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魔觀察紀錄、二】


Day.01 http://www.plurk.com/p/j248uu 後續

 

 回到房間的時候她還有些恍神,哭過的雙眼泛著酸澀。有點機械性的整理完作業跟沐浴,她早早便爬上了床,躺在紫色的典家結界裡呆看著天花板,黑髮隨性披散在枕邊。

 空就趴在一旁,亮晃晃的澄金色眼直盯著自己的主人。

 典蘭沒注意到獅尾正擺動著,只是藉由感應的感受到空的低鳴,因此伸出手撫上了空身體上逐漸長齊的米白色毛髮作為安撫。空瞇了瞇眼,胸口上的火焰突然燒的猛烈,火光染上那雙金色的眼帶著如烈陽一般的色澤。

 典蘭胸口忽然一陣燒灼般火辣辣的疼,太過突然而強烈的痛楚令她一陣劇烈的嗆咳。

 「唔--咳咳……」

 本來還一片慘澹空白的腦袋有種被喚醒的感覺,典蘭緩了緩氣之後疑惑地看向一旁的使魔。山羊頭溫順的歪了歪,獅尾卻相當調皮地晃動著,在胸上本來火勢猛烈的火焰此時已經是平常的狀態。

 『我不喜歡妳那種情緒,好討厭,所以我燒掉了。』

 她這才意識到她的使魔猶如她心口上的火。

 

Day.02

 

 她觀察了一下,空完全能與她通心溝通,也就表示,她的所有情緒想法,空通通都了然於心。典蘭心情好時,空的情緒會跟著穩定,老愛打打鬧鬧;相反的,她的情緒一低落,空胸口的火焰就會燃燒地熾烈,到一定程度之後甚至可以引發她的身體跟著疼痛,昨夜大概就是超越了空的容忍極限。

 典蘭看著長牙一陣子的空咬著她用自己的衣服隨手紮起來的娃娃,那件衣服老早之前就被空給咬裂不能再穿,於是乾脆弄成一個娃娃給了空去玩鬧。

 她忽然覺得不知道該怎麼面對空,這麼一想她就看到空狠狠咬了一口她做的娃娃,胸口傳來的波動是空生氣了的訊息。

 「對不起……我不是……」

 「咩嗚。」

 空繼續咬著娃娃,金色的眼睛黯淡下來,獅爪悶悶不樂似地抓扯著娃娃。

 『妳的情緒好複雜,我不懂了。』

 「呃……我自己也……」典蘭垂著頭,抱起了已經有點長大的空,安撫的揉揉漸漸長了的山羊角。 

 

Day.03 http://www.plurk.com/p/j2f4f3

 

 接連天氣不穩定,或許是動物的天性再加上屬性的關係,向來喜歡追趕跑跳蹦的空都懶洋洋地趴在典蘭宿舍的床上睡覺或是咬娃娃。

 感覺到空無聊的情緒,典蘭抱起了空,決定到學生餐廳晃晃。本意只是想往月湖邊散散心,結果意外地碰上了佐久瀨 翔跟對方的使魔。

 她還記得在課堂上時介紹是叫做潤的孩子,相當討喜的模樣讓典蘭印象深刻,實際接觸之下更覺得潤是很可愛的小使魔。佐久瀨 翔感覺起來也很疼愛自己的使魔。

 一向感應著典蘭情緒的空早已蹭到潤的腳邊跟著潤胡鬧。

 「可惜潤聽不到呢……」典蘭感應著空正開心喚著潤的波動,能聽得懂空的只有她一個人,對其他人而言,空現在只是「咩嗚、咩嗚!」地叫著。

 這讓她更下定決心要讓空學會說話。

 「聊天對學習效果不錯的。不過,典蘭同學可以跟空通心呢,真是羨慕。」佐久瀨 翔瞇起眼看著正在跟著空玩鬧的潤,緩緩地說著。

 「這樣啊,我會試試……」點了點頭表示理解之後,典蘭也看向了自己那隻被警告不能亂咬別人的使魔。

 「能夠不通過言語溝通我是很開心的……」

 「……各有利弊吧。」

 聽了同學的回話,在對照昨天的情形之後她輕點了點頭。「也是呢。」

 或許是難得有伴能玩,空嬉鬧一會兒便疲憊了,挨著潤瞇了瞇眼。

 「啊,空又想睡了。」

 將使魔喚回身邊抱起,跟佐久瀨 翔以及潤分開之後回到宿舍房間,將空安置在床上蓋上小被單。

 空雖然體型漸漸長大了,不過心性還是跟小孩子一樣想睡就睡呢。她拍撫著空邊想著。

 

Day.04

 

 空又長大了些,自原本大約只有幼獅大小的體型,成長到現在大概要有半公尺長了吧,她已經快要抱不動了。

 發現她的力氣已經漸漸比牠還小之後,空每天早上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撲到典蘭身上胡亂蹭著,近來因為長牙的關係偶爾會玩樂性的咬著她的手指。

 典蘭躺在床上邊被蹭著邊想著會不會再長更大之後,每天早上她都是被空壓著醒來的呢?

