩到市民。

 

綜合上述理由,懇請政府就實名制成效、民生與經濟影響各方面詳加考慮,從善如流,擱置儲電話智能卡實名登記制度計劃。

 

香港市民謹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