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stPaste.it

【銀魂|銀高】朝の約束

※2021年坂田銀時生日賀文

※龍脈杉私設有

※角色屬於空知英秋,OOC屬於我

 

 

  《朝の約束》

 

 

  高杉往往在黎明時分醒來。現在離吃冰消暑的時節還嫌過早,赤足踩在木頭地板上便感到一股涼意穿透腳底沁入體內。銀時總會藉由取暖的名義和高杉擠一張床上睡覺,一邊叨唸著冷一邊用自己的腳掌摩擦他的,就算高杉的腳向來冰冷,而銀時溫暖的像個裝滿熱水的熱水袋。

  太陽尚未升起,天空大抵上是一片滲紫的薄藍,惟獨遙遠天邊呈現一條魚肚白,宣告一日的起始。

 

  他睜開眼睛,彷彿蒙上一層薄紗的視界中出現的不是銀時那件當睡衣穿的淺綠色甚平,而是同樣睜著眼、沉默注視自己的臉龐。對方眼神清明,明顯早已清醒一段時間。

 

  「早啊。」

 

  「……早。」

 

  高杉眨去籠罩右眼的水霧,帶有些許沙啞的嗓音回以招呼。

 

  「你今天倒是難得早起……身體有哪裡不舒服嗎?」

 

  「別瞧不起人了,要是不舒服的話我才不會起床呢。當然是要躺在床上玩看病play啊,還要吃冰淇淋,阿銀要草莓口味的。」

 

  「看病play是什麼?」

 

  「就是呢,我這個病人躺在床上,你就換上護士服來照顧我,順便做做運動流流汗讓身體好更快的遊戲。」

 

  「憑什麼我要換上護士服啊。」

 

  「欸痛痛痛痛痛痛痛阿銀堅決反對使用暴力!」

 

  收回掐在小腹上的手後高杉坐起身子,冰涼的空氣從掀開的棉被空隙竄進裡頭,讓還揉著肚子喊疼的銀時忍不住打了個哆嗦,抬眸瞪向一睡醒就開始對自己施以暴力的同居人。室內昏暗不明,但銀時仍能隱約看見笑意掛上高杉的嘴角。

 

  「你要躺到什麼時候,特意早起不就是為了要準備便當嗎?」

 

  「……你明明就記得這件事嘛。」

 

  自從電視上的新聞發布今年櫻花開花時間的預告後,萬事屋的兩名少年少女便一直期待著出遊賞櫻的日子到來——只不過神樂期待的似乎是賞花時的便當菜色——雖然高杉不明白賞櫻地點離萬事屋並不算遙遠,為何需要趕在吃完早飯後出門,但在萬事屋成員異口同聲回以「這是戰爭」的情況下,即使一知半解,倒亦未再多說些什麼。

  

  「只是沒想到你真的會乖乖早起而已。」

 

  「我也想像某個吵著要吃煎蛋捲的臭丫頭一樣睡得像隻死豬啊,但不早點起來弄肯定來不及,沒佔到位子的話又會被死老太婆唸,一個個都把自己當公主、啊老太婆已經是太皇太后了。只會出一張嘴壓榨別人,好歹抵銷三個月房租才像話吧。」

 

  「拖欠三個月房租才不像話吧。」

 

  「出現了,不讀空氣杉!」

 

  「鬧夠了吧。如果還打算繼續賴床,那我先去洗臉了。」

 

  見銀時胡扯了半天依然縮在溫暖的被窩裡,高杉二話不說就要直接起身走出寢室,卻被另一道偏高體溫握住了手腕——他回首望去,銀時的眼睛融入夜藍之中,失去了原本的鮮紅眸色,但潛伏深處的星火靜謐燃燒,那溫度就和肌膚上傳來的一樣,在寒涼的春季早晨裡變得更加難以忽視。

 

  「每次醒來就不見人影的傢伙又想丟下我自己先跑嗎?」

 

  「剛剛我不是說要去洗臉了嗎?不想被丟下就趕快起床。」

 

  「沒有『那個』阿銀沒力氣起來啦。之前說好都要做的,雖然平常讓你逃了,但今天休想耍賴啊。」

 

  「誰逃了啊。」挑眉睨向出言挑釁的銀髮男人,卻沒有甩開對方的手,而是跪回床鋪上、俯身慢慢逼近還躺著不動的人。

 

  「話說在前頭,平常的一次、獎勵我早起的一次,還有被老太婆跟神樂使喚的精神賠償五次,加起來總共七次乾脆四捨五入成十次——」

 

  這次高杉沒有反駁毫無道理可言的謬論,甫離開被窩不久而尚帶暖意的右手撫上男人的頰側,乾燥但柔軟的唇封住嘮叨不停的嘴。

  那是個短暫的、不含情慾的吻。高杉退開些許,額抵著額,假裝自己並未察覺銀時眼底一閃而過的窘迫。

 

  「還有九次。」他輕聲說道,接著又湊近予以一吻,「八次。」

 

  準備倒數第五次時,銀時終於按捺不住地自棉被下探出手臂並環住高杉的後頸,迫使對方往旁翻倒後整個人壓了上去。

 

  「……別忘了還要準備早餐。」結束令人近乎窒息的纏綿深吻後,高杉使勁拉扯著埋在頸邊啃咬的銀白毛球,強硬的語氣亦如同說給自己聽一般。

 

  「昨晚都已經準備得差不多了,等會兒很快就能煮完啦。」

 

  銀時心不甘情不願地抬臉看向阻止自己的高杉,模仿剛才互抵著額頭的動作,落下剩餘的第四個吻。

 

  「不行。」

 

  「保證不脫衣服也不插進去,只用手也不行?」

 

  「不行。」

 

  「……小氣。」

 

  理解到高杉未有一絲讓步的念頭,深知對方脾氣有多硬的銀時亦只能選擇放棄——然而,當他撐起上半身準備從高杉身上起來,卻被倏地扯了回去。

 

  「——剩三次。」

 

  「……這是什麼惡趣味play嗎?還是新的拷問手法?不就跟眼前有一整杯草莓巴菲卻只能舔上面的草莓一樣嘛!而且是只能舔不能咬,太過分了!」

 

  「是你自己說要十次的。還是已經夠了?」

 

  「小的當然還要!」

  

  看著銀時激動到瞳孔放大的滑稽表情,高杉不禁低笑出聲,捧住面前那張漲紅且發燙的臉龐,再度主動吻上。

 

  他沒有告訴銀時,自己每天早上其實都有履行約定。

 

 

 

  End.