 「啊,山羊角大概看得出形狀了呢。」

 空的頭上一對肉角已經向外彎曲了,顏色也有些加深。

 「撞起人來會很痛,妳要注意不可以亂撞到人喔。」

 「咩嗚、咩!滅!」

 「來,看著我的舌頭。」

 聽出來空的叫喊聲中有不自然的發音,典蘭坐起身子指了指嘴巴要空注意著發話時舌頭的變化。

 「蘭,ㄌ、ㄢ,蘭。」

 「咩、咧!滅!」

 

Day.05

 

 在夢裡她看到了一大片的血紅,接著一抹深紅色的身影走了過來。

 典蘭在夢裡看著眼前的人,面露驚訝與疑惑。

 眼前的女子有著米白色及腰的長髮,綁成了雙馬尾垂在兩側。纖細苗條的身影凜然走近她的面前,隱約帶著傲氣。

 風吹拂了起來,她的黑色長髮跟女子的米色長髮翻飛了起來,風帶著高熱,似是有火在燒。

她撥開頭髮,正好瞧見女子抬起了右手。

 周遭迅速燃起了大火,烈焰吞噬了血腥味以及兩人後頭破碎不清的黑色人影。典蘭還愣愣張望著,不了解發生了什麼事,但她隱隱有種違和感。這個場景,她曾經見過,但受到火舌亂竄的影響她辨認不出自己身在何方。

 她這才與女子對上了眼,那是一對極其熟悉的燦金色眼眸。

 

 典蘭還在睡夢之中,而空正睜著大眼,胸口的火焰此時正包覆著自己的主人,燦金色非人的雙眼看不出任何意圖。

 

Day.06

 

 清醒之後典蘭完全沒有睡夢中的記憶,坐起身來伸個懶腰之後,看了空還在一旁睡著便替牠調整好被子,安靜的下床準備上課。

 她覺得今天身體的感覺比平常輕盈多了一些,不禁有些疑惑。

 

 今天特別安靜,都已經快要中午了,她都還沒感覺到空的動靜。若是還在睡,也睡太久了一些。

 於是午休她回到了房間,看著仍然在睡覺的使魔。

 「空?」

 典蘭輕喚著,原先闔緊的眼皮顫動,接著張開了那雙黃澄澄的大眼。大眼水汪汪的,有些迷茫,歪過了頭看著主人。

 她這才發現到使魔胸口的火焰比平常要再微弱了一些。

 空?典蘭在心底喚著,而接收到聲音的使魔睜開大眼,還有些迷茫。

 妳不舒服嗎?要不要帶妳去找蕾紓麗老師看看?

 空搖頭晃腦,模仿人類拒絕的模樣。

 「咩!滅滅嗚!」

 「這樣啊……那有事千萬要通知我,知道嗎?」雖然空說沒事,不過她還是不放心的叮囑著。

 「咩嗚。」

 

 擔心了一整天,一天的課程結束之後典蘭迅速回到宿舍,雖然她老早就感應到空已經醒過來了,不過沒親眼見到使魔的模樣她總是安不下心。

 結果就是她一拉開宿舍的門,就被在房裡等待一段時間的空給差點撲倒了。

 

Day.07

 

 「蠻!蠻!」

 「嗯嗯!就快了,來,再看一次我的舌頭,ㄌ的發音要這樣--」

 「咧!咧!」

 典蘭不厭其煩的張開口不斷的教導著空發音,從她的名字開始。

 「接著,把ㄌ跟ㄢ唸在一起,蘭!」

 「連!」

 「差一點點!來,看著我的嘴巴,這個是『連』,這個是『蘭』,嘴形不一樣唷!」

 「連!連!蘭!」

 「哇!好棒!對!最後那一個對了!」

 典蘭開心地鼓勵著空繼續多說一些,好不容易能夠呼喚主人名字的空不停地在典蘭懷裡用著獅爪抓弄著典蘭的臉。

 「蘭!蘭!咩嗚--」

 「嗯!空,我聽到了唷!我聽到妳在喊我了!哈哈哈哈!」



Created: 30/08/2013
Views: 185
Onlin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