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雪發燒了?!」
所有人聽到這樣的信息,便一致發出了驚嘆的聲音,尤其是兩個最明白那人的龍頭。
「不、不會吧?一值都最有活力的人不就是小雪嗎!」
「妳有臉講這種話啊御御w……嘛不過真驚訝呢。」
「是說我比較好奇……晴冽上哪去了?」

 


──同時,大家話語中的人兒門前,有另外一個主角在那兒來回踱步著。
「……慘。」
扶著額頭,紫色頭髮的少女緩緩停下了腳步。
「在猶豫什麼啊我…!」
明明她才是最重要的。都這樣說好了不是嗎。
「贏不過過去的我的話……」
是不可能有資格跟她在一起的──那個她的雪,她的太陽。
「……好!」
她推開了門。那個人也毫不意外地在床上閉著眼睛,緩慢又痛苦的吐息。
「真是的,大家都去八卦了?」就沒人想到要照顧一下病人嗎!她撫上那高溫的額,低下頭去。
「明明就說好了,現在我最愛的人是妳啊……但卻還是被過去給束縛了。」
額頭相靠,近乎零距離的臉龐沒有猶豫的靠近。下一瞬間,額間發出的白色光芒傳遞了炙熱的溫度,而那樣的熱度沒有多久就離開了那個少女的身上。「本來有點害怕感冒啊發燒啊不能轉移的……」算了反正這個力量連她自己都掌握不了嘛。她輕撫自己變的漸熱並愈漸暈眩的頭,再一次的讓自己的手發出了白色的光芒。
「──OK!……嘛。」
好像是第一次吧?生平第一次,她治好了由自己的意志所選擇的人。
「這樣我也算是成長了一點吧。」
她彎過身子,親吻了仍沉沉睡著的少女。

 


「欸?病完全好了?」
「明明昨天燒到40度的?!」
「快的不像人啊!」
站在眾人之間,褐色頭髮的少女苦笑著。「我是不知道啦,但是真的什麼病痛也沒有了──」
──40度……難怪會讓我感到難受呢……
紫髮的女孩安然地做在離人群遠一點的地方口中嚼著珞月擔任的早餐。「……真是的。」
病「痛」啊……真是會挑起她回憶的一個詞呢。
「不過,我有夢見一個夢哦。」
一驚,她轉過頭去,正好對上了那個人勾人迷幻般的目光。
「有一個漂亮的女孩子,治好了我的病的夢──」
……啊啊,真是傷腦筋啊,總是會被妳發現。回了一個苦笑,她一口吞下了手上的早餐。


果然,不管如何,她現在果然還是最──喜歡那個褐髮少女的呢……

空御報社的早晨,仍是溢滿了祥和的味道呢。



Created: 28/08/2013
Views: 165
Onlin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